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创业老炮儿古永锵:联手阿里 回来是为了玩把更大的

当古永锵宣告要将创业10年的合一集团(原优酷土豆)私有化的时候,“古永锵不想玩了,要撤了”的声音就没间断过。

5个月后,合一正式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他带着标志性的眯眼笑容接受采访,有人艺术地发问,“你说三年后合一会在国内上市,你会陪着走完全程吗?”

古永锵并非给人情绪化、不安分的印象,但是总有人怀疑他会撤退。因为他在接受阿里战略性投资后,又选择其提出的私有化邀约。从4月6日开始,合一集团就是阿里的成员公司,虽然古永锵仍是公司的董事长兼CEO,并拥有股份,但这种局面和架构在互联网非常罕见。

高德接受了阿里的私有化从美国退市,但其创始团队几乎都已退出;UC也与之不同,俞永福和何小鹏等人现在均是阿里的高管,他们所持股份是阿里集团的。至于巨人、分众、360等其他完成私有化或正在回归路上的中概股,均系创始人或管理层联合买方财团发起,而非直接投向一家巨头的怀抱。

古永锵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承认,企业家做出这种选择在国内并不多见,甚至当年优酷与土豆合并也是孤例,“我敢做”。

这个在文化娱乐领域浸润了十多年的老男孩,不愿意用狼性这个词,而是强调自己是狮子座,偶尔也会咬人。“我一般不会先去怎样,但是你别犯我。”

创业老炮儿,对于外界贴的这个标签,他乐意接受。因为在资本战场从未失手,比如私有化这件事,时机、分寸拿捏到位,也有人想说古是银行家,强调他曾经CFO的经历。他却忍不住辩驳,“我做CEO或COO的时间其实要超过做CFO的时间。”

或许他要提醒我们,私有化并不只是一个资本层面的动作。之所以选择阿里而放弃其他公司,甚至财务投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公司最想要的是什么。

「 非阿里莫属? 」

4月6日,合一与阿里巴巴集团正式合并,成为阿里公司。按照合并协议,这笔私有化交易的价格是每股ADS 27.6美元,也就是说,阿里付出的收购成本约46.7亿美元,是中国最大的一笔现金交易。

这个数字不算巨额。2012年,分众私有化的总额为37亿美元,这在当时几乎是天价收购,但是随着中概股回A热潮很快被刷新。360最新达成的私有化方案涉及交易总价为90亿美元,是合一的两倍。也就是说,如果古永锵选择财务投资人进行私有化,应该不愁找到买家。

对古永锵感兴趣的资本和公司从来都不缺。2014年4月,阿里联合云锋基金投资优酷土豆18.5%的股份之前,就有古永锵与BAT的各种合作传闻,而《中国企业家》也在古永锵那里得到证实,“肯定会谈的,不谈才怪”。而且他说,跟每家公司合作的可能性他都认真考虑过。

包括这次私有化他做过多种预案,“和不同的合作伙伴一起私有化,交易架构完全不一样。”财务投资人如何参与股份回购,古永锵也做了开放考虑。但是在财务投资人和战略投资者之间,他选择了后者,阿里。

在选择私有化方案时,古永锵给自己预先设计了几个天条:一是对行业和公司战略发展的认可度与匹配度;二,价值观是否一致;三,站在公司治理的角度,怎样更好地继续经营这家公司;四,回归中国思路是否一致,是不是可以增值并帮忙。

总之,这次私有化既要达到战略性目的,又有资本层面的诉求,同时考虑独立性发展。如此一看,战略投资者更符合古永锵的诉求。

最核心的问题,留给古永锵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财务投资人交易结构相对复杂,就算是跟熟悉中概股回A操作的投行、券商等合作,至少需要一年的操作窗口期。而彼时早有传言,合一的竞争对手爱奇艺将瞄准国内战略新兴板。合一发起私有化3个月后,百度发布公告,李彦宏和龚宇将在爱奇艺28亿美元估值(不含现金和债务)的基础上,收购百度持有80.5%的全部已发行股份。如果爱奇艺抢先完成这一步,加上国内资本市场的变数,这些不确定性因素都可能影响合一私有化。跟阿里合作是最快的一条路,半年时间足够。

此外,合一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视频网站,它要做的影业等文娱平台需要战略投资者。古永锵说,“这个行业不适合玩票。找一些对冲基金跟你对赌也是一种玩法,但对企业以后的发展和要实现的战略意图不太匹配。我们现在看到的机遇不是一年两年的,如果资本赚完钱就跑掉,剩下全是散户,怎么办?”

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如果古永锵联手财务投资人发起私有化,势必要占用大量的资金。一旦如此,持续亏损的视频主业、惨烈的竞争环境会让他和管理层陷入前所未有的资金困境,甚至还要背负投资人的高额回报期望。

古永锵是个聪明人,而且看上去做任何抉择都不会纠结。“每个选择都有利弊,你要什么,不要什么,肯定会有取舍。”

他的聪明还体现在懂得维护与竞争对手的关系。你问他,即使是战略投资人,为什么不是腾讯而是阿里?他笑笑,“这个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们都还在合作中。”你提醒他,爱奇艺的付费用户数增长非常快,他同样用一个标志性笑容回报你,“不错,挺好!”

事实上,留给他的选择也确实不多,无论如何都逃不出BAT。而且做到如此体量,创始人和管理层持股大多是百分之十几,甚至个位数。他对我们说,这是客观事实。

阿里承诺,私有化不影响古永锵跟成为基金(优酷的早期投资人)所持的股权。古永锵提醒我们,“这次回来是我、成为跟阿里共同发起的。我们跟每一家谈的时候都是要求,把除我之外的其他股东买走。你认可我们才继续谈下去。”

「 私有化是必须的吗? 」

2015年5月,所有人都在谈论一只妖股。这家公司放弃冲击海外市场,早早地拆除了VIE改为人民币架构,并于去年3月24日登陆创业板,自此开始了连续涨停的神话。没错,就是暴风科技。

严格意义上,它跟优酷土豆同属视频领域。不到两个月,暴风拿下37个涨停板,一度在A股股价排名第三,市值最高峰时逼近400亿元,同期在美国上市的优酷土豆只有不到300亿元。而两家公司实际的体量和用户规模却与股价呈反比态势。古永锵真的不介意吗?

“在不同的资本市场里,很正常。”他回应,自己从来不看短期股价,没意义。

但是,当一家公司面对冲天的股价,老大很有可能将此当作一种战略资源。暴风科技CEO冯鑫一度觉得自己掌握了“核武器”。

古永锵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因为他自己也是这么操作的。投资人随着股价高低随时可以变现,创业者很难做到,因为总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创始团队每一股的买卖,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不代表他们毫无作为,股价波动背后也代表着资本运作的不同机会。股价高企出手做并购,低迷则回购。该用现金还是股权去做这种战略杠杆,做创投出身的古永锵运用得很熟练。

但他不认为这是合一私有化的主要原因。以前对于很多互联网公司来说,国内资本市场不可选,当这扇门打开之后,古永锵相信很多人跟他一样都看到其中的机会。去年中概股发起私有化浪潮就可以佐证。关键在于每个人对时机的把握。“你看得准不准,什么时候发力,在这个时代是关乎成败的关键元素。”古永锵如是说。

差不多一年前,他跟某广电台长在嘉里中心喝茶,聊得正开心,对方突然问了一句,“你们搞文化娱乐的,还不快回来?”这个时候,古永锵开始认真思考私有化的事情。

说国内正处于文化娱乐大爆炸的时代一点都不夸张,自媒体野蛮生长、网红遍地,papi酱首支广告被拍卖出2200万元的高价。同期发生的事情还有,papi酱视频内容被广电总局下架整改。面对市场机遇,古永锵决定主动求变。

跟阿里的合作是与马云、蔡崇信和张勇这些最核心的合伙人之间进行对话的,历时三个多月,他们在北京、上海、杭州、香港、美国等地都商谈过。

其中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对价,这是私有化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业务融合基本是冲着双赢的状态,但是涉及到价格,合一和阿里都要对各自背后的股东负责。虽然对价也有国际惯例可遵守,双方都是上市公司,但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微妙博弈。

当然,价格还涉及到公司口碑。如果私有化定价不符合市场期望,引起股东情绪反弹,会有损企业形象。一般私有化最终价格都由特别委员会出面。

谈判期间还会涉及到企业家心态的稳定性。拿合一来说,在与阿里商谈阶段,国内A股市场发生了巨幅动荡,虽然对价参考的是三个月甚至更长的价格,而且中美市场变化互相影响有个时间差,但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影响。古永锵表现得很淡定,“这是早晚要做的事情。”此外,交易双方都是企业,相对财务投资人对短期价格不是特别敏感。

「 再上市路径 」

私有化之后,合一必然面临着再上市的选择。古永锵计划花三年时间重新回到公开资本市场。他还说,“如果有捷径,肯定是越快越好。这方面我们还是有经验的。”

如果参考回A路径,目前合一只是完成私有化这一步。按照常规,接下来可能进行拆VIE,再上市两个步骤,而拆VIE首当其冲是对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认定。

中概股创始人普遍持股较低,在持股比例的层面可能存在实际控制人并不清晰的问题。在美上市期间大多采用AB股的形式保证创始人和管理层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但国内是同股同权,而且要求上市前公司实际控制人三年内不能发生变化。所以公司私有化时普遍会以双方协商的方式使管理层增持股份,以确保符合境内上市的要求。

私有化后,作为阿里成员公司的合一情况比较特殊。古永锵提出三年上市的时间表,或许跟此有关。他回应称,“中国资本市场的变化比较多,我们都在评估研究,其实有很多不确定性在里面。比如具体业务怎么分拆,选择哪个板块上市,这些正在选择。其实需不需要拆,都在积极探索中。”

古永锵更兴奋的是,私有化现状下可以做些业务分拆或投资,分拆的过程中有可能解决很多影业等子公司的出路问题,甚至不排除其中有些业务可以独立上市。合一集团成立时,做的一些布局框架也是有所计划的。“资本市场有不一样游戏规则的时候,其实有很多资本运作的可能性,这个我还蛮兴奋。”他目前的说法是,会亲自完成三年内再次上市的计划。

但是战略新兴板没有下文,按照合一目前的营收现状,很难符合主板和创业板对企业盈利的要求。对此古永锵似乎并不以为意。

他认为合一再上市有很多路径选择,“按照我们现在的体量和阿里的联动,有很多可能性。阿里除了电商,还有蚂蚁金服,包括阿里影业等战略业务。”另外,他对合一作为文化娱乐平台的收入前景持乐观态度。比如用户收入,原来合一这部分是低于5%,现在已经达到大概1/4。“如果这个行业to C和to B的收入越来越持平,你想不盈利都难。”

简言之,这两者的实现都倚赖与阿里电商系统、支付、会员、手游、众筹等业务板块的联动效应。一旦发生化学反应,既有助于用户收入的增加,将来也是对接资本市场的筹码。

对于阿里而言,也需要优酷这样的视频平台。他们会共同投资一些项目,一起做IP开发,内容和渠道的联动已经开始。当然,最重要的是数据,这也是双方之前一直没有真正启动的合作。包括与蚂蚁金服在内的阿里板块,都会进行数据打通。

不过这两家公司融合并非毫无障碍。私有化谈判过程中,古永锵已经感受到合一与阿里思考问题的差异性。“我们是用户导向,服务的是5.8亿用户,阿里的客户是中小企业。”具体表现在业务层面就是效果广告和品牌广告的差异。这会是今后需要双方融合思考的地方。

私有化至今一个多月的时间,古永锵对外发声的频率明显增加,除去交易期间缄默期外,这几次对外发声的思路就是各个业务“玩”起来。从发布了“一鱼多吃”的玩转内容、papi酱拍卖的玩转自频道,到携手着迷的玩转游戏,还有积累已久的玩转VR。这似乎也是对开头质疑的回应,他不止要继续玩,还要玩更大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创业老炮儿古永锵:联手阿里 回来是为了玩把更大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