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金牌顾问:银行没那么容易被颠覆 互联网金融不是Uber

金牌顾问:银行没那么容易被颠覆 互联网金融不是Uber

互联网金融在过去几年里为金融行业带来了巨大改变,他们通过抓住传统银行业的长尾,迅速吸引了大量客户,并尝试改变了很多人的金融理财习惯,而这也给传统银行业带来了更大压力。很多人在观望,究竟互联网金融会不会像Uber对传统出租车行业,Airbnb对传统酒店业的那样,破坏传统金融行业。或者是说,在互联网金融的未来发展中,传统银行业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一、现在的关系:介于对立与合作之间的复杂

2016年3月《纽约时报》Nathaniel Popper撰文称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繁荣可能会威胁到银行员工的就业。花旗近期推测,接下来10年新技术的发展可能会使商业银行约30%的职员失去他们的工作。面对互联网金融的冲击,银行业会被迫裁员并被迫采纳并实施自动化操作流程。负责这一报告的总编辑Kathleen Boyle认为,传统金融机构在规模上依然占有上风,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欧洲都还没有到达电子破坏的引爆点,但随着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投资的增长(5年时间从18亿美元到190亿美元),这一现象不可能再持续很长时间。

金牌顾问:银行没那么容易被颠覆 互联网金融不是Uber

这是事实,但也很容易形成一种印象,仿佛双方是一种“彼进我退,彼退我进”的零和一博弈,但我们认为,其实双方的关系依然蕴含着有合作的可能性,只是合作与对抗的均衡仍在互相探索中。

《华尔街日报》2015年11月曾指出银行业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关系相当错综复杂。移动银行Simple的合作创始人Joshua Reich在6年前就曾对当时全国最大的贷款银行宣言:“我们会赢!”但之后他把企业卖给了西班牙对外银行(又叫西班牙外换银行,是西班牙的主要银行,于1999年成立)。而现在他又有了不同论调:“我们当时有点冒险,但现实是在金融服务领域,你需要和银行合作。”

在经过几年的竞争态势后,很多挑战者开始重新思考他们与摩根大通、花旗集团与高盛的关系。

银行不仅仅与初创互联网金融企业竞争顾客,还会提供他们在成长中需要的关键基础设施,他们在提供资金的同时,还会提供应付监管者的经验。例如前面提到的Simple,在它被西班牙对外银行收购后,用户量在2015年增长了一倍,而且现在每月仍以10%的速度增长。与此同时,银行也希望能够像互联网金融企业那样吸引到更多年轻客户。

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银行无法再对行业内发生的一切保持沉默,花旗集团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Corbat带着其他高管前往湾区,在当地一个金融中心与互联网金融企业的高管进行了私密会晤,银行业已经意识到他们需要与外界的变化们保持强烈联系;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企业也展现了不同的态度和选择,有人欣然接受与银行合作,并努力平衡这段关系,例如Joshua Reich现在仍然是Simple的CEO,直接向董事会负责,这其中就包括西班牙对外银行;另外Simple还拒绝了西班牙对外银行全球高管的七成拜访请求,因为双方认为应该只让真正能为这段关系增值的人参与进来。除合作选择外,也有人对银行表示怀疑,Lenda拒绝了多家银行的投资,而选择了风投公司Winklevoss Capital和500 Startups。

二、互联网金融需认清形势:现有的阻碍

2016年1月,《赫芬顿邮报》一篇专栏文章指出,人们之前大大忽视了互联网金融行业取得的进步其实依赖于完善的金融服务产业,是金融机构的参与与合作才使得Apple Pay这样的支付创新成为可能。互联网金融公司与银行相比依然有很大进步空间。其中一个就是顾客意识,互联网金融想要赢得银行的核心顾客群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随后,文章列出了四点互联网金融行业在与银行竞争中面临的挑战:

1.银行历史悠久(包括顾客关系)

银行业从它出现起就是现代经济的支柱,将来也是。而且他们和客户的关系根深蒂固,并且很难在可预见的未来被分离。同时,商业伙伴与客户在新技术产生前就一直在使用他们的服务,银行在历史与信任方面的优势依然很难被其他竞争对手赶上。

2.银行资金更充足

Lending Club是互联网借贷的成功典范,大概有50亿美元市值。这个数据听起来挺多,但和全美最大的富国银行比比就知道了,后者的市值为2800亿美元。商业银行是一个很大的实体,而如此巨大的市值对消费者来说绝对是一个安全信号。另一方面,较小市值的企业容易受市场波动的影响,这是商业客户,特别是大的、优质的商业客户要极力去避免的,因此他们还会优选商业银行。

3.银行的销售力量与顾客服务基础设施强大

银行不仅会雇佣很多人,而且还会提供很多有力的销售与发展计划,尽管互联网金融企业高效便利,但传统金融机构有实际能力帮助顾客应对技术和结构变化。银行的销售团队可以人工保证中间市场和大公司客户的最终成功,这与互联网金融更青睐的电子选择不同,到目前为止,金融行业中,人工确认依然是对风险控制的最好保证。

4.银行的数据才是真正的大数据

经过数年的数据积累与收集,银行已经拥有了许多大客户在交易与行为上的数据库,这些信息都是巨大的财富和资产。如果使用得当,这些数据可用作杠杆尝试新的支付服务,以创新方式减轻风险。

《福布斯》杂志2015年11月提到在梧桐树会议中,Digital Asset Holdings的CEO,前摩根大通高管Blythe Masters认为金融领域的“Uber时刻”这一说法很有趣,金融领域某些变化或许会和出租车领域有可比性,但变化发生的机制会相对不同,主要原因是金融服务不是豪华轿车服务,而是关于钱、人们的储蓄和生计。正是因为金融服务关系到美国人的生计问题,而不仅仅是到布鲁克林的一段出租车之旅,监管也会比其他领域复杂很多——而拥有百年历史的银行业在应对这些规则中具有优势。银行业不会被轻易地颠覆,传统金融服务领域也在不断创新。

Prosper Marketplace的合伙人Chris Larsen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要想在金融服务领域取得成功,需要处理好这三个领域:技术,资本市场/风险缓释和监管合规,而在这三个领域,硅谷公司们都显得比较稚嫩,硅谷的工作是两年时间的周期,监管的改变可能会花到5~10年时间,一般银行业在这些领域会比较擅长。

Sequoia Capital合伙人Pat Grady认为,互联网金融目前正处于第二局,排名前30的银行共有2万亿市值,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市值加起来是1000亿,所以在这一领域的破坏者占现存主流企业市值的5%(相比之下挑战沃尔玛的亚马逊有2600万亿的市值,而沃尔玛是1880万亿)。

尽管破坏们存在机会,但Grady也说,到2020年,我们如今看到的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名字都会消失。一般说来银行都非常非常聪明,互联网金融初创企业的死亡率比其他行业会高得多。

三、各博弈方的可能策略:互联网金融并不占优

2016年4月《纽约时报》Andrew Ross Sorkin撰文称,因为害怕会被破坏而又拥有强大力量的大型商业银行,会在一轮兼并与收购中吞并互联网金融企业,将他们纳入其本应破坏颠覆的机构中。例如最近摩根大通与网贷平台OnDeck的合作,在摩根大通看来,这仅仅是一次实验,用来收集信息并学习早期的网贷平台,如果发展得好,可能会收购这家公司或它的一个竞争对手。并不是说OnDeck会很乐意,但考虑到巨大的市值差异(5亿美元~2140亿美元),银行会很愿意支付大额保费。

的确,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估值就像近期其他硅谷企业一样下降了,而这也引发人们的猜测,新一轮的投资与交易即将来临。当互联网金融经历了一段估值过高的时间后它又重回现实,人们开始寻找可行的收购机会。

Steve Case说:“一些足够聪明的银行知道如何同那些企业进行合作,收购或是合资都是不错的办法。但如果他们想保持现状,那么最后的结果会令他们自己大吃一惊!”

正像我们的金牌顾问曦域资本合伙人黄晓黎所说的:“现在各大银行、保险公司最大的问题是体制问题,他们甚至知道自己的体制招不来合适的人,因为这些人都去自己创业了,他们只能通过投资入股、购买去实现的。未来两三年就会迎来互联网金融投资的收获。”同时她认为“未来并购会非常非常快的到来,BAT的思想很开放,他们现在是在完成自己的家和布局,在这个骨架完成之后需要添不同地方的肉时,他们一定是不会自己去什么都做的,他们大公司也知道做一个细分领域他们是做不过小公司的,他们一定会去买买买。”

显然在当下形式中,传统商业银行处于更有优势的一方,出来一些“不太聪明”的银行可能保持现状外,大多数银行会依赖自己的优势倾向采取主动合作的策略,而对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合作意味着更多的资金支持与应对监管建立顺应机制的帮助,但同时可能也存在独立性与自主性等方面的隐忧,但选择拒绝则可能需要独自应对资本市场与监管的高成本风险,到最后生存与否也可能会打个问号。

对互联网金融业而言,关键问题是:企业在保持有序,应对复杂的监管障碍时,他们是否能保证足够快的发展。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仍未远走,监管仍然不会松太多。合规花费很高,而很多大机构早已建立了大量合规基础设施建设,例如大型商业银行雇佣了大量的律师,而互联网金融小企业最终只能以成为大型金融机构、商业银行的一部分而告终。

沙咏杰编译

金牌顾问已成立金融与投资答疑微信社群,在金融与投资方面有任何问题的朋友可添加管理员微信(18797778979)申请入群,除请大咖专题解答大家问题外,更有机会与金融与投资大咖面对面交流!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金牌顾问:银行没那么容易被颠覆 互联网金融不是Uber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