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持续数年的 Android 专利大战,现在还在争什么?

本文 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说,人类是一种理性的动物。如果软件也这么容易定义就好了。

周四上午,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首席执行官 拉里·佩奇 站在联邦法院证人席上,面对 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oration) 代表律师所提出的有关安卓系统的研发问题,他以一个有关软件本质的形而上的回答作为回应。安卓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流行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甲骨文公司称,搜索巨头 Google 用于安卓系统的 1300 万行软件代码中,有 11000 行代码来自于受版权保护的内容,并因此向 Google 索赔 90 亿美元。

对此 Google 回应,它对该代码的使用完全合理,不需要为此付费。

一向以热衷于宏大科技创意著称的佩奇则质疑说,这些用于声明余下运作程序的软件代码是否称得上是真正的软件。

他表示:“对我来说,声明代码(declaring code)不能算得上是代码。”关于软件的定义,他所提出的这一个充满哲学意味的观点,对于 Google 工程师来说可能十分平常,却让大部分人感到相当惊讶。

持续数年的 Android 专利大战,现在还在争什么?

Alphabet 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在此次软件纠纷中,他提供了一段形而上的哲学式证词。图片版权:Justin Sulliva /盖蒂图片社

佩奇辩称,Google 是在遵循“已确立的行业惯例”,这不是非传统过时的侵权行为。陪审团的商议预计于下周开始,能否让这些非电脑和电子技术人员同意佩奇的这一观点,将会对 科技行业如何创造新产品 产生重要影响。

这次版权诉讼的焦点在于开源软件,一种可以共享和用于一般用途的计算机软件。从 Google 的安卓系统到巨型云计算数据中心的硬件,开源技术是目前许多创新技术的核心。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法学教授帕梅拉·萨缪尔森(Pamela Samuelson)分析称:“如果 Google 获胜,开源代码社区将如释重负;相反,他们得开始担心起来。 这会是一个范例。”

如果甲骨文公司获胜,Google 手头的 753 亿美元将会折损不少。由于 Android 系统是从 2007 年开始成为产品,甲骨文公司估计,Google 已经通过 Android 系统获益达 210 亿美元。如果甲骨文公司胜诉,也可能为以认证软件为业务基础的、成立时间较长的大型企业开发出新的收入来源。

对于 Google 被指责侵权的开源产品 Java,在本周早些时候,甲骨文公司联席首席执行官凯芝(Safra Catz)作为证人发言时称,Java 是甲骨文公司 39 年来所购买的最为重要的资产,而 Google 的侵权行为已造成甲骨文公司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损失。2010 年,甲骨文公司以 74 亿收购 Sun 微系统公司,同时获得了 Java 这项软件资产。

同年,甲骨文公司和 Google 之间开始了关于专利和版权的纠纷,这段纠纷牵涉到很多硅谷的知名人物。

2012 年,第一次诉讼在很大程度上以 Google 获胜结束,关于专利权利的要求也被驳回。但在 2014 年,联邦上诉法院发现 Java 的某些部分是受版权保护的。去年,由于最高法院拒绝受理,案件被发回联邦法院。

这项诉讼于上周开始,牵涉到之前一系列交错复杂的工作关系和代码。Alphabet 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就他在 Sun 微电子公司任职并参与开发 Java 的工作,以及他在苹果公司(Apple)董事会任职期间对 iPhone 手机研发所了解的情况作证。

负责 Google 安卓项目的安迪·鲁宾(Andy Rubin)也出庭作证,在职业生涯早期他曾在苹果公司工作过,他合作创办的电话公司 Danger 也曾使用过 Java。现在鲁宾已经离开 Google,转而研究机器人和人工智能。

甲骨文公司创始人、现任执行总裁 劳伦斯·埃里森(Lawrence J. Ellison) 提供了有关收购 Sun 微电子公司的录音证词。不过证词中并没有提及,Sun 在 2000 年互联网泡沫后处境艰难,主要是因为来自 Linux 开源软件的竞争。

埃里森与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也是好友。当 Google 公布了一款与 iPhone 手机十分类似的竞争手机产品后,史蒂夫·乔布斯感到十分愤怒。

双方还曾因此次诉讼在公共场合有过不快。凯芝女士说,自己曾在一场犹太家庭成人礼偶遇 Google 代理律师。她回忆当时这名律师曾对她说:“Google 是一间非常有创新性的公司,老规则并不适用于我们。”

对此,她在证人席上说:“我马上对他说,‘不可偷盗’(Thou shalt not steal,《圣经》十诫中的一诫,译注)。”

陪审团获准在周末期间浏览写满代码笔记、企业战略和软件经济学的笔记本。无论陪审员最终决定如何,Google 和甲骨文公司都表示自己很可能会再次上诉。

萨缪尔森女士认为,最高法院最终多少都会受理该案,她认为毕竟“这是 10 年来最为重要的软件版权案件。”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www.bloomberg.com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持续数年的 Android 专利大战,现在还在争什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