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为什么黑客界极棒大赛这么牛?

为什么黑客界极棒大赛这么牛?

5月12日,澳门,知名安全团队KEEN主办的黑客大赛GeekPwn(极棒大赛)正在进行,这是黑客界的“星光大道”。穿梭往来的游客们一定不会想到,身边匆匆走过的T恤牛仔裤男子,完全有能力通过技术手段完成电影中入侵系统的桥段,迅速破解系统密码,甚至劫持几台机器,只要这些机器都接入在互联网环境下。

可惜,赌场对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毫无吸引力,他们寻求的刺激,并不是运气带来的财富,而是依靠严密的逻辑和计算能力,用一行行枯燥至极的代码,换取而来的攻防刺激,直至屏幕上出现“Pwned”。Pwned这个单词翻译成中文,一般指“攻破设备或系统”。每当它出现在屏幕上,一般都预示着丰厚的奖金和技术上的成就。

1、大牛蛙抛出的问题

“你们是谁,你们黑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黑?”

可大牛蛙却对这些刺激感到了厌倦,“我就是稍微有点厌倦了,所以我现在做公司了。”

大牛蛙本名王琦,4年前,他从 微软 出走创立KEEN团队,这个团队曾在全世界最著名、奖金最丰厚的黑客大赛Pwn2Own上连续三年获得五个冠军。

不过,在极棒大赛的第三个年头,他少了点兴奋,整个人也变得更加“深沉了”。

“能黑的都黑完了,还有什么看头呢?”王琦说。在前两届比赛中,涌现出了100多个选手,这些黑客们已经把能玩的都玩了。他们破解过特斯拉,“劫持”过无人机,甚至为了让比赛更酷一点,他们还想出过选手上厕所需要破解密码的招数。不少选手通过参赛,赢得了丰厚的奖金,也在行业中崭露头角。

这一次,他准备把黑客的终极哲学问题抛给参赛选手们。“你们是谁,你们黑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黑?”他当然清楚地知道自己设置比赛的初衷,每每问起他,回答都是一致的“给他们增加点收入”。

黑客缺钱吗?恐怕要看黑客选择了哪条道路。 腾讯 安全平台部总经理杨勇表示:“当你进入这个行业,第一就是诱惑很多,很容易走偏门,因为挣钱也快;当你炫技时很容易得到别人的瞩目,有些时候你就沉迷在里面了。”可更多的人选择“不作恶”,所以比赛是增加收入的不错选择。例如今年的比赛,总奖金100万,最大的赢家团队就拿走了42万元总奖金,还有数个10万以上的单项奖金。与在一些安全平台上提交一个漏洞获得的奖金不过几十几百元来比,这笔奖金绝对算得上是巨额收入了。

2、“白帽”与“黑帽”的分界岭

比天才更可贵的,是做一个 “好人”

“并不是说白帽黑客就有多高尚,只是我们不愿意干坏事。” 王琦承认,心里“白帽”与“黑帽”的分界岭,并非只是正义感和道德感。“他只要用他发现的安全成果去帮助厂商,帮助我们消灭问题、解决问题,我们都称之为‘白帽’。如果说他拿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可能这会儿他正在做坏事,那就是‘黑帽’。”

王琦一直在寻找天才,他希望能让那些现在还默默无闻的选手通过比赛展现出才华,他希望能通过比赛激发出选手的创新思维,给厂商带来安全提示。但比天才更可贵的,是一个 “好人”。对黑客而言,那就是用一顶白帽以示区分,能在光明和黑暗中,小心地坚守着底线。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黑?只有两个字,就是“热爱”。所以,他们搭台,请选手来唱戏。即使兴奋感少了一些,王琦和他的团队依旧在鼓励选手们打开脑洞,突破创新的限制。也正因为此,在今年的极棒比赛上,我们看到了一秒破解微软Surface Pro4,将智能保险箱彻底玩坏变成闹钟,一口气攻破十大知名品牌路由器这些全新的“刺激”。在这些漂亮的炫技背后,我们也终于近距离接触了这群掌握着黑客的力量,却不愿利用技术“去砸别人家玻璃”的人。

3、脑洞大开的TCP项目

古董级别的互联网基础协议,被挖掘出如此重量级的漏洞

“今年的TCP项目我觉得是脑洞比较大开的,因为大家都认为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应该不会存在问题,也没有人证明过它有问题,质疑过它。但他们居然去质疑它,并且在他们的实验环境下,甚至在今天早上他们还成功。”王琦口中的TCP项目指的是“远程任意TCP劫持连接技术。”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早在1990年代互联网发展早期,被称为世界头号黑客的凯文·米特尼克利用当时还不完善的TCP协议实施了“任意互联网会话劫持技术”并一举成名。而如今,TCP作为已经不断完善的古董级别的互联网基础协议,从中挖掘出如此重量级的漏洞,无疑对世界的信息安全研究都有着重大的参考意义。而这项技术的展示者,是来自美国加州大学的博士生曹跃。

曹跃在现场演示的“魔术”无疑是杀伤力极大的——攻击者在获知世界任意一地方受害者的IP地址后,即可能远程劫持其通讯。虽然由于现场所处网络环境的限制问题演示过程一波三折,但最终受害者的电脑显示屏上浏览的新闻网页在受到劫持后弹出了一个虚假的登录页面。按提示输入账号及密码之后,相同的内容便出现在了攻击者曹跃的电脑上。该技术意味着互联网上几乎所有的安卓和Linux系统,都可以在任意时间、任意位置被攻击,被劫持通讯。与木马、钓鱼、欺诈不同的是,受害者没有犯任何错误——就无辜地沦为了攻击者的羔羊。

这样的演示让业内人士兴奋不已。TCP协议被称之为当今互联网的基石,而TCP连接的不可预测性更可称之为互联网的安全基石之一。曹跃团队展示的“魔术”正是打破了TCP连接的不可预测性神话。

“GeekPwn(极棒)是非常年轻有朝气的平台,在华人圈里名望很高,并且和我们的极客价值观非常吻合。”据曹跃介绍,这项研究成果来自加州大学Riverside分校的信息安全研究团队,指导老师钱志云是现代TCP安全方面的专家,而这个漏洞,是他在飞机上审阅Linux内核代码时挖到的。

4、唯一的女选手

非科班出身的她,攻击手段完全是自学的

跟曹跃一样单枪匹马来挑战的,还有本次比赛唯一的女性选手贾云。

“他们都是黑客团伙儿,只有我和TCP的选手曹跃是一个人参加比赛的。我跟他们比起来,就是个菜鸟。”1989年出生的贾云毕业于中国化工大学,所学专业为高分子材料。作为黑客比赛中少有的女性选手,外表清秀的她总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她将攻击目标锁定为智能家居,攻破了巢控智能遥控器,凡是可以通过红外遥控器控制的家电都可以被劫持。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非科班出身的她,此次演示的攻击手段,完全是通过视频自学的。

贾云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她购买的智能遥控器在使用的过程中存在闪退等问题。于是她便上网寻找解决办法,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智能遥控器存在的漏洞。“基本的思路是通过相关的视频找到的,但我在编程方面的基本功比较弱,为此还看了好几节公开课恶补。”对贾云来说,参加比赛所带来的成就感远高于所获得的奖金。“我发现我对这方面挺感兴趣。半路出家,是不是也不晚?”

5、16岁的“小鲜肉”

牙套男孩劫持无人机控制权

来自郑州的王丙坤和刘杰炜今年都是16岁,他们戴着牙套,由父母陪着来参加比赛,接受采访时最常说的话是:“刚才那位哥哥很厉害。”可到了台上,他们又变得像个大人,现场演示如何劫持无人机控制权。这也是极棒大赛举办以来年纪最小的参赛选手了。

王丙坤来自郑州七中,爱好电脑、航模、无人机,拿过航模比赛全国第二名,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他每天保持着严格的作息规律,6点起床,23点睡觉,不熬夜,事情多时就学会挤时间。“学校电视台、社团、录音棚都有我的身影,但我的成绩却不降反升”。他跟刘杰炜小学、初中都同班,到高中分开了,却依然爱往一起凑。刘杰炜通过乌云平台知道了此次比赛的消息,两位“小鲜肉”合计了一下,决定参赛。

父母都支持他们的决定,本着带孩子见见世面的原则,操办好了一切。俩孩子也没什么心理压力:“要是成功了简历中还多了一笔经历,对我申请学校有好处。”王丙坤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他正准备申请美国的大学,系统地学习无人机专业。

“我们本想来参加比赛试试水,来了才知道水深得看不见。可是看到这么多大神,还是很兴奋。”刘杰炜在采访中话不多,因为他一直在纠结要怎么修改他的项目说明书,可谈起比赛现场的黑客们,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我一直以为黑客们都是戴个眼镜抱个电脑,打几行字电脑就都黑屏了。今天发现他们都挺帅的,我以后也得注意点形象,把自己收拾干净点。”

更令他们触动的是精神层面。“昨天有几个哥哥为了测试程序从下午5点一直忙到11点,他们的思路令人耳目一新,基本功也都特别扎实。”刘杰炜表示,自己平时有些偏科,这次来除了学习到思路和技巧外,也明白了坚持的重要性。

事实上,“小鲜肉”们演示的“劫持”无人机项目虽然炫目,但技术难度并不高。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令现场的“老江湖”都兴奋不已。评委“老鹰”为他们捧上了“极客精神奖”奖杯时表示:“很高兴看到这么年轻的小鲜肉。在无人机演示时,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创意和尝鲜的勇气,这是值得所有选手期待的,希望未来能寻找到更多的小鲜肉。”

6、黑客的转身

现在成了各大公司的安全掌门人

这两位“小鲜肉”并不知道,为他们颁奖的“老鹰”就是被媒体称为“黑客教父”的万涛。

1990年代,在北方交通大学的机房里,万涛在拷盘时遭遇计算机病毒,从此对病毒产生了兴趣。他是中国第一批“触网者”,1998年加入中国第一个黑客组织“绿色兵团”。他喜欢强悍、自由,为自己取名为“老鹰”。2001年,他成立中国鹰派联盟。经历骄傲的黑客时代,而后他迷茫,隐退,进入跨国公司。如今的万涛,多“出没”于公益圈,将鹰盟转型为鹰眼安全文化网,通过互联网信息技术推动公益发展与社会创新。

万涛的转身,在黑客中颇有代表性。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现在成了各大公司的安全掌门人。“大牛蛙”王琦在创办Keen之前,也是微软公司的著名安全员,如今他拥有自己的安全团队,并与同行们追逐在世界各地的安全行业技术赛场上。在这里,他们还能找到当年的荣光。可他面对团队成员的新选择,也只能表示“这个没办法。”

陈良是Keen团队三夺Pwn2Own冠军的主攻手。除了技术,1986年出生的陈良最感兴趣的是金融。他看了一个月书,考了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CMA),这是很多人读几年书都通不过的考试。如今的陈良成为了腾讯科恩实验室的一名高级研究员,这个实验室是腾讯新成立的一支专注于云计算与移动终端安全研究的白帽黑客队伍,核心成员多来自原Keen 团队。

今年3月,陈良和同事邓欣组建的腾讯安全联队团队出征Pwn2Own,3秒攻破 苹果 Safari浏览器。而在今年的极棒大赛上,由邓欣带队的腾讯电脑管家团队演示了攻击微软Surface Pro项目,凭借高难度的技术含量获得15万单项奖金以及5万“最霸技术奖”奖金。

虽然老板换了,但陈良的工作状态并没什么改变。他一般早上来公司比较晚,在路上时就会往一些研究技术的微信群里发送一些国外的技术论文或是某个专家的最新技术文章。到了公司,同事们立刻针对文章开始讨论,这样的攻击思路有没有可行性,能不能变通一下应用到IOS或是安卓系统中。下午就是挖掘漏洞,找到漏洞就汇报给厂商。除了找漏洞,就是准备比赛,比赛的周期很长,从考虑报名什么参加什么项目到具体的攻防方案,还得多做几手准备以防主办方在比赛前推出的“大补丸”。因为是攻防类比赛,选手的价值正在于在厂商发现漏洞之前挖掘到有价值的漏洞,以此赢取主办方的巨额奖金。而“大补丸”就是厂商给出的官方系统补丁。“ 补丁是在美国时间出的,在中国出的时间是半夜两三点,这件事情如果到第二天做的话,是没有心情睡觉的。所以必须要在第一时间知道,漏洞有没有被修补,如果被修补了,马上就要有一个应对策略。”

比赛之后,往往就是休假,拿着奖金带领团队休假。陈良和邓欣的团队在今年的Pwn2Own获得了20万美元奖金。

7、黑客是有趣的职业?

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你必须十分耐得住寂寞

“平时大家都觉得黑客或者研究人员很神秘、很酷,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职业。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你必须十分耐得住寂寞。”如今的陈良和邓欣也要负责寻找合适的人才扩充队伍,比起技术,他们都更看重人品。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科恩吗?”陈良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日本动漫《名侦探柯南》里,他是一个狙击手。专业的狙击手需要耐得住寂寞,同时也需要一个人帮他看。我们做漏洞攻防的研究,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需要团队协作,去找到软件弱点,精准突破挑战。”

“在我毕业的那段时间,很多人已经绝望,都把关注投向病毒的研究。你会经常听到一个初中生,就是‘熊猫烧香’的作者,他是对技术的爱好,绝不是深入的研究。”陈良对外界将“熊猫烧香”这种小黑客写出的病毒捧成神话十分不解。“他生怕人不知道,他急着告诉你,我叫熊猫烧香,叫李俊,毕业于武汉……这和‘白帽’的初衷背道而驰,就是为了出名。”邓欣表示:“精妙的病毒,不会造成任何用户上的感觉,造成用户越用越慢,或者死机越高,这种病毒都是比较失败的病毒。”

“人品好比技术好重要太多。我面试时有特别牛的,一开口就是,我曾经黑过×××,对于这样的,我从不考虑。”1989年出生的潮男姚威对此颇有同感,因为公司大多都是90后,所以他给自己起了“黑客叔叔”的网名。姚威也是今年极棒大赛攻破智能保险箱的项目演示者,他同样经历了身份的转换。他曾经是极棒大赛的一名观众,如今不仅是选手,也是广州一家安全公司的CEO,目前团队有15人。

来参加比赛也不是没有私心。“以前是单枪匹马一个人,现在要养活团队,得赚钱。这次比赛也是个提升品牌形象的好机会。” 姚威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接到了三四个收购意向。“可我是有底线的,第一必须团队成员都在一起,第二是我们得保持独立性,最好是成为实验室。”

姚威说,做公司以来,遇到过不少曾经从事黑产,现在想来公司漂白的。但他没给过机会,即便有可能错失一个天才。“有个小伙子技术巨牛,攻克了一个大漏洞之后问了一句,我这个漏洞值多少钱?”姚威二话没说,让小伙子走了。面对记者的不理解,姚威说,其实这并没有标准答案,“但一般同道之人会在破解后会说‘这个漏洞真稀有’。”

来自黑客的安全提示

尽量不要用WiFi,最好用3G或4G

关于黑客,有个段子一直被人津津乐道。在前几年的一次Pwn2Own比赛中,一群选手在加拿大比赛时玩心四起,技痒难耐,就瞄准了酒店的WiFi。从那以后,这些人便上了加拿大酒店的黑名单,直到今天,不少酒店都不愿意接待他们。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WiFi的确是容易被攻击的一处地方。陈良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参加国外安全会议时,他会不断提醒成员绝对不要使用酒店WiFi。“我们一般都是租移动WiFi,在比赛期间也尽量做到不要上网,因为别人有可能窃取账户。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有机会连到同一个网络,我是有机会窃取你的手机信息的。”

在极棒大赛上一口气攻破十几台路由器的长亭科技成员杨坤也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 电影电视会有些夸张,但也差不多。比如攻破了你家的路由器之后,基本上所有连上路由器的智能设备都能被控制。”根据现场演示,安卓手机在连接了有漏洞的路由器后,在使用正规软件市场下载应用时,正规软件便会被替换为植入了木马的恶意程序,使得攻击者可以收发查看受害者短信、控制手机的电话功能、调用手机摄像头等。除此之外,长亭科技还发现了存在漏洞的华硕路由器服务被暴露在互联网上,攻击者可以在全世界任意位置对其发起远程攻击,受影响的路由器达数万台。

杨坤表示,假如路由器被黑客攻破,路由器作为所有设备上网的入口,所有的信息都会有数据流,这些数据流里面可能有个人比较敏感的信息,所以危害比较大。他建议,路由器应当设置强密码,可以包含数字、大小写,尽量多一些变化,应该经常更改密码。此外尽量使用WP2加密的WiFi,另外也不要用万能钥匙这样的软件。

其实,在今年的“3·15晚会”中,不仅有利用路由器漏洞获取观众隐私信息的情景互动,更有智能生活安全“黑客大片”上演。王琦认为,站在用户的角度,如果是用免费WiFi,如果有人要攻击你,那可能防不胜防。“尽量连一些我们熟知的WiFi,如果要做重要的工作,尽量不要用WiFi,采用3G、4G。”王琦给出了安全建议。

此外要注重对于个人隐私的保护,“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密码,一旦出现问题可以只是在小范围之内。”王琦说。

花边

“白帽子”的平均收入才6402元?

百万奖金?千万收入? 黑客的收入到底有多高?这个问题如果去问黑帽黑客,便是亢奋,但对白帽黑客来说,他们都很意外,“比赛之前根本没看奖金、奖项。好像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腾讯电脑管家网络攻防小组在大会上一秒破解微软Surface Pro 4并控制摄像头,项目中用到的内核漏洞通杀所有Windows操作系统,这个研究成果曾被国外网络军火商开价8万美元公开收购。小组成员邓欣说,白帽子现在收入水平有所提高,到企业做安全研究能拿二三十万年薪,但是觉得“还可以再提高一点”,“不能总是在出问题的时候才重视安全。”

“一般帮助厂商挖出一个安全漏洞能得到几十元左右的奖励,如果是大漏洞会多些。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送过充电宝或者玩偶,也非常受欢迎。” 小米科技首席安全官陈洋表示。

一个漏洞的价值难道就是一个充电宝?账显然不能这么算。据媒体报道,现今国内顶级安全人才的年收入可以达到百万水平,加入互联网公司的高技术水平白帽子年入十几万到二十万不等,即便是散兵游勇的白帽子,通过在平台上提交漏洞,也可以月入数万元。

“多数漏洞挖掘者是出于爱好,也是产品的发烧友。找出漏洞,又被厂商认可,这个过程带来了愉悦和成就感。所以比起金钱,那代表着一种荣誉。”陈洋表示。

另一个客观现实是,随着智能产品的增加,避免不了大大小小的漏洞。如果对单个漏洞的“悬赏”价格过高,也容易养成一批职业挖掘者,以此谋利,这显然有悖初衷。

根据补天平台统计,中国的白帽子黑客收入差距十分悬殊。补天平台上白帽子的平均收入为6402元,最赚钱的白帽子“合肥滨湖虎子”收入则是428850元,比排名第二的“sectops”收入161300元高出近30万元。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比起黑产的巨大财富诱惑,白帽子的收入绝对不会使他们“暴富”。大牛蛙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也可以偷一票好莱坞明星的照片,然后去夏威夷度假,远走高飞。不是不愿意干坏事,平心而论是胆小,万一被抓了怎么办?我说的是人的本性。此外我们对暴富的诉求没那么强烈。”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为什么黑客界极棒大赛这么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