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上市公司跨界网红 跟风多盈利少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网红时代真的来了,但目前有成熟的商业逻辑的也只有直播等少数资产,这之外的其他资产绝大部分都是炒作。

上市公司跨界网红 跟风多盈利少

Papi酱的首单广告拍出了2200万元的天价,推动猴年春节以来迅速蹿红的“网红概念”持续升温。而二级市场也有不少股票被冠以网红概念,其中巴士在线、华斯股份(16.50, 0.03, 0.18%)、奥飞娱乐、宋城演艺、广博股份(27.16, 0.03, 0.11%)榜上有名。而且宋城演艺、广博股份的股价一直在年线之上。自沪指1月27日见2683点低位至今,广博股份股价上涨50%。那么,上市公司收入囊中的“网红资产”又价值几何?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网红时代真的来了,但目前有成熟的商业逻辑的也只有直播等少数资产,这之外的其他资产绝大部分都是炒作。

上市公司上演跨界网红潮

上市公司大规模涉足网红主要发生在最近两年。去年宋城演艺收购网红资产六间房,今年3月巴士在线、恺英网络(37.93, -0.50, -1.30%)等陆续上线测试直播业务。直播视频前期市场培育发展到现在,已被公众接受,而且市场也有此方面的需求。

被机构集中关注的巴士在线,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是:“公司为什么做直播业务?”公司表示,直播视频前期市场培育发展到现在,已被公众接受,而且市场也有此方面的需求。

目前,巴士在线主营业务为通讯电声器材产品和公交电视广告运营,这两项业务合计占其营业收入的99%以上。巴士在线的网红资产是“Blive”——其前身是巴士在线的“我拍TV”,于今年3月底上线,目前正在推广中。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巴士在线强调:“公司目前直播产品体现出了简洁和实用的风格,就是看和播。公司拥有强大的广告资源和地面推广队伍,以及丰富的媒体资源,对于发展注册用户、网红打造和后期培养具有明显优势。”

相比巴士在线从电视广告跨界移动直播,华斯股份则是从服装跨界社交电商。华斯股份主营裘皮服装服饰设计、生产和销售,并在此基础上打造裘皮行业线上、线下服务平台。2015年5月,华斯股份收购优舍科技即“微卖”30%的股权。“微卖”是一个基于全网移动社交媒体的电商平台。因为背靠微博产生的强社交属性,券商研报中对“微卖”平台本身以及后续衍生性产品和服务持看好态度。

除以上跨界涉足网红经济外,乐视网(58.800, 0.00, 0.00%)、暴风科技(71.380, 0.20, 0.28%)、昆仑万维(29.700, -0.31, -1.03%)则通过新设或并购打造直播平台。快乐购(26.790, -0.58, -2.12%)以电视直播购物为主营,现在尝试“电视直播+微直播”来推动“直播购物”。顺网科技、浙报传媒(15.580, 0.06, 0.39%)、奥飞娱乐及游久游戏,分别涉足电竞+直播或者电竞直播平台。

一般而言,电商平台、视频直播、电子竞技被划入网红经济范畴内,以上公司也因此披上了“网红概念”的外衣。

不过,老牌视频直播平台六间房的创始人及CEO刘岩告诉记者:“早期的‘网红’产生自博客,接着来自微博微信,现在绝大部分网红群体是从直播平台上涌现的,而能和直播平台产生网红数量相提并论的只有淘宝。”按此解释,网红资产首推直播+社交电商。

就以上上市公司的做法来看,直播=网红经济。

网红资产盈利少见

网红是网络发展的必然现象,同时网红也重构了明星产业和注意力经济。papi酱究竟是怎样崛起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网红概念确实“打动”了许多公司。刘岩向记者表示,互联网就是注意力经济,注意力在哪儿,哪儿就有商机,“现在有专门做网红广告销售的公司,一年赚几千万的公司不是个位数”。

各种信息都显示,新的潮流开始了。

正是这种新潮流,促动嗅觉灵敏的上市公司积极介入到网红经济中。但网红经济并不是人人都有一杯羹喝,真正赚得利润的是行业前几名以及站对了行业的企业。

以目前最火热的视频直播为例,整个行业主要的盈利点来自虚拟礼物(粉丝打赏),广告只占一小部分。据了解,虚拟礼物的发明者——宋城演艺旗下六间房90%的收入来自虚拟礼物。刘岩指出:“从广告业务来说,广告主在电视上打广告,会根据不同电视台和频道价值来投放。广告主在互联网上打广告,是按点击量付费。我们目前不再接受点击量广告投放。”

之所以选择放弃,是因为每次点击时用户都会跳转到广告主的公众号或者网站,使得直播平台的流量出现分流。尽管未来这类广告会有可观收入,但现阶段直播平台更在意的是流量的累积。不只六间房,其他许多直播平台都选择放弃跳转广告,从而保证平台页面的“干净”、“亲和”。刘岩向记者解释:“实际上,虚拟礼物也是广告。网友给主播送礼物,除表示赞赏外,他(她)的名字也出现在了屏幕上——这也是广告。”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视频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单一——打赏。而单一的结果是平台必须有“当家花旦”——一流的主播。因此,平台和主播之间的利益分配成了核心问题。一般而言,直播平台除了在打赏收入中拿绝大部分外,不再分享当红主播们的广告、代言等其他收入,“靠‘盘剥’网红赚钱,会压缩平台的收入空间和利润空间,不能太急”。

上市公司做网红多为跟风

这也意味着视频直播平台把稳定主播群体、做大平台当做了第一要务,真正的收获期还在未来。直播平台如此,网红相关产业链其他环节也是如此,而且有些环节完全没有盈利的可能。

当下,上市公司介入网红经济的途径五花八门。从网红孵化器到网红经纪再到网红IP,上市公司皆有介入。相关人士向记者指出:“网红的‘保质期’大概三个月,孵化网红即使每个月达到10个,一年最多才百十个,相比百万数量级的网红,这能有什么用,会有多少收入?网红经纪、网红IP更是零收入。‘papi酱’只是个名字,不是品牌,谈后续IP开发更是为时尚早。更有趣的是,一些上市公司企图用包装传统明星那样包装网红,脑袋进水了。在可见的一年以内,真正的网红经济大玩家只有平台。”

艾瑞咨询的分析师也表示,网红产业链中的一些环节还需要尝试。他说:“网红的‘保质期’不长,其实只要是注意力经济,都需要不断有新的内容刺激点,如果仅仅是个人魅力,或者依靠一些特长,很难形成长期的关注。如果我们比照过去的明星模式,他们往往是一个团队,会不断给明星身上赋予一些新的东西,保持明星的竞争力,但现在网红如果没有成熟团队,估计很难做到这一点。所以如果要做网红的经纪公司,我认为必须要分散化,而且不断更新,用分散化和不断的推陈出新,来消化单一网红的成败风险以及成长周期风险。”

目前,上市公司几乎无一例外地介入到直播平台,定位重合率极高,亮点匮乏。业内人士指出,专门做网红广告销售的公司其实是极有前途的业务,但没有上市公司谋求这些资产,“说明不懂行跟风的多”。

据《红周刊》记者梳理,在介入网红经济的上市公司中,网红板块业务大多处于初始运营阶段,且没有产生利润。在直接并购网红资产的公司中,只有宋城演艺在去年和今年一季度获得可观增长,旗下直播业务平台主播人数超过13万人。

而在盈利难以外,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了另一种担忧:“网红资产估值没有标准,一个注册资本300万的标的,估值过亿,真的值那个钱吗?”该人士指出,这种收购让一些人得以迅速变现,上市公司可以借此推高股价,“涉嫌资产变现、利益输送”。因此,他指出,监管部门应对这类资产收购加大监管力度。

  • 证券市场红周刊
  • 吴悦
  • 李壮

特别提醒: 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上市公司跨界网红 跟风多盈利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