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让读者更接近故事,《纽约时报》是这样制作VR内容的

让读者更接近故事,《纽约时报》是这样制作VR内容的

(本文根据《纽约时报》高级编辑Graham Roberts和产品经理Toni cruthirds在钛媒体 2016 T-EDGE VR国际峰会上 的演讲整理)

早在2014年的SIGGRAPH峰会之后,《纽约时报》就已经注意到VR的潜力,因此在2015年启动了VR内容制作项目。《纽约时报》高级编辑Graham Roberts在团队中主要负责VR游戏、故事脚本等工作,产品经理Toni cruthirds主要负责内容和产品。

一年以后, 他们生产出了VR内容,但是却没有分发渠道, 当时他们面临三个选择:

  • 放在《纽约时报》自己的网站上,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当时苹果系统里的APP和Safari都不可以播放VR视频;
  • 通过别人的APP发布,但是这并不能卖广告,拓展《纽约时报》的业务,也无法掌控内容质量;
  • 找别的VR制作公司合作。
  • 让读者更接近故事,《纽约时报》是这样制作VR内容的

    最终,他们选择了第三条路,并且于去年10月,投资100多万美元研发了自己的VR内容发布平台——MVP(最小可实现产品),能在安卓和苹果系统中运行。随后跟谷歌团队合作,在4月8日这天,将谷歌的纸盒眼镜送到100万用户的手上,让用户看到了《纽约时报》的第一篇VR报道,那是一篇关于难民的报道。

    VR能爆发的机会就是在于人们的口袋里已经有了VR技术,人们只要将硬纸板折叠一下就可以变成VR眼镜。

    紧接着,团队开始制作第二部VR影片《Vigils巴黎》,为了迅速发出内容, 团队核心技术人员通过社交软件与现场的编辑、视频记者联系,现场培训,最终大获成功 。随后的20多个VR视频制作周期都比较短,《纽约时报》VR团队还准备引入第三方内容。

    为了使视频内容更易于用户接收,《纽约时报》在技术上也做了很多努力。为了让用户在非WiFi环境下也愿意下载并观看视频,他们限制了视频的尺寸,做了压缩。使用定位技术,让视频的声音能根据人的头部动作做出调整。积极使用音乐效果,配合视频内容主线。及时全面的反馈系统,让用户和内容制作者都能迅速与研发团队联系,指出问题。

    在VR视频分发渠道上也有新突破,5月19日,他们跟谷歌合作,在谷歌上新建一个内容发布平台。

    经过两年的发展,MVP已经成了继《纽约时报》2008以来下载量最高的App。未来除了在内容上会做努力, 还会在创意方面花更多时间,让用户也能参与其中, 用UGC给用户提供一个平台,还准备做电视VR内容栏目,做成世界最大的VR电视节目。Toni Cruthirds说,

    VR社区里有很多人跟我们讲,我们在提升了大众VR意识方面做了很大贡献。

    Graham在演讲中还说道,他认为VR不仅是新闻传播的一个工具,更是一种新传播媒介,其对新闻业的发展影响深远。比如,从传播者来说,摄影师图片处理方式的编发,从传播效果来说,读者与新闻故事的接近性更强等。所以,作为媒体人,记者要了解道德与法规,来应对新媒体的出现,并且我们需要重新考虑摄像机在新闻报道中的角色问题。

    以下为Graham Roberts和Toni cruthirds在2016 T-EDGE VR国际峰会上的演讲全文:

    Graham Roberts:《纽约时报》在2015年启动了VR内容制作项目,虚拟现实如何成为纽约时报的关注点,我们希望未来往哪里前进?

    Toni cruthirds:到底VR能够为新闻业贡献什么?我们做了很多尝试, 我们希望采取新的讲述方法,VR是很好的工具,让我们大家接触更好的故事,更加接近于故事。

    Graham Roberts:作为记者,我们的目标就是把读者带到其他地方,了解其他地方发生的故事,可以是文字、图片、视频等等,有了虚拟现实我们可以更加靠近故事,让读者和新闻主体更加贴近。

    虚拟现实如何成为纽约时报的关注点

    Toni cruthirds:VR的出现是我们对于新媒体的关注,这个新媒体成了组织新的一部分,我们建立了一个跨部门团队,推动最创新的虚拟现实的平台,用于新闻传播,当然也用于新的传媒产业其他领域。现在大家已经知道, 我们已经在2015年10月份之前做了很多的工作,花100多万研发了新的APP。

    Graham Roberts:2014年的SIGGRAPH峰会之后,我们更加关注虚拟现实,那次峰会上有导演、制作人等等。现在大家都在讲VR,我就想,VR对于新闻业有什么影响?我们现在的工作是有自然的联动性。

    Toni cruthirds:大家都在说我们的记者与编辑一直也在关注移动应用,不过现在更关注虚拟现实了。

    Graham Roberts:我想强调一下我们部门当时已经有了一些资源,然后我们才开始进行研究,看看如何尝试做360度的新闻,并将之传播出去。

    Toni cruthirds:在跟设计师见面以后,我们开始关注能直接下载到手机上的移动应用。 我们总编就开始思考,这些移动应用能帮助《纽约时报》更好的讲故事么? 所以我们建立了新团队研究它,一年之后做了虚拟现实的业务,我们当时没有发布这个视频,但是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它告诉我们可以把这种故事通过这种视角来讲述。

    但是后来我们面临一个挑战,我们可以做这些视频,但是我们如何把视频送到读者手上?去年谷歌找到我们,来讨论发行问题,当时他们提议把谷歌的设备跟我们的视频一起发给读者。所以那个星期天是我们做家庭分销的一天,我们和谷歌团队一起合作,用100万人来派送报纸。那篇关于难民的报道成了我们第一个VR报道。然后团队开始拍视频,然后我们把这个VR视频的内容放到了报纸上。

    但是,我们的读者到哪里去看影片呢?因为我们当时没有想做自己的APP,做APP的成本很高,我们希望快速发布内容,所以我们开始探索一些其他的可能性。是不是放在我们的网站上呢?当时IOS系统有一个限制,APP不可以播放VR视频,Safari也不可以,也就是说用苹果手机无法播放视频,这个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当时我们还有一个选择:能不能通过别人的APP来发布VR?不过当时我们并不感兴趣,这样不能帮助我们拓展业务,我们也无法控制最终的产品形式,并且我们也不能卖广告。所以我们是不是要自己做一点应用呢?

    但是,我们时间很短,而且当时我们也没有VR资源,我们能不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开始我们找一些公司来做APP,找能做VR应用的公司来做,很多人对我们不感兴趣,他们不想给《纽约时报》做VR的APP,他们只想把我们的VR放在他们的APP上。但 最终我们还是找到一个合作伙伴,我们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快速迭代的产品本身就是有风险。这个是我们的产品,我们叫做MVP,就是最小可承载的产品, 这是我们的底线。

    让读者更接近故事,《纽约时报》是这样制作VR内容的

    MVP非常简单,首先我们要自己设计,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品牌, 我们《纽约时报》有很多获过大奖的天才设计师,帮我们设计出支持苹果和安卓系统的APP, 美国用户的手机大部分是这两个系统。我们也要支持家庭订货,当然我们也希望不用Cordboard也可以看,任何时候可以更新我们的内容。我们要建造一个内容管理系统,可以随时升级、更新内容,让大家可以马上看到,这个其实并不简单。我们在发布这个软件之前,这些很早就设计好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加紧行动。

    非常难,有很多的挑战,我们当时开发了一个APP来支持这个技术,去年9、10月份的时候还没有行业的标准,当时只有几个VR的应用。制作方做的事情并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谷歌给了我们很多的反馈,让我们跟一些制作公司合作,他们帮我们制作两个广告视频,这是我们参考的视频,这些制作公司也用自己的相机做自己的影片,所以这些反馈有时候是冲突的,我们不知道怎么办。

    不过很幸运我们成功了, 4月8日我们的Cordboard送到了100万用户的手上 ,这个是我们蓝色包装的照片,当时我们的广告词就是: Cordboard可以带你去看全世界 。当时反馈非常好,星期天早上送到大家手上,我们很担心人们不会下载这个APP,或者不会下载视频文件。为此,我们也限制了视频的尺寸,这样的话人们可以在没有Wifi的地方也愿意下载,同时视频质量很好,体验很好,当时我们非常非常紧张,但是最后的反馈非常非常好。

    用一种新的讲述方法报道事实

    Graham Roberts:从我的角度来看,这确实是非常棒的事情,创造了一个新的蓝海,解决了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要不要使用这个产品?VR能爆发的机会就是在于人们的口袋里已经有了VR技术,人们只要将硬纸板折叠一下就可以变成VR眼镜。我们也想做电视展示, 我们会做一个电视节目,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VR平台。 VR社区里有很多人跟我们讲,我们在提升了大众VR意识方面做了很大贡献。

    我们的第二个VR影片叫做Vigils巴黎,这是著名的巴黎恐怖事件的早晨, 当时我们部门做了一个新的尝试:把编辑送到巴黎去,并派一名视频的记者来帮我们做,我们从纽约通过视频聊天给他们培训指导,告诉他们怎么制作, 然后我们拿到了非常好的照片和视频。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很快推动我们的业务发展。这个VR视频是从早上开始,然后再去餐厅、宴会的现场,最后是晚上大家哀悼的场面。

    这是一个新的媒体形态,因为我们现在有机会来重新定义它,能否成为一个新的内容的创造渠道。记者要考虑就是了解道德与法规,来应对新媒体的出现。比如说VR可以看到全景,因为没法裁剪编辑,传统视频或者图像,后期可以对每一帧进行剪接,而VR是全部画面都被捕捉,由读者来裁剪,至少某一种程度是这样的,是跟传统不同的做法。这个也是我们仍然在研讨的问题, 当然摄影师是需要扮演一定的角色的, 构图仍然非常重要。所以对于未来,我们会关注一些诸如相机的角色是什么的问题。

    传统的传媒就像打猎一样,而现在的VR就像捕熊一样,有了VR就没有每一帧画面的距离,而且你跟新闻主体有更近的感情距离。当然不可能百分之百这样,要看你的构图怎么样,看这个故事有没有意义。但是我们发现VR可以让用户更好的看到这个故事,而不只是看编辑剪辑之后的内容。

    如何制作出VR精品内容?

    接下来可以看到内容,这个是美国候选人,我们跟他们解释什么是VR,什么是VR设备,让他更加近距离了解VR是什么。

    Toni cruthirds:我们推出APP之后,上线了20多个视频,制作时间非常短,效果比我们预计的好多了,除了Graham Roberts讲的之外, 《纽约时报》的杂志团队也拍摄了新的视频,而且我们决定加入第三方的内容。 这是强有力的,让读者看到媒体早期的发展,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有质量的内容,我们希望可以加到《纽约时报》里去。昨天我们推出了新的视频,叫Seeking plutos Frigid ,就是关于外星的内容。

    Graham Roberts:一年前的象素比较模糊,后来这个冥王星发生了变化,我们看到这个是新的冥王星的变化。我们可以捕捉到冥王星上全景景象包括大气。在虚拟现实里面我们可以更接近它,让你到了星球的表面。这里有这一点,就是在这个山上,我们与美国航天中心、其他机构一起合作,帮我们更好提供准确的信息,看它的位置,然后在冥王星周边浏览。

    让读者更接近故事,《纽约时报》是这样制作VR内容的

    这是我们看到的冥王星地形图,地形图就是它提供的捕捉其他星球的信息,我们通过VR都可以看到。同时我们看到这个NEW Horzons本身利用的模型,这个是我们自己研发的。还有这个软件,就可以包括一些摄影、数据和虚拟的电影来创造VR的场景,利用科学家,我们可以看到,比如说冥王星和太阳之间的关系。

    然后,我们可以进行渲染,有左眼和右眼的立体的体验。还有我们叙述人员,他们给我们的研究做了很多反馈,确保我们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进行故事讲述。还有其他的一些同事的一些反馈。

    我们APP里最新的就是利用定位的音频、视频会话,你移动头的话,声音也会变。另外我们想在音符里面做一些事情,有低音、中音等四部分的音组成,你可以看你的四周环境,把音乐融入到新的媒体里面,你可以以新的思维方式进行更多的探索。

    确实在我看来,这些是非常令人惊讶的。这些东西都要进行体验,四年前,我们人把最快速的设备引入太空,十年后的现在,移动技术和高密度的屏幕,所有这些东西让我们创造更好的体验,利用所捕捉的数据可以更好的理解。

    未来,我们希望用户参与进来

    Toni cruthirds:他们可以进行APP的下载和进行虚拟现实的体验,与2008年之后相比,我们APP推出之后下载量最多。

    Graham Roberts:未来我们希望能更快制作更好的内容, 我们会在创意方面花更多的时间,让大家能够了解、参与其中,就是说,虚拟现实也让大家有一个新的发展方向。 随着技术的发展将来有更多的发展,令人期待。

    Toni cruthirds:推出VR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但是用户与跟我们有非常好的联系,我们可以看到来自读者和合作伙伴的反馈。两年前虚拟现实还不是我们《纽约时报》所关注的话题,一年前我们才开始制作了我们的第一个视频,而直到今天,不到两年时间,大家就能看到我们这个运营良好的平台,用户也非常满意,非常开心。

    昨天,我们跟谷歌Cordboard沟通,在谷歌上有了新的平台,我们也因为这个平台获得创新大奖。我们能通过新的技术,不断履行承诺,用新的讲故事的方法来传播信息,我们非常、非常兴奋。 (本文首发钛媒体,根据Graham Roberts和Toni cruthirds 在2016 T-EDGE VR国际峰会上的演讲全文整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让读者更接近故事,《纽约时报》是这样制作VR内容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