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独家:全国最大的ktv加盟店要造唱吧的反?

独家:全国最大的ktv加盟店要造唱吧的反?

近日,倪叔的公号后台收到一位读者来信,希望通过倪叔来讲述他的经历(因这位读者不愿意透露姓名,以下简称为老A)

老A是唱吧麦颂ktv临汾店的负责人,而唱吧麦颂ktv临汾店是唱吧ktv3.0系统的全国首个旗舰店,也是唱吧麦颂ktv全国最大的加盟商,而老A现在决定:与唱吧麦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解除特许经营管理合同,彻底摆脱唱吧的阴影。

而促使他们下此决心,主要原由如下:

拥有39间包厢的唱吧麦颂ktv临汾店开设于临汾当地最繁华地段之一:鼓楼东大街,仅项目一期老A投入就达500万之巨,而相对而言,唱吧仅给予一份通用的装修方案+品牌使用权;

而只所以依然选择加盟唱吧,老A说当时看重的是:KTV互联网化的趋势,各种全新玩法,以及唱吧坐拥数亿用户的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但运营数月之后,真实的情况令人沮丧:加盟唱吧后收入增幅非常有限,临汾店在唱吧全国加盟商之中营业额位列全国第四,但依然处于每月亏损状态。

而且,唱吧麦颂基本的服务体系也做的非常差劲,经常出现系统故障之后找不到唱吧的人来帮忙维护,但收起费来倒是毫不马虎:无论盈利与否,只要营业每个房间收取每月1600余元的品牌管理费……

自己幸苦挣来的500万换来的却是传统KTV模式玩法和糟糕的售后服务体验……加盟唱吧这件事,用老A的话来说:“这一笔赔本买卖,原本想靠唱吧挣钱,原来发现是自己给唱吧送钱。”

虽然对唱吧这种模式抱有深深的不满,但事已至此,老A本想息事宁人将店铺好好经营下去,但让人意想不到想到的事情接踵而来:

以品牌管理为名,唱吧总部会对加盟店会派驻一名店长,对店铺进行全面管理,店长一万两千元的月薪均由加盟方全数承担,而派驻在临汾的店长外行管内行,不顾当地行情,胡乱制定相关政策,造成临汾店服务不到位,管理混乱,账目不清晰等诸多乱象;

经过多次反馈,唱吧总部召回原来的店长,但随后同时派来3位店长管理临汾店务,起初说三人来纯粹代表总部来临汾店帮助梳理店务,无需临汾店支付三人工资,但后来,要求支付三人差旅费及工资,面对这明显无理的要求,老A与其理论,唱吧总部竟然强行远程控制停止店内点播系统,造成店内无法营业,在当地形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老A前期投入的几十万宣传广告费用全部失效,损失无法估量。

临汾店迫于无奈,将钱打给唱吧总部,总部才把系统打开,作为加盟商,老A敢怒不敢言,只能任其三人留店实行管理,结果此三人在店内没起到梳理店务的重大作用,反而带头破坏店内制度,店铺管理一度陷入混乱。

本就是“为他人做嫁”的赔本买卖,又遇上唱吧官方粗暴野蛮的管理方式,让老A无比闹心,但成为压垮这次合作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是:唱吧官方一再的“突破底线”:

离上一次店长事件不到一周,临汾店再一次遭到了唱吧官方以远程遥控的方式关闭系统,导致店铺无法运营。

而导致这次事件的是唱吧官方的再一次出尔反尔,在临汾店与唱吧总部的协议当中:原本约定用户储值金额由临汾加盟店自行管理,加盟保证金分8个月付清。但在上一次店长事件之后的第二天,唱吧官方突然要求:储值金额必须交给总部管理,保证金必须一次性马上付清,随即又一次远程关闭了临汾店的收银、点播系统造成店内瘫痪,逼迫临汾店付费。

而短时间之内的连续两次系统瘫痪严重损害了临汾加盟店的利益,对其声誉在当地造成了恶劣的影响,直接导致顾客要求退卡,店内无法接客等持续后果,经济损失无法估量,也导致了老A忍无可忍提出:与唱吧麦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解除特许经营管理合同。

显然,对于老A而言:当初选择加盟唱吧就是一个悲剧!

独家:全国最大的ktv加盟店要造唱吧的反?

倪叔感受老A发现自己所托非人,踏下火坑后的悲凉的同时,也启发倪叔重新审视“唱吧”这个手握3.4个亿线上用户的互联网新贵背后的肮脏与阴暗。

上虎嗅看了下:发现已经有小半年没有关于唱吧的新消息了,上一次是在2015年8月,唱吧宣布:5年要做2000家线下ktv+推出麦克风,而CEO陈华手握刚刚融到的4.4651亿元,表明:正在着手拆VIE架构,为冲击IPO做准备.

独家:全国最大的ktv加盟店要造唱吧的反?

进入线下+智能硬件,显然都是为了扩大估值讲的故事素材,有用户,找变现路径,说故事圈钱,圈到钱再做大市场,再圈钱,形成循环……这是互联网公司的常规发展路径,无可厚非,但怕的是:故事只是故事,却没有相应的商业价值与其匹配,有的只是一场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的合谋而已……

而唱吧宣称要用互联网思维来为传统ktv行业换血,但它究竟为行业带来什么?

在陈华过往的描述里:他认为大店为主的传统量贩式KTV存在三大核心问题:

首先,大店选址试错成本高,新店被认知的宣传成本高;

其次,装修、租金、人力等前期投入巨大 ;

再次,闲置率高,浪费严重,运营成本高;

这是很多人看空唱吧线下的模式的主因,但陈华认为唱吧麦颂能提供解决方案,他靠的是:

1.线上给线下导流,多样化的互联网玩法,解决宣传成本问题,增加KTV营收;

2.产品改造,将传统大店改造成小店,选址靠会员大数据选址,每店二三十个房间,降低空置率,砍掉大厅,砍掉厨房,手机下单砍掉服务员,减少成本;

3.通过降低门槛换取高频率,从而提升运营效率。“总共就二三十块房费,你会觉得这是随时可以去玩的地方,你的消费频次就会提升。把消费门槛降下来,我就能赚到钱。”

但你从山西临汾加盟店的案例里就能看到,陈华所谓的唱吧ktv互联网模式一切尽数落空:

线下与线下结合的互联网思路,做好营销宣传能够增加KTV的营收,但除去加盟商需要交出的加盟费、固定的管理费、人员开支,已然所剩无几,如果遇到KTV的淡季,加盟商很可能会入不敷出;

大数据选址只是个传说,选址依然要选择繁华地段;客户吸引依然靠装修不是成本低廉(ktv本就不是高消费行为,降价作用很小),一次性投入成本依然居高不下;

纯粹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传统KTV加盟模式,不管盈利与否都要收取的各种费用,不管愿不愿意都要强制收走的客户预付款,外行领导内行的派驻店长,做到全国第四依然每月亏钱的经营模式,说一声:唱吧“苛政猛于虎”完全没有半分污蔑

传统ktv行业的衰落,其核心逻辑在于:现在人们的娱乐选择越来丰富,传统ktv作为娱乐方式越来越单一,因而造就了整体行业的式微,而唱吧ktv所提倡的“低成本换高频次”的新模式,无疑是:饮鸩止渴之举。

当唱吧宣称唱吧会为传统ktv带来新变化的时候,我们一起来听听用户是最真实的声音:上微博搜索“唱吧麦颂ktv+体验”就会轻易看到下面这样的留言

但倪叔所说的这些,陈华和他的团队不知道吗?倪叔认为不是!

陈华曾说:“我们今天做的事情(唱吧ktv),实际上就是说我们一些非常优秀的互联网的产品经理按照互联网的思维习惯去看这个传统的生意,怎么做到极致,怎么赚别人想不到赚到的钱,怎么样不要赚别人最想赚的钱,这时候我就形成优势了。”

结合实际我们就能看到,唱吧以互联网之名,行传统ktv加盟之实,确实赚到了“别人想不到”的钱!

但没有任何一个伟大的商业背后不是由价值造就的,而在唱吧麦颂ktv模式的背后,我们更清楚的看到这样的困局:以互联网思维包装传统加盟模式,收取加盟费和管理费,加盟商不愿意配合;如果不收加盟费和管理费,唱吧根本无法布局线下KTV。

曾有人替“唱吧麦颂KTV门店”的估值估值算了一笔帐:假设一家小型门店的装修成本是300万元,这是给施工队的造价。此外,品牌价值、店面实际盈利能力等条件也决定了估值。目前拥有25个包房的KTV实体店,估值在1200万元左右,唱吧麦颂占股51%,拥有600万元左右的估值,唱吧拥有300万元左右的估值,如果全国有1000家门店,那么唱吧就是现有估值加上30亿元,唱吧麦颂就是60亿元的估值。

虽然这个算法,在投资人那里打了一点折,但放在唱吧融资4亿,估值40亿被称为“独角兽”的今天来看当然是一笔划算的生意,但唱吧麦颂临汾店的倒下,是否会成为唱吧ktv计划崩盘前的第一声枪响,我们不得而知,只能静静期待。

尤记得吴伯凡先生曾在《冬吴相对论》里讲过一个故事,我记忆犹新:说当一个市场在找到其正确的模式之前,都是一个黑暗时代——暗无天日,伸手不见五指,人们聚合起来形成公司各自制造属于自己的火把,还经常互相比较谁的火把更大。还有各种媒体、各种论坛、各种第三方每日报道/评比:目前火把最大的十个人是谁,谁又刚刚宣称要成为东半球最大的火把,直到太阳出来了……

互联网+时代之下,传统的ktv行业必然会要面临变化,虽然手握数亿用户的唱吧是当下黑暗时代最大的一只火把,但终归有太阳出来的那一天……

对此倪叔拭目以待

最后声明:关于本文中提到的唱吧官方通过远程关闭临汾店系统及后台系统的全过程,老A都有做全程的录像与拍照作为事件的客观证据,已经私下给倪叔看过,倪叔才决定帮忙发布此事,如唱吧的公关同学认为有所出入,欢迎也当面对质;

作者:倪叔 我的微信公众号:倪叔的思考暗时间(nishu-think)

【版权与免责声明】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bj@admin5.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A5创业网,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关注创业、电商、站长,扫描 A5创业网 微信二维码,定期抽 大奖

独家:全国最大的ktv加盟店要造唱吧的反?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独家:全国最大的ktv加盟店要造唱吧的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