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联合国影像顾问讲述背后的故事:联合国如何利用VR技术做公益?

联合国影像顾问讲述背后的故事:联合国如何利用VR技术做公益?

电影制作人、联合国影像顾问、LightShed创始人Gabo Arora

(本文根据电影制作人、LightShed创始人Gabo Arora在钛媒体 2016 T-EDGE VR国际峰会 上的演讲整理。)

你对于“联合国”这个组织是什么印象?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联合国就是一个世界组织,“好像离任何领先技术很遥远、并且很官僚、很缓慢”,Gabo Arora在钛媒体首届国际VR产业峰会上这样说。Gabo Arora先生除了资深影视制作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联合国影像顾问。Gabo Arora坦言,能在联合国这样一个特殊构架下建立虚拟现实的实验室,感到非常的自豪。

那么,联合国拥有全球范围内如此广阔的公益资源,如何借助VR影像宣传向更多的民众传播公益救援?

Gabo Arora在演讲中表示, 他的实验室团队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利用虚拟现实来展现人生百态”,并拍摄了世界上首个虚拟现实纪录片,他们试图用过这样的方式来展现“人们在地球上所面临的危机”。

Gabo团队所拍摄的VR纪录片涉及方方面面:比如通过VR影像的方式,将人们带回美国内战的现场。 Gabo说,很多美国人其实对于内战并不了解,单看普通的照片的话,人们可能并不会产生多大的感触,只是在看一个战场而已,并想象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有了虚拟现实,可以带人们能够深深进入到这种场景。

“人们可以看到什么内容,我们不应该有战争和冲突,人们就可以采取行动。”Gabo表示,现在可以通过照片,把在1918年末的时候,大家想了解的一些东西展现出来,然后人们就会采取相应的行动。

除了有视觉冲击外,Gabo还试图通过VR的照片和影像来激发人们的同情心。“冲击可以让我们采取行动,可以有很多其他的感受。我们希望可以通过VR影像来展示更复杂的东西,能够聆听了解人们的内在生活,这个也是我们哲学的一些思考。”Gabo表示,把人生百态,利用视觉里展示,是联合国一直希望做的事情。

更有趣的是, Gabo团队还利用VR电影做了面对面的筹款活动,成立了联合国儿童基金。这种能够互动的筹款活动效果很赞: 在观看了公益VR影像之后,每6个人当中就有1人捐款,不仅是捐款率提高了,而且每个捐款额也提高了10%。

附:Gabo Arora在2016 T-EDGE VR国际峰会上的演讲全文:

我今天讲的主题和其他的主题不一样的。因为我不是来卖什么东西,也不是来推销什么东西。就是让大家能够了解我们在联合国,我们达到什么样的成绩。大家知道联合国是世界的组织,非常重要,它并不是利用什么领先技术,它一般都是很官僚很缓慢。

而在这个架构下,我们开始了我们虚拟现实的实验室,我也感到很自豪。世界上首个虚拟现实的纪录片就在这里诞生。针对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纪录片,我也是制片人,是和其他方一起合作来制作的。

我们会大概介绍一下这个节目关于什么样?我们试图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我们要怎么样利用新的技术?让世界可以更好的了解。了解我们所面临的非常大的危机和非常大的问题。这个和另外的主题相关的,相当于同情心,同理心的。

首先是做一种试验,希望通过这个实验成功。本次大会是技术峰会,也许不是最好的地方讲哲学。但是哲学以及哲学背后的思考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尤其是针对技术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同时我们也要看一下随着技术的发展,有一些好东西,有一些不好的。有飞机,我们可以坐飞机飞向世界各地,而且飞机可以用来扔炸弹,产生破坏性的东西。我们说虚拟现实里面新技术很重要一点就是要来展示我们怎么样把它用来做好事情,而不是最终可以把它用来做坏事。所以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了解。我们在联合国也希望在这方面有所发展。

今天的主题是《利用虚拟现实来展现人生百态》,人们可以看到什么内容,明白我们不应该有战争和冲突,然后人们就会产生采取行动,这个就是有人利用新技术产生的结果。我觉得道理比较相近的是苏珊讲到的人生百态,可以利用视觉里展示。人们是被动,我们有一个图片是不够,一定要通过影像来展示事实是多么糟糕才能让你采取行动,我们要真正有意思的东西,而不是简单的图片。我们还是要往回翻,就相当于我们在这个地方流动,我们就是来了解那人生百态,这个Susan Sontag讲的。即使是360的视频,简单把头转来转去,也是在发展应对所谓的被动性。

这是我们讲到的第一个照片。我们的照片有很多,这个是来自美国内战的照片。不知道大家对于美国内战是否了解。当时美国遇到了很多的麻烦和问题。以前只有照片,如果我们看这边,这就是普通人,他们就看一个战场。当时呢,人们总是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有了虚拟现实,首次可以带人们能够深深进入到这种场景。我非常喜欢这个照片,因为这个也是能够展示这些内容。

在不久之后,我们看到还有其他的一些图象。这个可能有一些比较敏感,第一次世界大战是1918年当时一战的照片,一战之后,也一些世界性的灾难,当时照片也是用这种来展示大屠杀,有一本书是是1920年一战之后发表的。要通过照片展示最恐怖的事情,目的就是让你让读者以后不要再打战了。这一本书最开始是德语,后来翻译成为很多语言成为畅销书。但是后来又发生了二战。

如果冲击性的照片是不够的,那我们需要有不同的方式方法,才能产生同理心。有一些东西我们会认为它本不应该发生。这个照片,现在大家也知道,这个3岁的孩子就冲到欧洲的海滩上,这个确实令人难以置信。在虚拟现实现实里面,我们所做的不是像原图这样,我们类似这样的方法来去处理,对于主题不会产生相同的声音,非常有意思的是相同的照片应该要激发大家的灵感。就是帮助我们这些难民,就是ISIS伊斯兰国用的有更多的可能性,如果有更多的情感上面来说。

这个是简单的总结,我们可以看到联合国的一些内容。冲击可以让我们采取行动,可以有很多其他的感受,主要是会让你觉得你要同情某人,看到他有同情心,然后在中间起一个主导的作用帮助他们。我们要采取很多不同的东西,怎么样展示才能够产生同理心的解决方案。

这个是我们很多的作品,当我开始拍照的时候,我不只是展示,展示恐怖的情况。还希望可以展示更复杂的东西,能够聆听了解人们的内在生活,他有一定的目标,这个也是我们哲学的一些思考。我就不一一阅读他们了。但是这里面想要讲的我们目的不是简单产生冲击感。因为这个同理心是基于大家共同的体验以及创伤的方式来进行。

我们开始拍摄第一部这个电影。看一下,这是我们所得到的反应。有一些很容易就讲出来,但是最好当我们开始让全球各地年轻人来看,来进行筹资,他们一般的反应。这个就是我们要得到的内容。所以我们2016年1月份我们在达沃斯经济论坛播放这个视频,除了这个之外,我们也能够获得很多媒体的报道,不光是针对电影还是问题主题,在这之后,我们说我们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我们第二部电影也是讲一个希腊危机,他们最近是讲袈裟的事件,我们是首批在联合国做这样的事情。其实头盔没有人去看,那是有钱人看的。

因为在联合国我们必须要非常严格,我们做什么事情一开始规模放大。刚开始有很多人在批评我们。我们就想了一个想法。来做这个面对面的筹款活动,联合国儿童基金,他们不光做了一些外联的活动,而且用虚拟现实在做筹款的活动,我们经常街头做筹款的活动,我们给街上的人很便宜的VR眼镜,你给他们的一些体验,这个时候可以做一些思想工作。

我们在40多个国家推出了50多种语言的版本,我们做了小的影片来试图了解哪个电影哪个效果更好。结果是,他们有了VR眼镜之后,六个人中就会有一个人捐款,这是很有趣的现象。不仅捐款率提高了,每个捐款额也提高了10%。

最后我想讲一下我们这个方法,我们现在用VR,为什么VR成功?因为它可以筹款,这个很好,加上影片,我们在特拉维夫的电影,这个影片做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它也会改变我们的推广活动。

我们一般来做推广的时候一般都是用名人的,然后我们现在的这个效果会越来越差,他们不需要名人了。不需要名人来告诉世界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们开始用技术来传达这个声音,让决策者自己做决定。利用VR,因为它会表现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而且比我们的YouTube这个平台的表现还好。之前一般影片也就是五千个,这个浏览可能是1万5千次浏览,但是这个VR影片看了600多万次,这个就是我们可以做慈善事情有所不同的地方。(本文首发钛媒体,根据Gabo Arora 在2016 T-EDGE VR国际峰会上的演讲全文整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联合国影像顾问讲述背后的故事:联合国如何利用VR技术做公益?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