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学生贷有多乱?过度授信严重贷款信息随意造假

学生贷有多乱?过度授信严重贷款信息随意造假 在广东财经大学附近看到,不少门店摆出可分期购买手机的招牌。 南都记者 田姣 摄

学生贷有多乱?过度授信严重贷款信息随意造假 以大四学生身份和材料向7个平台发起贷款申请,轻松获得贷款3万元。

没有还款来源,被银行拒之门外的学生,却成了各家互联网平台争抢的客户。过去一年来,学生贷款进入校园,各类互联网金融平台将校园作为争夺地盘,为学生提供资金。

但随着加入争夺主体的增多、以及竞争加大,学生贷款问题开始爆发,并引发了教育部以及银监会等监管主体的围剿。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资料造假、审核过程的不严谨以及多头授信问题普遍存在。疯狂扩张的校园贷款在为校园带来资金的同时,是否会引发更多问题,或值得我们更多思考。

现象:学生贷款横行校园

“同学,你需要办贷款吗?没有门槛,费用很低。”这是广东财经大学大三学生陈伟过去一年走在校园里最常见到的推广,“起初还觉得新鲜,会接手看看是怎么回事,现在已经司空见惯了”。同样司空见惯的是,周边越来越多的同学通过这样的方式借钱换手机、出去旅游。

近日,南都记者走访了广州大学城和广东财经大学等几家高校,发现学校周边不少门店都推出了各种分期付 款 的 电 子 产 品 。“ 内 存1 6 G的iP hone6 plus全价是5788,首付只需要1200元,可以分9期、12期和15期不等,如果分12期每期还款388元,每天1元的利息。”位于广东财经大学校门口的一家电子产品门店店主告诉记者,现在学生购买电子产品一般都做分期,只要有学生证和身份证就可办理,不需要提交其他审核材料。

除了买东西可以分期,还有不少可以直接“拿”到钱的渠道。“学校厕所里都贴满了这样的小广告。”位于广州市石牌的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告诉南都记者。而该校保洁工作负责人更直言:“过去小广告的内容多为四六级考试、留学中介等,这两年清理出来不少关于分期贷款、学生贷款的小广告。”

不怕你贷不到,就怕你不想贷。南都记者观察,目前提供校园贷产品的平台主要有以下三类:一类是以名校贷、拍拍贷等为代表的P2P网贷平台;一类是以分期乐和趣分期等为代表的校园分期购物平台;还有一类是以 阿里 京东 为代表的电商平台。

“学生贷款是近年来P2P网贷平台发展最迅猛的产品类别之一。”网贷之家研究员肖洋表示,在2014年以前,市面上并没有这么多校园贷产品,大部分学生想买贵重商品时,需要攒上好几个月的钱。但去年以来,校园贷产品纷纷发力,在铺天盖地的宣传和校园代理的卖力推广下,校园贷迅速占领市场。

各家平台发力学生市场,主要是看到学生贷款市场的蛋糕巨大。据第三方公司测算,根据2014年我国高校毕业生727万人,2015年预计为749万人,推算在校生人数是3000万左右,仅考虑在校期间购买1-2次3C产品,价格在2000-5000元左右,就已经是千亿级的市场规模,何况学生的购物、学车、培训、留学、旅游、考证,乃至助学贷款等其他贷款需求也可开发,整个市场可待挖掘的潜力达到万亿级。

银率网分析师华明认为,大学生群体有着旺盛的购买能力和与之并不匹配的资金来源。“简单来说,他们敢花却又没钱花:收入主要靠父母,集体的生活却又让他们不自然地就会互相攀比,彼此模仿。”

南都记者观察,从给学生提供借款的平台看,各家平台的差别比较大。借款最低是100元(名校贷),最高是500万元(学贷网),一般是1000元-10万元之间;期限上最低是1个月(速溶360、名校贷应急包、趣分期),最高是3年(名校贷)。

调查:靠代理人模式发展壮大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学生贷占领各大高校的背后,除了铺天盖地、线上线下的广告推广外,不少学生贷平台主要通过庞大的线下代理团队进行推广。

天河区一高校代理人Q同学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校园借贷和分期的市场庞大,各借贷平台均有设置自己的代理团队。以Q同学所在的天河高校区为例,代理主要是以总代理为核心一级级往下授权的方式进行,一般从总代理到最低一级的代理层次为2-3级。代理团队主要任务是客户推广与上门签约。

“通过推广促成的借款客户是代理利润的主要来源。”Q同学告诉南都记者,为了批量获取客户,代理一般会和高校社团合作,例如,代理成功推广一个客户能获得100元的提成,通过和社团合作,社团方面负责提供大量客源,代理再将利润的50%给予社团作为报酬。“社团如何得到大量用户?这部分用户后续如何还贷?”Q同学坦言,这并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但他知道,大部分社团会直接收取社团成员的资料进行批量注册,借款后再进行还款,或者强制内部成员进行注册借款,其中涉及的信息安全等问题不言而喻。但对其而言,通过和社团合作进行“刷单”显然要比通过鼓动身边同学借款容易多了。

代理的推广动力来自于业务回报。一名曾在校园分期购物平台“哒分期”做过校园业务经理的前代理人向南都记者举例,以一台iPhone6SPlus玫瑰金64G手机为例,售价5888元,如果零首付、分6期,那么月供1129元,合计还款6774元,校园代理如果能拉到一笔这样的订单,将能收到售价2%的提成,即118元。“一个月下来,收入加起来差不多能有3000-4000元”,前校园代理透露。

监管:银监会、教育部联手围剿

学生贷款很快在校园风行,学生通过上述方式分期买东西、借钱消费不再是丢脸的事,而是常见的事情。

“一开始会担心,但是看舍友用得挺好就跟着用了。”华师一名大四的陈同学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次尝试后,对这种借款买东西方式感觉不错,以后还会继续用,不想一次性付这么多钱了。

南都记者留意到,为了快速在校园中获得一席之地,各家平台普遍通过低门槛、宽审核、便捷的方式吸引大学生使用。“借款5秒到账,最高可借5万,无面签,无抵押”,成为各家平台常用的广告方式。

然而,快速在校园烧起提前消费这把火的校园贷正在引发一场多部门的围剿。近期,教育部办公厅、银监会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通知》表示,随着网络借贷快速发展,一些P2P网络借贷平台不断向高校拓展业务,导致高校学生受不良网贷平台的诱导过度消费,陷入“高利贷”的陷阱。

《通知》明确,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及时发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苗头性、倾向性、普遍性问题,及时分析评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潜在的风险,及时以电话、短信、网络、校园广播等形式向学生发布预警提示信息。

南都记者留意到,《通知》发布后不少高校网站挂出相应公告,对学生贷进行警示。多位广东高校学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亦提到,此前高调的学生贷款宣传开始变得低调。“不派传单了,但转到地下去了,比如到学校厕所的门上贴广告。”陈伟告诉南都记者,这类宣传并未因为《通知》的发布而在高校消失。

快速占领校园的学生贷为何引起教育部、银监会的关注?而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基于互联网的学生贷款除了《通知》中所提到的诱导学生过度消费,陷入“高利贷”的陷阱外,作为金融产品,目前市面上的学生贷产品,几乎无法克服多头授信问题。此外,出于市场占领而搭建的代理人模式,也在风控中留下隐患。

乱象

1

贷款1万,到手只有8000元

明明贷款1万元,但真正到手的只有8000元。这是发生在广州天河区某高校学生贷借款者韩明(化名)身上的事情,而她在名校贷上的借款在校园贷中是普遍现象。

由于急需用钱,学生又办不了信用卡,韩明在去年年中向名校贷申请贷款1万元。在下载了名校贷A PP注册并且提交借款申请后,所在学校的代理通过电话与她联系。但该代理告知韩明,如果不通过代理进行申请,通过的概率非常低。而经过他来帮忙申请,能保证成功,但条件是,必须给他1000元的手续费。

尽管觉得这名代理的要求并不合理,但由于急着用钱,韩明无奈只能答应。可是,当她提交申请表给代理审核两天后却发现,尽管1万元的贷款申请通过,但系统划款金额却只有9000元,除去已经答应给代理的1000元,韩明实际到手的贷款只有8000元。“但利息却是按10000元计算的”,韩明被告知,被系统扣下的1000元是保证金,但也必须算利息,她每月实际需要还款515.66元,还24期,本金加利息共12375.84元。

一名高校学生贷代理告诉南都记者,有平台要求收取20%的保证金,同时代理收取手续费,学生到手只有6000-7000元极为普遍。

此外,打着免费或低息吸引学生的学生贷,实际上利率并不低。据悉,不少学生贷月利率在0 。99%至2 。5%之间,但银行个贷经理告诉南都记者,这类贷款采取等额本息还款方式,但利息是复利,这样算下来,不少平台月利息接近2%。

2

贷款信息随意造假:学生冒充家长

网贷之家研究员肖洋对记者表示,最近一年,许多以分期付款商城起家的网站,也建立了自己的P2P网贷平台,销售打包好的学生贷款资产包,形成了从资产端(学生贷款)到负债端(债权转让)的资金闭环。

南都记者留意到,此类平台往往宣传不良率更低,但这种宣传却值得质疑。据悉,按照目前不少大学生贷款产品的设置,在校大学生只要凭借身份证学生证就可以贷出5000元-3万元不等的贷款。从贷款申请和审核上看,各家P2P平台主要采用的是视频身份认证、学籍认证和联系人认证的方式,来确定借款学生的真实在校身份,通过学校和监护人的社会声誉来隐性担保学生的贷款。因此填写父母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是风控以及贷后管理中重要的信息。

不过从南都记者对高校学生采访的情况,监护人的信息几乎可以随意造假。韩明在采访中提到,在名校贷申请贷款,递交的资料包括身份证、银行卡等个人信息外,还需要提供老师、家长的电话号码。“但我当时伪造了老师和父母的电话。”韩明说,在之后的审核中,负责面审的代理和打通“父母”电话的客服也没有识别出“父母”的资料是伪造的。客服打电话问“家长”(同学假装成家长),也只是问问有没有给学生零花钱,都是很简单的问题。“审核不是很严格,根本就没有审核‘家长’到底是真是假。”韩明说。

事实上,可随意伪造的不仅是家长和老师的信息,就连借款人的信息,放款平台也很难做到审核。据新京报报道,今年,有河南大学生负债参与赌球,欠下几十万赌债,在多方压力下不堪重负最终跳楼自杀。而其几十万贷款正是来自学生贷,而其采取的方式非常简单,编造借口获得了班上近30位同学的个人信息和家庭信息,为此非常顺利借到资金。其中,其曾在一个平台上最多借款多达11万元。

3

多头授信导致过度授信

除了信息的真假平台难以审核之外,由于信息不对称,多头授信导致的过度授信是当前学生贷行业极大的问题。

为了调查多头授信问题,南都记者以一名广东某高校大四学生身份和材料向分期乐、名校贷、趣分期、爱学贷、莘莘学子、利学贷、99分期等7个平台发起贷款申请,获得贷款的成功率达到100%,轻松获得贷款3万元。其中,可以贷款额度最高的平台是名校贷,放款额度达到1.5万元。但这也意味着,每个月必须还款多达2313元,全部本金和利息(不包括手续费)要支付36594.99元。看似不多,但对于学生而言,一个月还款2313元负担并不小。而且3万元并非普通高校学生可以获得借款上限,以100%的贷款申请计算,一名学生要从各家平台上获得超过10万元的贷款并不困难。

“学生贷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控制多头授信的问题。”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学生没有还款能力,另一方面,自制力较差,很容易过度授信。

拍拍贷C E O张俊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学生心智还没成熟,亦没有还款能力,极有可能因为过度负载造成大问题。而从目前看,由于各个平台之间信息没有互通,几乎没有有效的方式解决多头授信问题。张俊坦言,正是因此,尽管拍拍贷很早上线学生贷款,但额度非常小,仅有1000~2000元,而且与其他的贷款产品不同,几乎不对此类产品进行任何推广。

专题策划、统筹:南都记者 陈颖

采写:南都记者 陈颖 田姣

吴梦姗 实习生 周嘉怡 曾馨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学生贷有多乱?过度授信严重贷款信息随意造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