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深网》报道组 孙宏超 雷建平 5月1日报道

一位普通癌症患者的医疗悲剧,再次把 百度 以及背后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置于口诛笔伐的风口浪尖之处。

据报道,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大学生魏则西身患滑膜肉瘤,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下称武警二院)一位科室负责人对其称,该院的“ 生物 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有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花费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魏则西的病情却未见好转,最后于今年4月12日去世。

这家资质齐全、公立三甲、百度重点推荐(已被撤掉位置)的医院究竟是如何暗中运营,让该名不副实的生物疗法披上合法外衣,导致一位“二十年没问题”的年轻人在花费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黯然死去的?舆论漩涡中的医院、百度各自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深网》今日下午在现场探访中发现,这家藏在武警二院深处的“生物诊疗中心”仍在向患者推荐免疫疗法,而莆田系和“武警系”医院的合作也浮出水面。

藏在住院部里的“生物诊疗中心”

资料显示,北京武警二院全称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成立于2000年,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医院,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是一所集医疗、预防、保健、科研及教学于一体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是北京市首批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疗集团成员,国际紧急救援中心网络医院。

今天下午,深网来到了这家位于月坛北街的三甲医院,发现在医院的门口有多个关于医院科目的牌匾,但此前媒体中表述的“肿瘤生物中心”并未在门口显示。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深网在挂号处的门口有一块牌子标注了该医院的相关科室,二层有一个“肿瘤科”,但依然不是要寻找的“肿瘤生物中心”,不过就在科室介绍的隔壁,一个张贴的公告则显示:“五一期间,生物中心正常上班。”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随后深网向挂号处询问,得知该生物中心主要关注“肿瘤相关”,位置在住院部一层(一篇来自《科技日报》2014年刊发的报道或许可以作为佐证:“肿瘤转移及耐药后的科学治疗”公益讲座暨义诊活动将在西城区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住院部礼堂举行)。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细胞免疫治疗仍在推荐使用

问题在于,这个隐藏在医院深处的”生物中心“是如何让患者上门的呢?

一位患者亲属如此向腾讯科技描述一次蹊跷的遭遇:“三月上旬陪同亲戚去北京儿童医院治疗癫痫,医生在短聊之后,拿了一张纸条,让去隔壁的武警北京第二总队医院做检查,然后再回来就诊。”

而在“医托”之外,更大的流量来源则是百度推荐,记者在现场询问了多名来诊疗的患者,是如何得知该“生物诊疗中心”(在挂号处写生物中心,在住院部里写生物诊疗中心,非笔误),绝大部分患者都表示通过百度查找得知。

随后《深网》谎称老家有一个亲属得了直肠癌,计划到北京来寻找治疗方法。“生物诊疗中心”门口分诊台护士为我们推荐了一位专家,在沟通中,该专家先是简单询问了病情,随后表示这个病现在并不好治,可以采用抽细胞扩增的办法进行防治。

而当《深网》表现出对这种疗法的质疑时,该专家表示,只要在这里就诊,一个疗程3.5万,肯定有缓解的作用。

随后分诊台的护士则具体描述了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而当深网进一步追问如果需要住院怎么办,该护士肯定的回答:“就住在二院的住院部就可以,我们可以协调安排。”

对此,一位医学专家向《深网》表示,如果细胞并未在本院处理,则说明该“生物诊疗中心”根本没有相关资质,也不满足提供细胞免疫治疗的条件。

更怕的是,这种DC-CIK细胞免疫治疗是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非常红火的肿瘤免疫治疗。消息显示,在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NCI)的网站上检索,可以看到目前仅有两家机构在进行CIK细胞治疗研究,但只是作为治疗骨髓增殖性疾病或骨髓发育不良的辅助治疗手段。

血滴后面的暴利

马克思曾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

目前DC-CIK细胞免疫治疗在中国恰好处于接近“铤而走险”的利润线。有消息显示:一次CIK治疗收费为1.5万,毛利润为40%。如果与十家三甲医院合作,每家首年治疗200人,每人接受三个疗程,一年毛利润1512万元。

而根据《深网》了解,武警二院的生物诊疗中心,一次相关治疗收费为3.5万,刨去上文所说的1.5万中60%的成本9000元,实际收入为2.6万元(此时利润已经接近百分之三百);该专家推荐隔几个月就要来做一次治疗,则每人每年利润至少超过5万元。

按照此数据分析,魏则西从2015年9月起在武警二院花费二十几万,可做六到八个疗程,生物诊疗中心获利十五万到二十一万。

如此暴利的背后,生物诊疗中心到底做了什么?

根据专家表示,细胞免疫治疗难度并不高,不过在操作中规范化、无菌化和风险控制极其重要,所以,有能力的医院自己做符合GMP标准的细胞操作间,没能力的则是将相关业务外包给多家生物公司来做。

消息显示,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的技术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同时,另外的消息显示,北京武警二院的生物诊疗中心与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相关关联,而康新旗下还管理着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色的肿瘤专科医院。

如果对CIK疗法陌生,据《深网》了解,歌手姚贝娜去世前,正是采用一家康爱公司的该疗法后加速病情恶化。

知乎上有专业人士称,中国目前广泛使用的“免疫疗法”(主要是CIK-DC细胞疗法)和最近临床上证明有效的“免疫疗法”不是一种东西;“CIK-DC免疫疗法”是在炒欧美十多年前的冷饭,这种疗法欧美临床实验失败,已经被淘汰了;中国门目繁多“免疫疗法”没有任何一种经过严格临床测试。

据该人士了解,中国的免疫治疗现在主流是第二代的CIK疗法和第三代的CIK-DC疗法,都是 10多年前就开始在欧美尝试然后放弃,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临床实验证明其有效的疗法,但查询了权威的临床实验数据库发现,目前登记在案的,仍在进行的CIK相关的临床实验只有35个,几乎全部在中国。

“谋财不害命”,这是很多分析人士对该癌症疗法的形容。

而康新、柯莱逊,这些并不为普通患者所熟知的公司名字背后,却是一个中国医疗行业绕不开的话题:莆田系。

又是莆田系?

在中国,莆田系几乎成为假药、假医院的代名词,此次的“滑膜肉瘤”事件依然在莆田系的范围之内。

有消息显示,康新公司是北京武警二院域名的管理者,柯莱逊是武警二院细胞免疫技术的支持者。公开消息显示,柯莱逊公司董事长名为陈新贤,同时陈新贤还曾公开表示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华康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上海注册成立了康新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这个陈新贤正是“莆田系”的典型代表,有消息显示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多家公立医院肿瘤科室,从事医院和科室官网建设和维护、百度竞价、在线咨询导医,甚至直接参与临床治疗;另外陈新贤与其弟陈新喜的柯莱逊生物公司为这些肿瘤科室提供技术服务。

此前 新东方 董事长俞敏洪( 微博 )曾公开抨击莆田系,呼吁“千万别去这种医院”。俞敏洪说,这种医院在很多城市都有。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驻院医生,主要依靠临时外聘其他公立医院医生走穴为主。

俞敏洪之所以抨击莆田系,在于新东方一名女员工在玛丽亚医院难产而死。“据说玛丽亚医院是一个做地产的老板在做,医疗事故常年爆发,全国连锁。口碑极差,去过的骂声一片。”

俞敏洪说,这种医院在很多城市都有。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驻院医生,主要依靠临时外聘其他公立医院医生走穴为主。

不过,玛利亚医院属于中骏集团投资(不是俞敏洪说的地产集团),而中骏是福建莆田詹氏集团的,詹氏是中国私营医院第一人与鼻祖,中国80%私营医院被他及他的徒弟老乡控制。

如今很多莆田系老板已化身为亿万富翁,主要有四大家族:陈、詹、林、黄。他们的产业遍布全国各地,他们的关注领域也逐渐由男科妇科扩展到产科、心脑血管、口腔等专业领域。

当初陈家带8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陈的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加“徒弟的徒弟”黄德峰,这也是著名的莆田系富豪“四大家族”由来。

曾有专人统计,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

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

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

黄氏家族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当时国家对公立医院投入逐年减少,医院会将不赚钱的科室外包。莆田系游医通过“老中医、包治淋病”等贴小广告的方式,挖到第一桶金之后,登堂入室,成为正规医院的“医生”。

2000年前后,院中院的混乱引起卫生部重视,大量院中院被取消。而此时的莆田系积累的大量的资金,就开始寻求“蛇吞象”:由承包一个科室转为承包整个医院。

有人统计,直至今日,莆田系医院中最常见仍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也发展出了整形美容、牙科、眼科和高端产科等更多科目。这些专科共同点是:低风险、高利润、非医保。

曾经有莆田当地人向南方周末讲出其中缘由:“因为性病这东西不敢声张,不好意思在公立医院实名登记,而且哪怕治坏了,也认个倒霉,不会跟别人说,所以他们能从里面发财”。

来自某社交媒体的消息显示,目前很多军医院、武警医院的妇产科、泌尿科、口腔科都承包给莆田系私人经营,其中甚至包括某某军区总医院、武警某某总队医院这样的大三甲医院。因为这些科室在军医院里不属于基本医疗项目,而很多人去军医院是奔着信誉、医术、收费实惠的,但却很容易被宰。

有自媒体人士则表示:“绝大部分军队医院治疗妇科病,男科,皮肤病,不孕不育,痔疮,肝病,牙科,眼科,整形美容,性病,增高,具体来说就是99%以上的非三甲的军队医院,武警医院的这些科室都已经是莆田系医院承包出去的了,别看你去的是军队医院,武警医院,但其实等在诊疗室里面的就是莆田系骗子医生,他们的处方、药物、全部是自己渠道获得的,有相当多药物没有国家药监局批文。”

实际上,一直以来,莆田系医疗集团大部分都承包武警和部队医院科室,因为地方医疗监管机构不好监管,成藏污纳垢之所,引起各方面关注。

事实上,莆田系早已声名狼藉。而多年来,莆田系与多年来游走在政策边缘,习惯了小心翼翼,躲藏在背后,通常以“集团”的方式建立或购买医院,聘请医生和院长,自己完全隐身。

国家卫计委网站显示,截至2014年7月,全国民营医院11830家,从事医疗产业莆田人6万人,兴办的民营医院8000多家。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旗下会员单位达到数千家。

莆田系和百度关系密切,也曾闹得不可开交。2015年3月,百度官方对莆田系医疗商态度强硬,表示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决心,并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网上传闻,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发出通知,称“网络竞价规则导致医疗机构沦为为互联网打工,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成长,其号召全体乡亲停止对百度的有偿网络推广活动。

莆田系医疗商敢于公开叫板百度的原因在于,莆田系医疗商占据中国民营医院的80%份额,2014年给百度贡献的收入超过100亿元。

百度对莆田系爱恨交织原因在于,莆田系贡献了大量的广告收入,但莆田系医疗有很多不正规,甚至坑害患者的行为,导致百度经常遭遇外界抨击,百度CEO李彦宏被指赚“黑心钱”。

不过,百度很难割舍医疗广告,也很难绕过莆田系。分析人士指出,莆田系渗透到民营医院和武警医院的方方面面,在百度追求高额利润的情况下,很难说百度只是“无辜躺枪”。

当然,除了百度,很多电视台华人其他媒体也是莆田系重要的广告投放标的。

不过可能这种情况很快会发生新的变化,有投资行业人士指出,今年三月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正式启动。这个通知也被外界解读为,对社会开放的军队医院、军队院校、军队科研机构、军队仓库、码头、文艺产品等相关有偿服务都将终止。这意味着未来武警和军队医院将不得从事有偿服务,且需要在三年内整顿完毕,因此,这些莆田系承包武警和部队医院要么转地方,要么就要终止承包合同。

《深网》是腾讯科技推出的原创深度报道栏目,挖掘TMT领域热门公司、事件和人物中的隐秘故事,探究背后的深层逻辑。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独家探访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隐秘运营,两周三万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