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在线教育行业难得有公司要上市,但它们离爆发的风口有点远

腾讯科技 韩依民 5月14日报道

闷头干了五年多的51 Talk(以下简称无忧英语),不声不响的给在线教育行业带来一条大新闻:昨天,这家以成人英语培训起家的在线教育公司,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F1文件,启动上市。

在中概股私有化回归国内市场、一季度美国科技板无新IPO的大背景下,无忧英语逆势提交上市申请,意图成为“在线教育第一股”,着实为仍在耕耘中的在线教育行业,扔下一颗不小的石子。

不过随着招股书的信息被抽丝剥茧般曝光,无忧英语光鲜上市的背后,隐藏更多的是在线教育艰难发展的现实。

无忧英语仍有忧

过去一年,包括无忧英语在内,已经至少有三家在线教育公司放出上市的口风,但截至目前只有无忧英语真正迈出第一步,而这第一步也走得异常艰难。

从2011年成立以来,无忧英语一直处于连续亏损中。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5年,无忧英语的亏损呈持续扩大之势,分别为:1780万人民币、1.017亿人民币以及3.271亿人民币。而截止3月31日,无忧英语今年已录得亏损9930万人民币(约合1540万美元)。

另外,其融资造假的过往也被挖了出来:文件显示,2013年6月28日,无忧英语获得真格基金的20万美元天使轮投资;随后获得DCM200万美元A轮投资;2013年7月获得顺为、YY、DCM的770万美元B轮投资;2014年7月和8月,获得DCM、多玩、SCC、顺为等投资的2820万美元C轮融资;2015年8月,获得DCM、顺为等投资的2000万美元D轮融资。

对照此前51 Talk公布的融资金额,可以发现其宣称的融资金额存在造假行为。

在获得B轮融资时,51 Talk宣称获得1200万美元,但实际金额只有770万美元;C轮时,51 Talk宣布获得5500万美元,实际融资金额只有2820万美元。

对于融资造假的质疑,51 Talk方面给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解释:首先,我们的C轮融资额度是2800万美元,对外宣称是5500万美元,如果考虑这两个数字,“三分之一”(有媒体报道时提到其C轮融资实际金额仅为宣称的三分之一)的数据是不太准确的。

“其次,我们的D轮融资其实是在进行C轮融资谈判时,和投资人商定的一个后续协议,因此当达到此协议要求时,所触发的D轮融资是基于相同框架、相同投资方完成的,相当于是C轮融资的延续。“且实际的C轮和D轮融资共计4800万美元,和对外宣称的5500万美元没有大的差异。”

在线教育熄火了?

过去一年,包括无忧英语在内,已经至少有三家在线教育公司放出要上市的口风:沪江网、 新东方 在线、51 Talk,但在线教育的上市路走得并不顺畅。这与几年前在线教育被人追捧的情景形成鲜明对比。

去年8月,100教育突然爆出高管离职新闻,此时距其成立刚过去半年时间。

顶着颠覆新东方和传统教育行业的光环,欢聚时代YY旗下100教育上线之初可谓声势浩大,更有 雷军 ( 微博 )和李学凌( 微博 )为之站台,但是一年半时间过去,100教育却渐趋无闻,如果不是突然爆出高管免职消息,甚至已鲜有外界关注。

100教育“颠覆新东方”的口号一度推动了国内教育行业在线化热潮。据称2014年国内在线教育投融资金额超过44亿元。但截止目前,在线教育行业还并未出现一家可称之为成功的“独角兽”企业,不服输的龚海燕( 微博 )先后三次创业也是屡战屡败,而大力推行在互联网行业屡试不爽的免费模式,也未能帮助100教育真正打开在线教育行业市场。

在高管离职的同时也有传闻流出,称100留学业务已被放弃,相关团队也被解散。随后100教育回应:将旗下留学业务交由环球网校管理,对业务架构进行调整,保留语言培训、职业教育、K12三大业务板块。环球网校负责人伊贵业成为留学业务新负责人。

这实际上意味着100教育自身的中心已不在留学业务上,目前打开100教育官网,重点推介的内容与K12相关。

曾声势浩大要颠覆新东方的100教育早已褪去了最初的锋芒,目前100教育已经鲜少发声,业务运营的重心也悄然转移到K12领域,但这一赛道同样站满选手。

今年3、4月份间,猿题库陷入官方禁止老师在线辅导言论风波中,作为在线教育领域的明星创业公司,创办于2012年的猿题库,保持着一年融资一次速度。在业务范围上,其也早已走出题库模式,拆分出多个子业务,并在猿题库上市无影的当下,宣称子业务未来要独立上市。

百度 指数显示,从2015年开始,猿题库的搜索量开始走下坡路,而alexa的数据也显示,猿题库的排名已经下滑。这对一家仍在发展期、竞争激烈、行业尚未成熟的公司而言,绝对算不上好事。

作为在线教育的明星公司,100教育与猿题库均遭遇了声势大不如前的尴尬,在线教育熄火了吗?

IT桔子数据显示,截止5月12日,今年教育领域投资共65项,最多的轮次为A轮投资,共16项,没有C轮以后的投资。在资本寒冬下,在线教育仍能吸引到资本的关注说明这个行业前景诱人,但早期投资偏多、C轮以后投资趋少的现象也说明,在线教育仍然处于初级阶段。

尽管作为行业的先行者,100教育、猿题库、51 Talk、沪江等都获得了不错的市场知名度,以及各自用户群,但在线教育的果实仍旧生涩,收割需要时间。

奇点何时来?

外语培训、K12以及职业教育是在线教育的主流发展方向,这一方面源于这些细分领域隐藏的巨大市场,另一方面也源于在线教育面临盈利难问题,而外语培训、K12是教育培训行业最容易赚钱的细分项。

低价曾是在线教育行业圈人的常用手段,但事实证明这一手段并不奏效。

前述被离职的100教育前高管郑仁强曾对腾讯科技表示,“团队入驻100教育的第二个月,月收入为之前在YY平台月收入的两倍,但是平台免费模式带来的流量并未持续,团队的营收能力也随之下降。”免费是100教育初期吸引流量的重要法宝,但难以持续。

缺乏流量被郑仁强认为是100教育业务没有起色的根本原因,因为免费带来的流量无法持续,而平台无品牌效应又不愿在渠道和流量上有投入,导致问题愈加严重。

在郑仁强看来,免费是一种破坏生态的玩法,一个平台通过免费来招徕流量,必将引发他人的效仿,这带来的后果是老师收入下降、学生学习效果变差、机构收入减少,最终造成的是一个生态体系内所有玩家受损的局面。

“低至15元一节课”是无忧英语的一大招牌,低价吸引用户为无忧英语开拓市场提供了帮助,但也使其陷入持续亏损的尴尬境地。根据其招股书披露的信息,2015年无忧英语花在市场推广上的费用高达3亿,而该年其净营收不过1.547亿元。

不过值得欣喜的是,无忧英语的付费用户数与人均消费水平均在提升。

F1文件显示,从2013年到2015年,无忧英语的付费生源在持续增加,其中active student(指上一年付费当年学习的付费用户)分别为15200、35000、86500名学生,paying student(指当年付费的用户)分别为13900名、28800名、68500名。

同时,付费用户的人均消费在提高,2013年,无忧英语的付费用户人均消费2600元,到2015年,这一数字已经提升至5200元,今年第一季度,这一数字达到新高,为5900元。

不过与持续扩大的亏损相比,付费用户的收入增长还是显得慢了一些。

在线教育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从最初的火爆到现在回归冷静,这个行业一直处于默默发展的状态。多位在线教育行业人士曾对腾讯科技表示,在线教育不是一个急得来的行业,教育的特点已经决定了在线教育不能完全采用互联网式的打法,需要兼顾教育的稳,与互联网的快,而这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事实上,巨头们也早已瞄准在线教育的蛋糕,但巨头进场,也无法催熟在线教育。与互联网的许多风口相比,在线教育显得尤为慢热,在迎来果实收割的日子前,在线教育的玩家们还需埋头苦干。

在线教育的奇点什么时候会到呢?沪江创始人伏彩瑞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这样预测:教育是非常慢热的行业,即使在互联网时代,绝对不会比互联网时代其他细分行业来的更快。比起传统的教育,我相信互联网教育可以更快,比起互联网其他垂直教育依然更慢,两到三年时间不算什么。如果之前算是早期,现在是中早期,接近中期的阶段,如果庆幸接下来两年出现一些大的变化,但是真正的成熟期很可能还需要更长。

推广:《深网》是腾讯科技推出的原创深度报道栏目,挖掘TMT领域热门公司、事件和人物中的隐秘故事,探究背后的深层逻辑。微信号:qqshenwang

在线教育行业难得有公司要上市,但它们离爆发的风口有点远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在线教育行业难得有公司要上市,但它们离爆发的风口有点远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