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五月病之一周的禁足生活:Day3

禁足进行到第三天——是个周五了。经过前两天的试探,我终于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宅起来,认真地进入了「独居」状态。如果说前两天的我还谨慎地留心着工作群,提防任何可能出现的突然状况,第三天起,我的心态已化为「就当我出差吧」,虽然就在 PC 前,也不太盯着 PC 了——急事找我可以微信,再不成打电话,否则没看见……那也是没办法呀。

而张董不知是对此变得更加谨慎,还是也无所谓了。他早上找到我时,劈头一句「守望先锋好玩么」,似乎是在质问我。我被唬得腿软,幸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理直气壮地回复张董「我昨天一天都没登录战网」。

然而张董显然并不是真的打算质问我,他马上改口说,其实挺好玩儿的,你应该试一试。

妈妈的,这要是我理不直气不壮,还不得吓得从椅子上滚下去?

一位玩儿游戏的 boss 是多么可怕啊。

宴会的准备

周六,有几位朋友要来见我。常理来讲,我们应该出去玩耍——然而我在禁足。不过这次会面也有些正事要谈,耽误不得,最终我们决定就在我家见面。

然而,我的居所虽然不算阴暗狭窄,却也实在没多么敞亮,再加上我生性懒惰,房间常常乱七八糟,朋友偶尔光顾小坐尚可,几个人约好了聚上几个小时,却早已是多年不见的胜景。被迫收拾一下房间,是在禁足之前实在没有想到的状况。

说到收拾房间,就不得不提垃圾的处理。众所周知,久未收拾的房间是四次元的——翻检出来的垃圾和杂物的体积简直要比房间的容积还大了。由于春节期间我收拾过一次,这次相隔不到半年,压力倒是没有那么大。但是对于一个禁足的人,这堆东西翻出来又该怎么扔呢?

先说说我平常的垃圾是怎么扔的。上一回提到,我是一个不太常买包装食品的人,现在不出门了买得就更少。因此,平时的垃圾是不多的,即便堆积一个星期,也未见得有多么显眼,这不是问题。

但是收拾房间出来的就不一样了呀!各种产品包装,过期的食品药品,不知来自何处的纪念品,陈旧淘汰的设备……堆在一起体积惊人。对有些人来说这可能难办了,但我们小区经常有卖破烂的人在楼下游荡,只要喊一嗓子,就能将他们招呼上来——即便腼腆如我,因为都是熟人,也不忌惮这样大声招呼。

果然,在家坐了一会儿,就听到收破烂的吆喝声。将他们叫上来,很方便地就收走了巨量杂物——剩下来的纯粹的垃圾就很少了,而且明天朋友来,完全可以让他们走的时候把垃圾带下楼。嘿,这是件好事儿啊。

必然的疏忽

这天上午,工作群里便有人吼我,说是晚上要向我收某个栏目的内容——这是约好了当天要写的,虽然不算是稿件,准备起来也至少也花上一刻钟。我信誓旦旦地打下包票,想着吃完饭随手一写就好了。

不过,事实证明,像我这种散漫的人,想做的事情三分钟之内没去做,就一定会忘。果然,在家的午饭显得过于轻松,吃完饭我早就将所谓的栏目抛到脑后。而到了下午 4 点,运营的同学找我催稿时,我却由于 QQ 一贯的静音而无视了个干干净净。

结果,在 5 点多的时候,手机上响起的 QQ 电话震惊了我——虽然我还没来得及接就挂掉了,但机智如我,早就想起了欠下的烂债。幸亏栏目简单,随手抖个机灵就完成了,并未耽搁事儿。但此事却十足是个教训——不管怎么说,逼得别人催你,就是工作上不负责任的表现。

至于会忘的原因,可以简单总结一下。最重要的,自然是栏目本身的简短,导致我压力较轻,没有做好提前应对的准备——反正临阵磨枪也来得及么。

其次,则是本来归心似箭的周五化作了在家坐等周末的周五,不再有「结束工作赶快回家」的使命感,一些小事儿自然就轻慢了。

再者,就是上周和上上周的非常态导致了习惯被破坏——上上周在准备栏目时,一通突然的且严肃的电话迫使我中断了栏目,而上周为了找补落下的,则加倍了栏目的内容,也加倍了相应的紧张感。这周骤然回归日常,需要重新捡起之前的时间观念了。

周五结束,接下来的禁足进入到周末——在不工作又不能出门的日子,有什么可以记叙的呢?

(未完待续)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tech2ipo.com)编辑 @小田一成 撰写,转载或使用本文素材进行二次创作请参阅 版权信息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五月病之一周的禁足生活:Day3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