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还在跟风 Uber 模式?你已经 OUT 了!

Guy Westlake 希望能清洗你的内衣裤、衬衫、被单、裙子和西装,他所开发的 Lavanda 应用于 2 年前在伦敦上线,这款应用可以为你提供无缝、高效、经济的洗衣服务。在用户点击了「洗衣」按钮大约 20 分钟过后,一位来自 Lavanda 的专业人员会出现在用户的家门前,并收集起需要清洗的衣物。Lavanda 会使用洗衣机和干洗设备为用户清洗衣物,并在预设的时间内将衣物归还给用户。在面向兴趣盎然的投资者和记者时,Westlake 表示他们将会成为洗衣界的 Uber。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让 Uber 模式彻底步入疯狂状态。和淘金热时期一样,每一位参与者都睁大了双眼以免错失任何机会,而移动设备就是他们的铁锹。位于梅菲尔区的会议室充斥着风险资本家的声音,言语间反复重复着同一个句式:这个是外卖界的 Uber,那个是剪发界的 Uber,还有停车服务、杂工服务、清洁服务、信息服务、导游服务、邮寄服务等等。任何服务似乎都适合 Uber 模式,服务提供者要么已经开发出了 Uber 模式,要么处于模式开发的过程。

按需服务应用会将顾客和服务提供商快速、自动地进行匹配,以促成服务的交易。以 Uber 为例,在以前如果想要实现按需服务,计程车服务提供商的办公室面积至少也要和五角大楼相当。这种模式所兼具的效率以及个体经营者的支撑意味着这项业务可以快速成长,受到启发的效仿者也会纷纷采用这种模式。Deliveroo 是外卖界的 Uber,这家公司主要雇佣骑车者为客户提供送餐服务。在成立 3 年后,这家立足伦敦的公司已经拥有超过 5,000 名骑车者,业务涵盖位于欧洲和亚洲的 60 座城市。

在这种模式的支持下,我们可以通过手机撬动足以使格兰瑟姆勋爵感到汗颜的劳动力。在这个全新的数字化服务时代,Uber 为我们提供了便捷的乘车服务,这家公司目前的市值已经高达 65 亿美元,覆盖范围达 400 座城市。对于有雄心壮志的创业者而言,这些数字绝对拥有挖掘价值。「在 10 年前,每一个人都希望能打造出符合 Facebook 模式的公司。」Makers Academy 的联合创始人 Jordan Poulton 说道,「现在流行起了 Uber 模式,最大的区别是人们所热衷的模式越来越先进。」

但我们不难发现,这座金矿的光泽已经大不如前,冰冷的现实一次又一次地打破人们的遐想。Valk Fleet 公司被誉为「快餐界的 Uber」,它专门为 Burger King 等快餐店提供送餐服务。但就在上一个月,Valk Fleet 却申请了破产,这类公司的边际利润实在是太低了。在美国提供送餐服务的 Spoonrocket 也走向了覆灭。尽管按需服务模式的应用非常广泛,但科技博客每周都会报道一些成长乏力,只能通过提供廉价服务苟延残喘的失败案例。据报道,随着美国投资者逐步削减面向按需服务提供商的投资额,这种模式的不确定性愈发明显。

「我们正在见证着这一切的发生。」《纽约时报》科技专栏作家 Farhad Manjoo 于上月说道,「按需服务模式的美梦即将迎来终结。」他的观点是否正确?

还在跟风 Uber 模式?你已经 OUT 了!

Lavanda 在最初是一个成功典范,在巅峰时期,这家公司拥有 3,000 名客户。但随着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出现,这家公司最终也难免走上衰退之路,拥有大资金背景的 Zipjet 成功掠夺了 Lavanda 的市场。「面向顾客的服务非常关键。尽管在线召唤计程车的服务还非常深入民心,但洗衣服务却不那么让人兴奋。除非事情出了岔子,否则顾客不会给你提供任何反馈意见。只要我们的出现时间晚上几分钟,顾客便会要求退款,并以社交媒体作为要挟。」Westlake 说道。

为了满足旺盛的需求,Westlake 需要雇佣数量庞大的劳动者,这就为劳动力过剩的局面设下了铺垫。「过剩劳动力所带来的成本是毁灭性的,想要战胜这个局面,你需要引入昂贵的技术和算法。」他说道。生活在伦敦的风投资本家 Fred Destin 已经向 Deliveroo 投资了数百万美元,他表示这项服务的算法甚至可以预测天气。「如果遇到下雨天,外卖服务的需求会显著上升,但骑行者的数量却会有所下降。」他说道,「但如果我们能预测天气,我们可以提前配置充足的骑行者。但如果下雨天最终没有到来,我们又会碰上劳动力过剩的情况。」

基础设施的缺乏同样是 Lavanda 需要面对的问题。在刚开始的时候,Westlake 所使用的是工业化的洗衣设备,但这些设备并不适用于数字时代。对此存在顾虑的 Westlake 物色了一个地点,并建立起了一个高科技厂区。「我们成功物色到一个满意的地块,但地主并不同意租赁,只接受购买。」他说道。面临增长压力的 Lavanda 最终未能找到合适的运营方式和地点,因此 Westlake 在上年 9 月份选择了终止业务。

尽管 Lavanda 的故事最终还是以开心的结局告终(读后文可知),但彻底的失败并不罕见,这类失败会在物质和精神上对创业者造成极为严重的打击。「就像失恋一样。」工程师 Mike Rosam 说道。在 2012 年,他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并创立了一项汽车自驾共享服务,服务群体以旅客为主。FluidCar 可以为旅客提供廉价、智能的自驾服务:在协商得当的情况下,一位旅客可以从日内瓦驱车前往滑雪胜地,然后将车交由其他需要返回日内瓦的旅客。在 2014 年的试运营阶段,这项服务取得了圆满成功。正当 Rosam 希望募集更多资金时,超过 30 位投资者拒绝了他的请求,他所投资的 45,000 英镑也因此而打了水漂。「这项服务就是我的一切,失败的过程当然非常痛苦。」他说道。

对于任何创业公司而言,实践 Uber 模式的道路都不会一帆风顺。按需服务的模式到底存在哪些缺陷呢?Nesta 被誉为伦敦的创新慈善团体,Stian Westlake(Guy Westlake 的堂兄弟)是这个机构的研究主管。在 Stian 眼中,众多初创公司的失败是疯狂过后的幻灭,这是一个必经阶段。他解释道:「在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新科技到底是什么东西。但随着各种宣传活动愈演愈烈,每个人都坚信自己遇到了一项终将改变世界的新技术,投资者和创业者会争前恐后地加入到其中。但不论如何,最后人们都会察觉事情并不如承诺般美好,然后事态便会逐渐回归理性。」Stian 认为宣传在其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即便这项活动最终将导致事件演变成一场杀戮。「如果没有宣传,没有人会承受风险并发起投资。」他说道。

但 Stian 也发现了这种模式的固有缺陷:随着利润逐渐被摊薄,平台必然会不惜一切地寻求快速增长。「如果你的目的仅仅是打造一个小规模的平台,你只希望打造出一款足以支撑自己生存的应用,你的遭遇将会如何?」他问道,「在这个所有平台都恨不得能覆盖全球 80 亿人口的世界,人们会怎样看待踏实的目标呢?」

《你的就是我的:反对共享经济》一书的作者 Tom Slee 也对不顾一切追求成长的方式发表了看法:「事态的发展已经偏离了共享经济的初衷。许多人一生会用到机械钻的时间可能只有 15 分钟,我们为什么不采取相互借用的模式呢?但服务于这种模式的介质,也就是应用,很快就会和共享经济的初衷相背离,因为在整个过程中用户并不需要和其他人打交道。」

「笼罩着硅谷的就是这种矛盾思维,他们想要打造出一种以社区为导向的服务模式,但同时又想将这种一成不变的模式推广至全球,他们并没有看到其中的矛盾。」Slee 说道。在这种模式下,最大的受害者往往是那些以自由工作者身份接受雇佣的劳动者,他们的薪酬往往非常低廉。Uber 曾经因为雇佣者的身份问题而陷入官司,并最终以 1 亿美元的补偿取得和解。在过去 2 个月中,开普敦、墨尔本和纽约等地的 Uber 司机曾因为车费下调而作出罢工威胁。Uber 认为车费的下调会带来更多的业务量,但司机却表示这个举措会让他们入不敷出。「我们已经成为了这款应用的奴隶。」一位司机直言。

「需求管理是一个很难的课题,最终的目标是保证业务的灵活性。」Destin 在回应道,「如果司机对此感到不满,公司就会紧张,因为前者是后者的生存基础。」

随着紧迫感越来越强烈,小部分企业家决意在相反的路径上寻觅机会,他们希望成为各个领域中的「反 Uber 先驱」。来自伦敦的 James Middleton 在一款名为 Street Stream 的应用上投入了 100,000 英镑,这款发布于上一年的应用可以按需提供投递服务。投递人员可以在上面报价,个人以及小型企业用户能够以极低的成本在当地投递物质。「我无意将投递人员视为一种商品。」Middleton 表示,「用户可以通过系统预订自己熟悉或喜欢的投递人员。我们发现用户在面对评价较高的投递人员时,出手往往会比较慷慨。」现在这项业务已经拥有数十名投递人员,每天可以完成 50 个订单。Middleton 还计划推出一款针对落难骑行者的应用,以供陷入轮胎漏气等困境的骑行者在应用上求助。

在纽约,一名前以色列军方技术人员甚至更进一步,他为 Uber 用户推出了一款「反 Uber」应用。Talmon Marco 的办公室位于曼哈顿的新世贸中心大楼,在一次视频通话中,他展示了一个坐满了人的会议室。「这些全部都是刚加入 Juno 的 Uber 司机。」Marco 说道。在 2010 年,他曾经发布过一款名为 Viber 的应用,以争夺 Skype 的市场。但在 4 年后,他以 9 亿美元的金额将 Viber 出售给一家日本公司。

还在跟风 Uber 模式?你已经 OUT 了!

Marco 是一位野心勃勃的企业家,他计划将 Juno 的办公室设置在世贸大楼的 84 层,他认为这样的设置会让员工以及司机为之一振。Marco 的经营记录让人深刻,拥有的资金也非常充裕,但他会狂妄到以 Uber 作为竞争对手吗?「英国空军特别部队的训示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他说道。不仅如此,他还坚信即便身处一片竞争白热化的市场,胜利者依然可以优雅地战胜对手。只要专注工作,Juno 司机就不用担心收入,因为他们可以保留 90% 的车费(Uber 只有 80%)。忠诚度最高的司机还会收获股权激励。「这意味着我们获取和保存司机的成本要低了许多。」Marco 表示,「服务质量也会得到提升,这一点对于顾客感知至关重要。这才是正确的经济模式,是一个合乎道德的决策。」

Middleton 和 Marco 不一定能取得成功。在 Destin 眼里,他所投资的企业中有三分之一都会失败。他表示:「一个勇敢的新世界往往会存在诸多问题,革命总是需要流血。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市场是否合理,以及胜利者是否已经开始涌现。这只是市场成熟的必经阶段,并不意味着按需服务即将消亡。」

尽管 Rosam 和 Westlake 都缺乏大资金的支持,但他们还是非常乐观。经历了 FluidCar 的失败,Rosam 重新成为了一名工程师,同时也在策划带着一款全新的应用再度创业。「这款新应用也符合按需服务模式,但我不认为它和 Uber 沾边。」他说道。Westlake 已经再次踏上了创业的路途:当意识到一些用户会使用他们的应用整理 Airbnb 出租公寓时,他决定对应用的业务作出调整。现在,Lavanda 已经成为了一家 Airbnb 管理公司。尽管 Westlake 已不再过分关注数据,但每月的利润增长率还是达到 50% 甚至是 100%。「企业的发展正处于上升阶段,我们已经不再是苦苦纠缠在清洗业务的公司。」他说道,「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文章来源 : theguardian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译文由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还在跟风 Uber 模式?你已经 OUT 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