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在解锁 iPhone 纷争中,苹果与美司法部之间的“敌意”已公开化

在解锁 iPhone 纷争中,苹果与美司法部之间的“敌意”已公开化

美国司法部今天发表了一份长达 43 页的文件,指责苹果早先对解锁 iPhone 要求的回应是“有害的”。随后不久,在有 TechCrunch 参加的苹果发布会上,苹果两位高管对美国司法部的批评予以回击。其中,苹果法律总顾问布鲁斯·斯维尔(Bruce Sewell)表示,“这份文件的语气读起来就像是一份起诉书。”

若想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请点击 这里 查看我们的完整报道;此外,我们还以时间顺序对这场纷争做了梳理,大家可以点击 这里 查看。

美国司法部

美国司法部在这份 43 页的文件中称,在解锁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凶手 iPhone 一案上,苹果是在玩“虚假的”、“有害的”的“文字游戏”。

苹果的花言巧语不仅是虚假的,还不利于最能保卫我们自由和权利的各大体系:法院、《第四修正案》、存在已久的先例和庄严的法律,以及通过民主选举出来的各个政府部门。

CNBC 最先曝光了这份文件 ,美国司法部在文件中指责苹果对当前这种情况作出歪曲的表述,故意将有关加密技术的讨论引向更大的范围,而不是局限于政府想要解锁的那件设备上,试图以此来转移视线。

苹果及其法律顾问用网络安全、加密技术、后门和隐私等问题来挑战本法庭的权威,进而在国会和新闻媒体上掀起更大规模的讨论。这是在转移视线。苹果不顾一切地想要此案演变为一起不仅仅只与“一部 iPhone”有关的案件。

最后,美国司法部在文件中建议法庭否决苹果的动议,强迫该公司“协助 FBI 解锁法鲁克的 iPhone。”

苹果当然不认同这种说法了。

苹果

在美国司法部文件曝光以后,斯维尔向记者们发表了一份声明,对此作出了强硬回应。

斯维尔说:“这份文件的语气读起来就像是一份起诉书。我们所有人之前都听说过 FBI 局长科米和司法部长林奇感谢苹果协助执法部门办案。科米局长自己说过的话,难道在这里就不灵验了吗?从这份文件中,我们肯定不会得出这种结论。”

“在 30 年的从业生涯里,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一份法律诉状主要是通过错误的指责和暗讽来污蔑另一方,而不是基于事实作出表述的。”

“我们也第一次看到有人指责苹果故意做出一些改变,阻止执法部门的访问要求。这应该深深冒犯到每一个看到它的人。他们在没有获得任何支持以及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中伤和诽谤苹果,而不是直面案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斯维尔:“为了达到目的,向地方法官提交这样的文件,充分表明美国司法部现在感到很绝望。”

斯维尔又表示:“我们永远不会以同样的方式作出回应,但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苹果问法庭 FBI 是否值得信赖,就好像我们怀疑埃德加·胡佛是否下令刺杀了肯尼迪,而且还将 ConspiracyTheory.com 作为支持我们理由的证据,”但他事后又在一份声明中澄清说,这是一种异想天开的比喻。

斯维尔继续说道:“我们增加了一些安全功能,保护用户免遭黑客和犯罪分子攻击,在这件事上,FBI 本应该站出来帮助我们,因为此举可以确保所有人安全。作出与此相反的判断,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它丑化了这场讨论的性质,试图掩盖真正的、严重的问题。我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司法部目前已孤注一掷,完全不顾自己的颜面。”

斯维尔“我们知道在司法部和 FBI 当中也有些好人。一直以来,我们都与他们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正因为如此,这一份恶意中伤的文件才会让我们如此震惊——每次他们要求我们做什么时,我们都尽可能提供一切帮助。我们十分清楚地表明了哪些事情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哪些事情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所以,在这个案子的问题上,至少让我们在美国人民面前以一种负责的态度尊重彼此吧。我们将要对簿公堂,行使我们的合法权利。每个人都应该当心,与司法部意见不统一,意味着你一定是邪恶的人,一定是反美人士。还有比这个更假的理由吗?”

针锋相对

在苹果与 FBI 之间的这场纷争中,还有其他一些有趣的细节。首先,苹果指出美国司法部的文件试图将 iCloud 密码重置重新定义为故意的行为。请注意,FBI 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在 官方声明 中已经将此认定为“工作失误”。这样做就能消除 FBI 调查过程中的几个障碍,同时又不必强制苹果解锁凶手 iPhone。美国司法部试图通过此举来减轻它在此案中的过失,进而在法庭上做到有理有据。

其次,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显然试图对苹果在回应中的用词和立场进行攻击,而不是从技术或政策角度寻找法律依据。诚然,这是一种策略,但在法庭交锋中,就是一种相当不友好的做法了。尽管这场纷争始终是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不过它主要与苹果想要传递意思的方式有关,而不是说苹果正在说什么,这有可能会对美国司法部带来不利影响。

美国司法部曾发表声明,称苹果的抗辩并不涉及更广泛的加密问题,尽管如此,它仍然作出某种威胁,强迫苹果交出其核心软件的签名密钥(Signing Key)——这也是有关用户隐私的“核战选项”,基本上让任何拥有 iPhone 的个人公民的安全不复存在。那么接下来,只要美国司法部想要解锁 iPhone,它都可以利用《All Writs Act》提出同样的要求,迫使苹果就范。

最后,苹果律师在电话中明确表示,苹果并没有将中国用户的数据保存在中国境内服务器上,而且这种数据是完全加密的。美国司法部的文件写到:“看起来,苹果对中国进行了特殊照顾:例如,将中国用户数据转移到中国政府管理的服务器上,在中国销售的 iPhone 上面安装不同的 Wi-Fi 协议。”但是,这种加密数据也受到同样的信息披露要求的制约——在美国,苹果多次遵从了这种要求。美国司法部将合法的数据要求等同于它在此案中对苹果的要求,即强迫苹果开发一款严重削弱设备安全性的新软件。这种比较本身就是错误的。

随着这场纷争的不断深入,苹果与美国司法部互相之间的质疑声越来越大,对对方的指责也越来越多,但在目前这个阶段,攻击抗辩的方式而不是抗辩的实质内容,对双方来说都是有利的。

苹果将于本月晚些时候接受法官的质询,该公司表示将在 3 月 14 日截止日期前,对美国司法部今天发布的文件作出正式回应。

题图来源:SONGQUAN DENG/MARK VAN SCYOC/ SHUTTERSTOCK

翻译:皓岳

Apple and the Justice Department enter the ‘open hostilities’ phase of iPhone unlocking case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在解锁 iPhone 纷争中,苹果与美司法部之间的“敌意”已公开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