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在攻击百度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最近几天,百度霸占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上榜事件又不光荣,媒体加了一个"恶"字。

诚然,魏同学的死亡令人惋惜,笔者行文到此,再次默哀。但既然,大媒体已经把这事件沸腾成了公众事件,那么笔者也来凑个热闹,说两句。

第一,一个商业企业的核心任务是什么?毋庸置疑,在法律的框架下最大限度的赚取利润。那么,百度搞竞价排名,这个行为违法吗?百度的竞价排名体系,是百度获取利润的主要手段。在公开的资料中显示,百度在2006年时就已经推出了该体系。在现有的《公司法》、《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中都没有相关的条款。因此,可以说,百度的竞价体系是在法律的保护下进行的合法商业行为。既然是通过合法行为赚取利润,有什么不可以?商业企业首先要对股东负责,以使投资方资产不受损失;其次要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行,以使员工能够继续工作。企业不是慈善机构,从宏观层面看,不使员工下岗,产生大量失业人口,即是企业对社会和国家稳定做出的最直接贡献,也是企业作为社会一分子的责任体现。因此,不应当用道德强迫已经负有社会责任的企业,这本身就是一种不道德,是绑架。

第二,百度搜索提供了怎样的服务?百度搜索是一个管道或容器,浏览器是终端,PC厂商或手机厂商提供了显示内容的工具。商业企业没有执法权,因此只能做容器。而容器是不区分装载在其中的内容的,管道传播了容器的内容。如果传播有罪,那么浏览器是不是也是帮凶?PC厂商或手机厂商也是十恶不赦,其罪亦当诛?如果百度有罪,那么在枪毙通过qq泄漏国家机密的罪犯时,是不是应当将腾讯一起枪毙?

第三,谁是凶手?魏同学重症在身,推波助澜的直接凶手是医院。多年来,看病贵,看病难,卖假药,收红包这一系列医院丑闻层出不穷。令我好奇的是,在事件沸腾的最初,不是直接凶手受到调查,而是连坐的管道受到责难。我深深的为程序员出身的李彦宏感到惋惜,在大腕的位置上混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程序员的思维。足见百度这些年没有长足进步,是与李彦宏的视野有直接关系的。

第四,我们忽略了什么?医疗卫生这种关乎人民生命的体系,如果仅仅依靠一家商业企业的道德和自律来约束,是不是显得过于脆弱。我们的机制为什么总是在基础的恶性事件爆发后采取隐瞒补漏的措施。信息技术已经进化到今天,大数据可以根据购买记录,来准确的判断出家里有人怀孕,体制的管理思维却仍旧停留在上世纪早期信息闭塞的时代。如果百度有罪,那么十年时间里,相关的监管机构早应该出台法律法规来约束他的行为,用十年的时间来观察百度的堕落,难道时间还不够长吗?

十年时间里都没有明文指出百度竞价排名不合法,那么百度就是无辜的。既然无辜,李彦宏有什么必要为监管机构的失职买单。

奶粉,假药到今天的魏泽西,太多的人已经为制度的滞后性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众媒体捏软柿子的时候,那个高悬的“恶"不该只砸向见钱眼开的百度。是时候醒来,让制度明明白白的指导人民的生活,而不必浸泡在事后追责的泥浆里,无法自拔。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在攻击百度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