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5月20日,由亿欧主办、中集e栈、Ucloud、小白车务、coding、排队网协办的亿欧2016中国 互联网+ 新商业峰会·华南顺利举行,主题为:发展发现。本次峰会邀请了土巴兔创始人王国彬、启赋资本董事长傅哲宽、百果园总经理徐艳林、 复星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 、中集电商联合创始人段跃江、柔宇科技副总裁邹翔、华康移动医疗创始人刘波、品尚汇董事长张辉军、金斧子创始人张开兴、轻松家电创始人李伟、排队网创始人江浩南、亿欧联合创始人张佳伟等19位华南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创业创新领域企业负责人及VC代表做了精彩分享。

下面是 复星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 现场演讲的精彩要点:

一、复星昆仲2年内在硅谷已投资7000多万美金,主要是健康、快乐和富足三大方向,其中看到的一点东西;

二、为什么我们愿意花这么多钱在硅谷?

三、全球风险投资对美国信心最高,其次是以色列,以色列是一个奇葩的城市;

四、政策信心指数中中国和印度最高;

五、独角兽当年长啥样?

六、指数型组织的出现;

七、介绍复星昆仲。

以下是演讲实录(有删减):

我姓姚,我们是一个新的VC,只有3岁,比起IDG,红杉这些20多岁的来说我们还小。

今天主要是讲讲硅谷,我们在国内有4个Office,除了北上广,湾区也有,CEO就是去看facebook,在湾区投了很多项目,今天主要给大家讲一点新鲜事儿,给大家一点启发。

一、复星昆仲2年内在硅谷已投资7000多万美金,主要是健康、快乐和富足三大方向,其中看到的一点东西;

第一个是健康。健康里面的SCANADU,主要是做医疗健康服务的;第二个是快乐,美业O2O平台styleSeat,Grub是帮美国的大学生排队的,Tapingo是帮你把嘴巴喜欢的东西运到你家门口;第三个是富足,跟钱有关的,用“大数据过滤”的学生贷earneat。

说到富足,更正一个概念,很多人说互联网金融,其实在美国并没有互联网金融的概念, 1、在美国所有的互联网金融是通过手段来改造金融,而国内可能是需要通过政策和运营来改造金融,这是很大的不同。 一个是给学生做贷款,主要是给斯坦福的一些孩子做贷款。第二个是一些保险的项目。

其中我们有个项目MAINSPRING,称之为印尼的“今日头条”,在投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们发现, 2、印尼有2.6亿人口,但是印尼没有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而且只有20%的网民。他们和中国的网民最大的不同是经历了功能机,他们是直接进入智能机。甚至没有最早的PC时代,PC也就是互联网时代。

二、为什么我们愿意花这么多钱在硅谷?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最高的柱子就是湾区,剩下两个稍微高一点点的,一个是在波士顿MAT的那个片区,还有纽约有很多互联网金融的公司。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VC投出的还是有很多的独角兽,三大洲的对比,北美、欧洲和亚洲,北美是最多的,15年是37个。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在座有很多的创业者,在中国融钱还是相当幸运的,我们见过所有硅谷的公司,只要你对照中国的同类公司都比中国同类公司便宜。做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他确实很便宜,但是增长的潜力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起飞的速度还是有点差距,这样两者就拉平了 ,他是很便宜,但是他没有中国起飞得快,中国虽然有点贵。在中国很多项目确实不便宜,但是在两年之内翻个60、70倍的估值还是有的。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全球2015年VC投资再创新高,合计1280亿美元的投资额。这些数据是一些咨询机构出的,最高的.COM时代,只要一出门,任何一个广告牌上都是.COM公司,今天也有这个趋势。美国也投了很多钱,三个方向,这是我们为什么说快乐健康富足三大方向,基本上也是这个逻辑。

三、全球风险投资对美国信心最高,其次是以色列,以色列是一个奇葩的城市;

以色列是很奇葩的城市,当时做全球布局的时候,曾经试图在以色列设立一个office,但是发现他们的 英文实在不是很好,很多时候没有办法交流 ,第二个是 时差问题。

当然以色列产生出非常多的技术类型公司。比如说有家公司,8年时间没有一分钱的收入,骗了很多VC,很多基金都已经关了他还活着,没有收入,没有上市。但是到了第九年终于上市了,这是一个以色列公司的特色, 他们有匠心,但是确实要熬。

四、政策信心指数中中国和印度最高;

全球的钱还是对中国和印度有非常大的信心,这是好的迹象,但现在也有一些变化的点。

1、成为独角兽的时间越来越短。

社交网络效应的创富代表facebook用了10年,twitter用了8年;而过往公司估值到达10亿美元所花费的时间,可以看到哈雷摩托车用了86年、NIKE用了24年、美奈儿用了25年的是事情,现在YouTube只花了1年时间就能做到,Pinterest2年、Instagram2年。

2、B2B花费了更长时间成为独角兽,尽管B2C快过B2B,但是早期举步维艰。

B2B花了更长的时间,B2B成为10亿美金的独角兽所花费时间差不多是10年,到今天也需要接近5年;B2C是很快,但是出来的公司和B2B的数量相比是处于劣势的,B2C有一个流行的概念,除了独角兽还有超级独角兽,超级独角兽就是20亿美金。最近又出来一个龙,龙的定义就是百亿美金,或者是50到100亿美金的规模。看起来这些公司越来越多,但是看B2C确实要少过B2B的独角兽的数量。

3、到了2014年,很难找到任何一个尚未遭到根本性颠覆的行业。

2011年巴布森商学院预测,现有《财富》500强公司中40%都将在10年内消亡;耶鲁大学的理查德斯特预计,标准普尔指数中的500家上市公司寿命已从20世纪20年代的67年降到如今的12年。

可以回顾一下身边的人,我几个同学给我一个非常大的感触。比如说我的同班同学里面有十多家的企业规模在10亿人民币的销售额以上,他们的企业年龄在接近20年,企业家年龄是69到75年之间,这些人为什么还愿意来学习,还愿意变革?这就是中国的机会。

五、独角兽当年长啥样?

1、某些独角兽是在存量市场里做激烈竞争,比如说SnapChat和Whatsapp,它们出来之前早就有了QQ等等,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它们不是一个从0到1完全创新的东西,而在现有的用户体验上做了很多新的革命。

2、所以第二个问题,重塑了现在消费者的所有行为。我每年去美国的CES,因为美国的酒店很贵,我一呆就是半个月到一个月,我住的可能有泳池,但是不贵,特别漂亮。

3、再有就是缺乏经验的创始人(3/4CEO首次创业)、零货币化(twitter、Pinterest、Houzz、Nextdoor)、以及很容易被驳回的想法(Airbnb)。

六、 指数型组织的出现;

《指数型组织》这本书里面有一些特别重要的:包括随叫随到的员工,共创平台,用杠杆等等。为什么是指数型?他对标的是线型,很多公司说有线型增长,这在过去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过去的上市公司,在过去每年连续50%以上的增长,可以定义这就是一家非常好的上市公司,这是线型的增长。指数型可能是要与同行发生大幅度的增长,至少是10倍以上。

七、介绍复星昆仲

1、参与感:Dr.NO、SNH48剧场

(1)首先是我们有一个Dr.NO。我的生意是做投资,所以我的决策是一个投资委员会,一般在所有的基金里面,决策委员会都是长老和老大们说了算,不管是50后还是70后。我们在决策委员会里面设了一个N0先生,这个人是轮值的,今天可能是我做,明天是其他人做,后天又是另外的人做。而且这个人一定要说为什么这个项目不应该投,他不应该说这个项目不值得做,一定要说NO。

(2)做创新领域要去接触年轻人。我组织所有年轻的同事,或者是年轻同事组织我们年纪大的70后、60后去看SNH48,不知道有多少人去过SNH48剧场。我热烈推荐大家去一下SNH48,他是抄日本的AKB48,现在是中国最火的现场。

我们去了现场之后有一种什么感觉?如果你去做90后的消费,如果你去做创新领域,你不接触这些年轻人,你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参与感的。在那个现场,每一个人都可以喊,但不是呐喊,每个人都可以根据你喜欢的粉丝喊出这个粉丝专有的口号,而且是非常有组织、非常有纪律的,并且在现场可以跟对方的粉丝,就像唱片热一样的,大家对喊,所有的参与感,任何一个人,不管你是年轻的、年长的,这种参与感是满足了你当年在高中的时候看见漂亮女孩子想起哄的感觉。这是其中一个,年轻人有很多参与感。在我们没有投这件事情之前我们不知道。之后投了一个二次元的公司,现在应该是囊括了中国的cosplay所有的形象授权。

2、扁平:没有职级、HRD、PRD

(1)没有职级,对外还是要有职级的,但是内部真的是没有职级,所有的小伙伴都可以参加,包括一线的,你是一个分析师,我就邀请你来参加。

(2)HRD,我们有一个专门帮我们所投企业挖人的HR,美国一个回来的博士在阿里干了几年,就混迹于互联网圈,比如说看中了滴滴的副总裁,他就去给你谈。

(3)PRD,这是大家都需要的,以前我们是很难理解的,以前做投资是一对一的工作,我只要把邹翔搞定,这个项目就可以投了。我对刘波说,他有钱,我把这个钱拿来管就可以做基金了。但是现在确实需要一对多,一对多的时候,尤其很多创业者可能是工程师出身,不是特别擅长销售自己和自己的生意,PRD会帮他找跟他特别匹配的媒体,比如说有人想在亿欧上发文章,我们的PRD就出现了,对我们企业来说是免费的。

3、工具:钉钉

最后是工具,不知道有多少人用钉钉,虽然我也用企业微信,但是我感觉他的出品是极不情愿的,我所有的审批都在钉钉上,财务,行政,报销,出差,项目的决策,盖章等等所有都搬到钉钉上。

4、如何训练投资经理?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5、未来的管理是自治、多样化和扁平化。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这些人很多年前就讲未来的组织是没有层级的。硅谷是所有创新所在,大家有机会还是要多去。

中国信心指数还是很高的,今年新基金基本上都拿到钱了,所以大家能融到资的概率也很大,比我当年创业的时候好很多。

第三个是独角兽泡沫。最近也发生了很多这样的故事,大家的估值是在下降的,这在过去的3年之间是没有发生过的,不管是所谓的O2O泡沫,任何泡沫都好。今天Flipkart应该是印尼最大的电商,已经砍了他估值的三分之一。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现象。Znenfits,有他自己的问题,但是它的估值也砍了三分之一。尤其是独角兽公司的估值在迅速下行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提个醒,还有没有钱,什么时候能骗到下一笔钱。

指数型组织,扁平的机会,不管你是60,70还是80后,善待小伙伴,相信跟他们都是合作的关系。

我就讲这些。

本文作者亿欧网,亿欧网专栏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复兴昆仲董事总经理姚海波:从硅谷到中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