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在 Facebook 当合同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能够在 Facebook 工作,即便只是合同工,想必也足以成为一生的荣耀。但很遗憾,这段为 Facebook 工作的经历却成为了我一生的污点。

作为管理员,我的工作是为 Facebook 的热门话题选择适当的内容,并将其推送给用户。我每天都会浏览数百个热点话题或关键词,Facebook 断定这些内容可以很好地吸引用户的注意力。然后我会针对关键词选择一篇文章,并为推送内容撰写标题和简介。

在过去几个星期,你在 Gizmodo 上所看到的关于 Facebook 推送团队的消息都存在一定偏差。据我所知,团队内部并不存在所谓的政治偏见,也没有接受过抵制保守派消息的命令。团队成员的水平确实很棒,但糟糕的管理水平以及各种恐吓、偏袒和性别歧视现象却把工作环境弄得毫无是处。我身边的同事都感到非常压抑,但只是敢怒不敢言。其中又以女性受害至深。

Gizmodo 最初发布的文章主要针对外包推送团队的工作环境。这点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我对文章的进展感到尤其失望。文章并没有突出困扰着团队的问题并就此进行讨论,而是把管理员描述为一群牢骚满腹、娇生惯养的年轻人。我从不会因为偶尔的加班而抱怨,我所不满的是好几次和性别歧视行为的指控最终都不了了之。

最令我惊讶的是团队成员对待女性的方式:和 Sheryl Sandberg 在演讲中所提倡的正好相反,我们的团队并不鼓励女性挺身而出。

每当我反映工具有缺陷或者标题有误这类问题时,其他成员绝不会多加理会。但如果反映这类问题的是一名男性同事,其他成员会对他的慧眼表示赞赏,并着手修复问题。这是一种毁灭性的冷漠,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愿意反映问题,最终我也会对所有问题都视而不见。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向她的直属上司反映考勤卡有问题。这位上司在没有进行任何调查的情况下,直指这位女同事的使用方法有误。一个星期过后,几位合同工发现自己的薪酬统计有误,但上层并不会过多在意我们薪酬的发放是否准时、准确。另一位女职员曾发现工作指南中存在矛盾之处,并请求上司进行澄清,但最终只收到了「不要搬弄是非」的答复。

我们团队一共有 40 多人,但自 2014 年以来,已经有 15 位同事申请辞职,包括我在内的女性一共占据 10 名。需要注意的是,合同工的薪酬通常处于较高水平(起薪大约在 55,000 至 65,000 美元之间),至少以传媒行业的标准衡量确实如此,甚至还有免费工作餐提供。按理说这应该是一份广受欢迎的工作,但离职率却一直居高不下,这的确发人深省。

在离职面谈中,包括我在内的数位女性员工都提及曾向直属上司反映遭受到来自经理和编辑的性别歧视行为,但这类意见并不能让情况发生任何改变。

Facebook 一直热衷于为推送团队招募拥有新闻视觉的员工,但我们并不属于任何的内部组织。工程师们经常会在没有告知我们的情况下对产品作出调整。

团队的考核机制更重视的是数量而不是质量,合同工被迫在高压的环境下工作,以实现高不可攀的目标。但很遗憾,内部的计划和沟通机制一直备受诟病。每当表现不佳的时候,管理员会收到来自直属上司的一封邮件。上司会在邮件中列举出其他管理员的数据,以形成直观对比。团队的工作指南也一直不够清晰。

《卫报》曾发布过一份泄漏文件:「Facebook 主要依赖 10 个新闻网站以评估推送消息的受欢迎程度。」最严重的问题在于,即便员工一再重复问题并请求指导,还是没有人会作出解释。在大多数情况下,最终担任解释工作的还是管理员和编辑。随着合作对象的改变,同一个话题往往会得到不同的待遇。

在 Facebook 当合同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Facebook 否认曾经对推送消息的标题和简介是否包含和 Twitter 相关的字眼进行审查,从表面看来确实并不存在这种现象。但我曾被告知在工作中要尽量避免和 Twitter 相关的信息,曾经有好几次管理员就因为推送和 Twitter 相关的信息而受到惩罚。

我们不能接触其他渠道,也不能向人力资源部门发起投诉。对新闻业一无所知的内部员工经常会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而领导层也只会将责任推卸给管理员。不论对错,一切的责任都由基层人员承担。

我们经常会被各种指标压得连午间也顾不上休息。为了防止管理员的工作出现拖沓等情况,领导层甚至还专门设计了一款专门追踪工作进度的工具。管理层一直将这点对员工保密,仅供在评估员工表现的时候作为参考。

我们不能和公司的其他内部群体打成一片,不能参加公司举办的活动,还需要注意和其他内部员工的说话方式。每当请假过后,我们总会接到通宵工作的安排,这难免会让人产生一种被惩罚的感觉。

每当提及我曾经在 Facebook 工作,身边的人总会肃然起敬。身为记者,我所赚取的薪酬要比绝大多数人所想象的要高。但可观的薪酬水平并不能弥补这种充满毒性的工作环境。哪怕是现在,我在反映问题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恐惧。每当发现问题的时候,我还是会踌躇不前,哪怕是有更好的创意也不敢直言。

Gizmodo 所发布的文章至少完成了一件推送团队在过去两年内一直没能做到的事情:为合同工而发声!

在上文发布前,《卫报》和 Facebook 取得了联系,以征询后者对这篇文章的评价。后者回复了一份声明,全文如下:

Facebook 公司致力于为包括合同工在内的所有员工提供一个体面且安全的工作环境,公司绝不容忍任何触犯法律的骚扰和虐待行为。不论发起人是内部职工还是合同工,我们都会严肃对待和骚扰、虐待等行为相关的指控,并对没一起投诉发起调查。

如果发现第三方雇主存在不允许员工午休的情况,我们将要求雇主赋予员工适当休息的权利,并严格遵守法律对薪酬以及工作时间的规定。实际上,Facebook 为合同工所支付的薪酬标准在行业中处于领先水平。我们为合同员工支付的时薪最少为 15 美元每小时,合同员工还享有带薪休假和带薪产假等福利。我们致力于为合同员工提供优越的工作体验,并以此为荣。

我们一再重申,热门话题的推送符合致力为用户提供高质量内容的指导方针。Facebook 一直致力于为观点不一的用户提供完善的交流平台,热门话题栏目的设置正符合我们的经营方针,我们的目标是为用户的体验带来价值。我们正在对一些反映推送团队镇压保守派观点的报告作出调查,一旦发现团队运作存在违反公司规定的现象,我们将采取措施以纠正偏差。

我们从未为算法制定「禁止推送任何和 Twitter 相关的消息」的规则,我们的团队会一直尽最大的努力让话题描述贴近事实。如果该话题曾经被多个媒体网站报道,我们的团队会尽可能反映出多家媒体网站的观点。

文章来源 : theguardian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译文由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在 Facebook 当合同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