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VR内容开发商:被风险投资遗忘的角落

近日,一则未经证监会证实的“喊停四类跨界定增”的消息让虚拟现实(简称VR )概念股市值集体跳水。VR行业的故事怎么了?

在南都经济上一期“2016智经济”的专题中,记者通过走访珠三角制造商和内容开发者,为读者勾勒出一幅当下VR的产业图谱。本期智经济专题,南都记者再次深入VR内容开发商,看看这一本描述未来故事的大书写到了第几页。

从发布会、展会来看,VR产业、资本都在持续火热中,然而,内容开发者却没有感受到温暖。“作为行业最关键的一环,我们作为内容开发商却一分钱没有拿到”。不仅如此,对于离钱最近的V R游戏内容开发者而言,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更让他们彷徨。

内容开发商不受热钱宠爱

VR产业热吗?热。

近半年来,没有不VR的科技展览会,没有不VR的科技发布会,各路企业、工厂纷纷转身投入V R浪潮中。今年初决定搁置直播业务进入VR领域的南京一家互联网技术公司负责人谭小明(化名)向南都记者透露:“过年的时候我们还只是讨论想做VR,当时还是一头雾水,但现在新闻已经天天在‘炒’了。”

高盛报告显示,过去的12个月里面,风险投资往V R行业里投入的资金差不多是17亿美元,过去24个月大约是35亿美元。

不过,相比之下,蚂蚁金服集团近期完成的B轮融资规模达到了45亿美元。“这一单的融资总额比过去全球所有投资VR的金融资本还要多,”易凯资本有限公司创始人、CEO王冉认为,由此可见,VR真正的投资热潮还没有到来,至少资本还没有热起来。

王冉判断,VR会出现波段性的投资热潮,冷却一段后,催化剂事件会让VR投资重新热起来。什么东西是催化剂?“是内容”,王冉指出,一个好的内容会极大地激发业界包括资本对于整个VR市场的想象。

但就目前而言,VR还不是资本驱动而是产业驱动的行业。王冉分析指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促进VR产业发展的核心推动力是众多的硬件厂商和产业巨头。因为来自VC的17亿美元在整个的VR产业投资里,只是冰山一角,真正大把大把往V R产业砸钱的还是Facebook、 索尼 、三星等产业巨头。

深入调查后,南都记者了解到,这还不是全部。“我们是这个行业里是最关键的内容提供者”,樂陞科技董事长兼CEO许金龙痛陈:“但作为一个VR内容开发商,我们一分钱没拿到。”

“硬件开发商这么热烈地投入,可是我们没有感受到任何一个硬件开发商真正去思考,要怎么样争取到V R更多的内容。”许金龙再次强调内容商在VR领域遭到的“冷遇”。他表示,没有足够有吸引力的内容,行业发展很快就会面临瓶颈。

不过,这种局面也在改变。南都记者从爱奇艺、优酷等V R战略发布会上获悉,内容开发正渐渐热起来。优酷宣布和华岩资本达成合作,共同成立优酷全球前沿科技基金,这是第一支专注于VR/A R技术的早期前沿科技基金。该基金已经完成了多个项目的投资。同时,优酷、数字王国以及黄晓明创立的易星传媒联手将启动“百个V R视频征集计划”和“导演及相关公众的培训计划”,成立基金池,孵化这里产出的优秀V R项目。一个V R内容制作团队甚至在优酷发布会现场直接向黄晓明“递名片”。

内容平台:先免费还是先收费?

不过,商业模式的不明朗也让内容开发商感到彷徨。

许金龙表示,游戏是离钱最近的,他们很乐意加入任何一个对于内容提供者非常“友好”的平台,但目前为止,他们只选择在索尼的PS平台上开发游戏,因为索尼是消费者付费买游戏模式,而其他的平台商业模式并不清晰。

所谓“友好”,其实就是让内容开发商能够赚到钱,但这在目前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许金龙表示,如果要打造一个每一个环节都能够互动的游戏,是一笔巨大的投资。因此,如果商业模式不够清晰,回收的条件不够具体,所有的V R游戏开发商就会却步,这就导致平台的内容不够有吸引力。

然而,平台也有平台的为难之处。

用户为内容付费的商业模式在视频行业已有先例,但为V R内容付费,还没有开始。爱奇艺副总裁段永桥认为,前期推广阶段V R内容应该免费。谭小明也坦承,现在大家都觉得V R很好,但究竟明天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大家都不知道。因此,现阶段很多平台不能付费买下内容的版权,也无法向内容开发商承诺能有多少付费的用户。“初期就要求 用 户 付费,对平台也是一种伤害,平台的壮大需要免费的内容来支撑。”

彷徨不是全部,行业的另一面是淡定。

2012年,乐蜗科技成立,做V R硬件和V R内容平台,后乐蜗被微鲸收购,在微鲸内部以独立部门运作。现阶段微鲸V R不考虑向用户收费,而是通过为客户提供直播技术、卖硬件给行业客户、V R视频内容分发等业务带来收入,toB市场替他们撑起来半边天。微鲸V R相关负责人圣伟透露,目前微鲸的V R头显售出了11万台,市场算是打开了,B端和C端带来的收入一半一半。

更重要的是,微鲸V R“自家人”体系内———华人文化、灿星等拥有大量高质IP,无需微鲸V R再投入巨额成本获取IP。圣伟可以气定神闲地说,近两年不考虑盈利。

即便没有IP,V R视频内容商也不太焦虑。兰亭数字是一家V R影像内容和V R直播制作公司,主要商业模式是为拥有IP客户提供V R版的内容。“我们负责录制和后期,一般客户不需要很长时间的V R,大多是一个预告片大约3~5分钟。”

“捞一笔”的掘金者抬高开发成本

整体来看,C端市场发展缓慢,令VR游戏内容商的处境比V R视频内容商更加尴尬。

段永桥向南都记者表示,未来VR娱乐的价值一定是在消费者市场,在客厅和卧室,消费者付费未来一定会成为这个行业的主流收入模式,就跟电影院一样。但是消费者市场在V R行业的发展前期会十分缓慢 ,直 到 抵 达 拐点———手机架的产品(一般是千元以下)用户量过一千万,一体机的产品(一般是千元以上)用户量过一百万。

现在,横亘在内容开发商面前的,不仅仅是尚未“教化”的消费者,还有想要在产业链上“捞一笔”的掘金者。比如,生产摄像头支架的五金厂。业内人士透露,一组G oPro摄像头的架子,“只是开个模而已,就要卖1千多”。此外,V R内容编辑需要购买专业的软件,“国外的无水印版都是1万~3万一个账号,而且一个账号仅仅支持一个主机使用。”

再者,不同厂家的V R头显的光学结构、技术的指标都不太一样,如果要想给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内容必须适配V R头显,内容开发商必须买回多个品牌的头显进行研究,其所耗费的时间和成本不小。甚至有人开玩笑说,头显厂家的销售价格定2000美金,也会有开发商和友商买单。

重重阻力之下,“许金龙们”和“谭小明们”能坚持到拐点到来前的那一天吗?

统筹:甄芹

采写:南都记者 莫柳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李德雄_NT2021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VR内容开发商:被风险投资遗忘的角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