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文 / 光影重梅  吴立湘

“你知道小A吗?她现在可是我们的师姐哦,我们未来也一定会像她一样吧?”虽然只是住在一片乱糟糟的出租屋内,但这位电竞女团的选手在面对小娱时,仍憧憬着这一切。而她口中的小A,近期已经接了不少游戏广告代言活动,粉丝天天在微博刷屏,收入更是呈现几何级增长。

现在随着顶尖的游戏解说、游戏主播年收入进入千万级的行列,甚至纷纷被平台买断之后,新入行的游戏解说越来越难以出头。

于是,不少人选择更“专业化运营”,也更蓝海的电竞女团这条路。甚至,不少小模特、小艺人为了走红,也选择了游戏电竞这个切口。

实际上,根据娱乐资本论对电竞女团的调查,发现这个行业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健康和成熟:欠工资不给、工作生活都只能窝在一个破网吧、被奇奇怪怪的大叔追求都是家常便饭……更重要的是,LOL的母公司以及腾讯不够支持、赛事运营比较薄弱、聚光灯只关注男团,以及23岁以后就算高龄选手,这些都是电竞女团发展的障碍。

据悉,像知名电竞俱乐部VG旗下最低男选手的身价 (400万) ,可能都已经超过整个女团的一年收入了。

光环还是骗局、泛娱乐运营还是专业化打造、成长困境还是价值洼地,这些纠结的问题,几乎每天都能萦绕在电竞女团从业者的心中。也正因此,娱乐资本论经过长达半个月的深入采访,经过与不同的队员、领队和经理交流,试图还原一个电竞女团真实的生存状态。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游戏直播中的兔子

被同学羡慕能一边游戏一边赚钱

“没想到你毕业后做了女团,真羡慕你现在的生活。”

这是T-REX电竞女团成员魏婧 (化名) 收到的微博私信,发私信的是她大学室友,让她室友羡慕的是这个电竞女团最新活动照片,照片中包括魏婧在内的6名成员妆容可爱,受人追捧,有种明星般的感觉。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T-REX电竞女团宣传照

“我们现在每天都能接到很多这样的留言,她们在同学心目中几乎是顶着光环。” T-REX电竞女团的领队F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作为领队她能时刻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关注目光。

“朋友同学都很羡慕我,觉得我一边打着游戏,一边还可以挣钱”,上海VGirl电竞女团成员周洪越也有与魏婧相同的感受。

周洪越毕业前在机缘巧合之下看到上海VGirls女团的招募贴,经过参加面试等环节,最终在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开始一个职业电竞女选手的生活。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其实她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在大学毕业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离开武汉。但在上海,周洪越有一个称之为小家的地方,这是公司为他们租的别墅,一层是工作区,也就是打游戏的地方,二层、三层是生活区。

几个小女孩子朝夕相处,感情融洽,平时休息时间还会一起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她甚至兴致勃勃地与小娱谈论着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

确实,因为电子竞技产业融合“泛娱乐”与“大体育”的行业属性,其发展受到这股风潮强烈的影响。因此,连带着电竞选手和电竞主播都纷纷受到粉丝的追捧,更有甚者,当时和周杰伦、陈赫打比赛的选手,也顺带着小火了一把。而明星们的出现,无一不彰显电竞与泛娱乐的紧密联系。

住网吧、被扔给普通玩家训练,仍坚持电竞

VGirls女团虽然打着女团的旗号,但实际上,我们发现它严格意义来说应该是电竞女子俱乐部,这点从他们的团员日程表就可以看出:

  • 10:00-12:00 个人英雄联盟练习时间

  • 13:00-18:00 在教练指导下英雄联盟组团赛

  • 19:00-22:00 在斗鱼等游戏平台上直播自己的比赛,中间各有一个小时休息。

“我们每天不止工作12个小时,有一些队员成绩不好会偷偷加练,玩到一两点都是经常的事情,大家都想出成绩,都热爱玩游戏”,对于自己的日程,周洪越解释道。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而与VGirls女团较为垂直的定位不同的是,T-REX电竞女团更宽泛一些,在电竞圈里发展泛娱乐,不少成员一方面是热爱电竞游戏,参加电竞女团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游戏梦;另一方面,她们也抱着网红甚至是明星的心态,想要通过努力“站到舞台前面”。

这个女团成员背景也稍许不同,除了2名在校大学生,1名毕业大学生之外,还有Coser 小艺人和上过台湾综艺节目的“十八线艺人”。刚刚成立还未正式出道的小团体看上去像一个“大拼盘”,组装的是女孩子的“镁光灯梦想”。

“我们7月份可能会正式出道,接下来会安排话剧演出、单曲录制、商演、游戏直播等活动。”女团领队小F告诉娱乐资本论,“不过我们都是在电竞圈子里面做这些事的,未来才会朝着泛娱乐发展”。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T-REX电竞女团美照

与周洪越和魏婧一开始就找到自己喜爱的电竞女团道路相比,兔子 (化名) 的经历可能就显得“悲惨”很多:“太气人了!他们就是骗子!到现在还欠我2000多块工资还没还我。”

原来,兔子因为一则电竞女团招聘广告,加入了某网吧老板主导的团队。

“一开始说工资和住宿都会解决,但是一拖再拖,最后把我们安排在网吧的二楼,住宿条件极差;这我也就认了,关键是找一些网吧的玩家教我们打游戏,这不是瞎扯犊子吗?”在与娱乐资本论谈话中,她不停地吐槽这个所谓的女团。

“既然知道这是一场骗局,那你为什么不早点离开,还在里面却呆了两个月?”小娱忍不住地问道。

“我以为忍忍就能学到东西,我很想成为电竞女选手,觉得那样很厉害,就一拖再拖。”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和兔子一样,到那里参加集训的女孩都是热爱游戏的。在兔子看来,因为从小母亲早逝的痛苦,让敏感的她只愿意在游戏中寻找慰藉,“是游戏帮我走出阴影。”

“后来父亲再婚,我也搬出去住了,现在在北京x大学读专升本,这期间游戏一直陪伴在我左右。”兔子对游戏的感情相当深,即使有了这样不愉快的经历,她仍然坚持自己一个人的游戏训练。而她的队友,也大多觉得在游戏里可以找到同伴相互交流,感觉很温暖。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走一步算一步吧”在采访的最后,她这样对娱乐资本论表示。

也有模特进入电竞圈,过了23岁就得转行

电竞游戏可以让人快乐,但时间久了也会有些烦躁,打集体比赛的时候,偶尔不在状态拖累了队友,有些女队员还会内疚得哭出来。

“我们也相当于运动员,白天这么高强度的练习,真的也挺累的,倒是晚上直播的时候会轻松一点,有时候你即使输了比赛,网友也会安慰你说没事的。” 周洪越向娱乐资本论表示。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她到现在都清晰的记得第一次直播的情形,因紧张犯了好几次错;因观众一些“挑逗性的对话”而差点翻脸。但现在时间直播久了就适应了,也学会了处理,和网友们的关系也相对融洽一点,有时候高兴了还会唱个歌给大家听。

与周洪越相比,她们的领队刘紫妍的转变可能更大。“大学毕业后,我做了2年的平面模特,主要就是作为淘宝服装的模特,后来有了转型的想法,于是来到了VGirls。” 刘紫妍说道。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我是个做事就想把事情做好,而且独立的人,就像《欢乐颂》里面的安迪一样,决定了就真的加入了电竞女团。”

但电竞是一个残酷的行业,对于年纪有着很高的要求,随着反应、灵敏度的下降,一般女孩子过了23岁就很难再打职业赛了,所以今年25周岁的她不得不退居幕后,更多地承担领队的角色。现在,女团大大小小事情她都要负责处理,有时候女生有小心思了要耐心劝导;谁不在状态了,要及时安排替补;有时候自己也要参与晚上的游戏直播……

“模特有一定的发展瓶颈,转型是必然的,而且她现在的工资比以前做模特还高点。”谈到这个转变,他们的经理张浩对娱乐资本论表示。

包吃住的,每个月还能有过万的工资,或许对于她这样的上海本地女生来说足够了,因此刘紫妍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离开以前俊男美女满世界的模特圈虽然有些可惜,但她认为“这条路是对的,更有发展前途”。

不被腾讯支持,男团一个队员收入顶女团一个队

娱乐资本论在与这些电竞女团接触中发现,虽然电竞和直播都快速崛起,成为资本追逐的热门领域,但女子电竞却并没有享受到这样的红利。

“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吧,看到今年底会不会有起色,如果实在不行就解散了吧。”上海VGirls女团经理张浩无奈地对娱乐资本论表示。

团队每年电竞比赛+商演+直播等乱七八糟的收入加在一起约300-400万,但人员工资在内各项成本加起来高达250-300万,“真的不挣什么钱,如果行情不好有可能白干一年。”

“我们算运营的不错的,其他同行有的欠工资、有的倒闭、有的拿钱烧一段时间又陷入困境。”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电竞女团出现这样与大行情不太符合的情况呢?

LOL(英雄联盟)母公司拳头和腾讯的不支持几乎是主要症结。据悉,女子电竞百分之八十都是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而且女子电竞队集中在中韩两国,范围太小不足以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女子电竞比赛,所以拳头公司对女子电竞一直很消极。

因此,国内的代理方腾讯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支持,加上一些负面消息,目前腾讯几乎连推广也不怎么做了,这些直接导致女子电竞比赛商业化停滞不前。

“没有钱,比赛的奖金就很少,很难运营下去,男队做的这么好,因为商业化程度高,奖金高,他们这一块不仅可以 cover 成本,还能挣得很多。”经理张浩表示,目前拳头公司和腾讯只是支持男子电竞队的,这让男女电竞选手待遇存在天壤之别。

日前,某传统体育分析网站发布了一份《2016年中国电竞创业趋势报告》,其中明确给出了VG电竞俱乐部中一些男选手的的身价,他们最低的400万,最高800万,一个人可能超过整个女团的一年收入。

其次,很多电竞女团还是走纯竞技路线,很少开展泛娱乐的尝试。在采访中,张浩甚至忌讳我们将他们称之为“女团”,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女子电竞俱乐部,唱歌跳舞才是女团做的事,而他们明确不会走这样的路线。

虽然VGirls女团不会走唱歌跳舞路线,但张浩还是给出了未来的一些设想,如果 VGirls 女团运营的好的话,会和电商结合起来,创立自己的电商品牌。他觉得这种才是能够长久走下去的模式。

电竞女团未来在哪里?

那你认为电竞女团有没有未来?这是娱乐资本论对每一个采访对象都会问的问题。

“女子电竞肯定会有未来,但不是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上,等第二款游戏的出现,而且游戏方支持女子电竞的话,前景会非常好。”这是张浩的答案。

“等有一天我们超过男选手,让所有人刮目相看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周洪越认为,目前电竞圈子都认为女生不如男生,但如果有一个女生技术超过男生,人们的观念会改变。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目前我们刚成立,还不知道能走多久,但是我们会和泛娱乐结合起来,希望能找到正确的路。”T-REX领队F表示。

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娱乐资本论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49095/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起底真实的电竞女团:住网吧、被骗、收入不及男团零头、23岁后就面临退役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