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硅谷狂人:我从来都不理解为什么需要睡觉 睡觉仅仅是精神上的事

硅谷狂人:我从来都不理解为什么需要睡觉 睡觉仅仅是精神上的事

青年一代创业者容易犯的通病,是把未来想得太过简单,太过情怀,太过于理想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以为做一个CEO,风光无限,鲜花无数,有很多员工,感觉非常爽。

这样的创业心态是有危机的。首先让你低估困难的程度,稍不如意,则有受挫感;其次,很难沉下心,真正专注。对事业倾注的狂热和激情,看上去感动,却并不会令你踏上一条正确的路。

以下是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感染了无数智力工作者。

讲述了硅谷年轻人艰苦奋斗的情形。无数硅谷人与时间赛跑,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成就了硅谷的今天。

推荐《不眠的硅谷》,不是学习不眠,而是不折不挠的精神。 尤其,当我们懈怠的时候…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你非常难看到有人在外面闲逛;也非常难看到有人在午夜之前就上床睡觉。当然,我们不是在谈论夜间活动的“吸血鬼”,而是在说硅谷自己的“夜游神”。这些编程人员、软件开发者、企业家及项目经理坚守“睡着了,你就会失败”的信条。

凭着远大的理想,凭着痴迷和热爱,他们会坐在发出融融光线的显示屏前一直工作到凌晨四、五点钟,有时甚至到六点,而不是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这就是參与超越时区的国际市场的代价:每天都有新的起点,不断狂热地开发着“因特网”技术。想要做英雄,先问问做英雄的代价!

睡觉是一种奢侈

拉莫思经常工作到五点钟,六点開始睡觉。早晨八点左右被来自东海岸或欧洲的电话吵醒。假设晚上歇息充足,他会在四点起床;或者当感到身体舒适时,他就在床上辗转反側,或许一点也不想睡。拉莫思今年二十八岁,家在米尔蒂珀斯,经营一家游戏制作公司。这个工业发展如此之快以至于睡觉也成为一种奢侈。睡觉是无产出的时间耗费,是科技向未来快速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令人厌烦的驿站。对于越来越多的象拉莫思这种“凡人”来说,抵抗睡意是一种必要的生活方式,虽然这不是他们所希望的。他们继承了八十年代的工人为免遭解雇而日夜工作的方式。并把它发挥得淋漓尽致——有人说这是一种病态,可是,正是这种工作方式建立了今日的硅谷。

“睡得太久,就会有人抢先得到专利、升职、项目资金或市场份额。”正是这条座右铭驱使着睡眼朦胧的硅谷人彻夜工作。不要在意寒冷、偶尔的胡言乱语和昏昏沉沉地开车回家时的危急,这就是參与超越时空的高科技竞争市场所需付出的代价。每天都有发疯似的人耕耘着最新因特网技术,电子函件、ISDN专线和万维网(WWW)已经使家成了工作的延伸地。

因为人们都努力赶超同类产品,使得产品周期变短。“产品开发的速度已经达到令人难以相信的地步。”太平洋研究中心经理西格尔说,该中心是在了望山的一个非营利组织。“十年前,你仅仅要更新产品就能够了。”他还说,“可是如今,在你还没有完毕一个产品之前就必须开发新的产品。”

人们降低睡眠,除了竞争激烈的这个原因外,也是受到具有强大压力的计算机精神的影响。这样的精神存在于因其常常更新记录和违反常规而引人注目的计算机工业中。在闪闪荧光下,凭着肾上腺激素和咖啡的支持,一个个大项目和大公司不断诞生。

“我从来都不理解为什么需要睡觉。”三十二岁的费洛说。他是雅虎公司的创始人之中的一个。与在九五年四月份上市之前一样,他努力工作,节制自己的睡意。如今,从帐面上看,他已是拥有几千万的大富翁了。费洛非常少有每晚睡四个小时的时候,有时你能够在桌子底下发现他。他说:“我经常想找一种方法来避免睡觉。我觉得人在生理上并不须要睡眠,睡觉仅仅是精神上的事。”非常多人的疲惫,非常大程度是由心灵造成。

夜间工作也非常适合技术人员的思维方式。不受打搅的一整段空余时间对这样的方式是十分重要的,这时能够免受来自白天诸如电话之类的干扰。“在这个行业中,你找不到太多的人,由于人是有政治倾向的动物,他们喜欢闲谈,喜欢开会。”三十岁的拉萨姆说。他是海格软件公司工作小组组长,他在红杉城办公室的灯每天都亮到凌晨二点。拉萨姆非常少睡上四个小时,他称之为“永远的生活选择”——或者永远工作到他身体所同意的时候。“当我死后,他们能够给我挂上一块金牌”,他说。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硅谷狂人:我从来都不理解为什么需要睡觉 睡觉仅仅是精神上的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