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夏华:中国创业者为什么玩命干而不能玩着干?

夏华:中国创业者为什么玩命干而不能玩着干?

我觉得我们这群人是最不应该辜负每一个日子的。我们本身就很不容易,大家都有点才华,每天又不能完全享受那个日子。

夏华,依文企业集团董事长,黑马导师。作为一枚老牌的 创业家 ,她对于年轻的创业者把她归入到传统企业家行业,很有点不乐意。

她理由很充分:依文现在有200万客户,创立22年以来主要靠社群传播,夏华是中国玩社群玩得最好的创业家之一,她不但是木兰汇的发起人之一,还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活跃会员,她在黑马社群也很活跃。

她本人也做投资,靠着对一个创业者能不能成事的敏感判断,投了几十个项目,成功率极高,只有一两个没有达到预期。

她还发起集合智造,做中国手工艺博物馆,做服装业的生态,让依文成为全球上千设计师、中国最好的服装厂和几千渠道商的链接器。

她还根据多年经营品牌和客户的经验,得出做品牌用心,做客户不但要用心还要用力的深刻体会和经验。

请看本期《创业家》,黑马企业乐宠创始人李元和依文企业集团董事长夏华的精彩对话。

口述 | 依文企业集团董事长 夏华

整理 | 创业家

我怎么就成传统企业家了?

可能今天所有的年轻创业者觉得,自己生在一个变革的时代,是弄潮儿、变革者。但事实上这22年来,依文几乎没有哪一年不面临变革。我是1994年下海,还有当时的92派(创业家)。如果没有变革的意识,我不可能有那样的力量——辞去大家都觉得很好的中国政法大学教师的职位,从一个售货员开始创建自己的企业。人生最大的变革是自我的颠覆,自己敢撕掉让别人羡慕的标签,再贴上新的标签。

每次开大会发言的时候,最早我被称呼为服装产业的代表,后来是现代服务业的代表,时尚文化产业的代表……这就意味着变化。我是这么多年玩跨界玩得最疯的一个人,我从来没有遵循一个纯粹服装企业的规矩。我本身不是做服装出身,是学法律教法律的,完全不是服装人的思维,一直是跨界者的思维。

今天很多人会问,依文不管从体量上还是从覆盖率上已经很大了,在互联网时代它到底是什么。我非常不喜欢叫烂了的词,大家贴个标签“你是互联网企业,它是传统企业”,我觉得那个已经OUT了,我特别不爱听别人说,你是传统企业家。我怎么就成传统企业家了?依文它会是这个时代的链接器。22年了,它可以链接传统的制造工厂,链接全球上千名的设计师和终端几千名的渠道商。这三年,我大概跟一百个创业者合作,发起集合智造。好产品出自好工厂。集合智造汇集的工厂全部给奢侈品做过深度加工,这些工厂的工人闭着眼做的东西都是在普通消费者的标准之上的。

从集合智造诞生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敢对这个世界说,一个普通消费者可以用自己能接受的价格购买大牌的个性化的产品。因为它已经形成了快速柔性供应组合。这个组合你说它不是互联网思维吗?我觉得每一个产业里面相对成功的转型者,其实都已经不是传统的思维了。

22年前创业的时候,如果说我对中国的服装产业有使命感,自己都觉得太假了。但今天我说对这个产业有使命感是真的。这些好工厂要有生命力,它们好,品牌才能好,“中国服装”这个词才能被尊重。我真是希望未来,不管走到哪里,让别人把中国服装高看一眼。因为我第一次做节目的时候就伤自尊,那个时候谈论的是如何用8万件衬衫去换一架波音。大家把中国制造放在了一个非常LOW的位置。

22年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服装领域是唯一一个,我们敢挺直了腰杆说,全世界接近80%的好东西都出自这个国家。而这件事现在就差那么一丁点,如果我们再把自己的设计,再把自己独特的美学加进去,我觉得它不就成了嘛?我甚至觉得五年以后,很多的中国企业家都敢说,世界上再出一个服装的首富应该是在中国,而不应该是西班牙、日本。有一天,我可以对自己自豪的说,大街上10个人里有8个人穿的衣服可能源自集合智造生态系统里面出来的产品。

很多创业者跟我一起去过我们在贵州的中国手工艺博物馆。他们会问,你干这个事到底为什么?因为在大山里做一个博物馆,交通不方便,还要养一堆手工艺的绣娘,她们语言不通还要带翻译。我说,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想好了一个高级的商业模式才去做的,这个世界总还是要有点情怀,总还应该有点发自内心的愿力。做中国手工艺博物馆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商业模式,但当我把设计师带到大山里,把3000多个绣娘都集中起来,发现所有人费劲翻越大山走进来,面对这些老的手工艺人,反而没有人不消费的。每个人甚至把老人家的嫁衣都买走了。走到门口,老人家还问他们,花这么多钱买回去,能穿吗?他们说,不穿,挂在墙上。

做品牌要用心,做客户要用力

任何一个产品或者品牌从诞生那一刻就要去定位:产品做给谁,如何抵达这群人。做品牌到今天,计算下来,我从来没有傻傻地做硬广。我曾拿过一个叫“年度风云营销人物”的奖项,在颁奖礼上,我跟史玉柱PK。我说,像脑白金这样砸钱,其他创业者真的不可能。最关键的是你用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找到你那一群客户,用什么样的方式跟他们变成朋友,能让你的产品真正的入到他们的灵魂里,而不是他们的耳朵里或眼睛里。

依文22年都是用社群来传播的,一直用一个群体里的小众去撬动这个群体的认同。跟创业黑马我互动得特别多,每一次给黑马成长营的学员讲课,我不认为它是一个工作,我觉得是特别好的交流和传播。依文这么多年,我一直把它变成一个有温度的故事,在各个社群里面一点一点,像病毒一样传播,很多人有意无意的去知道它,了解它,这种知道、了解,可能比硬广灌输让人更印象深刻。

今天我们彻底进入了社群时代。社群本身是一个相互成全的组织。对社群,可能每个创业者都有自己的诉求,最好的方式是成为社群中的奉献者和支撑者,这个很重要。每一个创业者,如果你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跟你匹配的社群会给你一个特别好的答案。我觉得在这样的时代,每一个人都要寻找适合自己的社群组织,它是一个刚需。在社群里,你总得说点有价值的,发生点什么,找到点什么,我觉得社群里面每一个人其实是你最鲜明的一面镜子。还有,认同才会有更大的传播,社群里面大家更相似,更容易去传播。

很多品牌的创始人会说,广告根本就不用看,我都不知道。我特别佩服他们的潇洒。但我会特别用心地看依文任何一季的广告和每一个视频,每一个传播。

我们的上百位设计师要从几万件里面找出几百件,从几百件里再PK,再选择,就是每一件衣服我都知道大家用心的点。

做客户除了用心之外,我觉得还得用力。品牌是我要表达,一直坚持地去表达,于是被消费者知道,被消费者记住。做客户,要先读懂对方,那就不是你的事了。今天大家都说要用心经营客户,我说,说得容易,你要在他身上花费心血和精力,还有钱,可能一点一点才明白。

每一年的生日,依文都会给我们的老VIP客户送独特的礼物,送了几年,你才会知道哪一件东西会打动他,那不是简单的通过数据就能解决的。

聊一次天就知道创业者能不能成事

我经常被我们的投委会批评,他们觉得依文根本不用投那么多的天使,PE都可以少一点,一些已经成型的项目,国际并购依文都有很大的机会。

但投创业者这个事,我经常觉得它是一个冒险的经历,特别过瘾。

因为你从一开始赌定的是一个人,根本不是那件事。马云在“未来之星”第一次演讲,我就坐在下面,马总一定非常希望坐在那儿的企业家投他。用马云当年的话说,根本不知道商业模式,知道了还来找你们干什么?我不是最后悔的,一定有最后悔的。

对人的判断,这是一个我特别喜欢去做的事。我经常被问,你为什么要投某个创业者? 投创业者甚至有时候你说不出具体的理性因素,我觉得估值都是很盲目的。 我(凭借的)就是对这个人的笃定,和他一路成长中你愿不愿意付出心血。 我反正要投了谁,我是真帮忙,不仅仅缺钱的时候帮忙,有事的时候真的是花心思。

我曾经投了一个,现在在互联网和金融界都很了不起的年轻创业者。我投他的时候特别有趣。有一次我们俩在一个台上聊天,他就觉得台下的大企业家都老了,他们的思维很难面对这个时代一个个槛,他说得我都觉得过不去了,我心想,我看你怎么圆回来。后来我很佩服他,他又圆回来了,让下面的人很舒服。那一瞬间,我觉得不是勇气,是他的逻辑,大家接受他的说法,是因为他逻辑的透彻。下来的时候,我说,我投你吧。我相信,当时他没当真。他就说,好吧。然后他说,夏总,我现在公司还没成立呢。我说,你给个个人帐号。三天以后,我把钱打过去了。完了他开玩笑说, 华姐,当你把钱打过来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就是一个骗子我也不能骗这个人。

这么多年,我投了几十个创业型的项目。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投资界的高手,但投资过程中成功率还算挺高的,我投的大概只有一两个人没有达到预期。我是做企业过来的,因此我对创业(者)能不能干成一件事有天生的敏感度,基本上给我一个时间聊聊天,会敏感地判断这个人能不能干成事。 我看中的创业者,他既要有爆发力,还要有耐力。很多创业者有爆发力,但他未必会有耐力。 创业不是一两年就能决定胜负。我觉得一个人要有平静的内心,能一路走下去,我觉得很重要。

中国的创业家为何都玩命干而不能玩着干?

2012年,我们在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的花园楼顶做了一场秀,后来他请我们去他的小岛度假。我回来写了一篇文章,那篇文章是写给中国的企业家和创业者的。

我说,我特别希望有一天我们能玩着干让梦想照进现实。我觉得他的日子太酷了。 我们同样在为一个梦想努力,但他给我的感觉就是玩着干,中国企业家都在玩命干。 我觉得我们这群人是最不应该辜负每一个日子的。我们本身就很不容易,大家都有点才华,每天又不能完全享受那个日子。在那个小岛上,我特别的奥恼,因为他开滑板,他可以一跳就九米多,我们这群人连站都站不稳,他经常出怪招,去下一个小岛,让你去选择要么PK滑艇,要不开滑板,都是我们连玩平常都很少玩过的东西。

我觉得会玩很重要,我这几年也力图从我的工作中解脱出来。我最早是运动员出身,也特别爱旅行。在欧洲出差,只要周末,因为周末欧洲人不工作,我一定会去很多小岛,去很多很难去的地方去旅行。有人很惊讶,马尔他群岛你都去过?我说我真的都去过。

我特别希望说,现在就有人能够给我更多的时间还有空间,我不仅仅要享受这份工作,还要享受生活。我一直都说接班人不是到老了,或者你觉得不能干了再找的,其实现在就应该有。我从来不认为能够接下依文梦想的是一个人,它应该是一群人。依文有11人的高管团队,在公司,并不是所有的大事和决策都是我来做,我还是干一些我爱干的事,跟创意有关的事。我喜欢的状态是自由的行者。我从来不喜欢坐着,每一天,我坐在办公桌前没有超过1个小时的,我希望在游走中办公。

不要把办公室变成工作的环境,其实它是大家的日子。 很多互联网公司,进了办公室,我就会觉得这个日子得多难过啊 。老板觉得这是你的工作,但事实上对于每一个员工来说,那就是他存放时光的日子,理应超级酷,理应很漂亮、很美好。

我的理想状态是在最美的空间环境里面,能像旅行那样过每一个工作的日子。比如做手工坊,我把它研究成一条旅行线。所有人跟我去的人都会觉得无比留恋,觉得这个地方太酷了。你会发现这个工作环境未来带来的价值,绝不仅仅是每一个人在里面工作的时候很嗨,是体验者也很嗨。

大家觉得创始人是不是不该把理想状态放在这个上面。但恰恰它就是一个人的创造力勃发的基础。依文的设计师可以在依文城堡这么酷的地方工作,可以有那样的花园变成它的空间,可以有六个餐厅供选择。很多人说,我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我很难这么酷,我觉得其实那是借口。每人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生命就是由一个一个不同的状态感组成的,我们每一个人理应为每一个瞬间负责任。

我其实特别希望创业者一路上享受一下自己的形象变化。人生的每个阶段其实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享受那个阶段。当你老了,看看照片的时候,可能你会觉得每个阶段你会不一样。

时装其实代表了某个时间段的心境和生活态度。 我创业的每个阶段,都有自己特别认真拍的照片。我看到创业者大部分是特别简单和随意的,每天一件体恤衫。但其实每个创业者一年中总有那么几个重要时刻,需要特别郑重地面对镜子中的自己。

我希望给我更多旅行的时间。现在还是要向董事会请假,我希望有一天可以不请假,自己背一个包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大家不因为我关机或突然消失觉得烦恼。我现在去旅行从来不以我自己真实的角色和身份,别人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大学老师。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夏华:中国创业者为什么玩命干而不能玩着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