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布局4600亿农村市场 阿里农村淘宝编织“三网”

布局4600亿农村市场 阿里农村淘宝编织“三网”

马云

从陇南市武都区出发,开车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武都以北20公里的汉林乡唐坪村。别小看这20公里,唐坪村地处半山干旱地区,要到达这里先要穿过季节性的河滩、经常塌方的泥泞路段,再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一直向上,越野车才最终停在唐坪村村口的空地上。

正对着空地,是汉林乡唐坪村的农村淘宝服务站,村淘合伙人唐海峰正在忙着整理货架。唐海峰真正的生意高峰期会在下午六点以后,忙了一天,村里人已经养成了到村淘服务站来溜达的习惯。让唐海峰帮忙找货,查查之前下的订单,买的衣服到货了,唐海峰会热心地帮着试穿。不久之前在村淘上买了毛衣的李奶奶笑的合不拢嘴,唐海峰给李奶奶还拍了照,照片就贴在村淘服务站的墙上。墙上贴着几十张不同的照片,唐海峰都能讲出背后的故事。

连续营业额在县里排在前面的唐海峰并非浪得虚名,仅仅摘花椒的铝合金梯子就一下子卖出去了200多把。可伸缩的铝合金梯子是他在农村淘宝上淘到的干活神器,武都是大红袍(一款花椒的名字)花椒的主产地,以往大家抬着沉沉的木梯子摘花椒既辛苦效率又不高。“乡亲们相信眼见为实”,唐海峰在村淘上找货往往先自己买下来,大家看了放心用了觉得好,一下就传开了。这也是农村里村民购物的特点之一。

与此同时,靖远县主管电商的工信局局长王定君也一趟一趟地往村里跑。去年靖远县大枣滞销严重,快递物流跟不上,产在黄河边的“小口大枣”最终靠上海一家公司才卖出去了一批;更让王定君惦记的是靖远枸杞,紧挨着宁夏,靖远是名符其实的枸杞大县,“靖远的枸杞大多被包装成宁夏枸杞往外卖”。2016年4月,阿里巴巴农村淘宝村级服务站正式落地靖远。王定君最大的期望,就是通过和农村淘宝的合作把靖远的大枣、枸杞打响自己的品牌,把靖远的好东西卖到城里去。

将唐海峰、王定君们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阿里巴巴正在积极推动的农村淘宝项目。农村淘宝自2014 年10 月开出第一个村点以来,目前已经在全国29 个省328个县开出了16000 余个村点(数据截止到2016年5月),并摸索出了一套帮助农村发展的经验。农村淘宝犹如铺向中国广袤农村的新造血系统,正在更持续地铺向更偏远的农村。“农村淘宝这件事是基础建设,是民生工程,前期需要大力投入。”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集团副总裁孙利军谈到农村淘宝时表示。

对于阿里巴巴而言,农村淘宝绝对不仅仅是下一个新商业。

星星之火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

同年10月,紧随阿里巴巴上市的脚步,阿里巴巴集团启动农村淘宝“千县万村计划”。计划在未来3~5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发展中国农村电子商务。全球化、农村电商、大数据被锁定为集团三大核心战略。

农村市场,马云已经不动声色地观察多年,总在寻找合适的破发点。

2012年,淘宝网食品类目重新组建了特色中国项目,被认为是阿里针对农村的又一次典型性尝试。这个项目定位探索聚合特色产品与需求。在短短一年多的运营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以抢鲜购为代表的“预售+订单农业”的销售模式创新;以遂昌馆、龙游馆为代表的食品安全保障机制创新;以四川馆、厦门馆为代表的本地生活网销化的渠道创新。据阿里内部人士透露,当初马云在遂昌考察完赶街模式之后,就下决心正式启动农村项目。马云心里很清楚,广袤的中国农村隐藏的巨大消费力,仅仅靠特色中国,远远不够。

2002年一毕业就进入阿里巴巴B2B事业群的孙利军,最终被圈定为农村淘宝的负责人。阿里B2B项目中的“铁军”亦成为“农村淘宝”项目的先遣队。从阿里巴巴B2B事业群,中国供应商服务团队最基础的业务员做起,孙利军曾经创造过全国第六的销售业绩,成为当年名符其实的新人王。孙利军曾经列举过一组数字来描绘农村市场:2014年,农村网购市场总量已超过1800亿元,预计2016年将突破4600亿元。4600亿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拿这个数字参与2013年全国各省GDP排名,可以甩掉4个省份。

不过仅仅将农村淘宝看做阿里寄予厚望的新商业显然远远不够。他认为,农村淘宝是一项公益事业,我们用商业的手法来做公益,加速城乡一体化。

农村淘宝自2014年10月开出第一个村点以来,目前已经在全国29个省300多个县开出了16000余个村点,更重要的是摸索出一套帮助农村发展的经验。不仅有效带动了青年人返回农村创业,提升了政府对农村电商发展的认知和能力,还通过农产品上行实践了一个又一个的电商扶贫案例,并让经验反哺当地,同时通过对于农村基础设施和物流建设的投入,真正帮助了农村发展。

阿里巴巴的农村淘宝模式开始吸引联合国的关注。2016年4月,应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邀请,孙利军和来自中国河南的农村淘宝合伙人王茜应邀到瑞士分享经验。此前马云也在达沃斯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以及多个国家的元首进行交流时,推介农村淘宝。马云的推介引发了大家的浓厚兴趣。

“大家都认为,如果村淘能成功,就意味着将来在孟加拉国、印度、南美洲等等很多国家都有可能复制我们的模式,能够推动全世界更多的贫困地区实现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繁荣。”

马云以及村淘的小二们都相信,农村淘宝看似是一条充满艰辛的道路,需要投入大量时间、人力与物力,其实它更像是星星之火,一旦走通,不仅将惠及中国整个农村,还将点燃更多的第三世界国家。

编织“三网”

在孙利军看来,农村淘宝是否能真正落地,关键在于构建三网:天网、 地网、人网。

政府的支持和重视是农村淘宝成功的重要因素,孙利军称之为“天网”。农村淘宝在任何一个县域落地之前,一定是先和当地政府沟通,给当地政府培训,让他们充分了解农村电商,意识到农村电商的发展需要政府重视和支持。

达成共识之后,阿里巴巴会跟政府签订意向书,明确政府在村淘入驻之前要完成的六件事。这六件事包括:第一,以县委书记和县长为组长,以常务副县长为执行组长,建立专门的运营团队,负责跟村淘特种兵对接;第二,必须以县委书记或县长为首,启动一次村淘特种兵与各乡镇镇长、村长共同参与的启动会,传达村淘的意义和将要完成的事业;第三,执行县长或县长必须参加村淘县长班,在县长班上,县长会知道村淘未来要做什么,还可以跟其他县长沟通、交流;第四,做好宣传与村淘一起寻找农村合伙人;第五,为未来三年做好准备,在县里建好1000~1500平方米的仓库,在村里找到一个未来可以建设村服务中心的点;第六,规划好下一年的整体方案。

帮助当地政府官员转变观念,深入了解电商,淘宝大学功不可没。2006年成立的淘宝大学是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核心教育培训部门。2014年,淘宝大学第一次发出了县长研修班的招生简章。截至目前,淘宝大学陆续开办了50期县长培训班,累计培训1572人,覆盖了来自26省的598个县。

成县县委副书记张乐群,从2015年以来,先后四次参加了淘宝大学县长电商研修班学习,如今是淘宝大学的特聘讲师。在他看来,在做大做强农村电子商务中,经常会遇到一些亟待解决的困难和问题。比方说,目前一些农产品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程度还比较低,存在消费接受度和市场占有率不是很高的难题。通过参加淘宝大学的学习,开始真正思考要围绕构建县域电商生态,通过发展电子商务,倒逼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布局,推进电子商务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进而激活县域经济内生发展动力。

“打通物流,让物流的成本下降,才能让农产品得以卖出,才能给村民带去真正网购的便利和实惠”——孙利军归纳这是农村淘宝的“地网”。作为最基础建设,村淘先是将菜鸟下沉至农村,一个县一个村地把服务站建起来,打通村和县间的物流。再通过与本地快递公司合作,大大缩短物流时间。菜鸟深入农村的目标之一就是降低这个二段物流的成本。为了降低农村淘宝的物流成本,菜鸟一直在想各种办法创新。菜鸟物流农村淘宝运营负责人熊健举例,现在菜鸟和一些品牌商合作推出了“集单”模式,利用经销商在当地的库存直接配货到县城的运营中心,这样一来,大大缩短了物流时间,提高了配货效率也节约了物流成本。目前村淘落地的300多个县域物流在补贴下,已实现县域到农村3公斤以下包裹从此前平均15元下降到将近4元。

三网之中,最为关键的还是人网。“无论是智慧县城还是一站式服务,或者是未来农村的星星之火,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回到农村才是村淘项目最终是否成功的核心。”据孙利军透露,现在村淘合伙人每个县报名的年轻人平均达到2500人。“做合伙人,50%大专以上学历,75%返乡创业。”

大学生通过农村淘宝返乡创业最大的好处,不仅仅是将村淘更顺畅地带进农村,更重要的是他们能把互联网的思维带回农村,成为农村与互联网与外面世界的重要链接者,带回去的,可能是一代人生活方式的变革。唐海峰做村淘合伙人后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不可或缺”,是帮助老乡在网上预约了西安大医院的专家号。以往老乡们要到大城市去看疑难杂症,先要等一星期排号。到联合国分享经验的王茜,现在已经是村里生活方式的领头人。带着大家买面膜,连70多岁的老太太都忍不住跟着想试试,春节过后她还号召大家一起买柠檬片解腻。

“村淘就做三个网,这三张网建好,我们的第一步工作就做到了。”孙利军说。

何以燎原

不过在孙利军看来,农村淘宝整个事业部更像是搭了一个平台,整合了整个集团的生态力量在做。“所以说马老师经常介绍我的时候,说我是负责农村战略的那个大组长”。

跟随村淘电商业务进村的不仅有物流,还包括蚂蚁金服等阿里生态中的其他角色。比如:网商银行联合芝麻信用深入农村,与邮储银行、农信社等当地机构探索信用合作,通过旺农贷为农民提供小额贷款;淘宝教育深入农村解决当地留守儿童教育问题;阿里健康与医院合作在村淘站点做远程医疗等;未来像阿里旅行、阿里云、批发贸易等业务也将接入农村。

“我国扶贫工作将进入第四阶段,即以电商扶贫为核心的信息化扶贫阶段。电商扶贫会改变贫困地区的市场基因,让贫困地区对接互联网大市场,以信息化赋能的方式来提升其竞争力。”全国政协常委、台盟中央副主席、台盟上海市委主委杨健以及全国政协委员、台盟上海市委副主委高美琴在提交全国两会大力推动电商扶贫的提案中强烈建议,各级政府应该将“电商扶贫”纳入各地扶贫工作规划,大力支持贫困地区和阿里巴巴等龙头电商企业进行对接。

这一点与阿里巴巴在开拓农村市场的思路不谋而合。孙利军在分享村淘的扶贫经验时也不止一次地强调,新时代的农村扶贫已经不仅仅是给予资金支持,而更多的是在加快人才教育、吸引人才回流,帮助农村完善物流等基础设施以及帮助农业产业升级等方面一起发力。

以村淘为例,村淘服务站建立的基础不仅在于下行,还要将好货尖货卖向农村,更多地是帮助农村将好货卖出去。农村淘宝事业部农业发展部总经理朱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6年主要的两个业务发行在于:通过优选,将优质的农村产品推向市场,搭建中国优质农产品的平台;另外一面,随着乡甜频道上线,整合农村淘宝独有的地方政府和合伙人资源,从源头寻找有品质、可溯源的优质农产品,推广产销对接的社区定制等模式。与肇源县合作的互联网+C2F(利用互联网实现消费者订制、农场直供)模式就是典型的成功案例。肇源鲇鱼沟生态庄园与农村淘宝合作后,前三个月就以理想价格销售高端大米2000余吨、普通大米1.2万吨。据肇源县副县长宋俊丰透露,肇源大米品质优良,但之前通过传统渠道销售,每亩毛收入只有2000元,而通过“私人订制”,每亩平均多收入1400元。目前全县稻田将突破100万亩,“私人订制”全口径增收可达14亿元。

“马老师不止一次地强调,农村淘宝必须用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法去做事”。据朱俊透露,尽管农村淘宝发展迅速,但在未来几年内,集团层面并没有给出具体的业务目标。如果有具体的目标,那就是如何更有效地将三张网铺设到更远的乡村,在中国农村真正夯实基础建设。

而实际上,在过去的两年间,农村淘宝也是马云最关注的部分。不用说亲自在达沃斯做推介,还亲赴延安为首届年货节站台。据阿里巴巴内部人士透露,“农村淘宝从立项开始,马总每个月至少有一次亲自参与农村淘宝战略会议”。“我们今天做任何一项业务,不是见今天才做,而是看未来5年、10年,这个项目的价值和意义”。孙利军说,这是每次董事局会议,马老师经常强调的话。我们经常回顾每一个战略的项目,是否符合未来的整个趋势,如果符合,我们就愿意在这里面投入,我们愿意在这里面为社会去做这些基础建设。

这样看来,农村淘宝对于马云及阿里巴巴而言,更深远的意义并不仅仅在商业层面。用GMV、商业利益来衡量阿里巴巴在农村市场的投入,都太简单。阿里巴巴似乎有意以村淘为商业实验,积极参与到下一个十年中国农村生态的建设中。

农村淘宝的垦荒之路看似艰难,却似乎也并不无踪迹可循。这一点与19世纪末英国社会活动家霍华德提出“田园城市”、美国建筑师F.L.赖特在20世纪30年代提出“广亩城市”的城市规划思想不谋而合。霍华德认为,应该建设一种兼有城市和乡村优点的理想城市,他称之为“田园城市”。田园城市实质上是城和乡的结合体。城市四周为农业用地所围绕;城市居民经常就近得到新鲜农产品的供应;农产品有最近的市场,但市场却不只限于当地。 布局4600亿农村市场 阿里农村淘宝编织“三网”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布局4600亿农村市场 阿里农村淘宝编织“三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