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日前,设计癖应邀参加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北京研讨会,其 大中华区负责人薛萌在会上介绍到作为全球知名的国际性设计奖项,GOOD DESIGN AWARD 2016 年度的报名已与  4 月 6 日开启,至 6 月 1 日截止。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会上还邀请了获奖产品 Smartisan T1 获奖公司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小米资深设计师沈希洁、 加八六设计博物馆 池伟进行现场主题分享,其中李剑叶以「新时代的工匠」为题,进行了主题分享,以下是部分分享实录,由设计癖整理发布。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首先感谢 GOOD DESIGN,请我到这里跟大家做分享。我的标题是新时代的工匠。工匠,这个词现在非常多,然后大家都会讲工匠精神。大概从锤子开始到现在,变成了一个好像所有人都会讲的一个词。究竟什么是工匠精神呢?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什么是工匠精神?

其实讲到工匠,这个文化是从日本过来的,他们叫匠人,最早应该叫职人,就是专门从事某一个专业的专业人才。前几年有一个纪录片的大家有没有看过?主人公叫小野二郎,就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做了很久很久。里面有关于他的一个细节,他这种就餐的方式,很有意思:在你面前做寿司。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首先,当一个寿司刚做完,给你吃的时候,它的状态是最好的,应该说是最好吃的,是最新鲜的。其次,他会观察吃寿司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比如你可能一看年龄比较大,酒喝或烟抽比较多,这个寿司他就会做的比原本咸一点,或者是口味比较重一点。然后,当你看到是一个更年轻的人,或者是一个女性的话,他可能会把这个味道调得更淡一点。同时,放上第一个寿司之后他会观察,你是用哪个手去拿寿司的。如果你是左撇子,他第二次放的时候,他会有意的放在另外一个位置。所以,可以看到很多很细腻的东西。

所谓的工匠精神,其实就是从他考虑别人怎么去用餐,别人的体验上怎么样子的,然后不断去做调整的过程。里面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一点:他对事物完美的不懈地追求。而且,他总归会觉得这个东西能够变得更好,它肯定有一个更好的方案,或者更好的一个体验给别人。我觉得它是工匠精神一个很代表的东西。老罗说过几句话,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他也是给了一个总结:偏执于有用的细节,或者偏执于无用的细节,偏执于甚至不会被发现有用和无用的细节。也就是说,其实有些东西可能是自己内部在较劲,然后不断地在进化,在进步。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这个 iPod 其实是很早的一代,很多人可能没有用过这个,当时是做了一个不锈钢的背盖,而且是全抛光。坦白讲,这个东西的生产的难度非常高,因为任何全抛光的东西,有一点小瑕疵、划痕,就很容易被发现。当时苹果公司找了很多供应商,也搞不定这个东西。后来他们找到了日本新泻县,当地有很多做手工打磨的一些老师傅,第一批 iPod 后盖全是由日本的师傅手工打磨出来的,打磨到了真正能够满足苹果公司所要求的那个品质的标准。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其实每个师傅本身能够做的这个东西的程度还是不一样的,其中有一个叫小林的师傅,经常打磨十个,九个都是能过关的,非常厉害。当然这些工匠,面临一个问题,当这个时代以后过了的时候,有些匠人就会失业。这也给我们带来的很多反思。

工匠精神的一些反思

在知乎上面有一段话,我觉得很有意思,就带过来了。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它的意思是说,它认为日本总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在 N 纪元过程,能够把事情做得最精致,也就是说它把工匠精神发挥得最极致,把这个东西做得最好,然后陶醉到这个里面。但是有的时候,他会忘了把这个整个 N 纪元推向 N+1 纪元。那等于说大家发现这些东西都过去了,整个系统会重建之后,它以前的这些东西,有的时候会变成没有参考价值,没有意义。所以他们突然就一整个的翻天覆地重新去学习,学习那个 N+1,然后在 N+1 过程中,又把这个东西推到更极致。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其实我觉得它本身是一直在进步的,只是说它有一个阶段性的变化,而不是一个很连贯的问题。从这一点上,其实大家可以看,创新这个东西不是从 1 到 N,这都是从那一本叫《从 0 到 1》这本书来的。它讲的就是说你不能就是沿着一条既有的一条路去走,你是必须得重新去想,你根本的问题是什么?然后去找到一个向上的创新。我的感觉,我们在这样的一个新时代,整个的变化或者动荡特别特别快,然后新技术,或者是一些新的商业模式,都是不断地在出来。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最终来讲,如果还在讲工匠精神的话,就是新时代的工匠兵,不但只是追求极致,而且更应该去定义这个东西。这句话不是别人说的,我是说的。

有一个我自己的想法:当你去定义极致体验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其实你在定义一个产品。你就要想到底要做什么东西,在执行的一个层面怎么样把它做得最好,所以你在做任何这样一个开发的时候,都要把它想清楚,这是在做这一件事,还是在做另外一件事。

我刚才讲的那个变局,确实是说,你看到现在很多,比较大众化的一个品牌越来越强势。因为在前工业时代的时候,当你产品的数量往上走的时候,它的品质往往会慢慢地,可能会下来。这个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像以前的话,比如说手工的成分非常多。当你就是说量大的时候,可能越来越多,没法养那么多很有经验的师傅来做这个东西。而且同时它需要产能更加大的时候,它可能每一件产品它要做得更快一点,它的品质自然会降下来。其实它是一个前工业时代的东西。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但是到了后工业事业的时候,当你产品量大的时候,质量反而会好。比如小米,大家都很了解,他们因为有一定的量,所以供应商一定会全力去配合,而且可以找到最好的供应商。它是变成了一个更正向的一个循环,当你的量到了一定数量级的时候,它的品质反而会更高。所以说,因为这样一个思考,我们觉得就是工业设计师可能要更多地往前面想,究竟是你要做什么东西?然后是怎么做?所以我觉得已经不光是一个手艺人,而且要真正的去思考。

新时代工匠需要具备的素质

回到这个设计本身,我罗列了一些关键词,分享给大家。 知和行 ,就是设计思维跟设计表达这这两个方面。然后再往下的话,老外喜欢这么讲,产品定义是 what,产品设计是 how,就是你怎么样子把这个东西表达出来。前者其实你要仰仗很多文字性的东西,你在头脑中做思考的时候。很多时候,我觉得不应该取决到一个很视觉方面,应该是更逻辑地,更文字地去考虑这些问题。当然这两个方面一个是感受,一个是表达。最后,我们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说,怎么样把这个中间的这个鸿沟给弥合,所以是一个产品真正去开发的时候,你要这么去想这两个方面。

讲完这个,其实我觉得新时代工匠还需要很多东西,是这个: 好奇心 。好奇心的话,另外一个书《人类简史》,说得非常好,可以看一下。它里头提到有一点,当时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时候,它是从大西洋往美洲那边去,比如说他是从美国一岸上岸,他当时坚持认为他到达的是印度,这是错的。当时发现了之后,他们在做地图的时候,也开始画这个大陆图的这一边。但是当整个世界地图画出来的时候,有很多的探险家就会想,这个大陆再往里面是什么东西?或者另外一边是什么样子的。所以这又变成了一个大家很好奇,都要去探险,这也是促发了其实当时是欧洲的一个大发展。所以说其实我觉得大家也都看过一句话,叫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所以很多东西应该自己去探索。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还有一个 开放观 ,开放观是什么意思呢?我不知道大家玩不玩游戏,游戏里面有很多东西是开放,比如说你里面是完全自由的,它是一个开放的世界。以前我认为,一些产品或者物种在进化的时候,像树一样,慢慢地先有丛林,从 A,到 B,然后再到 C。我发现现在整个的世界是很开放的,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网络化的东西,网络化的不光是电脑相连接,其实所有的一些产品也是网络化相连接的,譬如说有人在做电视机,他有可能突然一天做了投影机,或者有人开始做 VR 了,也许慢慢电视机可能就没有用了。所以说其实现在是整个世界的竞争,我觉得不像以前一个产品的进化,比如是从电视机从比较大到比较小。它完全有可能从「旁边」出来。所以就变成,你要用很开放的一个想法去想你的产品怎么去定义,比如说你在做一个电视机的时候,可以去想可能还有任何跟视觉相关的娱乐方式是什么?有没有别的东西。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洞察力,其实是我觉得深泽直人其实是在这个方面是非常非常厉害的,看这张图,他会观察到别人把喝完的牛奶盒放在一个人很不自觉地认为最合适的一个地方,正好是那个形状的跟大小和高度正好是相符合的。他又举了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说身体的感受有些东西是不会经过你的大脑去思考的,比如说你在 check 车的时候,你和周围身边人的距离,可能自然不自然地会是一样的,因为这个时候你是身体上感觉是最舒服的。这是一个下意识的东西,所以你一定要有洞察力,因为很多人可能不一定会直接告诉你他的体验是怎么样子的。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最后,设计师应该会 讲故事 。讲故事是为什么?就是说我觉得设计师应该像一个导演一样,就是你做一个产品的时候,里面应该设立了它的世界、人的行为和情感等几个方面。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诗歌,为什么谈诗歌,并不是我们太文艺了,从这里面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个老师叫叶嘉莹,她分析了很多唐诗跟宋词,他写了一篇文章,我印象比较深刻。他给了一个命题作文,就是说同样的一个题目,叫玉阶怨,所谓的玉阶怨是描写深宫里头的一些妃子、宫女,得不到皇上的一个宠幸,在那边怀才不遇,比喻说一些知识分子感觉自己的才华得不到发挥。所以说,这叫宫怨诗。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不同的人,其实都写了特别多。她里面就讲到,李白是怎么写这个诗的。你可以看到前两首,基本上很平铺直叙地表述不开心,直接说我不高兴。李白并不是这样,我觉得他更像李安一样,就像一个导演一样。我跟大家大概稍微讲一讲,他是怎么叙述的,「玉阶生白露」意思说晚上的时候,在一个很豪华的会所里,已经开始下露水了。「夜久侵罗袜」,一个人一直在那边站着,因为有露水,袜子都已经湿了。完了之后这个时候你该干嘛呢?是不是就应该洗洗就睡了,还是怎么着呢?这个人没有洗洗睡,她干嘛呢?她「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退了一步,然后把帘子给放下了,可能有一点点冷,但是还抬着头看那个月亮,古时候月亮只有一个寓意,就是她在思念一些什么人。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它只是一个场景,特别小,动作很细微。但整个人物的情感就可以表达得很清楚。而且同时,我做了一个特无聊的事,因为它里面有很多材料:露水,水晶,玉,还有月亮,当我把它放在一块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我们经常用的一个叫意象板,它这个意象板其实挺明确的。它给你感觉很冷,很硬的一个感觉。

所以说为什么李白诗写得好,其实他把所有的这些东西变成了这样一个电影。那我们可以怎么学这些诗呢?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这个是我做的,这是一个盘子,这个盘子其实很简单,就是上面有一个小缺口。那是为什么这样做呢?其实这跟中国人吃饭的方式是有关系的,你一个人吃,两个人吃,或者是一大家族都是不一样,一个的叫独酌,两个的叫对饮,三个叫小聚,四个叫团圆。其实盘子是一样的,吃的人多和少,变成不一样的场景,寓意就不一样了。就是因为我们的饮食文化是这样子,所以可以这样子做。这样的一个产品,感觉是在讲故事。

以上是「新时代的工匠」的部分分享内容,想了解更多李剑叶的分享,可以看 《设计癖专访锤子设计副总李剑叶:极简更像一种思维方式》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锤子科技副总裁李剑叶:新时代的工匠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