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追问滴滴司机刷单首案:开车收入与补贴本末倒置?

追问滴滴司机刷单首案:开车收入与补贴本末倒置?

导读

据悉,滴滴上的每单收入中,平台将提成业务费用的20%,还将扣去0.5元的保险费,此外,每笔进账将被收取1.77%的劳务公司管理费,也就是说,滴滴平台将扣去21.77%+0.5元的分成,剩余金额为滴滴司机的进账。

本报记者 杨清清 北京报道

5月18日,国内首例打车软件刷单套现案水落石出。据北京海淀法院发布的消息,女子常某因骗取滴滴公司优惠券被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罚金人民币4000元。

就在前几日,上海普陀法院也对在去年9月因恶意刷单、非法套取补贴获利的滴滴专车司机王某、董某等4人,以诈骗罪分别判处8个月至1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00元。

滴滴司机假造行程恶意刷单,以骗取高额补贴的事情已不新鲜,甚至网上有专门教授违法刷单的方法。此次连续两起滴滴司机刷单案的判决,为类似行为划下了“红线”:一旦查实,不仅将退赔,还有可能被追究刑责。

但另一方面,频发的刷单行为也引人深思。据悉,滴滴专车司机的日常行车成本高、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早已是事实。“我去年9月开始加入滴滴平台做司机,不是冲着靠开车赚钱,而是冲着补贴去的。”曾兼任滴滴快车及专车的司机景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过去平台补贴高,身为司机还能赚点钱,现在补贴下降,跑滴滴的司机大多是‘活雷锋’。”

在这样扭曲的境况下,摆在滴滴司机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拼命冲单量赚补贴,或者退出这场游戏。而正是前者,滋生了刷单套现的极端现象。

时薪不到9元/小时

“我跑最多的一天,早上7点30分出发,到晚上11点20分回家,接了20单,只赚到207.3元。”一位王姓滴滴快车司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刨去油费、电话费、车辆保养费等成本,时薪大约9元/小时。”

王师傅所驾驶的是2013别克凯越,官方公示的百公里油耗为7.6升。王师傅该天20单共计跑出104.6公里,按照5月19日93号汽油价格(5.65元/升)来计算,当日油费约45元。

除去油费,车辆还有保养及保险费用。“今年保险费用3642.99元,保养一年两次,共计约1000元,匀下来每天约12.7元。”此外,每接到一个订单,王师傅还需要电话确认,一个订单少则1个电话,多则3个电话,一个月下来,王师傅多出230元电话费,平均每天约7.7元。

最终,王师傅一天理论上所赚的金额为141.9元,时薪约8.86元。

“事实上,成本还要更高。”王师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跑的104.6公里指载客距离,还不包括去接客和放空车回来的距离,接客和放空车当天大约有100公里。日常洗车、停车、违章等费用也没有包含在内。”据王师傅介绍,其一个月这样高强度拉单下来,大约仅能赚2000元。

相较之下,滴滴专车情况稍好,但也并不乐观。据滴滴专车景师傅计算,其一个月流水约12000元,每天跑15个小时左右,刨去油费及车辆保养费,一个月收入为8000元左右,平均下来一个小时约20元。“我以前在工地上工作,做小工一天10个小时,也200元。专车司机就和工地做小工赚得差不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滴滴上的每单收入中,平台将提成业务费用的20%,还将扣去0.5元的保险费,此外,每笔进账将被收取1.77%的劳务公司管理费,也就是说,滴滴平台将扣去21.77%+0.5元的分成,剩余金额为滴滴司机的进账。

看上去每单大部分收入被纳入司机囊中,但由于滴滴的平台性质,接入滴滴平台的私家车均为个人所有,其油耗、维护、保险等一系列成本均由司机自行承担。因此,从目前每单情况来看,滴滴专车及快车司机几乎干着“吃力不赚钱”的工作。

不靠车费靠补贴

“我是去年9月加入滴滴平台的,快车单和专车单都会接。”景师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主要是冲着补贴去的。”

据悉,滴滴平台上司机的收入结构分为三大块,分别是每笔订单的提成收入、订单完成奖励和高峰时段的翻倍溢价。2015年,滴滴平台对司机的补贴力度很大,司机大部分收入来自订单完成奖励和高峰时段的溢价。

“原先快车完成22单可以奖励200元,完成13单奖励100元。”景师傅介绍道,现在拉够20单仅有80元奖励。专车方面,原先早高峰时段(7至10点)完成4单奖励40元,晚高峰时段(晚上5至8点)完成4单奖励40元,现在早高峰被“劈成两半”,6点至8点30分完成3单奖励60元,8点30分至10点完成2单奖励30元,晚上5点至12点完成6单奖励60元。

“奖励的门槛要求太高。”景师傅说,“按照北京市如今早晚高峰的堵车路况,很难拿到这些补贴。”

补贴力度日渐减小之后,滴滴快车、专车司机收入的“性价比”就不那么吸引人了。

一定程度上,平台对司机的抽成造成了目前的局面,该抽成也构成了滴滴平台除流量利润之外的最大收益。据滴滴出行战略副总裁朱景士透露,滴滴出行目前在400多个所涉城市中,已有近300个城市盈利。而此前也有观点质疑称,对于仅仅培育了两年的网络打车市场,当前的订单抽成是否显得操之过急。

但在赛迪智库互联网研究所副所长陆峰看来,这一现象的深层原因还是在市场,“蛋糕就只有这么大。”在使用专车与快车服务的用户数量过了暴涨阶段后,由于补贴而被吸引接入的大量司机,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

此外,艾媒咨询集团董事长张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不仅仅是某一单赚钱多少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赚钱的持续性与稳定性不明确。“外在的政策一天一个变,对于这些司机也是一种考验,如果没有稳定的政策环境,司机可能随时被相关部门罚款。对于司机而言,这样特别没有安全感。”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目前滴滴平台上共有400万专车司机,“如果都是费力不讨好,就不会有人干了。”

(编辑:黄锴,邮箱:huangk@21jingji.com)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李德雄_NT2021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追问滴滴司机刷单首案:开车收入与补贴本末倒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