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原来科技公司们都是这样界定“盈利”的

编者按:本文选自彭博社。作者 Ellen Huet 认为,在融资不景气的情况下,创业公司们对 “公司是否盈利” 的界定变得更有创造性。

去年9月, 位于加州伯克利的美国餐饮 O2O 公司 SpoonRocket 最终耗尽了自己的资金。最初融资时,这家餐饮公司用 “野心勃勃的扩张计划” 与 “业务量高速增长的承诺” 赢得了一众投资人的芳心。早在去年初, SpoonRocket 就将自己的业务扩展至圣地亚哥及西雅图,然而,那时的融资环境却已悄然改变——风险投资者已经开始把 “利润” 放在了挑选企业必备条件的首位。

鉴于此,在业务拓展几个月后,SpoonRocket 就撤出了这些新市场,转而将重点放在 “如何提高业务的盈利状况” 上面。据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Anson Tsui 回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一直不停念叨着 ‘让我们盈利’,‘让我们盈利’,‘给投资人看看我们是可以赚钱的!’”

从传统意义上来讲,他们的努力未能提高收益率。然而,公司却打出了另外一张牌:我们业务的边际利润还是很不错的。意思就是,每卖出一份饭(公司一般都是将现成的饭送到客户手里)的收入一定要多于饭菜制作、分发以及销售的成本。很显然,这种情况下对于 “哪些开支可以省略” 还是留有一定余地的。Tsui 表示,按照 这个界定,SpoonRocket 一定要算的成本包括食材、快递员的工资、餐具、食物垃圾处理、配送中心的租金以及特定营销方案这些方面;而售后服务、公司员工、办公室租金以及营销活动等成本可以排除在外。

Tsui 表示,毕竟是小心谨慎测算过的数据,那时候 SpoonRocket 的边际利润真的从每单 50 美分提升为每单 1 美元。为了向投资人们着重强调这个 “里程碑” 式的进步,创始人们甚至还准备一番充满豪情的新说辞,但当时的情况却急转直下。“当我们把这个数字郑重地展示出来时,他们表情我一直都忘不了,‘太搞笑了,你这家伙花了 1300 万美元就是为了从每单中给我挤出 1 美元的边际利润?’” Tsui 回忆当时的情形说道。最终,SpoonRocket 在 2016年3月 正式关门大吉,并将部分资产出售给了一家巴西食品外卖公司。

创投市场研究机构 CB Insights 的看法是,在 2014年 按需服务类创业公司进入融资繁荣期之后,投资者们就已经开始有意识地从该领域撤资了;而在过去的两个季度(如下图)中,按需服务企业的融资情况其实已经有点 “扑街” 的苗头了,这个年轻行业的竞争正在变得愈加激烈。为了给持谨慎怀疑态度的 VC 们、急需的人才以及潜在商业伙伴呈现出一个看起来 “健康且具有活力” 的经营系统,行业内的大小企业们开始陆续向全世界吆喝 “自己是如何(或者是将要)实现盈利的”——好吧,至少依照理论上是这样的。原来科技公司们都是这样界定“盈利”的

各种按需服务 O2O公司到底是怎样定义自己的盈利

Uber 是这样宣称的: 2016年 第一季度公司在美国与加拿大市场已实现盈利;而 Lyft 的声明是:“我们已拥有一条明晰且已被定位好的盈利途径”;同城快递企业 Postmates 则透露,将会在 2017年 底实现盈利;而外卖独角兽 DoorDash 却用了 “现金流转高效” 来描述自己的状况,表示已在几个市场实现了这一目标;威客网站 TaskRabbit 已宣布将在今年底之前实现盈利;房屋租赁网站 Airbnb 的说辞是 “我们离盈利不会太远了” ;众包百货电商 Instacart 着重强调了自己的” 毛利 “;代客泊车应用 Luxe Valet 表示 “其中几个市场的业务已接近盈利”。

此外有点意味深长的是,在著名孵化器公司 Y Combinator 今年3月 的 “演示日” 中,很多眼睛铮亮的创始人们都用 “我们已经开始盈利” 这句话解决了自己的融资问题。

现在的科技创业公司都喜欢整合一堆不太常用的经济指标来吹嘘自己的业绩,即使他们已上市的同行们更愿意使用大众普遍接受的会计学规范。最近,Amazon 与 Facebook 都迫于监管机构与投资者的压力,开始在多方面实行员工持股补偿;LinkedIn 与 Twitter 则依旧关注于去掉股权成本的营收情况。

当 Uber 声称自己盈利时,公司其实省略了一些授予员工的股权成本,当然也包括被转移的利息与税收。而作为 Uber 美国专车服务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 则拒绝详细解释何为自己的” 盈利路径 “,所以关于 Lyft 何时并如何实现目标的回答仍然是个谜。同样,Airbnb 公司高管对公司盈利能力的评价也没有公之于众。而 TaskRabbit 口中的 “盈利” 意思是 “收益将很快变成净利润”,但却拒绝解释特定成本中是否包含授予员工的股权以及税收。而 Postmates 在快递业务方面,则使用了一种不含税的 “盈利能力” 计算方法。

此外,有些企业还会根据市场来 “掰开” 自己的整体盈利数据,以证明某些特定城市及国家的金融成熟度还是不错的。同样,这些计算中包含的标准也有所不同。Instacart 在今年2月 份告诉彭博社,公司在其最大的市场中已获利,同时, 40%的业务体量已经盈利。公司后来又着重解释,这是基于毛利率计算方法得出的结论,这种方法通常受限于直接成本,如产品供应量与快递劳动力。但这种计算方法忽略了其它成本,如客户服务、总公司员工薪水以及寻找工人的一些开销。

而 Luxe(提供代客泊车服务)则表示,自己的业务已经在几个城市中率先实现盈利,但是拒绝透露这些地点名称。这里提到的 “获利” 指的是毛利,不包括主要运营成本。外卖企业 DoorDash 提到的 “现金流转” 问题,则受限于自己的 “最早期市场”。此外,这种计算方法包含了客户服务及地区性工人薪水等方面的成本,却忽略了办公室租金与主要运营成本。

风险投资机构愈加聪明,不要试图修饰自己的经营效果

BillGurley 是风险投资企业 Benchmark 的合伙人与 Uber 项目的早期支持者,他认为,公司对业务支出进行监控的动机是值得表扬的。然而,观察者们(特别是投资者)应该对私营企业(股权不公开)给出的表面价值数据持谨慎态度。“很显然,企业们肯定压力山大,每个人都有过这种心态:‘天哪,私有化太棒了,我不必再硬着头皮公布各种数据。’ 但是,现在人人都在盯着这部分数据。我们(投资方)已经明显进化了,脱离了 ‘人傻钱多’ 的圈子” Bill 表示。

在如今更为严峻的筹资环境中,拥有一个可持续的经营氛围可以创造出企业继续向上爬的台阶。移动停车服务应用 Zirx 的创始人 Sean Behr 表示:“你寻找机会与投资人见面,他们可能会这样说:‘当然可以,我们听说你们正在盈利?我们一定会参加你的融资讲演会。’ 同时,你又找到在职员工及那些潜在员工进行交谈,让他们明白 ‘我们正在与投资人交涉,现在绝不会有关门的风险;我们将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你应该为这份工作感到兴奋与自信!’“

Behr 的创业公司一开始被定位为按需 O2O 停车服务平台,与 Luxe 很像,但在意识到这种商业模式的不可持续性以后,他改变了发展策略。现在,Zirx 的主营业务是让汽车经销商与其它公司召集自己的司机们为用户提供泊车服务,或者是为他们提供一次加油服务。Behr 告诉彭博社,Zirx 将在 5月 份首次实现盈利(毛利)。

“你可以一直这么说:‘如果我们忽略**部分是盈利的’” Behr 表示,“但是不管用多少种方式表明自己正在盈利,你银行账户上如果最后发现金额比开始经营时少很多…好吧,很遗憾,这些说辞最终都没有什么卵用。”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原来科技公司们都是这样界定“盈利”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