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加州圣何塞这个城市遍地都是创业公司,在这其中一间普通会议室里有一群工程师正坐在一起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方式点披萨外卖。

「帮我在办公室附近最近的一家 Pizz’a Chicago 点一份披萨。」工程师之一正对着他的手机说到。这是前 Siri 团队潜心开发了一年多的全新人工智能助手 Viv 的第一次实地测试。每个人都有些紧张,没多久 Viv 回复了:「请问,您需要加披萨顶料吗?」

看见这条信息后整个团队八名工程师齐刷刷跳了起来:「加意大利辣香肠」「半芝士口味」「凯撒沙拉」。

受到搜索结果的鼓舞,工程师团队向 Vivi 发出了更多指令:一个加更多顶料、一个不要顶料、不要中号披萨要大号的披萨。

大概四十分钟后——除了订餐过程中间 Viv 弄混了办公室地址有几次短暂的停顿外——Pizz’a Chicago 的外卖员带着四份完全无误的定制披萨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

当披萨到来时,整间会议室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因为他们下单披萨的全部过程里,从开始到结束不需要拨打一次订餐电话,也没有进行一次 Google 搜索——实际上没有任何手机输入环节。更重要的是,完成所有步骤甚至不需要下载任何餐馆官方应用或第三方外卖应用。

当然,披萨只是披萨。但对硅谷而言,消费者购买行为或设计流程的一丁点细微变化都能对整个行业的消费模式产生巨大的震动,从而对城市经济产生连锁效应。Vivi 的工程师一直以来的宗旨都是最大程度简化实现目标的流程,所以 Viv 当然不仅仅只是用来预定披萨这么简单。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前 Siri 联合创始人之一 Kittlaus

硅谷许多人都认为下一个科技巨变将发生在计算机运算领域——以及电子商务本身,而已成立四年之久、低调的 Viv 团队正是秉持这一观点的最初先行者之一。福雷斯特研究公司移动商务方向的专家 Julie Ask 说,在接下来五年里,计算领域的巨变将会把智能手机——或许智能家庭、智能汽车及其他许多设备——全部变成具备超强对话能力的虚拟助手。

由人工智能领头再加上前所未有的庞大数据支撑,这些移动设备可以将数亿人们连接至互联网上任意一个可享受到的服务和任意一家的公司业务。通过它们,仅仅一次不间断长对话,人们便可以预定出租车、餐厅订位或者购买电影票——而过程中不用手动输入任何一个字,无需额外搜索相关信息,甚至没有任何点击动作。

Viv 于本周将在一场大型行业会议上初次亮相,它也是今年创业公司里最为令人期待的科技之一。但毫无疑问 Viv 并不是人工智能新技术领域的独行侠,为了定义下一代人工智能技术,现下各大科技巨头已经竞相参与到这场未来军备大战。Apple、Google、微软、Facebook 以及亚马逊都在过去几年里进行过针对虚拟助手应用的大型投资。

根据相关人士的消息,科技巨头中的两家——Google 和 Facebook——已经向 Viv 伸出了橄榄枝,也就是钱,他们打算直接买下 Viv。(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还曾经 Iconiq Capital 之手参投过 Viv。)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智能汽车也能成为你的虚拟助手

Viv 的人工智能开发历史由来已久,其背后的技术开发人员绝非籍籍无名之人。Viv 的创始人 Dag Kittlaus 和 Adam Cheyer 曾是 Siri 的联合创始人,而 Siri 在 2010 年被 Apple 收购之后便立即成为了全球第一款被广泛使用的虚拟助手。

「人工智能需要能做到自然而然与人类交流对话,与几千年来人们所采用的沟通方式无异,并且使之融入到人们的生活服务。」Viv 的首席执行官 Kittlaus 说。「每个人都知道如何将对话进行下去。」

Viv 的目标不仅仅是打造一款顶级人工智能。众多公司纷纷争抢这一地盘是为了抓住下一场科技机遇:成为商业公司和他们的客户之间的终极媒介。

搜索引擎是这一「媒介」代理的第一批受益人,Google 就从为普通用户整理网页的服务中获取到了巨额的财富。这之后随着智能手机及手机应用的兴起,将消费者从计算机的桌面搜索转移到了移动设备的世界。Apple 和 Google 竞相成为智能手机应用的门户代理,打造了 App Store 及 Google Play 收取一定佣金获利。

根据美国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 ComScore 及数据分析公司 App Annie 的消息,尽管移动应用已经成长为了一个价值 500 亿美元的行业,消费者对大多数新款应用其实兴趣缺缺。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两家几乎垄断移动市场的应用商店

数字广告公司 Sovrn 的主席兼网页创业家 John Battelle 说, 「这么多应用在两家敌对的应用商店带领下彼此孤立,固步自封,眼界局限在各自墙内,毫无信息沟通。」

作为即时消息平台,微信也有帮助开发许多相关应用。微信的产品经理 Dan Grover 在近期一篇博客写过,这么多应用要跑的数据流量太高,要记住的密码太多,收到的无用通知太冗余。

根据福雷斯特 2015 年的调查数据,移动用户现在 80% 的时间消耗在仅仅五款应用上。Ask 说,「对于消费者而言,从各个应用之间跳来跳去体验不够好,造成很大不便。所以消费者宁愿固定某几款应用集中使用。对于新应用来说,吸引消费者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Uber 是现在市场上估值最高的应用之一,其开发者体验负责人 Chris Messina 说到,「应用仍然有存在的余地,但是目光需要放得更远一点。」

虚拟助手便是一种替代选择。不过,哪怕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早期人工智能开发阶段,虚拟助手的难点一直都在于如何处理和理解人类沟通对话中的细节。

现在已经发布的绝大部分虚拟助手可以理解某些人类对话。但这些语言的描述必须要被陈述得相当精确,而且大多数回复也是提前设置好的。艾伦人工智能研究院的首席执行官 Oren Etzioni 说,Viv 区别于上述虚拟助手的地方在于 Viv 模拟的是拥有即时反应能力和知识储备的真实人类助手。

通过分析电影票供应商提供的购票数据,Viv 可以理解人们试图购买电影票的各种不同表达方式。同时它还能够查阅电影放映时间,如果想看的电影票已经卖光了,它还会基于自己的后台数据提出其他替换娱乐活动。除此外,Viv 还会比价后再决定是否买票,同时提前给餐厅订位。当消费者改变主意时,Viv 可以自行处理取消预订,然后搞定后再告知本人后续事宜已处理妥当。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与 Viv 进行无切换对话

美国在线订餐服务公司 Grubhub 的首席执行官 Matt Maloney 说,自己赶在两年前就已经注册了 Viv,他对 Viv 团队提出的让消费者无需切换应用便能享受到一系列无缝对接的服务感到印象深刻。「还没有个人助手可以一次性处理『我想要看这个电影,准备好一瓶啤酒,顺便再摆一些花在旁边』这一句话。」

Etzioni 说,要实现这种程度的对话难度非常之高,也还没有任何人可以说快要解决这一难题了。在某种程度上,Viv 的创始人是原始图灵测试的忠实信徒——半个世纪前,人工智能先驱阿兰·图灵曾提出,一台机器只有当它能与人类进行对话并且不被人类察觉才能称之为实现了智能化。

「如果是其他人想要做出那个程度的人工智能,我会说野心太大。」Etzioni 谈了自己的 Viv 团队,「但如果真有谁能做到的话,那一定是这帮工程师。」

Viv 整个团队 26 名员工致力于开发 Viv 的时间远长于任何其他人工智能团队。远至可追溯到 Siri 创立前项目伊始的 2003 年,那时候 Cheyer 在斯坦福国际咨询研究所 (SRI International) 带领着一个 300 人的团队,这是一个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非营利性、政府资助的研发实验室。他们当时的工作内容是为国防部一个衍生项目打造一款新一代个人助手。

Kittlaus 是当时研究所的同事兼前摩托罗拉管理层人员,在发觉智能手机的受欢迎程度日盛时,他就劝 Cheyer 尝试将这一技术整合进手机应用。(Kittlaus 是挪威裔美国人,正是他将一位前同事的名字拿过来为 Siri 取名——他喜欢这个北欧词,意为「带领你走向成功的美丽女性」。)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Viv 位于圣何塞的办公室及其团队

尽管 Siri 以对话技巧而闻名——其中包括她的冷幽默和强词夺理——不过 Siri 和其他虚拟助手的局限性依然很明显。当你跟 Siri 说「帮我买一张碧昂斯演唱会的门票」,她的回复仅仅是美国票务公司 Ticketmaster 的网站链接。当你要求她帮你在家附近某间餐厅订个位时,她可以帮你找到适当的时间和日期,但除非你已经安装有订餐应用 OpenTable,不然你无法实现订位需求。

Kittlaus 说,Siri 能做到的原本不该只是这种程度。最初版本的 Siri 不是为成为一个聪明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而生,她的目标原本应是重新发明移动商务。当一开始 Siri 于 2010 年作为独立应用上线时,她是可以购买门票、餐厅订位和召唤出租车的——整个流程自始至终都绕开了搜索引擎并且无需用户重新开启或下载另一款应用来实现。Siri 原本的功能中就能够从互联网 42 家在线服务提供商提取数据,其中包括消费点评网 Yelp、票务平台 StubHub、订餐网站 OpenTable 以及 Google Maps。然而当 Apple 接手 Siri 后,几乎所有原本的合作关系全部土崩瓦解了。Kittlaus 说,为了让 Siri 可以实现无跳转服务,这中间的合作都是他去到这些科技公司一家一家恳谈下来的,费尽唇舌才能够允许 Siri 处理使用各个在线服务商的专有数据。在 2011 年乔布斯过世前,Kittlaus 和 Cheyer 开始和他接近。但他们据不谈论这以外的事情,「乔布斯对初代 Siri 有想法,不过这不一定和我们当时所持有的目标一致。」这之后第二年,Kittlaus 默默离开了 Apple。原来 Siri 工程师团队里三分之一的人最终跟随他一同出走 Apple,这当中就包括 Cheyer,于是他们有了现在的 Viv。

维港投资顾问兼 Viv 投资人之一的 Bart Swanson 说,Viv 正是 Siri 原创始团队当初想要 Siri 所实现的——一个开放系统。除了 Viv,Swanson 还参投过 Siri 及其他人工智能技术。

现在,Viv 将它的合作伙伴触角伸至了除披萨外卖店之外的另外 50 项在线服务。你可以告诉 Viv 预订一台私家车,它会使用来自 Uber 的数据告知你附近的可选车辆。同时,Viv 还能经售花网站 FTD.com 下单购买花束,操作智能家居语音助手 Ivee 开关家中灯具。其他合作伙伴包括在线飞机选座平台 SeatGuru、医生预约平台 Zocdoc 及外卖平台 Grubhub。除此外,Kittlaus 正和各电视公司、汽车公司、媒体公司以及智能冰箱厂商洽谈合作事宜,他想要将这所有服务全部整合进入 Viv,让这位个人助手能在单一不间断对话中处理几乎你身边的所有事。所有合作商的服务数据都能让 Viv 变得真正「智能化」起来。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乔布斯和 Siri

Grubhub 的首席执行官 Maloney 说,他喜欢将语音及对话技术带入自己的产品的创意,而且自己还不用单独开发这些技术。

这一全新服务模式的前景即绕过原来的应用商店们——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去使用这些应用服务亦非常吸引人。「现下消费者获取应用服务的最主要渠道不是来自 Apple 就是 Google,而我的工作就是将我网站上的餐厅呈现到消费者面前,Viv 提供了一个新的方案。」

自 Kittlaus 和 Cheyer 2010 年在 App Store 上线 Siri,虚拟助手的天下便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当他们协同第三位联合创始人 Chris Brigham 开始打造 Viv 的时候,人工智能的世界更是经历了不少精彩纷呈。比如,亚马逊去年发布了旗下对话虚拟助手 Alexa——一个放在家里使用的圆柱设备——而且向第三方开放其各项功能。用户可以坐在家里边跟 Alexa 聊天边向 Uber 约车,她还能阅读新闻、报告天气以及交通信息。Alexa 不仅越过了应用和 Google 搜索——她甚至不需要智能手机这款设备。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亚马逊虚拟助手 Alexa

同一时间,Facebook 正试图将其安装量巨大的通信应用 Messenger 转变成为一个商务入口。上月举行的 Facebook F8 开发者大会上,Facebook 向部分公司开放了其 Messenger 聊天功能作为这些公司的基本客户服务,其中包括线上旅游公司 Expedia 及美国鲜花礼品零售商 1-800-Flowers.com。虽然 Messenger 早期评论不高,用户多少对 Facebook 的强制安装有怨言,但众公司认为这中间蕴含巨大的商务机遇。在一次访问中,Expedia 的首席执行官 Dara Khosrowshahi 曾说,聊天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在线旅游回归最传统的旅游代理角色,它能通过与客户对话了解用户需求和喜好。

Facebook 的灵感来自中国的微信和欧洲的 Telegram,两款极其受欢迎的聊天应用都有向信息服务植入商务平台且收效甚好。在国内,年轻人通过与智能机器人聊天订电影票是一件非常稀松平常的事。

当然,有公司努力开发具备语音聊天功能的人工智能就还有致力于提供非语音服务的公司。由前 Google 虚拟助手 Google Now 项目负责人开办的创业公司 Wand Labs 就是其中之一。Wand Labs 允许用户在即时通信应用上向朋友发送包含各种信息的图——例如 Spotify 的一条播放列表或是家里的 WiFi 密码。收到并点击一次信息后,接收器便能采纳其中所隐含的内容而无需被导向或强制下载第三方应用。

Wand Labs 首席执行官 Vishal Sharma 说,「很多时候,比起一长串的对话,通过简单的一次点击来处理事情要简单迅捷得多。」

Sharma 说的不错。虽然有像 Kittlaus 和 Cheyer 一样的创业家执着于创造人机终极对话接口,消费者也有可能喜欢与对话无关却更简单的处理方法。投资过几家虚拟助手创企的风险投资人 Phil Libin 说,「图灵测试的设计不好,它有点把人工智能行业带入了歧途。」

不过说回来,Viv 的技术前景和合作事宜都如火如荼,Kittlaus 和 Cheyer 最大的挑战应该是找到一个分发渠道,从而让 Viv 能被尽可能更多的人上手使用——而无需像 Siri 一样妥协自己。

两位创始人在六年前遭遇了同样的选择,当时乔布斯收购了他们尚未名声大噪的 Siri 并将她通过 Apple 设备走进了千家万户人们的生活。那一年乔布斯邀请他们去到了他位于帕洛阿尔托的家,伴着壁炉的热焰他们倾谈了三个小时。最终二人离开了乔布斯的家,心中确信自己与乔布斯有着共同的愿景。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现在的 Kittlaus 和 Cheyer 处在了当年同样的十字路口:要把 Viv 卖给巨头之一吗?还是坚持独立?

Kittlaus 说,「我们的目标始终是让 Viv 走进所有人的生活。我们无法预测未来走向,我只能说我们一定会选择让 Viv 可以被更多人知道的那条路。无论最终选择如何,我们自己会坚持到底。」

本文来源: independent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创见 emmabee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Siri 原班人马打造全新个人助手 Viv:Siri 已毁于 Apple 之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