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金牌顾问徐晨:2016年创业投资异常严峻 哪些领域人多易踩踏

2016年,VC基金面临两个问题:

1、在募资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如何去进行投资布局;

2、帮助过去一两年来投资的项目寻找下一轮的投资方并退出,甚至不惜牺牲一定的投资回报,降低估值寻找下一轮融资。

金牌顾问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认为:今年创业市场将呈现多元化,可以做差异化投资了。

一、创业公司要调整融资预期

亲身经历了中国VC行业十几年的波动,2015年的投资市场仍然算是值得记忆的一年。“上半年创投市场所向披靡,一路攀升,一批2014年刚刚诞生的企业快速成长为独角兽公司。但这样的凶猛势头并没有得到延续,下半年二级市场陡降,连带影响到PE/VC的募资和投资。”根据徐晨的观察“上半年募到资的投资机构还有很强的投资动力,但募资款难以入账时,很快投资意愿便降下来了。”

初创公司与中大型公司的融资难度的差异开始拉大。“小的、初创公司还是可以融到钱的,因为他们可以很方便地调低估值。但是,此前拿过多轮融资的中型创业公司再融资就会非常难,甚至有可能出现在美国已经发生的估值减半的情况。根据二八规则,大公司更容易把市场上的资本吸走,一个典型现象就是老大老二的合并并拿到融资,对于老三老四将是致命的打击,因而中型公司将最为艰难。”徐晨分析说。

现在正在融资B轮C轮的公司,融资会很有压力。“当然,好公司依然可以融到资,但是融资的频率以及金额都难以与2015年相比,很多公司迟迟不上市,也是因为短期内无法找到公允价值和实际价值之间的平衡点。”徐晨判断,今年,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最终的选择就是降低融资预期。

戈壁2015年投资了30多家公司,后期很多估值比较高的项目是用可转债的形式投资的。“我们看到一些项目估值过高,如果按高估值投资很可能导致后面的资金不愿意进来,我们可以接受赚的少或者不赚,但是不能有明显的逻辑上的判断失误。所以很多公司本身是被我们看好的,不想错过投资机会,但是估值却比较高,我们就会采用可转债的形式。投资金额固然重要,但说到底,最后看的还是股份占比和最后回报倍数。“徐晨说。

二、VC面临“下山踩踏”现象

相比于2015年投资火热时的“上山拥堵”现象,现在VC似乎正在经历“下山踩踏”。

今年开年,VC基金面临两个问题:1、在募资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如何去进行投资布局;2、帮助过去一两年来投资的项目寻找下一轮的投资方并退出,甚至不惜牺牲一定的投资回报,降低估值寻找下一轮融资,那些在2015年的Portfolio中新增了不少的O2O、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投资机构尤其如此。

相形之下,PE基金要比VC基金处境更为艰难。PE投资项目数量少,估值高,一个项目的估值变化对于基金来说影响都是巨大的,甚至可能导致整支基金的投资回报低于预期。

近期,美国知名投资机构将被投资公司估值减半,以短痛谋求长期的喘息机会。一方面会传导到国内投资市场,另一方面,根据当前无论是美国中概股还是国内A股的形势都面临着两个问题:1、上市难;2、即便IPO也很难获得较高的公允价格。“但让他们把估值降低,变相说明PE的投资是错误的,对后面的投资逻辑又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两年老牌PE募资难度增加,也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会进一步加剧LP的恐慌心理。”金牌顾问徐晨说。

整体来看,今年机构的募资难度与去年下半年相比差不多,新基金会同比减少,一些投资性基金会因为募资和投资的双重难度而退出市场,至少,一些上市公司自己做基金的意愿已经有所降低。

另外,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正在经历此消彼长。2015年的另一个行业变化是美元基金地位后退,人民币开始成为创投市场的主导力量。这两年,美国市场对中国公司的预估不乐观,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寥寥可数,在美国上市已经变成非主流途径,创业者由于各种原因不愿意融美元了。所以美元基金的一般策略是接人民币项目或者集中投资几个大的项目。“徐晨说。

三、2016年多元化投资

“今年上半年,创业公司的估值将会回调到合理的区间。”徐晨认为的合理区间指的是2014年中旬以及下半年疯长之前的价格。徐晨认为,其实这两年无论是创业公司质量还是创业者的成熟程度与之前相比并没有本质提升,反而商业模式重复程度比较高,估值的上涨是供需关系的变化造成的。

“今年第一个好处,把去年特别热的大概念,比如O2O,从市场中清除掉了。其实这是好事,去中心化。”徐晨说,去年创业公司数量和投资数量基本成正比,大量钱投向O2O,导致创业者跟随性地选择这个方向进行创业。而且底层需求是刚性需求,不是需要创造或验证的,加上O2O平台的获客方式以补贴为主,有了钱谁都可以做。没有创业壁垒的领域成为创业者和投资者蜂拥的市场必将快速催生泡沫。

去年,创业者普遍把融资周期从9个月缩短到6个月,从6个月缩到3个月,最后甚至达到一年融资3、4轮,而且估值每一轮都大幅上涨。金牌顾问徐晨认为,“这其实是有问题的,3个月产品本身会有多大的变化?3个月公司业务会有多大的提升?这其实已经违背了企业正常的成长规律。”

其实很多投资人很清楚这一点,但从众是中国投资者典型的心理,而且如果投资人不投O2O,却可能引起LP的质疑:“市场上热的大项目都没有投资,你的投资策略、你们对市场的预判是不是存在问题?”

最近,这样的情况正在慢慢改善,早期投资者更多地将视线放在业务的可延续性,创始及管理团队对业务的了解程度,执行力,战略眼光等。

未来,在一些热点行业里,还会有”踩踏“现象出现,比如医疗健康、B2B等,但好在这些行业不像O2O这类B2C业务那么容易被资金拉动,B2B的业务即便是有投资拉动也是有限的。

今年的创业市场将呈现多元化,这对投资是有好处的,大家可以开始自由地看自己想看的领域和项目,可以做差异化投资。

四、来自美国对独角兽们的警告

金牌顾问徐晨还提到了美国著名投资人比尔·柯尔利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比尔·柯尔利参与过Uber、SnapChat的投资,在文章中他警告目前硅谷的创业公司的估值过高。

柯尔利表示,太多的硅谷公司融了太多的钱,现在这些企业有麻烦了,投资人自然也不能幸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柯尔利称我们处在巨大的泡沫中。他放言今年会有超过80个独角兽公司会因为飞的太高而跌落。

“企业纸面估值直冲云霄,烧钱速度又一个比一个快,同时IPO和并购的速度又史无前例的慢,这样的环境下,我想很多独角兽企业的CEO们和投资者们都是没有做好足够准备的。”柯尔利表示。

据统计,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VC投资为255亿美元,在去年三季度时这一数字则是39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记录。在2015年全球VC投资创下1295亿美元的天量数字,但柯尔利认为在过去六个月里,情况正在改变。

“1999年,创纪录的高估值和高IPO率并存,股东们手上的股份流动性也很好。但2015年完全相反。独角兽公司们的估值是高了,但IPO的却越来越少了,如果说1999年的泡沫是流动性更高的湿润泡沫,那么2015年的泡沫就是干燥的泡沫。大家在纸面上看都成功了,但没有几个人把回报变成现金拿到手了!”

柯尔利认为,在2015年后期,不少独角兽企业得到了私募基金的投资,但私募的钱又是从公募基金来的,如果二级市场可比股票估值下降,那么那些未上市的私有企业估值也会被公募调降。这是当前科技公司们面临的又一特殊难题。

现在不少基金在将以前独角兽的估值进行了降低,大部分都达到了两位数的级别。

柯尔利建议,独角兽们可以用低一些的估值去融一轮资。他还建议创业公司要将注意力放在如何盈利上,而不是整体想着去圈钱。他认为有条件的公司应尽快上市,以保证自己的股票具有“长期性价值”。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金牌顾问徐晨:2016年创业投资异常严峻 哪些领域人多易踩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