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莆田系是医疗行业的巨大毒瘤

莆田系是医疗行业的巨大毒瘤

22岁的魏则西去世了,滑膜肉瘤、百度和莆田系成为这个五一假期最大的舆论焦点,点燃了人们对于莆田系长期起来积累的怨愤。假后的第一天,“莆田系”三家上市公司股票均现大跌,截至收盘,港股上市公司和美医疗跌3.17%,华夏医疗跌13.11%,万嘉集团跌3.85%;而与“莆田系”产生关联的A股上市公司中源协和已于今日早间紧急停牌。

谁之错?

魏则西之死,是谁之过?

是被吊打的百度?是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还是这背后莆田系承包科室、医疗监管漏洞的医疗乱象?我们来理性的聊聊这个问题。

其实,就这件事来说,百度作为信息渠道,并不应该成为这起事件中被吊打最厉害的一环。但是因为一直被诟病的医疗广告竞价排名,它承担起了来自网络舆论的第一波怒火。其实,作为商业体,百度用竞价排名的广告模式来赢利无可厚非,只要把握好准入这关,它就只是一个比其他渠道更精准的广告投放渠道。在这件事中,百度扮演的是一个有效的推广渠道,如果把民营医院的乱象完全归罪于它,也未免有失公允。

笔者看到大量的评论在提及百度曾经的竞品谷歌。谷歌不做广告吗?不是的,谷歌照样也做。而且谷歌广告之前的收入中,第一名金融业中最最主要的就是医疗保险广告。那么Google如何对这类的广告投放主体进行审核呢?如果你要在谷歌上面打广告卖药,你就得向Google拿出2个证书,一个是美国国家药房委员会NABP的证书,还有一个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对药品的认证。Google不会费心审核每个客户是不是骗子,只要广告客户能够拿出NABP和FDA的认证,就可以做广告,假如出了问题,那也是NABP或者FDA的责任。

那么,百度的广告投放就没有门槛吗?不是的。百度也和谷歌一样,有相应的审核流程,也在不断的升级审核制度,要在百度上线广告,需要提供的证照一样不少。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被卷入的武警总队第二医院证照全都齐全,百度做的,是通过了一个经过国家资质审查和审批的医院到自己的平台打广告。而为什么一个证照齐全的三甲医院会把未经卫计委审批的疗法直接推广使用并收高额的治疗费用。这个问题要质问的对象就不是百度,而是审批通过,并为这家医院提供资质认证的监管机构了。

百度在医疗广告上已经开始转型,百度医疗事业部的商业模式不同以往,其已开展与301医院、国家卫计委等优质医疗资源的合作,百度医生APP也已上线。去年初百度就曾加大整治力度并下线违规医院,还曾引发了民营医院群体“莆田系”的强烈反弹和联合抵制。

这也说明,其实作为信息渠道,仅靠百度的转型并不能够杜绝类似魏则西这样的事情发生。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此前曾有排名前三的莆田系医疗机构告诉他们,“百度是一个最大的渠道,但不是所有的渠道。很多三四线或者更远的地方,在百度上做竞价排名是没有效果的,他们常见的手段是路上的广告牌、电视台。”传统媒体、央视这些具有高公信力的信息渠道,也是这类医疗广告的一环。

在魏则西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他对决定是否接受肿瘤细胞免疫治疗的描述中,提到了三甲、央视、斯坦福这几个关键词。通过搜索,他了解了该疗法,而让魏则西和家人决定去信任这个疗法的,恰恰却是武警总队第二医院三甲的牌子,央视和斯坦福名头的背书。

对于这种疗法的介绍曾经多次出现在央视节目中,在2012年3月CCTV13频道《新闻直播间》曾对此北京武警二院的肿瘤细胞免疫治疗进行过报道,并称之为肿瘤绿色疗法,受访对象为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王顺涛主任。而根据2014年《南方周末》就癌症免疫疗法进行调查,这项技术处于监管盲区,当年卫计委回复说,该疗法的审批工作已经停滞。

根据媒体的报道,原来北京武警二院的肿瘤生物中心被“外包”或者“被入股”给了莆田系医疗机构康新公司。正规医院的外包科室一旦做了违规的事情,危害更大。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一家三甲医院的科室外包,还堂而皇之的使用卫计委并没有明确审批通过可以临床推广使用的疗法欺骗患者,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被监管机构发现,并且做出任何处理呢?

归根到底,魏则西事件之所以发生,其实根源还是在于莆田系对医疗体系的侵蚀和目前相关监管的空白。

莆田系是如何长成医疗体系毒瘤的?

根据卫生部公布的《中国卫生年鉴》的数据,到目前为止,虽然在数量上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基本持平,但是在诊疗人数上却呈现出15∶1的结构。民营医院的消费占医院总体的6%。现在全国民营医院11000家,莆田系民营医院就有8000家。

根据10年前的媒体报道《谁在掌控中国民营医院》一文揭露,民营医疗系被莆田著名的四大家族:陈,詹,林,黄占据。到了2016年这四大家族已经有上百人的个人资产过亿。《第一财经日报》日前曝光了莆田系在北京开设的医院,梳理名单后能够发现,北京的私立医院市场主要由詹氏、陈氏、黄氏所有,其中黄氏以拥有美联臣医疗美容医院、五洲妇儿医院等9家医院占据着北京莆田系的主要市场。

这4大家族是靠游医起家,他们在全国各地行医,靠在电线杆子上贴广告,号称包治性病、鼻炎、狐臭、风湿、皮肤病,由此挖到了第一桶金。到了1995年左右,这种电线杆子上贴小广告的模式落后了,那时国家开放了公立医院科室承包,大量的莆田系游医就开始披挂公立医院的外衣,到处承包军队、武警、消防医院的科室。

到了1998年,福建莆田的游医们开始具备全国范围的“影响力”。有一组数据很可怕,99%以上的非三甲的军队医院,武警医院的妇科病,男科,皮肤病,不孕不育,痔疮,肝病,牙科,眼科,整形美容,性病,增高等相关的科室都已经被承包出去了。

1998年,专业打假的王海发现了福建莆田系游医集团,实名向卫生部举报,卫生部批文整顿之后,莆田系游医逐渐消失,但很快又死灰复燃,华丽转身披上外资的皮,以民营医疗企业的形式兴起。

2000年卫生部颁布了规定,禁止非盈利性质医院中私人承包科室。承包科室的模式走不通了,恰好卫生部在2002年开放了民营医院牌照,莆田游医干脆自己搞专科医院,最早的就是男科和妇科。2003年到2006年间,专科医院遍地开花,都是一些耳鼻喉科等公立医院不太重视的科目。之后,凡是医保没有覆盖的领域全都囊括进来比如不孕不育、美容整形等。这些专科共同点是:低风险、高利润、非医保。

而大打广告做推广吸引患者上门的营销方式则从游医时期一直保持下来。刚开始,莆田系医疗机构的广告以报纸、电视等广告为主,后来互联网兴起之后,到了2009年,网络推广的营销方式就比较成熟了,QQ、论坛等营销渠道都被用到医院推广上,百度竞价几乎是所有医疗机构必有的营销途径。

花了大价钱做推广,在医疗资源上却鲜少投入,专业负责忽悠的所谓“咨询师”+成本低廉的器械成为大部分莆田系医院的标配,一些医院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驻院医生,主要依靠临时外聘其他公立医院医生走穴为主,而这些医生也以卖药拿提成,忽悠病人多花钱。

看似低于公立医院价格却实际上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治疗。青霉素被包装成顶级进口药物,几千倍利润卖出。甚至有人开发出“微创手术”,拿个特殊器械在患者身上划一刀再缝上,告诉患者已把病灶挖除,其实什么都没做。类似这样的乱象层出不穷。

如何守住医疗这道底线

之前在人民网论坛上有一个拥有几百点赞的帖子,说一个社会有三大底线行业,一是教育,二是医疗,三是司法。无论社会如何不堪,只要教育优秀,未来就有期望;只要医疗不堕落,人的生命就能获得起码的医治;只要司法不贪腐,社会的腐败就能被压缩到最小限度。

在这3个底线中,医疗是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显然,莆田系的存在已经被视作中国医疗体系的毒瘤,如果放任其发展,中国社会生命健康中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击穿,医疗一旦堕落成为金钱的奴隶,那么生命就没有了保障。像魏则西一样的案例,会继续出现。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在你突发疾病需要医疗救助的时候,你去的医院是正规并能够提供可靠的医疗服务的。

守住医疗这条底线就变得无比重要。如何守住,不能仅靠商业机构的道德自制和自我约束,对医疗行业体制内存在的诸多问题存在监管缺位的地方,有关部门要出台更加有效、严厉的监管机制,一方面,完善民营医院自身运营体系,一方面,应该完善相关法律,把监管责任落实到实处。只有拥有具有强制力的法律法规约束,有强有力的机构监管,才能够保证医疗广告、医疗体系的健康有序,也才能杜绝莆田系等民营医院里医疗乱象。

【潮起创始人,每篇评论在全平台覆盖100万人以上,微博@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微信个人号117821818,订阅号『互联网分析师于斌ityubin』】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莆田系是医疗行业的巨大毒瘤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