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阿里、携程看好的印度已到了中国资本进入的最好时刻

文/满满

没想到,这一次展开奇幻漂流去揭开印度神秘面纱的,是一群「商人」。

印度之行

2016年5月1日,一支投资考察团从杭州出发来到印度班加罗尔。在之后的6天时间内,这支考察团看了60多个项目,确定了6个项目的投资意向。

「如果不是沟通上存在问题,很多投资人现场就打钱了。」作为此次活动的发起和组织方,印度科技媒体洋葱范创始人胡涂看到了中国投资人对印度的热情。

在印度,胡涂曾经遇到一个创业者,一共只拿到过一笔18万的投资,还是在3年前,公司现在活得好好的。「烧钱是典型的中国思维,印度创业者是收入思维,不会把希望放在下一轮融资上。哪怕只有10个用户,他们也会考虑开始收费。」胡涂说。

中国的创业公寓已经遍地开花,而班加罗尔的创业者直到今年5月,才终于可以入住创业公寓,并且,这是印度的第一家。当国内创业公寓普遍强调齐全的配套设备,并把自己包装成「青年梦想家的群居时代」时,印度第一家创业公寓的宣传语是「a penny saved is a penny earned」。在报道的图片中,一个房间里至少摆放了三张上下铺床位。

吴伯凡也去了趟印度。下飞机后,吴伯凡一行走了最好的高速公路,但两百多公里的路花了5个小时。街上有很多穷人要饭,街道非常脏。「不到印度,你不会想到那里有这么差。」吴伯凡说。

不过,没有一个人怀疑,印度市场将是世界格局中的重要一环。这群人此行的目的很明确。

对标中国

作为中国的近邻,印度与中国有很多可以对标的地方。

印度拥有13亿人口,人口密度比中国还大。相当的人口密度意味着很多商业模式都可以直接学习中国的经验。「比如,外卖受限于单位距离的运送成本,这一点印度与中国很像。」胡涂说。

印度本地的创业加速器Momentum Works创始人李江玕说,孟买类似中国的上海,是印度的金融交易中心。而拥有全国最多创业公司的班加罗尔,更类似于深圳,不同的是深圳有很强的硬件优势,而班加罗尔则是软件人才的天下。

印度的基础设施跟中国差了20年。全国真正意义上的高速公路只有一条,其他所谓的高速路时速比不上中国的县道。胡涂说,印度的网络环境也很差,流量的充值方式分2G和3G,当地人充2G居多,因为便宜很多。

尽管基础设施的大环境如此,在互联网这块,和盟投资CEO王华春认为,印度与中国就差了3年。

过去的二十年,印度一直是欧美国家的软件外包服务提供方,移动互联网起步非常早。中国通过普及电脑的方式普及互联网,而印度是通过普及手机来普及互联网。2015年,印度的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已经达到10.8亿。

当中国已经基本告别人口红利时,印度正在成为新的廉价劳动力中心。在印度,70%的人口在36岁以下,一半人口的年龄低于25岁。更重要的是,这些劳动力同时具备年轻和高质量两个要素。「有大量便宜的劳动力而且还受过教育的,可能也就印度了。」胡涂说。

「可能只需要一年半,印度就能赶上中国的状况。」王华春说。

水土不服的资本

盈动资本创始人大象从印度回国后的几天,都处于发烧和腹泻中。

当然,水土不服的不只是身体,还有资本。

印度共有1652种语言和方言,项目在推广当中会碰到困难。印度还有严格的种姓制度,制约了相互之间的交流。同时,印度每个邦的税收政策和零售政策也不一样。「不是印度本地土生土长的创业者,熟悉本地的商业环境需要一个过程。」Yeahmobi的副总裁Jessia王说。

印度是一个穷人经济学流行的地方。「印度人对价格极其敏感,对品牌根本不忠诚。」在印度那几天,吴伯凡发现,在一个小车上放一台洗衣机做流动洗衣站,这样的商业模式都可以赚钱。「创业者必须要面对大量的贫困人口,必须要能适应那样的市场,把渠道等各方面经验下沉,才能成功。」吴伯凡说。

以李江玕在印度本地做创业孵化器的经验,他发现市场中可以看到很多天使投资者或者VC一起来投资同样的项目。「综合多家的资源来撬动是很好的,印度的整个生态系统和中国比还算比较早期,很多时候投资人也是一个摸索的状态,所以在这个时候集中资源和分散风险其实是有必要的。」李江玕说。

要在印度投资,必须要做到本土化。「以空降兵偶尔来一下,是很难成功的。当创业者跟你说数据的情况时,你要心里清楚有多少水分。」胡涂说。印度创业者在务实方面稍微差一点,数据的水分比较多。

在做科技媒体的同时,洋葱范还作为人民币对印投资服务平台,为投资方提供投后服务。胡涂介绍说,当投资方确定投资之后,有长达3-5年的投后期,派一个人一直驻守在印度并不现实。洋葱范提供「1+3+6」的标准化投后业务,每个月安排记者做一次采访,每3个月做一次财务审计,从第三方的角度出报告给投资方,同时,每6个月安排一次董事会。

遭遇瓶颈的印度正是中国进入的好时机

2016年前后正是中国资本进入印度的好时候。

2015年11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参与了印度支付平台PayTM的第二轮融资,共投资6.8亿美元。2016年1月,携程向印度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MakeMyTrip投资1.8亿美元。除了在印度建厂,今年4月,小米牵头向印度网络娱乐内容提供商Hungama投资2500万美元。

印度市场的崛起,正在推动着人民币出海的加速。中国的互联网巨头都在投资印度本地的对标公司。

印度目前的创业环境类似于2009年的中国:外币基金占据半壁江山,本土投资人刚刚兴起。

从融资情况,2015年是爆发的一年,大量的美元基金涌入印度。因其体量和决策机制,美元基金不投资早期项目,只投资B轮以上的项目。「你需要5000万,我给你3个亿。」这是美元基金的做法,通过在一个主流领域挑选某一家重仓投入,快速建立资金壁垒,把估值推得很高。

到了2016年一季度,资本市场明显有所回冷,原因是大基金的子弹都打光了。不过,印度本土媒体竺道创始人黎剑认为,市场的会冷正好可以挤掉一些泡沫,让估值回归合理。同时,2016年的回落,对A轮前的投资基本没有影响。

尽管资本市场仍处于爆发期,但印度互联网的发展正在遭遇瓶颈。

一是直接从美国舶来的商业模式在落地后其实并不太适合印度,二是印度实体经济不够发达,很多商业模式还未迎来可以开始变现的那个点。所以,美国已经很难给印度带来资金以外的帮助。而印度需要中国,需要中国的经验,需要中国的资金。

黎剑认为,这个窗口期不会太久,因为印度初创公司也在潜心研究中国模式,并且在此基础上做更适合印度的优化,很多项目已经开始出现有别于美国和中国模式的印度创新。「中国互联网公司和中国资本再不开始关注印度、进入印度,恐怕会错过印度这一两年新巨头起来的机会。」黎剑说。

与中国同样差的付费习惯,巨大的人口基础,以及粗放的商业环境,这样的市场状况,意味着印度的社会系统中有太多Bug需要去修复。

走在前面的中国,回过头看印度,似乎看到了中国创业曾经走过的路。那些由中国投资人和创业者共同趟的血与泪,大概也是印度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历史一直在重演,但参与者可以说更伟大的故事。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阿里、携程看好的印度已到了中国资本进入的最好时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