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每周二出品。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授权禁止转载、使用】

在自己片区跑了两个月,路飞(化名)对每个小区的特点了如指掌:哪里贼多,哪里的人没礼貌,哪里的人有礼貌,哪里问路容易,哪个保安爱找茬……每天从早到晚,他都骑着一辆没头灯、没保险的三轮来回穿梭,在居民楼里爬上爬下,他告诉钛媒体影像《在线》,干得好的话,他每个月挣四千。像他一样的快递员,街头巷尾还有很多,他们像毛细血管维持机体运转一样工作,保持、扩充着物流行业的效率和规模。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2016年4月29日早上,一家快递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站点,快递员将分拣完毕的包裹装车。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这是一个私人承包的站点,只有3名快递员,25岁的路飞(化名)是其中之一。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装好车,他每天9点前上路。他负责将近20个小区的递送,每天送50到80个件左右,每天签收率要95%,否则将面临罚款。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大公司件多又集中,一个人每天可以送百多件,有的一个人只要负责两三个小区。”路飞所在站点件量较少,覆盖区域却和其他大公司一样大,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赶路。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不管大小,他每送一个件,提成都是一块钱。电话费自己出,公司没得补贴,为了省钱,他每次都会先拿着快递直接去收件人家敲门,如果对方家里没人或者没开门,他才会开始打电话联系。这个手机常常没信号,通话质量欠佳,有时让他有些恼火和无奈。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收件人不在家,路飞按对方要求把包裹放到物业。路飞在老家干快递曾吃过亏:“收件人叫朋友代收,事后又说没收到,投诉到全国客服,公司先罚了我五百块,站点老板又要我赔收件人八百块息事宁人,赔完钱我想说理,按照地址找过去,发现地址是假的,我打收件人电话也打不通了。”经过这次,路飞再也没被投诉过,“有的人包裹在代收点放了十多天才去拿,发现东西不见了,找到我要我赔,不然投诉我,我只好认倒霉,先吃点亏算了,别等亏变大了再吃,人家如果投诉到全国热线,虚假签收直接罚五百。”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路飞上门询问一位电商卖家是否有件,他揽件一个提成5毛钱。这位卖家在他手里发件量不大,因为觉得价格太高。路飞准备离开时,对方又叫住了他,给他发了一件,“不能让你白跑,你也不容易”,对方说。路飞觉得,自己周围的快递价格已经乱了,这些承包的站点为了揽件拉客户互相压价,“你收两块,我就收一块五,我收一块五,他只收一块,这种恶性竞争并不会给快递员带来什么好处,只会导致服务质量下降。”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4月28日下午,一家快递驿站内,路飞在等待另一家快递公司的业务员,对方约好要送来一些转运的包裹,却迟迟没有出现,路飞有点担心,怕误了站点货车的发车时间。由于人手、资金流等问题,一些快递公司会把自己手里无法派送、发出或影响整体派送、发件效率的包裹,经驿站交给其他快递公司出手,驿站从中赚取一些差价。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等了一个小时,转运包裹的业务员终于来了,几个人动手,称重,装车,几分钟就完成了。一名熟悉情况的从业者介绍,之所以将包裹转运,是因为不良投诉导致的罚款太多,“只要有客户投诉就罚钱,他们上头的总公司也不会去核实客户投诉是不是合理,这个站点老板,罚款快把钱罚没了,现在连件都发不了了,又不能不发货,只好转给更便宜的公司来发。”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对路飞来讲,等了一个多小时揽的这一车货,却等于白干。“这本来就是转包赚差价,我的老板要赚钱,这个驿站也要赚钱,到我手里还有什么?”回去的路上,三轮车没电了,路飞急急忙忙搬出一些包裹,换了电瓶才继续上路。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等他赶回站点,当晚发货的车已经走了,他只好把货先搬下车,等第二天再发。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快递站点包早晚餐和住宿,这张高低床是他晚上休息的地方。路飞读了一年多中专,16岁就出门打工,在建筑工地做过,干过快递,当过水管工。2016年春节后,他在老家看到北京的招工信息,于是跟着中介到了北京,“一群人,被送到北海公园附近一个地下室,中介要我们签合同跟他们干活,一千五一个月,我不签,他们扣了我的手机和身份证,管我要了八百块钱,我才跑出来。”路飞跑出来后,上了一辆出租车,要司机把他送到北京租房便宜的地方,司机一直开到朝阳区双树,他下车找了个地方落脚,才找到这家快递公司上班。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这辆自燃后报废的三轮车曾是路飞同事的交通工具,这车由于电池故障在路上突然自燃,司机找附近商店的人借水和灭火工具被拒绝,自己用衣服兜起附近堆着的沙子才把火灭掉。说起这些事,路飞很感叹:“上次亲眼看到一个同行骑着三轮车被撞,旁边的人第一句话就是‘这得赔多少钱’,而没有人问这人受伤重不重。”路飞在考虑回老家做花生油生意,“我家花生地种得特别好,产的油特棒,我看应该有市场。”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一名快递员的日常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