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虚拟运营商实名制“裸奔”背后:通信市场化仍面临障碍

尽管虚商已经完成了两年的试点运营期,然而至今正式牌照仍不见发放。裸奔期的虚商170、171号段频频遭遇垃圾短信、骚扰电话和通信信息诈骗等问题的拷问,实名制问题正成为虚商发展的瓶颈之一。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下发通知,要求虚拟运营商(以下简称“虚商”)严格落实实名制登记要求,并在一个月内对前期未实名登记、虚假登记的电话号码,完成用户身份信息补登记等工作。

5月11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家虚商企业了解到,目前企业大多正忙于严查整改实名制补登问题。对于工信部的要求,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工信部此举实则是在保护虚商行业品牌,促进虚商产业的发展。

限期一个月虚商紧急查漏补缺

4月27日,工信部下发《关于加强规范管理促进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健康发展的通知》文件要求虚商立即开展自查自纠,在一个月内完成用户身份信息补登记等工作。这意味着在5月27日之前39家发放号码的虚商企业就必须完成实名制补登记工作。在此之前,媒体已经多次报道了虚商信息安全问题。

据了解,此次整改的企业或主要集中于前几批获得虚拟运营商试点牌照并且放号的企业。联想懂的通信和中信视通方面都对记者表示,他们获得牌照的时间比较晚,放号时间大多是在2015年9月最严实名制执行之后,对实名制的要求比较严,而且出的号并不多。

对于工信部要求的一个月限期整改,几家用户数过百万的大型虚商企业对记者表示,一个月完成整改问题不大。

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蒋志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月的限期对我们来说没有问题。首先我们的用户本来就没有多少,只有五六百万;其次我们主要通过线下渠道面对面销售,只有少部分的渠道存在违规操作的问题。”

他表示,目前已经找到部分违规的渠道,正在进行处理。“他们大多是通过亲戚、朋友的身份证进行代卖。对于这部分用户渠道,商会给出相应的名单,然后由公司直接发通知,要么补登身份信息,要么直接停掉;而另外还有一部分没有身份信息登记的卡则直接停掉。”

苏州蜗牛移动方面对记者表示,蜗牛移动从3月下旬已经开始派出巡查小组对通信市场、终端末梢渠道进行暗访,对于违规行为的代理商进行处罚。截至目前已取消合作1家代理商,严重处罚3家代理商。另外针对线上电商渠道出现的非授权网点违规销售蜗牛免卡的行为,已经下架商品或直接关停的商铺累计103家。

此外,在4月蜗牛移动还和苏州警方签署了反通信网络诈骗合作协议,警方通过与企业合作,加大在垃圾短信、诈骗电话监管方面的工作力度。

“工信部定下一个月的限期是在加大实名制的力度,也是在加快实名制的落实速度。”邹学勇告诉本报记者,“如果虚商全面启动进行处理,一个月的时间也能全部完成,因为虚商手机用户少。”

通信诈骗、垃圾短信等问题难根治

今年以来,经央视等众多媒体曝光,虚商实名制落实不到位问题被社会广泛关注。邹学勇认为:“工信部如此急迫地要求虚商去落实实名制问题,更大的意思是保护虚商产业的发展,通过推动虚商的发展来促进通讯行业市场化。”

据了解,截至目前42家获得试点牌照的虚商企业中有39家已经对外放号,虚商用户总数在2700万户左右。根据近期三大基础运营商公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 中国电信 的移动用户数约2.03亿户,中国联动的出账用户达2.5893亿户,中国移动客户总数约8.34亿户。目前虚商用户规模约占基础运营商用户规模的2%。

虽然业内普遍认为目前虚商用户规模小,一个月完成实名制补登记问题不大。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个月的时间可能只够做做样子,不会根治垃圾短信、通信诈骗等问题。非实名制的卡由于没有用户信息,线下渠道在销售过程中售价高,利润高,这种卡被普通用户拿到手后基本与实名制卡用户无异,但是被不法分子拿到手后就成了诈骗工具。以前,三大基础运营商很长一段时间存在类似问题,容易使运营商与用户之间的买卖行为形成惯性。“实名制需要一个过程,短期内恐难根治,但能有效遏制垃圾短信等问题。”

蜗牛移动也表示,目前在分配虚商卡号时,是以万号段为原则进行分配,即只能通过前7位方能知晓哪一个为虚拟运营商,商号码无法进行有效识别,管理上难度较大。此外,目前对于用户发送的条数和关键词完成监控和排查,还要依赖基础运营商的网络监测体系,这使得虚商在垃圾短信管控上缺乏快速治理的手段。

通信走向市场化面临多重障碍

2012 年6 月,工信部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2013年12月26日,工信部对11家企业发放首批移动转售业务许可证。截至2014年12月18日,工信部共分五批对42家企业发放了移动转售业务试点批文。

2013年我国引入虚拟运营商的目的,就是要在通信行业发展混合所有制,让民营资本倒逼通信行业改革,推动通信走向市场化。

2014年获得试点牌照的虚商以资费低、套餐灵活、流量不清零等武器高调杀入电信市场,最终倒逼了三大基础运营商对资费进行调整,并且从2015年10开始实施“当月流量不清零”政策。虚商因此被称为电信市场的“鲇鱼”。

但在邹学勇看来,目前虚商对电商市场的鲇鱼效应还只是处于初级阶段,这也与目前虚商发展陷入瓶颈期有关。

2015年年底,虚商2年试点期正式到期,业内普遍认为2016年年初虚商正式牌照将迎来发放。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日,虚商正式牌照的发放尚没有消息,目前虚商处于“裸奔”状态已有近半年时间。从用户规模来看,虚商发展两年多时间,用户数尚只有2700万;另外,因为批零倒挂问题,发放号码的39家虚商中,鲜有虚商企业实现盈利。

“工信部、公安部门关注虚商实名制问题,在于目前虚商业务的规范性有些缺失,监管力度偏薄弱。”虚拟运营商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莫广卫对记者表示:“虚商实名制问题背后还是聚焦于长期存在的‘批零倒挂’问题。实名制问题其实在于企业运营的投入多少,批零倒挂问题下虚商企业本身就在亏损,在投入上就会有一些收缩。”

他表示,现在资费市场已经市场化,定价机制在三大运营商手中,批零倒挂问题已经很难由监管机构去解决。另外一些虚商企业一味照搬运营商传统思路,不重视商业模式的创新,并且归结于批零倒挂问题,便很难取得突破发展。

在莫广卫看来,虚商已经基本实现1.0阶段的过渡,移动转售的基础业务已经做的相对比较完善,但在业务创新上还有待加强。“现在虚商还是作为公司主业发展的一个点去推进,以后聪明的企业可能会将移动转售业务单独剥离出来,去发展移动转售产业。”

据邹学勇介绍,通信行业的市场化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通过引起民营资本进入通信行业,打破三大运营在通信行业资费套餐的垄断市场,实现手机流量不清零等;第二个阶段;民营企业进入通信行业后,为通信行业带来低资费个性化服务,加快通信能力和各行业的融合,加快三网融合,漫游费的取消等;第三阶段,真正的由市场主导整个通信产业的发展,从用户被动接受三大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提供的通信服务,变成用户主动提出通信服务的使用要求,然后由运营商去提供服务。

莫广卫表示,通信行业市场化正在积极推进状态,发展势头迅猛,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能感觉到无论是虚商还是基础运营商往前推进的力度和开放的态度都比2014年有所加强,但是通信行业的市场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虚拟运营商实名制“裸奔”背后:通信市场化仍面临障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