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起底阿里和IACC利益纠葛:危机中的国际反假货联盟何去何从?

起底阿里和IACC利益纠葛:危机中的国际反假货联盟何去何从?

腾讯科技 纪振宇 5月20日硅谷报道

在原定时间的前两天, 阿里巴巴 董事局主席 马云 ( 微博 )最终取消了昨日在美国奥兰多市举办的国际反假货联盟(IACC)春季会议上的主旨演讲。

这一消息有些突然,以至于“ 阿里巴巴集团 马云确认在2016年春季会议上发表演讲”这样的字样,在最新情况发生后几小时,依然在IACC的官方网站首页最显眼位置挂着。随后,IACC将网站首页文字替换成了“阿里巴巴集团主席Michael Evans将在2016年春季年会上演讲”,而工作人员仓促修改下,该声明甚至出现了明显语病。

起底阿里和IACC利益纠葛:危机中的国际反假货联盟何去何从?

这是一个进展到目前为止充满戏剧性的事件,如果不是因为阿里巴巴,国际反假货联盟此前在大多数人中间如此默默无闻,以至于它的英文名称缩写“IACC”在维基百科上都查不到。

一个多月前,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IACC宣布阿里巴巴将加入该联盟,成为首个其新设立的“普通会员”类别下的会员,此举招致了很多该组织内原有成员的不满,包括Gucci美国、Michael Kors和Tiffany等知名品牌商宣布退出该组织。

随后一封匿名信又爆出IACC管理层和阿里巴巴的隐秘关系。据称,该组织主席Robert C. Barchiesi在阿里巴巴2014年上市时便一直持有其股票;此外,今年1月份刚刚加入阿里巴巴担任集团副主席、负责全球知识产权管理的Matthew Bassiur,与Robert C. Barchiesi “交情”不浅,曾帮助其儿子进入 苹果 公司工作。而他们各自创办或管理的公司也与IACC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

Robert C. Barchiesi是IACC的灵魂人物。自2008年起担任该组织的主席以来,Robert C. Barchiesi领导这家近30年历史的组织,将旗下的会员数在全球超过40个国家扩大到了超过250个。

在他的领导下,IAAC进行了顺应网络时代发展变化的重大改革,包括与信用卡发卡机构、金融机构合作,以及与阿里巴巴等电子商务类公司合作,共同应对网络时代下的假货挑战。

他的工作得到了董事会的大力肯定和支持,即便是在那封匿名信曝光之后,该组织在一份回应该信件的公开声明中称,是组织自身的治理环节存在漏洞而造成这样的利益冲突,而非Robert C. Barchiesi本人刻意违反规定。

但迫于外界压力,IACC最终还是宣布暂停新设立的普通会员类别,该类别中除了阿里巴巴,还包括另两家电商公司:RealReal, Inc和Wish.com。但它们的公司名依然出现在IACC官方网站上的会员名单中。

IACC收到的那封匿名信曾威胁说,如果阿里巴巴不被排除出会员名单,将会有更多的成员退出。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尽管IACC曾向外界确认,马云仍会在5月19日发表主旨演讲,但承诺却没能实现。

而此次IACC组织因为阿里巴巴产生裂痕,危机后的国际反假货联盟又该何去何从?

从传统打假机构到应对网络挑战

国际反假货联盟(IACC)成立于1979年,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该机构也是所有以打击假货为目的的机构中年代最长的机构。该机构成立之初是由一些找寻知识产权保护的公司联合起来,在30多年的时间里逐渐壮大, 250个会员所属的领域广泛,包括汽车、日用品、奢侈品、医药、食品、软件和娱乐等。这些品牌中,不乏我们耳熟能详的苹果、 微软 、宝洁、辉瑞等全球知名品牌。

除了品牌商以外,IACC的成员还包括律师事务所、调查机构、商品保护、政府机构和知识产权协会等。

可以看出,IACC的会员基本上囊括了所有打击假冒商品的相关方,可谓是一支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强大力量。

IACC打击假冒伪劣商品,主要通过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以及让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变得无利可图等方式来进行。

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商品通过网络这一全新的中介方式,在商品的提供者和需求者双方之间进行交换,对于IACC来说,过去传统的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方式在新的网络时代下,遇到了新的挑战。

对此,IACC也说,“曾经只会在跳蚤市场或街边小摊上碰上的假冒伪劣商品,如今却藏匿在虚拟世界中。”

IACC称,这些假冒伪劣商品在网络世界中无处不在:无论是独立的网站、社交网络、电子商务平台,都充斥着大量这些商品。

“当网络给合法正当的生意带来很多前所未有的机会的同时,它同时也滋生了假冒伪劣商品的蔓延。”

IACC认为,网络让对抗假冒伪劣商品真正变成了一场全球性的挑战,对于品牌商和执法者而言,假冒伪劣商品在网络上可以匿名运营成百上千的网站,使得最终将背后的运营者绳之以法变得异常困难。

应对这样的新挑战,IACC迫切需要进行改革。IACC认为,要应对这样的新挑战,需要通过合作的方式,通过合作让假冒伪劣商品的行为变得风险更大、代价更大、更无利可图以及最终做这些事的意图下降。

在2012年,IACC首先与信用卡发卡机构和金融服务机构合作,推出了RogueBlock的专项行动,该行动主要致力于终止假冒伪劣产品商的账号,使得他们不再能够从消费者处获得网络支付。IAAC称,自该专项行动成立以来,RogueBlock共终止了5000个商户的账户,并影响了超过20万个网站。

2014年5月,IACC开始与淘宝合作推出了MarketSafe这一专项行动,旨在快速有效地将假冒伪劣商品尽快下架。该动议发源于2013年双方签署的一项谅解备忘录,在2015年该行动进一步更新,IACC称双方的合作关系进一步增强,并得到了淘宝的母公司—阿里巴巴对于应对假货问题的高层次的承诺(“Top-level commitment”)

IACC与阿里巴巴之间的利益纠葛

上述IACC在网络时代的改革和一系列合作措施看起来确实是合乎逻辑、顺理成章:应对网络时代的新挑战,确实需要和在电子商务时代中最核心的关键参与方进行合作,例如进行支付清算结算的信用卡公司和金融机构以及像淘宝这样的电子商务平台。

但问题是IACC在和阿里巴巴进行合作的过程中,由于牵扯到部分利益上的瓜葛,使得这样的合作变得并不仅仅是应对网络时代假货新挑战这样的单纯。

事实上,阿里巴巴和美国市场关于假货问题的交锋由来已久。早在2008年,淘宝曾被列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恶意市场” 名单;2011年年底,Alibaba.com 被移除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恶意市场” 名单,2012年,淘宝网也因为与品牌商合作清理网站上的假货而作出了“明显努力”被移除出“恶意市场” 名单。

不过,2014年开云集团突然开火,成为第一家因为商标侵权和贩卖假货而起诉阿里巴巴的公司, 也再次把阿里巴巴置于风口浪尖。而此次阿里巴巴加入IACC,也招致开云集团的激烈反对。

近日,一封匿名信则揭开了背后的一些此前不为人知的事实,IACC与阿里巴巴之间存在利益上的关联:IACC主席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起便持有其股票,这一时间点正好和IACC与阿里开始合作的时间点重合。

阿里巴巴方面还有一名人员在双方的不寻常关系中同样十分关键,这个人便是从今年1月份起开始担任阿里巴巴集团副主席、全球知识产权管理的负责人Matthew Bassiur,这位律师出身的阿里高管,曾任美国司法部电脑犯罪和知识产权管理方面的联邦公诉人,在2010年至2011近两年的时间内,他在苹果公司担任负责全球知识产权保护的高级总监,在这段时间内,他帮助雇佣了Barchiesi的儿子。

此外,Matthew Bassiur还是一家致力于支持美国移民海关部门执法人员权益的基金会的创始成员,该基金会的实际运营管理者,是Barchiesi的另一个儿子James Barchiesi。从2012年起,该基金会每年从IACC获得1万美元的注资。另外,该基金会由一家名为Worksite Ventures的资产管理公司管理,该资产管理公司的创始人正是James Barchiesi,咨询董事会成员中则有Robert Barchiesi。

所以从上述事实可以看出,阿里巴巴的这位刚刚上任不到半年的高管,此前早已与IACC主席有着很深的“交情”。

美联社的一份调查报道称, IACC主席Robert Barchiesi像运营家族生意一样运营该组织。从2012年以来,该组织每年都向Robert Barchiesi的儿子的创办的公司支付约15万美元的租金、财务、技术和广告方面的费用,该组织还雇佣了他的儿媳 Kathryn Barchiesi作为项目经理。

在Robert C. Barchiesi持有阿里巴巴股票一事被曝光以后,该组织对外发表了一份声明,依旧表达了对其主席的鼎力支持,该声明指出,出现这样的问题是该机构的公司治理准则存在漏洞,Robert C. Barchiesi没有披露并不是他本人的过失,在这份声明中,该组织高度肯定了在他的领导下,在过去8年所取得的成就。

IACC称,已经聘请了一家第三方机构向IACC评估并帮助实施更严格的组织治理、内部控制方面的政策措施,以适应该组织目前的规模和业务范围。

IACC同时宣布,对于刚刚设立的包括阿里巴巴等电子商务网站在内的“普通会员”这一全新会员类别,由于事件的影响而被暂停。

对于这一新设立的“普通会员”的会员类型,IACC的解释是,普通会员是那些并不直接受到假货显著冲击和影响的公司,但是它们的行业地位使得它们成为IACC在致力于打击假货过程中的潜在的合作者。

这些公司包括电子商务类网站、在线时长、在线广告服务、支付服务、货运服务等中间商。

IACC认为,设立这一全新会员类别的重要意义在于,与这些中间商合作,能够让其他会员更有效地建立防范和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工具。

在事件发生后,IACC曾向外界再次证实,马云仍将于19日上午到场发表主旨演讲,但阿里巴巴方后来迫于压力宣布马云的此次演讲将取消。

陷入分裂危机中的国际反假货联盟,接下来何去何从?腾讯科技就此联系IACC寻求评论,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后者回复。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起底阿里和IACC利益纠葛:危机中的国际反假货联盟何去何从?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