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PE急呼吁: “莆田系”亦有好企业

本报记者 林坤 北京报道

根据医疗投资行业人士施国敏的观察,最近5-10年,民营医疗机构经历了洗牌,很多莆田系医院开始转型,出现了很多更崇尚守法赚钱的莆田二代或新莆田。他认为魏则西事件并不能阻碍医疗改革和医疗市场化的进程。施国敏告诉记者,如果把医疗改革和医疗市场化路径的时间放得更长,民营医院还有很好的发展机会。

北京望好投资副总裁夏秀瑜表示,“舆论一边倒是不对的,但这一事件肯定会加速民营医疗的分化,也意味着民营医疗野蛮成长时代的结束,还市场化一片干净的天空。但目前的时机,联盟(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不宜发声,待调查组定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三位曾参与、操刀过莆田系医院投资案例资深投资人士,了解了他们对未来民营医院投资的看法,以及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院改制又是怎样的态度。以下为采访实录

亿群创投郭海涛:社会资本仍难以进入公立医院

郭海涛认为,不可否认,在中国历史上,莆田系医院因为发展更早,在一些涉及隐私行业,赚取一些暴利。但跟其他行业一样,民营医院的规范化有个过程。从2000年以后,很多莆田系医院,已经不是原来人们印象中的莆田系医院,他们做得相对规范,在妇幼保健等领域也已形成自己的竞争力。比如玛丽妇婴、和美妇儿、安琪儿医院等。

因为民营资本难以进入公立医院改制,而投资民营医院则抹不开莆田系。“魏则西事件”暴露出的问题,是医院市场机制与市场化发展的矛盾。但个案不能代表整体,医院要加强管理,对于民营医院不能一棒子打死。

因为公立医院还是事业单位,非盈利机构,社会资本想进入很难。而目前进入公立医院改制的资本多是保险公司,本身就有国有成分。因为民营资本进入后,没有退出通道,或者只能参与其中一个小环节。郭海涛分析说,PE当前投资连锁专科医疗机构较多,比如眼科、口腔科、妇产科等,在微整容领域有投资价值,整体治疗满意度可观;而在整形领域,涉及手术等,可能满意度没那么高。在医疗、医药领域,亿群投资的考量因素,“没有明确效果的领域,我们不去投资”。

郭海涛提出,本次事件,投资机构关注的是国有医疗机构的市场化步伐会不会受到影响,公立医院的体制改革进程是否受到影响。“我们投资机构担心,是否会出现‘国进民退’卷土重来的现象,而部队医院转地方医院等趋势值得关注。”

郭海涛说:“有民营医院负责人向我抱怨,他们医院宣传费用不堪重负,一年医院的产值2个亿,在宣传推广(包括广告宣传、请专家坐诊等方式)方面要花5000万。”国外私人诊所很多,但中国资源都集中在公立医院,专家走出来很难。而先天缺少专家资源的民营医院,更需要宣传推广,因为没有推广就没有客户。

华盖资本许小林:已上市莆田系医院不乏规范治理者

许小林认为,与其他很多行业一样,行业发展初期一定会鱼龙混杂,莆田系医院占中国民营医院的80%,一家莆田系医院出现问题,所有莆田系医院出来背黑锅。媒体报道中提到的问题肯定存在,但承包科室、虚假广告、夸大疗效等问题不光是莆田系医院存在,非莆系医院也存在等,只是因为莆田系影响力太大,而成为靶子。

“莆田系医院我们接触很多,我们之前主导的和美妇儿医院集团的投资,也看过华夏医疗等项目。和美妇儿为什么能在香港上市?这么多年来,在香港市场,很难做到,一家公司在国际配售第一天即获得四大国际著名投资基金——GIC、BlackRock、 Capital Group、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等的抢购”,和美妇儿在此次事件中躺枪,但许小林坚持认为,和美应该是改变公众对莆田系医院印象的好企业。

“当初,我们与鼎晖一起投资的和美妇儿医院,就是看到他们在医院管理、财务方面等都比较规范,聘请的核心管理层都是市场化招聘的非莆田人,讲的是普通话,他们甚至可以一年花几十万去请个财务总监。在投资后,我们主要是淡化他们的家族色彩。”

许小林认为,莆田系医院确实有很多并不规范,“因为莆田系医院总量在那。但是已经能走到上市,或能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开起来的莆田系医院,如果没有规范,是走不到这一步的。”

未来如何继续投资民营医院?许小林分析说,现在,全国有13000多家民营医院,除去莆田系,还有几千家医院。但其中很多医院并不具有投资价值。“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些事情,通过资本驱动,找一些管理规范的北上广深民营医院进行整合,收购其他民营医院。收购是为了减少新建成本,在管理体系、科室体系都会做调整和规划,这方面还有很多机会。”

另外,许小林发现,很多医院并没有接受太多投资,有些医院根本不需要投资。“他们很赚钱,干嘛要投资?越不规范的医院,越不缺钱,他们在利润率本身很高时,不用去搞连锁,不要交很多税收。这些医院开得很分散。莆田系医院,真正做得大的,也就是那四大家族(陈、詹、林、黄)。”

至于公立医院改制的影响,“要看政府的智慧了”。许称,在很大程度上,媒体披露出来的问题,不只是民营医院的问题,也是国有医院的问题。

弘晖资本王晖:希望对民营医疗多点信心和耐心

“首先一个年轻生命的殒灭是个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我经历过亲人的离别,深有感触”,王晖说,作为专业投资机构,“我们选择企业家时会综合考虑企业家的能力及道德水准等,有能力干事情,还有公德心和责任感,对客户对员工都负责的企业家,我们为什么不去投资?”

王晖回顾称,自己在鼎晖时也投资过莆田人创办的连锁高端产科医院,企业家和团队都在兢兢业业做服务客户,不违反客户的利益,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救治,换得应有的报酬。他分析认为,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院很难,而莆田系在中国民营医疗分量比重比较大,这是资本扎堆莆田系的原因。

“这个群体中还是有优秀的,有渴望进步的,愿意刻苦提高自己的。资本只是他们需要的一种帮助,他们还需要监管层面,技术层面等很多帮助。当我们一起去支持这种想进步、想做正规医疗、想更好地服务客户的团队,好的东西被支持,发展壮大,一些不规范的东西才会在竞争中消灭。”

王晖呼吁,希望大家对民营医疗多点信心和耐心,社会、国家都在往前走,但过程是曲折的,可能会面临各种挑战,但千万不要因为有困难,有曲折,就否定一切,一棍子打死。(编辑 郑升)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PE急呼吁: “莆田系”亦有好企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