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你所不懂的新名利场,企业争夺明星股东的真相

你所不懂的新名利场,企业争夺明星股东的真相

2016年,明星商业价值大觉醒,强IP资本化,艺人入职大公司,正成为潮流。听听吴奇隆、刘涛、高晓松们怎样说。

记者| 徐昙 编辑| 何伊凡

明星与企业联姻,由来已久,只是过去更多停留在品牌代言层面的简单合作。自2015年开始,多位具有IP价值的大明星与企业家的关系正发生变化,他们有的接受企业家投资,有的与公司合作开发产品,有的直接进入公司工作。这种变化背后原因是:娱乐正成为最大流量入口,未来所有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产业都要与娱乐业有更密集接触,身处变动越来越剧烈的商业世界,没有人能永远跟上时代变化。混乱环境下,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归到人性。而明星,能唤起人性中的最大公约数。

4月上旬一个周六, 阿里 音乐北京总部的大楼里静悄悄的。这一天高晓松是唯一来办公室上班的高管。他带着工牌,晃晃悠悠来了,出门时,工牌找不到了,他有点着急,连问了两遍。

在这个角色里,高晓松是阿里音乐董事长,他正努力成为企业家。

企业家与明星,正在建立全新的CP(character pairing配对关系)关系。就像马云和高晓松,冯鑫和吴奇隆,王峰和杨幂,贾跃亭和N多明星。

高晓松不但踩入了阿里紧张的工作节奏,还对公司的“钱途”有着远大的抱负。在他和宋柯、何炅三人共用的办公室的门上,三个人的图像被打扮成财神模样,而他则公开说要带领整个音乐界“从良”。

他代表了阿里系对音乐界的市场企图心。

2014年12月28号,在杭州开音乐会的高晓松给马云打了个电话想送他几张票。马云身在日本,却问高晓松“你对音乐产业有什么想法?”高晓松写了300多字给他。

高晓松觉得自己对这个行业太了解了,300字足以表达清楚音乐产业目前的状况、痛点和基本的行业逻辑。

马云看完回了他一句话,“你最快什么时候能到杭州?假期我也等你。”

2015年1月2号,马云、高晓松,还有高晓松的老搭档宋柯三个人在杭州的太极禅院见面了。他们没有谈生意,太极禅院是个谈理想的地方。

那次会面之后,2015年7月,高晓松成了阿里音乐集团的董事长,宋柯出任CEO。

对于从恒大音乐去职后正在寻找事业发展契机的高晓松和宋柯来说,马云的橄榄枝正中下怀。高晓松因此把去斯坦福读博士的机会都放弃了。

对马云来说,一个竞争不足的行业是机会,一个 腾讯 已经进驻的行业更是阿里必须进军的战略领域。宋柯认为音乐行业是极少数还没有被互联网阳光普照到的领域,“音乐行业年产值达到2000亿,不比电影行业少,但是真正被互联网化的还不到10%。”这恰恰是机会。

阿里音乐成立后,互联网音乐行业形成阿里音乐、腾讯音乐、海洋音乐三足鼎立的局势。自出行、影视等行业短兵相接之后,阿里、腾讯在音乐行业又遭遇了。自何炅加盟阿里音乐任CCO(首席内容官)之后,至此,音乐界最懂市场,最有情怀,最有经验的三个人都已经收归阿里门下。

高晓松准备怎样带领音乐界“从良”呢?在2016年初,宋柯与高晓松接受采访时,阿里音乐是怎样的商业模式还说不清楚。而到了4月份,阿里音乐渐已显露商业雏形。

阿里音乐推出了全新平台阿里星球,这是一个将要打通唱片公司、词曲作者、歌手和粉丝的平台。其正努力打通产业上下游,成就供需两端新平台,TOB、TOC两手抓,有人概括那不是音乐界的淘宝吗?高晓松不大同意,淘宝模式是不沟通的,阿里星球是想将各种资源整合到一起。

在高晓松设想中,任何与音乐相关的个体都可以加入,任何以音乐为谋生手段的都可以利用这个平台,高自信地说,阿里音乐百分之百能成功。

阿里强大的品牌与资本“背书”对任何人都是诱惑,马云已成了“瞪谁谁怀孕”神一般的存在。和马云成为新CP的高晓松说,别人用你是看你能给对方带来什么。

高晓松通过移动互联网找到了第二春,自从在“晓松奇谈”里夸夸其谈后,粉丝群已经老幼通吃激增到3000多万,品牌号召力日益强大。不过,马云看中的不仅仅是高晓松的明星品牌。他对明星“剩余价值”的挖掘更加彻底,利用资深音乐人的从业经历、人脉资源和行业理解来经营阿里音乐平台。

暴风科技CEO冯鑫想找的也是一个事业合伙人,而非找单纯的明星装点门面。

早在2009年他就注意到了明星的眼球价值给企业带来的品牌效益。

暴风科技原本谋划2012年在美国上市后又想回归国内A股市场,冯鑫抬眼一扫描国内资本市场首先就发现了华谊。

“创业板我第一个注意到的是华谊兄弟,2009年才开盘的华谊一上市就立刻像明星企业一样,估值很高,这个企业突然就社会知名了,有巨大的品牌效应。”冯鑫说。

华谊品牌效应来自于它拥有国内最大的明星阵容。2009年华谊上市,催生了一个新名词“明星股东”。华谊旗下的冯小刚、黄晓明、李冰冰、任泉等都是华谊的股东。

可以说,从华谊上市之后,明星股东才成为企业争夺的重要资源。

这一点在范冰冰公司让唐德影视收购发展到了极致。范冰冰的爱美神尚无业务,更像一个“壳公司”,唐德影视拟收购其51%的股份,并给出爱美神令人惊讶的7亿元的估值。

不要嫉妒刷脸也能身家过亿。范冰冰IP稀缺的程度和未来创造的价值恰恰是获得高估值的原因。

你所不懂的新名利场,企业争夺明星股东的真相

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所说的话代表了他对明星IP价值的理解,“明星IP化最直观的就是明星影响力可以在多个出口变现。能在多个内外部平台上聚合丰富的资源打造出以明星为内核的IP产品矩阵。”由此能理解,华谊为什么成了最早挖掘明星注意力价值的公司。

不同于传统影视公司华谊,冯鑫的目标是线上大娱乐平台,这和乐视的策略有几分接近。

暴风有VR、TV、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冯鑫目前专注于“全球DT大娱乐平台”的战略。冯鑫提出一个“超级制片人”概念,能操盘IP作品及各种衍生品,跨界整合电影、电视剧、游戏等全序列产业链。

这时候,冯鑫想找一个对影视行业有理解又有商业嗅觉的人,但不确定能否找得到,直到他遇见了吴奇隆。当冯鑫和吴奇隆聊了半个小时之后,冯鑫发现自己已忘记了吴是一个明星,因为很少有明星对商业的见解会如此深。

自从吴奇隆和刘诗诗3月份在巴厘岛风光大婚之后,他们就从媒体的聚光灯下消失了,《中国企业家》记者找到他时,他刚刚从意大利度蜜月回国马上投入到新戏中去了。

冯鑫认为吴奇隆是明星中少有的有商业事业心和企图心的人,切入到了游戏、影视、音乐等几个领域。吴认为这些行业有共同性、互补性,但从来没有人把它们做好。

吴奇隆对冯鑫的评价也透露了他对人的选择,“合作不在于他给的条件是什么,在于彼此是不是有信任度。这几年合作的互联网大佬,很多都是理工男出身,某个层面是很单纯的。比如冯鑫他聪明、厚道。彼此的资源能不能把事做好,在于个性气场能不能契合。”

当吴奇隆知道冯鑫还玩摇滚后,非常惊讶,他认为冯鑫是有情怀和有理想的人。冯鑫某一天发了4条微信都是关于摇滚的。摇滚代表了对现实的叛逆和压抑的激情,这也能理解经历过很多波折的冯鑫为什么会那么热爱张楚。

吴奇隆与冯鑫接触之前,已经在和游戏公司蓝港互动合作了。

蓝港互动董事长王峰与冯鑫感觉一样,一聊之下就发觉了吴奇隆的商业天分,吴不仅了解游戏圈,还是个IP认知高手,甚至手握几个影视热门IP。吴奇隆正在寻找游戏领域合作伙伴。他是明星里的商人,从玩游戏到开游戏公司,其间经历过转型之痛;他想把手里的影视IP开发成游戏,研发能力、资源都跟不上。

吴奇隆提出了一个IP全产业链概念。与王峰交流后达成共识:影视游戏互动要深度配合,在推广、运营、分发等各环节打组合拳。否则,影视剧热度过了,游戏才上线,借势联动就无从说起了。

吴奇隆与王峰先是联合开发《白发魔女传》,后成立合资公司——峰与隆互动文化,合力打造IP游戏。

不过,3月份的一天,吴奇隆告诉王峰,他将把自己创办的北京稻草熊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稻草熊)的部分股权卖给暴风科技,王峰顿了顿说,恭喜。

王峰和冯鑫也是圈内朋友,鉴于这种微妙的三角关系,王峰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对此话题颇为回避。在冯鑫没有出现之前,王峰形容和吴奇隆的合作和友谊是:“两个男人之间,愿意把钱财奉献给对方,这是最高的友谊。”

如今,王峰说,“真正的好朋友,是知趣的。人家赚钱,你应该帮着高兴。”在吴奇隆大婚时,他携全家出席。

冯鑫在2016年3月收购了稻草熊影业60%的股权。收购金额10.8亿元,有人认为这个价格过高了!冯鑫说有价值的东西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稻草熊是暴风内容布局的一个筹码。暴风意在联合海洋音乐集团、天象互动、稻草熊以构建“一个日活用户超过1.5亿、规模可媲美BAT的大娱乐生态联盟”。吴奇隆与蓝港是业务合作,和暴风则是资本合作。

不难看出,拥有强IP的明星其实拥有更大的选择权,这是一个明星IP卖方市场。

蓝港互动虽然也是高大上的港股,市值近30亿,但暴风市值已接近200亿。平台有多大,事业前景就有多广阔。这个取舍吴奇隆还是很清楚的,资本纽带把暴风与稻草熊更紧密连接在了一起。

蓝港在与明星的合作中,还是以项目合作为基础。但通过与明星绑定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王峰没有想过。相比BAT这样的资本大鳄,蓝港仅是家刚刚布局泛娱乐产业的小公司。在游戏主业之外,王峰独立做了游戏主机和影业,以及逐渐构筑包括直播、VR、影音漫游的泛娱乐经济。

你所不懂的新名利场,企业争夺明星股东的真相

王峰判断,不能单打独斗,未来很难有纯粹的小公司,重要的还是具有系统性的资源和产业链。明星可以成为蓝港打通产业链的一个重要资源,但当与强IP明星资源合作时,自身的强大才是基石。

虽然王峰并非冯鑫与吴奇隆合作的牵线人,但是一个业内人调侃说,王峰就是助攻手。他和吴奇隆的合作,让更多的企业发现了吴奇隆的商业价值,充当了商业放大镜。

比起阿里、暴风、蓝港等公司,消费明星最多的是乐视。以颠覆为标签的乐视永远是另一个路数。

乐视以“发布会”闻名,任何名目的发布会满眼都是耀眼的明星。

乐视与华谊的判断一致,当乐视在寻找有价值的影视IP时,他们逐渐发现,明星本身才是有巨大IP价值的资源。潘石屹在 微博 发一个问号可能会被认为“手抖”,假设杨幂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个问号,就会有几万人贴上去关心“幂姑娘今天怎么了?”

互联网时代,有IP价值的明星可以成为拥有天然互动属性的社交平台。

如果明星IP和企业捆绑到一起,那么这个明星创造的价值就不仅仅体现在账面上了,还可能激活各业务平台上的资源,包括影视、体育等,甚至可以输出到外部合作品牌。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叫“生态化反”,他正狂飙式打造一个全新商业模式的娱乐生态版图。

近日,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体育”)刚刚完成B轮80亿元的融资,估值达到了215亿人民币。最亮眼的是它有11名明星投资人,包括刘涛、孙红雷、贾乃亮、周迅、王宝强等,总投资金额不到两亿,占股不到1%。

冯鑫认为,在明星的商业变现中,最有力的是IP资本化,资本变现是被放大倍数的,由此财富的增值也最激动人心。这也是为什么赵薇跟着马云炒股那么有蛊惑性。赵薇夫妇斥资31亿港元购入逾19.3亿股阿里影业股份,在2015年股价大涨的时候赵薇夫妇浮盈达到了54亿港元。

从这一点上,乐视积极吸纳更多的明星成为自己的股东,明星作为财务投资者的实力远不如机构投资者,乐视反而提供旱涝保收的资金回报吸引明星投资,以和明星们更紧密地捆绑在一起。而无论是影视明星还是体育明星,只要有眼球价值的明星,最后发现几乎都圈进了乐视的平台。

前央视主持人刘建宏、黄健翔,以及2014年世界杯期间最火的主持人刘语熙都先后加盟了乐视体育,几乎产生了乐视版央视体育频道的错觉。

但明星之于乐视又不仅仅是吸引眼球的噱头那么简单。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认为:“乐视体育拥有全球顶级体育资源,如何让体育变得更加大众化,如何让大家理解体育不是一项赛事,不是一块金牌,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毫无疑问,明星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

刘涛是乐视体育要主力发展的明星,刘涛在2006年“纪念柯受良慈善汽车赛”上夺得女子组冠军,是内地第一位获得赛车冠军的女明星。

在乐视体育11名明星股东中,刘涛投资额5000万,是出资最多的一个人。在乐视体育资金最紧张的时候,雷振剑曾试探着问刘涛能否先投一部分资金进来,于是刘涛就把一半资金打到了乐视的账上。这让雷振剑非常感动,一直称刘涛是“在乐视体育最艰难的时刻雪中送炭的人”。

《中国企业家》记者在采访“帅而美”的刘涛时,问她何以看中乐视体育?刘涛说,“公司和团队都很好,投资时也会看公司的商业模式。”

或许为了让股东深度参与到公司运转中,刘涛被乐视体育拉进了不少于10个群。刘涛笑着告知本刊记者,有日常活动,公司新闻,还有技术产品类的。

刘语熙进入乐视体育的信号在于,乐视想更大范围开发娱乐明星体育商业价值。刘语熙甚至拒绝了王思聪的“拉拢”,成了乐视体育经纪公司的合伙人。“娱乐圈很多明星都有体育方面的才能,甚至不少达到了专业选手的水平,但是国内没有专门的公司开发他们的商业价值”,刘语熙认为这是乐视体育经纪公司最吸引她的地方。

有段时间,一个乐视体育的客户想找一个代言人,希望介于纯运动员和明星之间,相当于带有强烈体育元素的娱乐圈艺人。刘语熙从中看到了市场需求,“有市场空间,并且前景很大”。可以看到,明星是身上天然带有注意力光环的个体,这种稀缺属性让他们在各个平台都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所有的机会都根植于人的自身价值。“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说,没有稀缺性的东西,如阳光和空气,再有价值都不产生价格,而现在真正稀缺的东西不是内容,是注意力。最初,明星只是抓住有限的艺术生涯发掘自己的广告价值。2016年,明星商业价值愈发觉醒,冯鑫觉得,未来有IP价值的明星会有越来越多的变现机会。( 新浪 小创微信:sinavc)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你所不懂的新名利场,企业争夺明星股东的真相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