神刀安全网

网帖质疑百度对医疗广告审查不严

昨日,南都记者走访魏则西事件涉事医院。南都见习记者 彭彬 摄

近日,一则网帖称:西安一名大学生魏则西,因身患滑膜肉瘤,通过 百度 搜索找到了北京某医院。该院一位科室负责人表示,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有效率达百分之八九十。但花费了20多万元医疗费之后,魏则西于今年4月12日去世。网帖对百度与医院的关系提出了质疑,称百度对医疗广告审查不严,涉事医院相关科室系被莆田系人员承包。

对此,百度方面称,已向发证单位和医院主管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

南都记者昨日证实,最终引发关注的控诉帖,由魏则西本人生前通过知乎社区发出。随后,部分网友根据他的遭遇,检索出该院相关科室的莆田系背景,从而引发了更大的质疑。

对此,4月28日下午,@百度推广发表声明称:“我们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5月1日凌晨1点31分,@百度推广再次发表声明称,针对网友对魏则西所选择医院的治疗效果及其内部管理问题的质疑,百度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立即调查。“如果调查结果证实涉事医院有不当行为,我们全力支持则西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样本

莆田系医院东莞“野蛮生长”史

昨日,除了针对魏则西事件的各类动态消息,还有自媒体发布了分布在全国各地的部分莆田系医院名录,其中可以看到有不少东莞民营医院赫然在列。曾在莆田医疗从业10年的李杰(化名)说:“莆田人从不会做医疗机构的法人代表,他们常会忽悠下面的医生来当,因为一旦出事,法人代表不是自己,抓不到老板。”

2000年前:

靠违规承包卫生站牟利

莆田系医疗发展史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当时东莞经济快速发展,外来人口急剧增长,医疗服务需求也开始膨胀,原有配置的公立医院资源已无法满足市场。彼时,莆田系医疗瞅准商机适时进入。

据一位公立医院退休负责人回忆,当时东莞一些公立医院的科室借着“独立核算”的名义,打起了承包科室的“擦边球”;另外,也有医院将一些管理不善的科室如中医科、药房等承包出去。发现这一迹象后,东莞卫生部门明确禁止。随后,莆田资本迅速在市场需求中找到了出路———以高额经费将一些村集体卫生站牌照转租、承包下来,承包价格可达每月两三万元或更高。有些地方甚至公开拍卖卫生站牌照,每年收入数十万元。

2000-2007年:

全市黑诊所曾超一千家

可出租的村集体卫生站牌照数量毕竟有限,但医疗需求却不断增长。于是,这个巨大的市场空缺逐渐被各种方式的非法行医所填充,无牌无证的黑诊所有了野蛮生长的空间。2007年,东莞在全市范围进行大规模打非之前曾对黑诊所进行摸底,数量超过1000家。

莆田系黑诊所迅速扩张的同时,也带来了东莞医疗市场愈演愈烈的乱象。李杰就是2005年进入莆田系医疗的。李杰说,早期莆田系医疗去湖北武汉的人才市场招聘医生,打着高薪的旗号,其实招来的医生很多都是无证的,有些只是乡村赤脚医生,但招聘上岗后就能当妇科医生。

“一般每个月能赚十几万元”,这正是不少黑诊所经营者铤而走险的原因。曾经在东莞一家莆田系门诊担任男科医生的王先生告诉记者:“诊所医生的收入都是底薪加提成,底薪通常是几百元,所以不创收的话,基本是没什么钱的。”

2007年后:

卫生站洗白,民营医院涌现

黑诊所泛滥的结果,是在2007年迎来东莞全市范围的大规模整顿。这彻底改变了卫生站的命运,但“危”也是“机”。公立医疗已无法满足当时的医疗市场需求,于是,东莞市卫生部门开始修订医疗资源总量控制的配置规划,制定各级医疗机构准入政策,在审批上实行“宽进严管”,一时大量卫生站“黑户”转为“正规军”。

2009年,新医改出台了《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提出“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这给民营医疗带来了医保准入、税收、人才等方面的利好,也催生了不少莆田系医院入驻东莞。由于与生俱来的优势,新建的民营医院多专注于产科、妇科、泌尿外科等专科。2014年12月底,东莞民营医院已达41所,超过公立医院。

2008年后:

网络推广竞价排名兴起

随着莆田系医疗的发展,其营销模式也在不断更新。阿成(化名)1998年就来莞一直从事与广告有关的工作,“莆田医疗会通过发街头小报,或者做报纸夹报发行,电视广告等途径,来推广妇科、性病、人工流产等治疗。”

“2008年前后,医疗杂志成为一种重要的推广方式。”一位印刷业的老板陈良(化名)透露,外来打工人群平时娱乐生活不丰富,免费医疗杂志上的故事成为了他们的读物,陈良算了一笔账,“业务红火的时候,一个市区的大门诊一个月的需求就能达到50万本,当时印刷一本的成本是5角钱,也就意味着这个门诊仅医疗杂志的投入就要达到每月25万元。”

2008年以后,网络推广兴起,百度竞价排名成了兵家必争之地。“通过关键词搜索,网友点一下医院,医院三五百元就没了。”“现在广告投入成本越来越高,通过广告引入到医院的患者却越来越少。”李杰坦言,“这样一来只会恶性循环,成本摊到每个患者身上的单笔收费水涨船高了。”

声音

专家:DC-CIK免疫疗法有效性尚未确认

在魏则西的不幸中,除了牵涉百度与莆田系的利益纠葛,一种名为DC-CIK的肿瘤治疗技术也成为网络上千夫所指的对象。南都记者采访了南方医科大学一位从事肿瘤研究的专家,他表示DC-CIK细胞免疫疗法不是特异性的免疫治疗手段,其有效性尚未明确确认。

DC-CIK免疫疗法有争论

据网络文章称,魏则西在北京某医院接受了DC-CIK细胞免疫治疗。

南方医科大学一位从事肿瘤研究的专家向南都记者表示,DC-CIK是肿瘤免疫治疗技术中的一种,不过这不是一种有特异性的免疫治疗手段。该专家说,DC-CIK技术可能对患者的身体状态,或者说存活过程中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但是否能够治愈肿瘤,或者是否能够延长生命,都还是有争论的。

国外治疗技术已转向

在生物医学领域的Pubmed数据库上,关于DC- CIK的研究文章几乎清一色来自中国研究者。南方医科大学的专家表示,DC-CIK这一技术的临床应用在国外基本没有开展起来,由于医疗技术研发所需的投资非常大,DC- CIK技术很快就被新的免疫治疗技术取代了。

采写:南都记者 袁浔杰 吴斌 严铧 肖佩佩 见习记者 卫佳铭 彭彬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网帖质疑百度对医疗广告审查不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