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独家专访沈博阳:入华两年的领英如何拒绝套路

独家专访沈博阳:入华两年的领英如何拒绝套路 新浪科技独家专访领英中国总裁沈博阳

新浪科技 丁壮

4月下旬,领英中国举行入华两周年发布会,沈博阳登上演讲台,细细梳理了领英中国的每一个节点。

用户量从入华前的400万,涨到如今的2000万,沈博阳强调,“这就是一家创业公司”。不管是与领英全球4亿的用户量相比,还是与中国接近15亿的人口数量,这个数据都显得微小。

他也没有否认,领英中国虽然不同于领英在其他国家的分公司,但也身披着领英作为跨国互联网公司的光环。

在两年时间里,沈博阳接受了超过200家媒体的采访。他每次都不能回避的谈到,领英中国是在人、架构和产品三个方面,做自己的努力。

总是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失败的教训太多了, 谷歌 亚马逊 进入中国之后犯下的种种错误都是前车之鉴。沈博阳面对的难题是,如何在美国总部和中国分公司之间找一个平衡。“领英中国拒绝以前的套路”,沈博阳说。

拒绝走全球套路

2014年元旦, LinkedIn 正式宣布进入中国,与红杉资本和宽带资本成立合资公司。之后的两个月,LinkedIn上线了自己的中文测试版并启用中文名“领英”。在2015年6月,领英中国又发布了独立的职场社交App赤兔。

从进入中国,到双品牌运营,领英的发展是“戴着镣铐跳舞”。“LinkedIn总部像大飞船,领英中国像小飞船,小飞船必须要长得像大飞船,不然发挥不出国际资源优势。但同时一味发挥国际的优势,会变得速度非常慢。我们需要找一个更好的平衡点。既不能像纯的外企这么浪费,也不会像本土的创业公司那样混乱”,“像领英又不像领英”,沈博阳说,这在一开始很困难。

在科技圈,硅谷地区的科技公司在员工福利上的投入一直被人羡慕, Facebook 的员工餐厅甚至成了旅游胜地。为了吸引人才,高福利在硅谷都成了标配。作为湾区的一员,LinkedIn也没有落后。沈博阳却不想继续这样。

“我们把中国定义成创业维艰的阶段,全球是成功的阶段。以前的故事告诉我们,如果把自己当成全球那个套路,进中国的第一天去北京最好的写字楼,去国贸三期,提供员工免费的自助资助餐,提供免费的健身房等等,看上去很光鲜,会吸引很多人加入,但之前大家有过尝试,这种套路最后是不行的”。

如何不像一个硅谷出来的公司,沈博阳决定从先从“表面”做起,如办公选址,餐饮,招人。其实,LinkedIn办公楼选址有一个全球标准:A级写字楼;楼下面有地铁站;周边有成熟的餐饮;有成熟的商圈。“把这些标准满足的话,北京只有国贸,而且是国贸三期才行”,沈博阳说,“如果不按全球标准,总部可能会觉得影响品牌形象,但站在我的角度讲按照他的标准做离创业公司太远”,“我是要自负盈亏”。

同样的纠结还体现在招人上。一家外企的员工是不是必须会英语,沈博阳觉得不是,“领英中国不同,向我直接汇报的人必须要会讲英语,要有外企或者海外的经验,因为他们需要和美国的沟通,再下一层所有的同事都没有英语要求,“中国很多人才很好的人才不一定会讲英语”。

如果说是从零到一,沈博阳认为,领英中国还是走在路上。相对来讲生存,领英中国已经没有巨大的压力。更多的难度是在内部,包括企业文化塑造,“打造介于跨国公司和本土公司之间的文化,对于管理各方面挑战还是非常大的”。

赤兔是几年后的领英

如果说领英中国一直在拒绝套路,那么,推出赤兔就是最大的“反叛”。

被誉为“硅谷的人脉之王”的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去年4月进行了一次中国之行。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看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和独特性,“首先中国拥有自己的一套职场生态、文化和工作方式,它实际上是全世界最有利于创业的地区之一。第二,中国很大。很重要的一点是,你必须使自己适应正在这里产生并将引领世界的工作模式。

“我认为问题在于什么是对中国的职场人士最有用的,这才是真正要紧的”,霍夫曼说,这也解释了沈博阳在打算推出赤兔时,为何得到了霍夫曼的鼎力相助。,“我看到了不做这件事的风险[这句话是Jeff Weiner说的]”,LinkedIn CEO Jeff Weiner最终选择投票支持。

为什么非要推出赤兔?沈博阳认为,“因为领英本质是一个跟PC和邮件同时代的产品,领英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从PC向无线迁移的速度不够快”。

领英虽然也推出了自己的移动端产品,但沈博阳似乎不太满意。他认为,领英移动客户端和赤兔比,和中国用户的使用行为比还有很大的差距。“领英新的客户端发一个动态只能配一张照片,但是在 微博 微信,大家已经习惯用了9张照片的体验;领英的动态上不能加话题,但是大家在微博上已经养成了习惯了”。

在沈博阳眼里,中国职场年轻人的习惯让领英的全球优势无法发挥。“领英平台有可能让你去新加坡工作,但中国职场年轻人对这个不感兴趣。他们只是关心在中国发展的更好”,”“领英国际化的调性不可能服务好这批用户”,沈博阳说。

第三个问题是微博微信,因为这两个体量巨大的社交平台几乎满足了中国用户非常多的需求,职场社交领域的平台仍不能不重视避免同这两大平台的重合。

沈博阳没有觉得这些超级社交平台会是阻碍,“职场社交是一个趋势,中国的职场社交十年未迎来爆发,这正好是领英的机会,也是赤兔的机会”,沈博阳说,“现在总部觉得赤兔变成了一个探索性的产品。或许能把赤兔看作是几年之后的领英,赤兔上好的功能有可能搬到领英全球的产品上”。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独家专访沈博阳:入华两年的领英如何拒绝套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