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海淘新政月考:高层协调后折中 监管再次面临调整

5月8日,进口跨境电商新政实施“满月”。伴随多部委调研与高层级协调会议的密集召开,新的调整箭在弦上。

这个本意为回归税收公平的突发政策,带来的冲击仍在持续。《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回访表明,新政一个月以来,多数跨境电商企业还在艰难地调整品类、清理库存,同时等待质检总局等部门最后的细则。而各地口岸也在各自揣测高层的意图,出台了尺度不一的执行方案。

该如何消除这些负面效应?涉及多部委的产业,协调是最为艰难的部分。其本质在于,该如何确定进口B2C跨境电商这个新兴业态的本质,同时保证税收公平、贸易公平、消费品质量安全可追溯,需要高度的智慧。

多位接近决策人士对本报记者从不同角度证实,最近两周是跨境电商高层级会议密集时期,包括财政部、商务部、质检总局等部门分别召开了多地内部调研会议。5日下午,中央高层还召开了多个部委的全面协调会议,最终形成了促进行业发展的统一意见: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直至形成新的合理监管方式。最近的政策调整正在会签,有望于近期发布。

“多部门协调刚开始起作用,试点刚开始。”其中一位接近决策人士说。

高层协调后的“折中”

在这一年过渡期,短期保留新政征税和正面清单,其他参照此前试点办法监管。在过渡期间,形成符合跨境电商“个人零售贸易”B2C的监管制度。

这意味着,在新政执行期间的行业痛点——通关单,或许可以暂时解除警报。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在《海淘新政第十天:海关下发过渡政策》等多篇报道中描述,最重要的问题还在一张通关单上。两批正面清单都显示,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时需按货物验核通关单、“二线”出区时免于验核通关单备注。这张通关单意味着未来所有进入保税区的跨境电商都得按一般贸易方式,申请到各类入境许可证,而涉及食品、药品、保健品、配方奶粉类的要求尤其严格。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调研材料显示,新政实施半个月之后,宁波、杭州、深圳、郑州的进口B2C跨境电商订单下滑比例分别为62%、65%、61%以及25%~100%。

这背后主要原因之一,是对于进口B2C的核心性质认识无法统一。前述多位接近决策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高层对于B2B和B2C的核心认识,还是认为B2B是主流。此次协调会议之后,达成的一致是,跨境电商未来方向是B2B,但并不是说不发展B2C。

具体表现在质检总局即将出台的细则中:就是把批量进入保税区的货物使用一般贸易,还是按个人物品来监管。这直接决定这些货物是否能进入保税区。

“在第二批正面清单中,‘按货物’这样的模糊说法,就代表了两种监管方式的折中。”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

与此相关的是,一些配套的调整办法已经开始发布,或者酝酿发布。

例如,5月5日,中国政府网公布,国务院决定,即日起至2018年12月21日,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暂时调整《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暂时停止实施首次进口非特殊用途化妆品行政许可,改为备案管理。

此前,《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规定,首次进口的化妆品,进口单位必须提供该化妆品的说明书、质量标准、检验方法等有关资料和样品以及出口国(地区)批准生产的证明文件,经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批准,方可签订进口合同。

这意味着,化妆品未来整体进口规则将进一步放宽,也自然解决了进口跨境电商化妆品类的合法性问题。

此外,为了纠正此前B2B方式进口的通关瓶颈,国务院还在酝酿针对全口径进口的便利化措施,总体方向是向国际先进趋势靠拢,进口商品价格、通关的商检、进口综合税征收简易化,同时加强事后稽查。

“这个改革将全面促进进口的便利化,包括一般贸易进口。”该人士称。

各地实际执行尺度不一

新政执行以来,由于对于通关单的模糊定义,使得多地进入各自揣摩的状况之中。

多位跨境电商人士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最近几周,他们不断地经历从中央到地方的轮班调研或座谈,马不停蹄。

比如,此前,财政部的调研组已经拉网式调研过了多地跨境电商上下游企业,并掌握了症结所在。

最新情况是,两个进口跨境电商试点综合保税园区负责人均向本报记者证实,目前出入园区的订单继续保持低迷状态。其中一个园区,依然时断时续可以进口;但另一个园区,由于标准品类占比较高,多家企业已经面临库存即将消耗殆尽,新的订单无法进入的停滞状态。

海淘新政月考:高层协调后折中 监管再次面临调整

海购

这也从侧面证实,由于政策并没有明朗,各地国检和海关,根据当地情况,“模糊期”执行的标准并不一致。

前述跨境电商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现在地方口岸在各自揣测总局的政策方向。如果认为质检总局不会出禁止性政策的,就会有一些相对灵活的处理方案,参照过去的方式时断时续给进口企业放行;如果预测质检总局会出禁止性政策的,则坚决地按照一般贸易执行,一单也不让放行。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获得的一份临时性解读方案,某地出台了一系列过渡性的替代过关办法,以帮助企业熬过这段博弈的模糊期。该方案显示,过渡期至2016年10月1日,有效期截至2021年9月30日。其中,对于婴儿奶粉、网购食品等品类的具体通关办法,做了折中性“通关单”的替代规定。

另一些地方开始选取一些有可能争取到的政策微调,写成建议,上报中央。

例如,缴税多少并不争论,但提出简化流程便利化,全部下放的方案。以前必须在总局做的流程,建议改到省局去做,但并不改变前置审批条件。

而对那些已经将下架商品运抵海外仓,改成直邮方式进口的商家来说,他们也感觉到了政策的微妙平衡。

其中一位商户,在新政来临之前就紧急布局,使用集装箱货柜,将可能受影响的产品发往位于香港等地的保税仓,然后通过直邮发给客户。最初,直邮通关速度非常慢,几乎陷入停滞,在4月25日左右,速度开始逐渐恢复到了新政之前的水平。

“我猜测是因为海关开始正式执行过渡性政策,但未来如何我看不准,还是得随时调整,两条腿走路。”该商户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海淘新政月考:高层协调后折中 监管再次面临调整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海淘新政月考:高层协调后折中 监管再次面临调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