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这些规定,也许真的可以把百度变成中国的谷歌

这些规定,也许真的可以把百度变成中国的谷歌

国家网信办、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北京市有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今天傍晚调查基本完毕,提出了一些整改要求。在此之前,传闻百度大厦门口进了一堆特警的消息甚嚣尘上,甚至我认识的部分媒体编辑,已经开始不怀好意的准备李彦宏的简历了。最后毛事都没有,我们幸灾乐祸的看着当时心急发出来的一些公众号文章,祝他们转发上 500+。

调查组对百度公司提出了这些整改要求:

首先,对医疗类等“事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商业推广服务”要进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整顿。这叫做治标;

其次,贯彻落实大 Boss“搜索引擎不能仅以给钱多少作为排位标准”的名言警句,对百度的规范非常精确:“在 2016 年 5 月 31 日前,提出以信誉度为主要权重的排名算法并落实到位;对商业推广信息逐条加注醒目标识,并予以风险提示;严格限制商业推广信息比例,每页面不得超过 30%。”这就像规定直播平台女主播不能以挑逗姿势吃香蕉一样,事无巨细。

最后,还要搜索引擎对结果负责,先行赔付。目前为止,我看几大厂商中先行赔付原则被贯彻的最好的,也就是支付宝了(对这条有意见的,可以去看我之前的文章)。

为了治本,针对其他所有国内搜索引擎的搜索服务专项治理,《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出台,《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出台等等,会从搜索和广告两方面至少理清一个基本事实:竞价排名属于商业推广行为,而不是一种搜索技术。

这几条措施当然具有中国式的运动,一阵风的特性,也有不少值得吐槽的地方。然而,治乱世当用重典,疗沉疴需下猛药。目前措施体现出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应该也是有关部门权衡利弊以后,能做出的最明智的举动。

政策最大槽点:搜索引擎的先行赔付政策

最值得抨击的是先行赔付政策,如果搜索引擎要对结果负责,那么就和让官员对自己执政期间的政绩终身负责等等措施一样,都是典型的中国式措施,会当然地带来创新的反作用,也就是让人们惧怕犯错。

百度做为中国最大的搜索服务商,如果真的贯彻先行赔付政策,可能会小心驶得万年船,到时候人们担心的应该不会是出现错误的搜索结果,而是搜索结果数量的大幅下降。百度可能选择的应对措施,是搜索结果当中将会大幅度出现百度站内的内容,而这些内容也会经过更加严格的事前审核——而不是事后审核。

如此一来,整个百度搜索索引的网页数量可能大为下降,同时也意味着可能会斩断百度推广和 SEO 方面的任何可能性。毕竟 SEO 生效的前提是搜索引擎的技术是自然积累或者只有少量的人工干预,但是为了执行先行赔付的规定,万一百度直接变成白名单机制而不是目前的黑名单,这就会完全掐灭 SEO 生存的空间。

不过我倒是可以带着调侃的口吻认为,目前似乎即使百度采取白名单政策,也不会对公司发展有太大的影响。百度现在主要的盈利点确实是搜索广告,但是已经在前几年遭遇的增长乏力,而且还有移动互联网端拓展缓慢,逼迫百度业务重心几次转型,首先是搞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后来转型到包括糯米和百度地图在内的 o2o 服务,后来又想要进军互联网金融等多重领域,还对 UBER 进行了投资。这都说明百度已经在布局没有搜索引擎作为主要业务的未来——虽然不太成功。而规定一出,只会促使百度加快转型——而不是减缓这一进程。

政策针对的是所有搜索引擎,而不只是百度,所以份额最大者依然最保险

随着魏则西事件的不断发酵,相关的搜索引擎“友商”都做出了对应的反应,所谓“友商”在国内其实主要是指搜狗,360,和 uc 旗下的神马搜索。360 动作很快,在官方微博说要禁止医疗广告,不过很快被网友调侃为是“再次禁止”——因为之前就曾经很多次赌咒发愿,但是都没有完全禁止成功,后来又死灰复燃。搜狗虽然推出了一个非常干净的,只有权威来源搜索结果的医疗搜索网站,但是网友们也普遍质疑这一措施的可行性以及可持续性。不能忽视的是,毕竟搜狗跟前两者相比份额还是太小,难以看出长大后包藏的野心。

腾讯现在已经从之前“狗日的”形象当中逐渐开始洗白,它除了 QQ 和微信之外的桌面端软件所霸占的市场份额,甚至比不上百度全家桶这类流氓。因此随之而来的,对搜狗搜索的推广作用也比较有限。虽然搜狗提供微信搜索和知乎搜索两大杀手锏,但是更多的是针对专业人士。而众所周知,搜索引擎最主要的用户,是并不太会使用电脑,没有进阶需求的普通用户,这也是百度和莆田系的商业模式能够成立的根本原因。

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网信办的搜索专项治理行动,和关于搜索以及网络广告的规定出台,针对的将不仅仅是百度一家公司,而是市面上所有的搜索引擎,包括国内的引擎,以及国外搜索引擎在国内提供服务的部分,比如说微软的必应搜索。

而就像我刚才所讲到的那样,搜索引擎如果都被规定要对结果先行赔付,这等于说搜索引擎需要对搜索结果负责,这将会很快地促使所有搜索引擎都降低自己的服务质量,甚至有可能采取白名单制度,在所有网站的搜索质量都缩水的情况之下,肯定会凸显出一句中国古代谚语的正确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原来份额最大的厂商,在经过这轮风波之后依然可以独善其身。

其实本来,搜狗如刚才分析的一样,已经并没有报太多的独立发展希望;而对于必应搜索来说,最近微软刚刚关闭了 MSN 中文站,并且把 Windows 10 的默认搜索引擎改为百度。所以可能这两个搜索本身也都带着玩票的性质。至于神马,则基本等于 UC 浏览器的独家搜索,它的市场份额取决于 UC,和整治行动关系不大。

这么看来,本次对于搜索引擎的整顿治理,可能会造成最大打击的应该就是 360 搜索。而相对的,360 搜索的反应也是平淡如水,这样的反应可能也正是一种恐慌情绪的展现,不知道之后会如何反应在 360 的股价表现上。

中国人民为什么怀念谷歌——你确信你真的明白吗?

魏则西事件对于舆论有重要的影响,其中有包含多个不同的维度和方面,持有不同立场的人可以从同一舆论当中解读出不同的结果。尤其是对于医患关系这个永恒的主题而言,魏则西事件让所谓军队医院系统和莆田系相关的问题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关注,并和随后发生的一起精神病患者杀死医生的事件相得益彰。

但是我想,整件事情当中另外一个可能会让有关部门非常恐慌的副作用,是所有人在念着百度的恶的时候,都再一次记起了谷歌的好。

不论当年主动还是被动,总之谷歌退出了中国市场,远离中国大多数百姓的视线,只能被一小撮人以学术或者是工作目的而接受。此时,距离就无疑产生了一种美。虽然人们不能直接使用谷歌的服务,但是谷歌所做的一些伟大的探索行动,比如上天入地,自动汽车,人工智能等等,无不出现在中国各家科技媒体的版面。每一次疑似谷歌重返中国的消息过来,包括董事长施密特每一次到达中国,都会刮起一股不小的旋风。

在大多数人无法访问谷歌搜索的时候,人们在谈论着这家公司的美好和伟大,他“不作恶”的信条也被人们无限次的重复。但是在这种赞美声当中,我似乎读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几年前我们对于台湾人民也是这样来形容的。

中国人与宝岛之间的距离始终无法完全移除。中学课本的日月潭,再加上一些报刊和意见领袖去过之后又大肆吹捧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这一切都造成了我们对台湾的一种幻像或者错觉。然而,随着台湾电信诈骗犯逍遥法外的新闻,以及之前的一些负面事件,这个巨大的肥皂泡正在被戳破。

对于谷歌来说,要想戳破盲目赞美的肥皂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肉眼可见的年份之内,谷歌想要搜索视频邮箱等回归中国还不可能。而小报作者附会的谷歌成功学书籍,和扎克伯格以及马云等大师的传记一起,依然在机场火车站的书店微笑的看着路人。

并没有天生善人,大家都只是靠监管死撑

很多中国人在希望谷歌回来取代百度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真正的体验过谷歌到底有多好,只是有可能认为它是一个最不坏的结果。而对于谷歌在不作恶光环之下被掩盖的一些往事,比如因假药广告被迫和美国司法部和解的故事,就算有人指出来,大概也会被视为不懂得气氛的莽撞。

谷歌搜索也并不是纯洁如白莲花的搜索——很多这个阶段发布的自媒体文章引述过去的报道指出,谷歌对推广链接的突出显示在大约 10 年前会呈现跟页面不同的色彩,之后越来越淡,直到和页面颜色一样,区别度降到了很低。

可以想见,如果百度在高压之下改善了自己的搜索结果,并且真的如习大大所说,不以金钱作为搜索结果排名的标准的话,那么它将会成为一个基本达标的,可用的搜索引擎。此时人们能享受到的百度搜索服务跟谷歌之间的唯一区别,可能只会剩下那些“因为法律法规未予显示”的内容。

这将会让反百度挺谷歌的国民阵线遭遇严重的分化。有一些借这个机会,只是为了抨击百度搜索结果太差的人们可能将会就此收声。只剩下一小撮需求“特殊”的人,他们的需求——就像《环球时报》之前说的那样——依然可以通过特殊手段来满足。如此一来,社会岂不就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你能说这是一个很坏的决定吗?恰恰相反。我认为,这是有关部门在他们位子上,可以做出的所有决策中最明智的一种。诞生一个在充分管理之下,具有中国特色,但同时又保留着搜索引擎最基本功能的产品,就能够即满足中国绝大多数网民的搜索需求,又能够实现维持稳定和可管可控的目的。用官方术语来说,这争取的其实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最大公约数”。

这比可能出现的其他结果——比如官商勾结什么的——还是好多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这些规定,也许真的可以把百度变成中国的谷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