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蚂蚁金服融资提速 上市“姿势”仍存悬念

李晖

正在进行B轮融资的蚂蚁金服近日传出重磅消息。有外媒报道透露,蚂蚁金服的B轮融资将于4月中旬完成,筹集金额达到31亿美元(约合200亿元人民币),公司整体估值将接近500亿美元。

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对融资进度与上市时间表的相关问题,蚂蚁金服方面表示不便回应。而在业内人士看来,B轮融资到位将让蚂蚁金服IPO进程再提速,尽管2017年在时间节奏是一个合理合适的时间点,但蚂蚁金服具体何时上市、在哪上市、如何上市仍存在诸多悬念。

融资提速

据外媒此次披露的信息显示,蚂蚁金服此轮融资的新投资方除了建银国际外,几家中国大型保险公司、一家政策性银行和一些国有基金在内的原投资集团也计划继续跟投。 高盛 集团、 摩根大通 和中国国际投资公司将负责在次轮融资中提供相应的咨询服务。不过,当事相关方均对本报记者表示不予置评。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则是,本月初蚂蚁金服再次传出业务扩张,除了入股财新传媒外,还与 阿里巴巴 携手以23.9亿港元的价格,买入了香港博彩公司博亚科技的控制股。攻城略地的并购动作也暗示着蚂蚁金服“充裕”的钱袋子和业务扩张的良性态势。

去年7月首轮融资中,蚂蚁金服筹集了大约19 亿美元,吸引了十几家以“国字头”为领衔的投资方分食12.4%的公司股份。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也表示,从长远来看,蚂蚁金服会为首次公开招股(IPO)作准备,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表,不排除在此之前筹集更多资金的可能。

以目前B轮融资曝光的信息来看,蚂蚁金服青睐的合作者仍是以国有银行为代表的国字头机构。业内普遍认为,国资背景股东背书能够为互金平台树立良好的形象、带来优质的资产。在辉立证券银行分析师陈星宇看来,蚂蚁金服并不缺钱,其选择国字头的社保基金、险资和银行,对其金融体系搭建、风控能力强化以及征信数据完善均会产生良性影响。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蚂蚁金服青睐国资背景的股东,很大程度是受到当年阿里在上市时由于股东背景以及VIE架构解封过程中的麻烦和质疑影响,国资背景的股东为蚂蚁金服带来的更多是在金融审查和金融安全上的良性背书,对其IPO的意义玄妙。

据鼎晖投资披露的一份蚂蚁金服融资推介资料曾指出:“蚂蚁金服现有业务涉及很多和阿里巴巴之间的关联交易,在IPO之前需要征得相关监管部门的特批。”

蚂蚁金服在2016年1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余额宝累积用户规模达2.6亿,同比增长42%;余额宝规模增至6207亿元,2015年为用户创造收益231亿元。尽管除了支付宝,蚂蚁金服方面没有披露2015年其他业务的任何营收数字,但此次传出信息显示在B轮融资后其估值将达到500亿美元,这一数字在目前中国互联网的独角兽公司中已经达到最高。

上述业内人士看来,按照一般的互联网企业估值方法是用其用户数乘以其单位用户赋值来确定的,如果仅以支付宝2.6亿用户为基准,平均到每个用户是单位用户赋值192.3美元。衡量到蚂蚁金服的用户基本上是支付宝的使用者,淘宝、天猫等平台的商户,具有极高的用户黏性,并且其项目大部分基于网上电商实际交易为基础,单位用户赋值比较高,但仍在合理范围内。

上市悬念

此前,蚂蚁金服将选择上海战略新兴板上市的消息一度甚嚣尘上。2015年7月,市场消息称,上交所已选定蚂蚁金服、中国商飞、大众点评及爱奇艺作为战略新兴板首批挂牌企业。

根据已公布的方案内容,战略新兴板其服务对象突出“创新”与“新兴”两大特质,因而具备“互联网+”的企业被寄予更多期待。民生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分析:据保守估算,目前市场上有意愿且符合标准的企业约380家,主要分为四类: 奇虎360 等拆除VIE架构回归的中概股;蚂蚁金服等行业地位显著的新兴企业;主板IPO排队企业;新三板符合条件的成熟企业。但在他看来:符合战略新兴板上市条件的企业虽然众多,但到底是不是启动上市之旅,企业需要考虑上市的收益和成本。

而在一位证券机构人士看来,战略新兴板是一个全新板块,无论从融资能力还是市场成熟度对蚂蚁金服来讲可能并不是唯一的理想选择。相比之下,2009年以后的创业板相对成熟,对资金的融通能力更强,业务模式也契合,因此亦无法排除蚂蚁金服选择在此上市的可能。

而采取何种方式上市也仍具想象空间。按照蚂蚁金服官网信息显示,目前蚂蚁金服的版图由支付宝、芝麻应用、蚂蚁达客、蚂蚁金融云、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财、网商银行、蚂蚁花呗九大业务组成。在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黄震看来,从内部来看,蚂蚁金服主导的产业、盈利模式是否清晰、可持续性均影响其上市进程。“哪几块业务要放入拟上市中,如何进行分拆、划清关系,作为整体出现,都仍待规划。“

互联网金融资深观察人士江瀚同样认为,这些业务是全部打包上市还是板块分拆上市仍有悬念。“蚂蚁金服的发展模式是一种平台叠加模式,以支付宝平台为基础不断叠加理财、征信等新的平台,这种模式确保了其对平台的掌控力,但同时也会导致蚂蚁金服的发展受到一定的局限,如果是想打造整体平台,则可能是以蚂蚁金服来整体上市,如果是希望加强盈利业务,则有可能分拆上市。”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风险则来自政策层面。前述证券机构人士认为,蚂蚁金服上市进程受到政策的直接影响,现在证监会的IPO政策依然是审批制,至于注册制何时出台,蚂蚁金服最终是采用审批制还是注册制依然需要看政策的变化。

而伴随IPO进程提速,蚂蚁金服在2016年不可避免将面对夯实内功的挑战。梳理蚂蚁金服目前的主要业务架构可以看到,作为国内互联网金融巨头,蚂蚁金服目前拥有国内最全的金融牌照,包括第三方支付、基金销售、银行、保险以及在审批中的个人征信和证券牌照,业务触角“四通八达”。井贤栋曾公开表示,“在整个蚂蚁金服的业务体系中,支付、理财、融资、保险等业务板块仅是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真正支撑这些业务的则是水面之下的云计算、大数据和信用体系等底层平台。”

在江瀚看来,这些“水面之下”的业务目前仍未显现出清晰的盈利模式。基于支付宝成长的蚂蚁金服,盈利点仍主要基于支付业务和理财业务。“下一阶段,支付宝等支付业务手续费的上升将加大其所承受的手续费压力,理财业务的竞争加剧也将削弱余额宝的传统优势,代表融资业务的网商银行目前仍未解决远程开户等问题,芝麻信用的增信牌照仍未到位。而随着国家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的不断明确,蚂蚁金服所辖业务也面临做出随之调整的准备。”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蚂蚁金服融资提速 上市“姿势”仍存悬念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