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江南春:分众传媒回归A股很正确 我再干10年

澎湃新闻记者 闫鹏飞 实习生 谭方婷

对于江南春而言,“回家”的感觉不错。

“分众传媒(002027)的模式是在中国独创并成功的,美国投资者没有这种生活环境很难理解其中的价值,所以分众传媒在2015年回归A股是很正确的决定。”近期,分众传媒创始人、董事长江南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总结此次回归之路。

2015年12月,分众传媒完成借壳七喜控股成为第一只回归A股的中概股,同时也成为其他中概股回归A股的参照样本。

2013年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时,分众传媒估值为35亿美元(约220亿元人民币),回归A股时的估值为457亿元,而当下的市值是1334亿元。

在所有已上市互联网公司中,市值超过分众传媒的只有四家:阿里、腾讯、百度和京东。

不过,江南春说,只有BAT才能真正被称为一流的公司,从业绩和利润来看,分众传媒在线下属于一流的公司,还有不少空间,要摆正位置,差异化定位。

分众传媒财报显示,2015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6.27亿元,较上年同期上涨15.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33.89亿元,同比上涨40.35%。

1973年出生的江南春在2003年创办分众传媒,两年后把公司送上美股。若以其在分众传媒23.34%占股计算,江南春目前的身价就超过310亿元。《福布斯2016全球富豪榜》显示,江南春位列中国富豪榜第15位。

“公司市值的飙升,对于我个人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我们都是长期股东,所以纸面的价值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我早已实现财富自由,不是为钱去创业工作。”江南春说。

当下已经43岁的江南春的工作精力仍很惊人,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根据江南春的说法,他现在每年可以花费1亿到2亿元试错新业务,也给自己留下了10年再奋斗时间。“再过十年,我53岁了,我的勇气和创新等能力会更加下降,那个时候就是年轻人的世界了,我更愿意放手让我们的年轻团队去做,而我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慈善事业当中去。”

同时,江南春希望分众能成为引爆新经济品牌的推手,比如,他经常出现在广告中。江南春表示,自己愿意为新经济领域的客户做免费的代言,“当然,这是有选择的。”

江南春:分众传媒回归A股很正确 我再干10年

根据江南春的说法,他现在每年可以花费1到2亿元试错新业务,也给自己留下了10年再奋斗时间。 张新燕 澎湃资料

“美国投资者不理解分众

澎湃新闻:回归A股这几个月的时间,是否足以让你最真切地感知中美资本市场的区别?有没有促使你在资本运作和商业操作上有所改变?

江南春:分众的模式是在中国独创并成功的,美国投资者没有这种生活环境很难理解分众生活圈媒体的价值。所以分众在2015年回归A股是很正确的决定。

我认为中国主流都市的人群和中国投资者对分众这种被动式生活空间媒体的价值会有更强的认同,同时写字楼、公寓社区、影院这些核心资源是有限的稀缺的,分众在份额上是绝对主导的,每天覆盖2亿-3亿消费人群,这种价值中国资本市场更容易理解。

分众在从媒体生活圈向娱乐体育产业和互联网金融产业寻求增长点。

澎湃新闻:在与中国和美国投资者沟通的过程中,他们对于分众模式的理解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江南春:区别在于美国投资者对于分众传媒的商业模式不理解,但对P/E等这些有关公司盈利能力的数据看得很重,他们没有这种生活环境,很难理解自己居住和工作的楼宇电梯里面安装了别人的框架广告。他们更关心的是成长空间在哪里,刊挂率是否上涨。他们喜欢搭建出一个模型,来预估未来5年的增长情况,从而去说服自己投资。相反,中国投资者更多的是在现象背后去找到一些原理和规律,不太会去抠数字。

我认为,真正的动力不在于模型,真正的动力在于企业家的创造力。我自己的思维也是比较东方化的,也更容易跟中国投资者对话。

移动互联网未冲击分众模式

澎湃新闻:不少广告投放渠道都在下滑,而在外界看来,移动互联网也给分众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你是否认可?

江南春:移动互联网对分众传媒有影响,但是有限。在分众传媒的三个核心业务中,框架广告、影院业务受到的影响并不大,楼宇电视这块,之前有数据显示,在电梯口看手机的人约5%,但是大概两年前涨到10%~20%就停住了。

而另外一面,移动互联网让消费者可以随时随地取得任何信息,并且取得信息的成本为零,但对于品牌传播而言,选择太多是巨大困境,移动互联网上更是资讯泛滥,人被信息淹没,反而造就了分众今天的价值。分众传媒的线下流量在主流城市主流人群必经的封闭的生活空间中能形成强制的高频到达的平台,由此形成的品牌引爆能力是广告主当前最需要的。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仍然在于没有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

澎湃新闻:封闭式空间可挖性还有多大?这个细分市场的增速红利还能吃几年?

江南春:人的资讯模式永远在巨变,但人的生活空间很难改变。所以,专家预测整个生活圈媒体的广告收入的潜力空间至少是300亿-500亿元。

分众推动的向上云端基于大数据精准化投放战略和向下基于屏幕与手机端O2O互动战略也进一步提升了分众生活圈媒体的广告效果和溢价能力。

澎湃新闻:分众渠道下沉计划是怎么样的?刊例价和刊挂率要如何增长?

江南春:框架方面,现在分众传媒大概有110万块板位,但我认为中国现在至少可以装下300万块板位,分众现在只有覆盖了40多个城市,中国总共有300多个地级市可以去覆盖。院线广告方面,在去年12月底的时候大概有800家影院,现在增加到1300多家,到今年年底预计会达到1800家影院。未来达到5000家影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当然,广告的增加要和其质量能够对称。

一般来说,楼宇电视每年增长10%-20%;框架的板每年增长20%-40%,电影院平均下来每年增长40%-60%。大多数情况下,公司都是以这种状态增长的。对于刊例价,我们每年都会涨10%-20%。公司的成长里面有一部分是刊例价的增长驱动的,而这来源于广告主对分众的认知。

澎湃新闻:分众的影院广告似乎比较亮眼?

江南春:影院广告发展得比较快,基本上都是每年50%以上的增长,这得益于中国电影票房红利,2007年收购了贴片广告公司,但我们判断偏早了一些,但是总体没有什么坏处,一直到2009年,这个市场一直没有起来,我们基本不赚钱,不过控制了资源。

心目中“BAT”才是一流

澎湃新闻:市值和业绩突出,作为“中国传媒第一股”,你看么分众的江湖“地位”?

江南春:分众要摆正位置,差异化定位,专心地做线下流量第一入口,经济结构性调整下行期,对好企业而言,则是历史性机遇期,靠低成本、单一打价格战的企业将难以生存;没有创新和没有品牌的企业将被淘汰,腾出巨大的市场空间,品牌聚集度会大幅提升。分众的目标客户就是这些新经济品牌。

在中国的文化传媒领域里,无论是利润还是市值,分众是第一。但是如果跟BAT相比,他们要比我们大很多,在我的心目中他们才能真正被称为一流的公司,而我们还有很大的需要去努力的空间。

澎湃新闻:除了生活媒体圈,分众还要做 “生态圈”?

江南春:从媒体生活圈向人与信息,人与生活,人与金融对接的生态圈领域进军。在O2O生活服务领域,分众与新浪、易居中国一起投资了社区APP实惠,用户量已超千万切入社区服务。在人与金融领域,分众投资的金融APP拿铁财经已经上线,切入了机器人理财的领域。

不会再为了市场而去并购

澎湃新闻:2005年到2008年分众传媒在广告圈进行数十次收购,但最近5年一直没有分众再收购的消息传出,外延式增长的周期又要来了么?会为了资本市场而讲故事吗?

江南春:分众在美股有过许多收购兼并的经验,有些很成功,但有些很失败,例如在互联网营销公司上的收购,经验告诉我们首先不要为资本运作而资本运作,不要为讲资本故事而投资兼并收购,资本巿场的所有动作都要围绕公司的核心价值的打造,原则就是:要么能协同强化在广告市场的竞争力与份额,要么能协同产生把现有流量更好地变现的能力。

我们是一个相对比较成熟的企业,并不是新创企业,当年犯过太容易被市场所驱动的错误,2008年时大量收购,当金融风暴来临的时候,这些收购过来没有整合的资产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市场的需求是投资人的需求,而企业家需要的是有能力去把握企业的边界,为资本讲故事,短期之内效果明显,股价立刻上涨。对于短期投资者来说可以赚钱,但我们都是企业的长期股东,这样做对企业没有好处。

澎湃新闻:分众已经放风,未来将有不少文化、体育方面的投资,这是迎合市场热点的举动,还是分众确实可以做这些事情了?

江南春:分众不追热点只追踪客户的需求,在这个时代品牌传播要成功主要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融入消费者最核心的娱乐,一个是融入消费者最核心的生活轨迹,广告主的主要预算将花在这两个部分,后者分众已经占据。

所以未来五年分众将向娱乐体育产业全面发力。分众将持续加大在体育娱乐领域的投资,进入电视综艺内容的制作发行,电影制作宣传发行,体育节目制作发行和赛事运营等领域组合,思路是投资或并购头部力量,不仅在国内也可能是在国际上进行,将分众B端广告主的资源和C端用户资源结合,在其中找到广告机会,现在广告主很愿意在体育赛事和大型娱乐项目上做冠名和广告植入。

澎湃新闻:你的预算中会拿出多少钱去试错?

江南春:我每年都会拿出2亿-3亿元放入新的业务进行投资。这种尝试是一种体验和对于知识获取的机会。

再计划10年的奋斗期

澎湃新闻:在分众回归A股之后,你的个人身价也飙升了,你对此有什么感受?对您平时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江南春:我现在大多数的时间还是在工作,因为公司比较成熟,可以腾出时间偶尔休息。我们宣布私有化的时候是38亿美元,外加一些期权、银行借款利息等,总共花了大概40亿美元,现在的市值应该说是有5-6倍长足的进步。以前分众的规模跟其他的影视、娱乐、体育公司都差不多,并购相同体量的公司在当时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但现在分众的规模就让这种兼并收购成为了可能。

从个人角度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因为我们都是长期股东,所以纸面的价值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我早已实现财富自由,不是为钱去创业工作。

澎湃新闻:以后的时间就专注于分众的经营?

江南春:我想看一下自己的潜能,能不能在未来将分众打造成为更好的公司,我想看一下自己的边际到底在哪里,我也去了很多商学院做分享课程,下半年可能会做CFO学院、创始人学院,另外,我会继续帮助新经济领域的品牌引爆,成为巨无霸的品牌。

我和分众也会积极推进公益活动,像“爱佑中国慈善基金会”和“美丽中国乡村支教计划”。前者是我和长江商学院的七八个同学一起创建的,包括马云、马化腾等等,救助了4万多个儿童。后者与我自身的经历也有关系,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师范大学毕业的,原本就想做个教师,但因为当时教师的待遇太低,后来就选择了做广告媒体。

现在我比以前更加成熟和谨慎,但在创意和勇气方面不如从前,我需要考虑如何跟股东们交代,这也是由年龄决定的。再过十年,我53岁了,我的勇气和创新等能力会更加下降,那个时候就是年轻人的世界了,我更愿意放手让我们的年轻团队去做,而我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慈善事业当中去。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齐亚伦_NT4779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江南春:分众传媒回归A股很正确 我再干10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