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美国创业公司生造各种盈利指标:为获融资“不择手段”

导语:彭博社周末刊文称,在融资环境逐渐收紧的情况下,按需服务创业公司正在编制各种财务指标,以证明业务正在健康发展。而它们通常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财务指标。

以下为文章全文:

美国创业公司生造各种盈利指标:为获融资“不择手段” 按需服务创业公司的一种——食品外卖

去年9月,位于加州伯克利的餐饮外卖创业公司SpoonRocket资金即将耗尽。该公司创始人此前向投资者展示了激进的扩张计划,并承诺业务将获得高速发展。去年早些时候,当该公司完成向圣迭戈和西雅图的业务扩张计划时,融资环境发生了改变。风投更看重盈利能力,而不是增长速度。

在几个月之后,SpoonRocket就放弃了刚刚打开的新市场,专注于此前的业务。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技术官安森·崔(Anson Tsui)表示:“在很长时间里,我们的状态都是,‘赶快盈利,让我们证明自己是能盈利的’。”

然而按照传统定义,SpoonRocket未能实现盈利。该公司的说法是,其“边际毛利(contribution margin)为正数”。换句话说,该公司销售商品,即预先制作的餐品,收入要高于生产、分销和销售的成本。这也意味着该公司没有记入某些固定成本。

安森·崔表示,SpoonRocket的定义中包含了餐品成本、外卖员费用、包装费用、浪费及损耗、分销中心的租金,以及某些营销项目,但没有包括客服、中央职能员工薪酬、办公室租金,以及为吸引司机而支出的营销费用。

在经过谨慎的计算之后,可以看到SpoonRocket的边际毛利为每单50美分至1美元。创始团队将这一成绩拿给投资人看。根据安森·崔的回忆,投资人的反应是,“天哪,你们花掉了1300万美元,只是拿出了每单1美元的利润?”SpoonRocket于今年3月宣布关闭,并将某些资产出售给了巴西一家餐饮外卖服务。

从2014年初开始,按需经济创业公司获得的投资呈现爆炸式增长。然而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近期投资人开始渐趋谨慎。过去两个季度,按需经济创业公司获得的融资出现下降,而行业内的竞争则日趋激烈。为了向持怀疑态度的投资人、招聘对象,以及潜在合作伙伴展示业务的健康发展,创业公司开始绞尽脑汁思考如何证明自己是盈利的,或是即将盈利,至少从不同的定义来看。

美国创业公司生造各种盈利指标:为获融资“不择手段” 近6个月来,按需经济创业公司融资额已大幅下降

今年第一季度,Uber宣布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实现盈利。Lyft则表示,该公司“正处在走向盈利的明确道路上”。Postmates表示,将于2017年底实现盈利。DoorDash宣布已在某些市场实现了“正向现金流”。TaskRabbit将于今年底盈利。Airbnb距离盈利“不会太久”。Instacart实现了“毛利润的盈利”。Luxe Valet“在某些市场已经走到了盈利边缘”。在今年3月的Y Combinator演示日中,许多创业者的卖点都是“我们已经盈利”。

与上市公司采用的标准会计规则不同,科技创业公司正在推销许多不太常见的财务指标。在监管部门和投资者的压力之下, 亚马逊 Facebook 正更多地在财报中披露员工的股票薪酬数据。 LinkedIn Twitter 仍专注于不包含股票薪酬费用的业绩数据。

当Uber宣布已盈利时,该公司的数据并未包含发放给员工的股票薪酬,也没有包含利息和税金。Uber在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Lyft并未明确解释,该公司的“盈利之路”具体含义是什么,这令外界有诸多猜测。Airbnb也拒绝透露关于盈利的详情。TaskRabbit则表示,该公司所称的盈利是指净利润,但拒绝透露在计算中是否包含股票薪酬和税金等某些特殊的成本。Postmates在计算盈利时未包括税金。

多家创业公司按不同市场来报告业绩,试图证明它们在某些城市或国家已实现了财务上的成熟。但同样的问题是,这些数据中究竟包含了哪些成本和费用。今年2月,Instacart对彭博社表示,已经在最大的市场实现盈利,而该公司的40%销量都是盈利的。但该公司随后澄清,这里的盈利是毛利润盈利,这意味着在计算成本时只考虑了直接成本,例如产品供货和送货工人的费用,而没有纳入间接成本,例如客服、中央职能员工工资、租金,以及招聘时的营销费用。Instacart还表示,在所有市场,平均来看已经实现了毛利润盈利。

按需代客泊车服务Luxe表示,目前已在某些城市盈利,但拒绝透露具体是哪些城市。关于“在某个市场盈利”,该公司所说的是毛利润盈利,这没有包含中央职能的运营费用。帮助餐厅进行外卖的创业公司DoorDash表示,目前只在“最初的市场”实现了现金流为正。这其中计算了客服和本地员工薪酬,但没有计算中央职能部门花费的租金和运营费用。

Benchmark的知名投资人、Uber早期投资人比尔·古尔利(Bill Gurley)表示,企业对费用支出的密切关注值得鼓励。然而,对于私营公司提供的表面数据,观察家们应当持怀疑态度。他表示:“很明显,它们遭遇了压力。曾经所有人都在想,‘作为非上市公司太棒了,我不需要披露任何数据。’但现在情况已变。”

旧金山创业公司Zirx CEO西恩·贝尔(Sean Behr)表示,在当前逐渐收紧的融资环境中,证明业务的可持续性将会是优势。“在拜访投资人时,他们的情况通常是,‘听说你们已经盈利,我们会接受这样的会面。’你也需要让公司员工和招聘对象知道这些,‘我们不会关门,我们会坚持下去,你应当为这家公司感到兴奋并有信心。’”

贝尔的创业公司最初是一家按需的代客泊车服务,与Luxe类似。然而在发现业务不可持续之后,他调整了公司的发展方向。目前,Zirx主要的业务是让汽车经销商和其他公司呼叫司机,从而将车辆交给顾客,或是将车辆开回厂保养。贝尔表示,Zirx将于本月首次实现毛利润盈利。

贝尔表示:“你总是可以说,‘如果我们不计算某些成本,我们就是盈利的’。但不管有多少种方式你自称盈利,如果你的银行户头金额比刚开始时要少,那么就没有说服力。”(张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美国创业公司生造各种盈利指标:为获融资“不择手段”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