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反思魏则西之死:百度换成谷歌能否解决问题?

整个五一节期间,魏则西的事情在各个媒体上发酵。长期以来,人们对医疗的不满有了一个发泄的口子。百度和莆田系再次成为靶子,人们再一次愤怒。

反思魏则西之死:百度换成谷歌能否解决问题?

然而,已经很少有人记起,类似的事情早在2008年就上过CCTV,如今已经8年了,被抨击过的事情继续发生。为什么大家严重公认的恶经过多年未能解决,这个恶的根源在哪里?如何才能解决呢?

一、搜索引擎不是根源,资本才是根源

目前,百度享有中国互联网搜索的最大份额,于是这次矛头都对准了百度,很多人希望谷歌回来。而事实上,当谷歌在中国的时候并不是一朵白莲花。

当谷歌有中国广告业务的时候,莆田系同样占领了谷歌搜索的推广页面。

当年360在推出搜索引擎的时候以医疗为靶子,抨击百度搜索,而当360干起来以后,也成为了莆田系的合作伙伴。甚至去年当莆田系与百度冲突的时候,360一度要成为莆田系的合作对象。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它们要盈利,要股价,而莆田系可以提供一大笔收入,只要没有法律风险,仅仅是道德约束,互联网企业很难拒绝。

而在互联网企业出现之前,莆田系就是电台,电视台的常客,各种医疗保健节目让莆田系卖假药保健品大发其词。所以恶的根本并不在搜索引擎上,搜索引擎是一个给钱就给你结果的广告手段。只要国家立法还没有把搜索引擎的法律责任加上,它们就会继续当前的赚钱手段。

恶也不在电台,电视台,在没有电台电视台广告的时候,莆田系也有报纸,杂志和刷墙广告。

真正的问题在于,是谁让莆田系从刷电线杆强大到了成为互联网企业的重要金主,甚至能找到有相当影响力的人和集团为之代言?他们的资本是如何强大起来的?

二、莆田系的兴起

关于莆田系的兴起,有人写过详细的回顾。莆田系的鼻祖不过是一个买狗皮膏药刷猴戏的贫苦莆田农民。本领不过是用水银治疗皮肤病。

它们招揽顾客的手段不过是刷猴戏,刷电线杆,在车站附近的小旅馆非法行医。

当年,中国医疗体系是公费医疗体系,各级医院都是公费,医疗价格极低,还有遍布各个单位的单位医院,学校医院。

除了性病这种难言之隐的疾病,人们并没有去找这种江湖游医的需求。

而当医疗改革之后,莆田系的机会来了。医疗改革后,医院面临生存问题,公费没有了,要自己赚钱。于是,一些医院开始承包科室,莆田系趁虚而入。

当莆田系穿上白大褂进入正规医疗单位之后,其发展速度如同坐了火箭,更多的钱就可以有更多的宣传。

就在同时,报纸,电台,电视台这些宣传机构也从吃皇粮转为了要自己赚钱,它们乐于见到莆田系这样的大客户。而他们不需要为医疗效果承担责任。

而老百姓已经习惯了医疗机构,宣传机构隶属政府,代表政府权威,他们的信任迅速成为了莆田系发展的燃料。

互联网只是莆田系找到的又一个有效的宣传手段,互联网在中国没有经过政府机构阶段,从开始就是商业化的,所以莆田系用起来得心用手。在互联网时代之后,莆田系又一次坐了火箭,形成了今天庞大的利益集团。

三、强大的利益集团难以遏制

当一个罪恶集团很弱小的时候,它是容易对付的。而当一个集团发展到有足够资本的时候,要对付它就很难了。

墨西哥的贩毒集团不仅是一个犯罪集团,它们能伏击警察,枪杀官员,控制舆论甚至政府。

因为在一个商业社会中,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获取到了金钱就可以用金钱给自己打造出一个庞大的势力。

传说百度去年曾经要收紧医疗广告的审核,而此时负责审核的工作人员就被莆田系的大佬威胁过人身安全。

当一个行业产生出巨大的利益之后,这些利益就会用来收买权力,寻找代言人,购买暴力,控制媒体。而有意思的是在商业社会中,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出售的。

有权力者,提供暴力服务的人,媒体报人都需要钱,而金钱的提供者与它们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盘根错节,无法铲除。

正是有了这样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CCTV的曝光一样是隔靴搔痒。

也正是有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反而是正规医院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势,正规的医生与护士工作辛苦,报酬不多。医药代表与权力掌控者大发其财,莆田系大发其财。

而被洗脑的民众居然认为医疗体制是罪恶的,私有化与商业化可以解决医疗的问题。

我们在历史上找一个模板的话,可以找到民国时期的烟馆、妓院行业。

都知道烟馆、妓院不好,但是烟馆、妓院老板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政府甚至给妓女发执照,使其合法化。

四、根本改革才能解决医疗的恶

医疗的恶,是从医疗改革开始的,医疗本身具有公益性质。

从社会效益的角度来看,一个医院对社会贡献最大化,体现在它能用最小的资源给患者治好病。让患者返回劳动岗位,为社会做出贡献。

但是,如果我们把一个医院当作一个纯商业机构,那么这个医院对股东的最大贡献是尽可能多的赚钱。而这个利益与患者是截然相反的。

譬如一个不太严重的疾病,社会效益最大化的医院选择是花100元,用一天时间治好,医院赚10元。这是社会效益最大化,而商业化的医院这样做是非常不经济的。

如果治疗这个患者有另外一个方案,要花10000元,用一周时间治好,医院赚5000元,那么商业化医院必然选择后者。

而可怕的还不止于此,因为患者与医院的信息严重不对称。如果医院有一个方案可以治死患者,同时有办法逃避责任,要患者花50万,医院赚45万,同时雇佣江湖 人士2万对付医闹家属,花3万处理相关部门的公关,花2万控制媒体。净利润38万,那么商业化医院为了股东利益最大化,选择把病人治死从经济上看是理性 的。

所以,医疗商业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现在的医疗改革还保留了公立医院的事业编制,虽然医院自收自支,但是还不是完全为了资本服务,尚有底线。

而莆田系没有这些制约,自然就会选择经济效益优先的路子,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这是所有问题的由来。

要解决医疗的恶,就要去掉医疗的商业属性。或者说至少去掉基本医疗的商业属性,而且必须全产业链去除,不能只是医去除,而药不去除。

公立医院,基本药物生产的药厂全部国有化,机构化,不以商业盈利为唯一目的,如同现在的铁路系统。要考虑经济效益,但是更要考虑社会效益。国家财政要拿出钱来把医疗管起来。

这样,莆田系自然会退回电线杆子,小旅馆时代。同时,商业化媒体要严谨医疗广告。

谷歌在比利时的虚假医疗广告也搞的天怒人怨,比利时政府的做法是政府出钱,把医疗相关搜索买下来,提供非商业化的搜索结果,避免对群众的误导。

而强大的中国政府完全可以不出钱,强行规定中国的互联网搜索企业把医疗相关的搜索国家控制,由追求社会效益的政府来掌控。

搜索手机,可以华为,小米谁给钱多,谁放到前面,这是可以商业化自由竞争的领域。

而人命相关的医疗是不能搞纯商业化的,无论是医疗机构本身的商业化,还是搜索的商业化。

至于已经形成的利益集团尾大不掉,当年新中国查封妓院、烟馆的做法可以作为参考。

【百略网专栏作者:maomaobear,技术偏执狂,互联网科技行业分析师】

本文 首发 百略网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反思魏则西之死:百度换成谷歌能否解决问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