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企鹅智酷全球创投研究|印度系列(上篇):本土投资人告诉你真实的创投生态

企鹅智酷全球创投研究|印度系列(上篇):本土投资人告诉你真实的创投生态

企鹅智酷 出品 分析师:徐安娜

(注:这是企鹅智酷全球创投报道第二季的系列篇之一。整个印度的报告将分为三部分。之后智酷还将推出印尼、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实地考察报告)

下期预告:

印度创投系列(中篇):不眠的班城(通过Paytm, Snapdeal,Practo, redBus, OYO Rooms等公司创始人的视角讲述印度创投)

印度创投系列(下篇):正在印度发生的中国“创业”潮(我们欢迎驻扎在印度拓展业务的中国公司同事与智酷分享你们的“印度之道”,若有兴趣相互学习,请联系我们分析师安娜kiplinnaxu@tencent.com)

研究结论:

1. 全球资本的涌入和顶尖人才的回归不仅撬动了印度整个创投生态,也为初创公司全球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 印度本土资本相对薄弱,天使多,风投少。目前绝大部分C轮融资来自于海外对冲基金,机构投资者和家族基金。另外,有相当一部分天使投资人是在砸钱赌项目,而不是真正想帮创业者成长;

3. 印度“独角兽”公司掀起了一股投资并购潮,这些公司的创始人通过投资初创公司来反哺整个创投生态;

4. 未来两三年印度投资人眼中的“金矿”包括P2P借贷和移动端内容消费等。

序•全球资本涌入,顶尖人才回归

企鹅智酷全球创投研究|印度系列(上篇):本土投资人告诉你真实的创投生态

图为Prime Venture Partners创始合伙人Amit Somani

马克•吐温曾说,印度你只要看一眼就永远忘不了,因为她同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她是一个比任何童话还要传奇的地方。而新的“传奇”就发生在过去两三年——印度创投环境悄然发生着巨变。

最显著的莫过于全球资本的涌入和高质量人才的回归。Linkedin的一项调研显示,2014年全球十大IT人才流入地,印度的班加罗尔,普奈,海德拉巴,金奈位居前四,其次才是美国硅谷。

印度知名风投机构Prime Venture Partners创始合伙人Amit Somani接受企鹅智酷独家专访时表示,他们三位创始合伙人此前都在美国工作了15-20年,他本人此前在 谷歌 (微博),于2009年底返回印度加入最大的在线旅行公司MakeMyTrip,并担任产品总监。再比如Flipkart数据科学家Mayur Data也是从谷歌总部出来的。

高质量全球性人才回归无疑为这股浪潮注入了一支强心剂。同时,英国《金融时报》四月份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印度首超中国成为全球FDI最大投资目的地。

关注印度市场较早的软银集团于2013年投资了印度最大的移动广告公司InMobi,于2014年投资了印度最大的打车应用Ola,知名的电商平台Snapdeal及房屋搜索平台Housing.com。

DST全球基金(俄罗斯)和老虎全球基金共同投资了印度最大电商公司Flipkart,及最大的打车应用Ola。

与此同时,中国投资者也将目光聚焦在了印度市场。阿里集团同软银一起投资了电商平台Snapdeal,并于去年同蚂蚁金服一起战略注资印度最大支付公司Paytm。

腾讯集团也于去年下半年大手笔投资了印度医疗信息服务商Practo,但这不是腾讯首次出手。三年前,腾讯和南非传媒巨头Naspers成立的合资公司Ibibo收购了在线车票公司redBus,所以腾讯也是redBus股东。

百度 现阶段虽未正式披露有何投资动态,但其设立办公室,发布印地语版MoboMarket 3.0的举措也足以折射出其对印度市场的重视。另外,猎豹移动投资了印度健身手环公司GOQii。

全球资本涌入和顶尖人才回归给予印度创业者一个更宽广的视野。很多初创公司不仅要在本土与谷歌, Facebook 等全球性企业竞争,同时他们早期就将目光聚焦在海外市场,在线车票公司redBus,健身手环公司GOQii,投融资数据分析平台Tracxn,医疗信息服务商Practo等都在加速其全球化步伐。

一•创投烦恼:Angel多,VC少

企鹅智酷全球创投研究|印度系列(上篇):本土投资人告诉你真实的创投生态

图为Lightbox合伙人Sid Talwar

全球资本的立足也从侧面反衬出本土资本的薄弱力量。

“印度创投生态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初创公司拿到A轮融资的很少,投B轮之后的风投机构更是少之又少,”印度知名风投机构Lightbox合伙人Sid Talwar在上个月新加坡举办的TechinAsia峰会上接受企鹅智酷独家专访时表示。

绝大部分C轮融资来自于海外对冲基金,机构投资者,家族基金。以“独角兽”公司Ola为例,除了天使轮是印度本土投资人出资,其余A,B,C,D,E轮由美国,香港,日本,俄罗斯,新加坡等基金投资。

如果印度创投生态需要有所改变的话,“我们需要投资A,B,C,D,E轮的本土风投机构。比如一家初创公司想拿B轮融资,他应该有机会到30家风投那里去尝试,而当前这样的风投可能就只有三家。”Sid说道。

当然较之十年前,整个生态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那时印度几乎找不到天使投资,看不到孵化器或加速器,”被誉为“天使投资之父”的萨沙(Sasha Mirchandani)曾这么告诉企鹅智酷,也是他最早在孟买创办了天使基金Mumbai Angels,之后又创办了早期VC基金Kae Capital。

十年前的Paytm创始人维杰•夏尔玛(Vijay Sharma)还没基础来构建其支付版图。当时的他五年内未拿到一分钱,他告诉企鹅智酷,能存活下来关键是想方设法去赚取顾客口袋里的钱,尽管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而今印度天使投资从数量来看相对充裕,但问题出在金钱的质量上。

正如中国曾经历过的那样,现阶段印度天使资金很多并未注入到真正需要的初创公司,很多拿到融资的创业者其实并非合格的创业者,也许他们是天生适合做运营的人才。

“印度现在不缺天使投资人,但有多少钱是真正来自那些想帮创业者成长的天使,而非砸钱赌项目,期待快速实现财务自由的天使?前者在印度还不多。”Sid说道,“目前关键是如何构建一个支持天使投资的基础设施,加强对创业者,投资人,估值,法律,结构等层面的教育。”

当谈及印度创投生态需要作出哪些改变时,Prime Venture Partners创始合伙人Amit Somani告诉企鹅智酷,印度初创公司应给予更多有意义的退出选择,尤其是被本土企业收购。

要实现这一点,一些本土企业需要更快地成长,赚取更多利润。另一方面,也需要在印度市场卓有成效的跨国公司,对印度创投生态作更大手笔的投资。

二•正向循环:成功企业家助力新生代创业者

企鹅智酷全球创投研究|印度系列(上篇):本土投资人告诉你真实的创投生态

图为塔塔集团名誉董事长Ratan Tata(博鳌亚洲论坛圆桌最右)

当印度电商巨头Snapdeal和Flipkart,印度支付巨头Paytm等成为独角兽公司之后,他们掀起了一股投资并购潮。处于高增长期的公司开始收购小型初创公司,如去年印度最大的打车应用Ola收购了其竞争对手TaxiForSure,印度电商巨头Snapdeal收购优惠券应用公司Freecharge,Flipkart收购印度时尚电商巨头Myntra等。

与此同时,这些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开始反哺整个创投生态。如印度最大的打车应用Ola最早是由Snapdeal创始人投资;Flipkart创始人投资了印度版的“小牛电动”Ather, 一家为艺术家和内容创作者展示作品的平台公司TouchTalent等;Paytm创始人投资了印度健身手环公司GOQii等。

另外,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印度企业界教父,塔塔集团名誉董事长Ratan Tata虽已八十高龄,却还不断为助力印度创投生态的完善而努力。作为全球知名的跨行业巨头集团,旗下业务涉及汽车、化学、通信和 IT、能源等多个行业。

近几年,Ratan Tata投资了一系列创新型初创公司,涵盖了各个领域,如房屋租赁公司NestAway, 打车应用Ola,投融资数据分析平台Tracxn,在线家具及装饰公司Urban Ladder等。

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Ratan Tata接受企鹅智酷独家专访时称,他非常看好印度新生代创业者,如Ola创始人等,“印度整个创投生态正在蓬勃发展,虽然离构建下一个谷歌这样的公司还有一段路要走,但在印度会出现谷歌这样的公司。”

三•本土化VC,硅谷化思维

1)种子基金Prime Venture Partners总部在班加罗尔,重点聚焦Fintech,也关注金融服务,互联网消费,IoT,互联网医疗等领域,他们希望成为初创公司首轮专业投资人。创始合伙人Amit告诉企鹅智酷,他们有点类似于硅谷的Benchmark,同时受PayPal创始人,《从0到1》作者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影响。

所以他们始终寻找具有独创性的公司,投资的公司都是某一全新领域的缔造者。比如他们的中小企业借贷平台KredX,云和移动支付管理服务商Happay,印度支付公司Ezetap等在各自领域都鲜有竞争者。不投“印度版Twitter”,“印度版美团”等纯粹复制海外商业模式的公司。因为在印度只有以印度的方式去赢得市场。

另外,Prime Venture Partners也看市场是否够大,是否以产品为导向,技术能否实现规模化。他们投资的LoveCycles在20多个国家积累了600万用户,但目前公司只有四位员工,完全以技术为驱动实现规模化;与之相对的中国企业大姨妈可能人数远远超过LoveCycles。

2)早期VC基金Kae Capital总部位于孟买,投资那些提供创新解决方案的公司,他们看重团队,创新,市场潜力,价值定位等因素。Kae Capital创始人萨沙(Sasha Mirchandani)青睐Idealab创始人比尔•葛洛斯(Bill Gross)的观念,认为创业者能看清大势,跟着大势走至关重要。

另外,作为inMobi早期天使投资人,萨沙告诉企鹅智酷,耐心是拿下印度市场的第一要素,一定得“放长线钓大鱼”,只注重短期利益的投资人在这片土地上难成赢家。

3)风投机构Lightbox总部也位于孟买,主导A,B之间的投资,投资金额一般为600-700万美金,他们对所选项目非常挑剔,每期基金只投7家初创公司。

Lightbox合伙人Sid称,他们的模式也类似于Benchmark,同时Sid也明白幂律分布法则(Power Law Distribution),即一支基金里最好的那个投资,其回报超越其他投资回报的总和。

Lightbox投资时看市场,团队及商业模式。他们看重五年后的市场潜力,选择既能自我驱动又善于倾听的创业者,而商业模式是灵活可变的,此刻的理论说得通,不代表这是永恒的商业模式。当需要改变时,创始人要有能力有魄力去做出改变。

Sid告诉企鹅智酷,Lightbox是100%领投者,90%情况下单独投资,偶尔也与红杉等机构合投一些项目。我们通常花四五个月才投资一个项目,与创始人建立深厚的信任关系,“即使有时候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你也应该相信我是将你的切身利益考虑在内的。”Sid强调道。

四•印度未来:投资人眼中的“金矿”

去年和今年企鹅智酷专访了数位印度投资人,当问及他们眼中未来两三年的“金矿”在哪里时,有两个关键词出现频率很高,分别是P2P借贷和移动端内容消费。

但线上支付还未真正普及,P2P借贷凭什么能在未来两三年内取得突破?

首先,投资人坦言P2P还处于非常初始阶段,政府相关的监管政策也有待完善,但印度储蓄银行(RBI)正在斟酌需要准备的相关准则。P2P借贷潜力无穷是因为像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银行并没有很好地服务消费者和中小企业,银行作为一个产业,运用技术力量解决问题的步伐非常缓慢。

印度有上千万中小企业,其中只有50%能拿到银行贷款,即使对于那些能拿到贷款的人而言,发放贷款等待时间过长。普通消费者借贷过程也非常不愉快,事实上需要借贷的个人可能比公司数量还要多。

但银行解决不了新生代用户的需求。新生代印度消费者不抵制负债,他们生来就在网上交易。传统银行却从来未将不断进化的用户需求和体验放在首位。

同时,印度实施的身份识别项目“Unique Identification project”(亦称“Aadhar”计划)已触达10亿用户。目前已有2亿智能手机用户,所以数字足迹在飞快地增长。在这两个前提下,以技术为驱动的公司判断消费者信用相对更容易,也能更好地与P2P借贷者配对。

Prime Venture Partners创始合伙人Amit Somani认为,印度未来两三年将从数据欠缺的国度跨越到数据丰富的国度。P2P借贷,众筹,消费信贷领域潜力无穷。

另外,在印度投资人眼中,移动端内容消费也是值得期待的领域。

据德勤全球发布的《2016年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预测》报告显示,未来几年基于互联网的视频服务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将大幅上升,因为4G网络给用户带来了全新的体验,控制权从广电集团转移到了普通消费者手中,现在是消费者来挑选内容。

在过去两三年,印度智能手机用户量已超2亿,但在这个人口普遍年轻化的国度,还没有多少公司为30岁以下的印度人创作内容,这个年龄层用户吸收的内容更多是由全球化平台如Facebook,谷歌等提供的。

Lightbox合伙人Sid Talwar认为,年轻人对相关的视觉内容产生浓厚的兴趣,传统媒体却并未满足这部分人群的需求。移动端的视频点播服务,尤其是原创性内容将呈现爆发式增长,内容质量会不断提升,并可能引发病毒式传播。那些同时拥有原创性内容和用户自动生成内容的公司将更为抢手。

当然,内容媒体如何更好地变现将是另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企鹅智酷全球创投研究|印度系列(上篇):本土投资人告诉你真实的创投生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