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金牌顾问:看英美的互联网金融监管

2016年毫无疑问互联网金融迎来正式监管的一年,可究竟怎么个监管法,监管机构又如何保证它的专业性,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差事。美国硅谷银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互联网金融的创始人与投资人都认为监管会是行业发展的最大阻碍,虽然说关系可能还没有到这么对立的局面,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监管得当可以在保持行业创造力的同时,推动互联网金融走向正轨、快速发展,如果掌握不好平衡,受伤的则是整个互联网金融业。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美国、英国等国家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观点、建议以及作法,希望我们可以从中借鉴一二。

一、最早的互联网金融监管讨论

国外早已出现了各类互联网金融业态,由此也就自然导致了国外很早就对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讨论。

1983年,Hirshleifer曾发表文章明确将第三方支付界定为“俱乐部商品”。他以一个故事来说明这一点:假设有一个处于低地地带的“拓荒地”,经常有海水倒灌风险,所以每家都要筑一段堤坝,但是整块“拓荒地”的安全程度,并不等于每家为筑坝所付出努力之总和,而是取决于堤坝最薄弱那家所付出的努力。

2004年,Varian进一步把这个模型向前推进了一步,由于每家在拓荒地的身家不同,这就会造成每家投入筑坝的努力也不同,一贫如洗的光棍可能就不会认真修堤坝,但这个光棍的行为却会构成对整个“拓荒地”安全的威胁,在每家各管一段的无政府状态下,最终这个“拓荒地”肯定会遭遇灭顶之灾。这时,就需要有人充当监管者,确保这个光棍的堤坝必须达到最低安全标准。

Hirshleifer和Varian的研究,奠定了对互联网金融有必要进行监管的理论基础。

金牌顾问:看英美的互联网金融监管

二、当我们在谈互联网金融监管时,我们其实在谈什么?

早在2013年《金融时报》刊文说,互联网金融初创企业呼唤监管。文中提到的Zopa主席Giles Andrews说:“我们一直在游说各个利益相关者能制定出监管措施,因为这对我们的工作来说是一件好事。”他补充说“可能很多人认为监管在过去所扮演的角色和作用并不出色,但也有人仍然相信一个接受监管的市场会比不接受监管更值得信任。”当然还有很多企业表示,他们要求监管的动力是借助其“名声”而不是符合其“规则”。

但重点在于当我们在谈论监管时,我们其实在谈些什么?是在试图阻碍互联网金融对传统市场的破坏,以“堵”的姿态去做这件事?还是意在提高行业透明度与规范度,以“通”的姿态去促进其健康发展?或是借助这样一种监管,在互联网金融业的不同领域内建立一种差别秩序?

2015年11月,《华尔街日报》采访了硅谷银行母公司SVB Financial Group的首席数字官Bruce Wallace,他指出业界对管控的担忧并不体现在某项具体措施上,而是在对下述问题的模糊性与疑惑上:

1、哪一个监管机构主导?美国除美联储外还有消费者金融保护局、金融业监管局、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各州监管机构在内的大大小小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对应的监管部门通常很清楚,但互联网金融却不是。

2、在每家监管机构内部都有很多规章制度、操作要求和政策,这些内容通常规范了金融服务的各个方面。所以很多时候,互联网金融行业并不清楚它们应该遵循哪些规章制度。

3、目前,很多规章制度都处于落后于现实的状态,因此很多互联网金融模式在引入具有创造性的、新的提供服务的方式后,应该对应哪一个规章制度时会产生疑惑。

4、很多初创企业可能还会面临这样一种挑战,他们很难在精简的团队中再安排一个复杂的规章遵循模式。银行有成千上百位职员投身于遵规部门,但想象一下一个只有5~6人的初创企业,而且大多数是工程师,他们该如何应付一个高度复杂的监管环境呢?

三、监管部门的平衡艺术:注意这两点

TechCrunch在2015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说,政府在对互联网金融严加管控前需要三思。文章指出美国财政部在2015年7月16日提出了针对互联网市场的信息邀请书(RFI),意在让政策制定者能够了解各种网贷模式和产品,认识到网络借贷服务长尾客户的潜力,以及金融监管框架应逐渐进化以支持产业的健康发展。而该文对RFI和其他已出台的规章制度做了如下提醒:

1、由于政策实施常常带有非预期性后果,而政策制定者往往看不到这一点,因此这次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监管,应以为行业带来更多透明,减少不确定性为主要目的,而不能以减少或消除负面结果为主要目标。

2、监管者应该将互联网金融平台作为减少长尾市场借贷成本,并能促进行业透明的科技公司来对待,监管者在互联网经济中的主要角色是培育创新,将重点放在增强经济复苏能力,培养科技人才等重大议题上,而目前美国小微企业贷款成功率依然低于经济危机前的水平。

2016年3月福布斯一篇文章指出,当前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监管依然是高成本而且不透明,当前的监管或许已经有了一个架构,但却不受行业欢迎,企业可能会自发联合起来以达到自己的目标,而监管部门则会采取高成本的对抗互动方式。很多时候,小公司必须在配合监管与提高产品和服务的资源配置上做出选择,因为他们无法二者兼顾,互联网金融巨头或许可以,但小公司没办法。作者Matthew Digesti指出合作是更好监管的开始,现在的情况是,当监管部门接受到投诉时,他们的最初反应通常是调查并准备潜在的诉讼,而这样的做法很快就会使情况变得敌对起来。但整件事情的重点应该是改善程序和系统,关注用户的感受。监管部门与相关企业应该看到最终的目标,通过合作来解决问题。

金牌顾问:看英美的互联网金融监管

四、英国是如何积极推动互联网金融的

2016年2月Business Insider一篇文章介绍道,英国作为P2P网络借贷的发源地,自2005年3月世界上第一家P2P网络借贷行业Zopa在英国问世,历经10多年的探索,英国在该领域逐渐形成了相对完善监管制度,在监管方面也走在各国之前,其金融监管部门为互联网金融企业提供的支持也是世界领先的,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与支付系统监管部门(PSR)宣布了一系列推动英国金融服务领域市场竞争的计划,FCA将通过其“创新工程”(Project Innovate)提供更多服务,旨在帮助初创企业通过监管程序。

而PSR则特别强调了Vocalink,这是一家由几家大型银行与支付服务提供商掌管的公司,拥有三个英国的主要支付系统:Bacs、Faster Payments和Link,PSR建议Vocalink应该终止对以上三个支付系统的控制以促进市场竞争。

除此之外,英国还成立了一个针对初创企业的新部门,来帮助那些想要升级转变为银行的公司,之后英国还会接受针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监管沙箱”项目的议案,企业家们可以利用这一工具以及使用客户的“知情同意书”,在一个可监管的环境中实验他们的想法。

2016年The Trade一篇文章提到,英国FCA已经与澳大利亚监管部门达成共享推动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的合作,这是世界上第一例推动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合作协议。也意味着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在这两个国家开展商业活动时可以得到相关监管部门力度更大、更持久的支持与帮助。

2016年3月《纽约时报》撰文批评美国金融管理机构行动滞后。相比早已领先关注并支持互联网金融的英国等其他国家,美国政策制定者首先需要创造一个现代的联邦机构以监管这些企业。作者Gina Chon举例说,在美国,同样的监管形式监管着拥有165年历史的西联汇款与新兴的比特币交易企业,要求高额的遵规费用;而SoFi,一个以筹资10亿美元的网贷公司拥有18个州的营业执照,还有20多个房屋抵押贷款执照。现在需要确定联邦层面哪个机构拥有管辖权,还要考虑到与传统银行不同的商业模式。当下而言,美联储由于其在互联网金融与银行业的交互联系,在风险评估上有其优势,可能会是不错的选择。最终我们需要一个世界性的框架,因为很多企业都会开展全球性的业务,产业正不断进化,而监管部门也需要不断创新。

沙咏杰 编译

金牌顾问已成立金融与投资答疑微信社群,在金融与投资方面有任何问题的朋友可添加管理员微信( 18797778979 )申请入群,除请大咖专题解答大家问题外,更有机会与金融与投资大咖面对面交流!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金牌顾问:看英美的互联网金融监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