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内容创业的春天已经结束了

内容创业的春天已经结束了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新榜注: 内容创业之春言犹在耳,作为“内容创业”概念提出者之一的魏武挥却认为,现在已经是炙夏。竞争的激烈化、用户口味的提升、新的技术发展,都使得内容的门槛越来越高。对于内容创业者而言,机构化、专业化以及资本化,制作出更加精良、有门槛的内容才能俘获用户,跟上趋势发展才能成为这场战争中的幸存者。

分享嘉宾:

魏武挥 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

内容创业进入深水区,春天已是过去时

我是一个大学老师,在上海交大教书,也是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无论是教师还是投资人,共同点都是要判断趋势,趋势判断错误,对教师来说,你就难以立足了,而对于投资人来说,你就要亏钱。

今年年初,新榜召开了“内容创业者之春”大会,到今天为止也快半年了。内容创业这个概念虽然是今年年初提出来的,但是事实上内容创业已经发生有1、2年了。走到今天我们看到的是视频、音频,我们也看到了团队化、机构化,大量的公众号,或者内容创业者获得了投资。事实上,内容创业的门槛在抬高。

内容生产我们讲两个词,一个词叫PGC,一个词叫UGC。PGC可以理解成专业生产内容,或者职业生产内容,或者机构生产内容。UGC就是草根、个体户,好象不是团队作战。之前UGC的量是很大的,但走到这两年以后,我们看到很多号拿到了投资,他们的内容已经是团队化、机构化在生产的。虽然有很多人还把这些公众号称之为自媒体,但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对这样的称呼是不以为然的。

原来我们是讲长尾理论的,我们也听过凯文·凯利的“一千个铁杆粉丝理论”,但现实好象并不是这样。我最近在看《爆款》,里面提到了内容市场当中,其实是头部占决定优势。比如他研究了iTunes 中2007、2009、2011年,连续三个时间段的音乐下载情况,他发现有相当多的音乐连100次下载量都不到,而一个头部爆款带来的下载量就比得上所有的长尾内容。

新榜近期发的《中国微信500强月报》中提到,在微信公众号500强的阅读统计中,19%的10万+贡献了超过70%的阅读数。这说明,在整个内容产业当中,头部内容正在凸显出来。所以我认为,内容创业已经进入深水区了,已经到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阶段,现在的内容创业,应该叫“炙夏”比较合适。

高“颜值”已经成为视频基本要求

内容创业,我们从视频开始讲。大家都知道papi酱,她是草根用户吗?不是,她受过专业训练,她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研究生。papi酱自己说,她每天要花大量时间拍视频,其实她的内容生产门槛并不低。

上次在杭州参加一个大会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说我也想做papi酱,我说你有没有受过拍片子或者演戏这种训练呢?她说没有,她就用手机拍些视频,拍完之后就上传,没有后期,连字幕都没有。这样的视频作品在未来很难火,有可能你会火,但只是某一个视频偶然火了,但我讲的是你持续的生产能力。papi酱从去年10月份开始,到现在拍了几十条视频才能这么火。

我们再来看几个电视剧,《琅琊榜》《甄嬛传》《欢乐颂》,这三个电视剧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颜值都非常高,这个颜值我指的不是演员,而是他们视频制作的精致。可能大家也看到过这样的文章,讲《琅琊榜》的道具、服装多么多么精致,最近又有文章在考据《欢乐颂》,它里面每一个吃饭的餐厅在上海的哪个地方。

今天受众的口味已经被大幅抬高了,大家都希望你做的有逼格、有腔调,而不是粗制滥造。

机构媒体和自媒体进入正面厮杀

这两天澎湃新闻传出来消息,说邱兵要离职了,离职去干什么呢?他要做短视频,谁在支持他做呢?黎瑞刚,中国传媒界的大佬,黎瑞刚怎么支持他呢?我听了两个版本,一个版本说投他3个亿,还有一个版本说投他5个亿,反正就是3-5个亿,

之前,我们知道黎瑞刚还投资了“一条”,他的视频做得很精致,不管你喜欢不喜欢。黎瑞刚投资邱兵这个视频项目干嘛呢?他要做短视频新闻,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呢?因为他要以澎湃的方式做短视频金融,就是一天生产一百多条短视频,这是团队化的生产机构。前一段时间澎湃的总编辑已经出去了,这次邱兵带着大团队跟进,号称是50、60个人,每天生产100条短视频内容。

可能大家觉得他生产他的,我做我的,有什么冲突呢?有,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增长已经到头了,换句话说他抢到一个粉丝,就意味着你会少一个粉丝。

越来越多的机构媒体,精致地、持续地生产的,会越来越多。可能大家已经发现了,微信的打开率、活跃度已经下降了。如果你讲内容创业的话就必须注意这个事情。当然像我这样的自媒体仍然会存在下去,我没有营收的压力,也不靠自媒体赚钱,但这不叫内容创业。

当时罗振宇在新榜的内容创业大会上讲,自媒体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融资。这句话我当时就不同意,后来他自己也不同意自己了,因为他投了papi酱。所以,如果你还想做内容创业,如果你的粉丝增速还不错,如果你有一定的客户群和现金收入,我建议你赶快找投资,切入到门槛更高的内容生产方面。

内容生产的新门槛已经出现

我们以前的内容生产门槛是这样的:

内容创业的春天已经结束了

可能大家不太会用到这个东西,写个文章而已。但是你看看网上的内容,很常见,我也见过有个人自媒体做这个事情,但都比较少。尤其是动态信息图,它是交互式的,对生产者要求很高,需要你有一定的文字能力,写程序的能力,还有设计能力,这恐怕不是一个人可以干的。

最后一个最复杂,就是专题,我没有见过一个自媒体干这个事。我举的这个例子,《华盛顿邮报》做的,它的成本是30万美金,而且是好几年前的。专题制作非常复杂,我们中国有没有人干?有,财新网干这个事,它最近还拿了全球数据新闻的提名奖。这都是内容生产的门槛。

这两年,有一些新的门槛已经出现了。所谓的虚拟现实,无人机,还有机器人新闻。我们会看到在2016年,一些有实力的机构媒体会生产这些东西。从用户角度出发想想,有一个360度全景内容给我看,我是不是会在里面花很多时间?如果我花半个小时时间看这个东西,就意味这我少花半个小时看其它内容,包括公众号、朋友圈。

内容创业的春天已经结束了

这里CR已经被淘汰了,现在更多讲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央视网的两会报道,也是用360度全景拍摄的。这都意味着你得有一定的团队和资金,我可以这么讲,在2016年,我们会看到大量的类似内容出现。

如果你在2017年没有团队,没有机构化,没有资金,你的内容生产依然靠一篇文章,一张图片,我相信你仍然能做爆款,偶尔出现一篇10万+,但是你会发现,你要想持续的生产10万+会碰到很严重的问题,这就是我所讲的2016年、2017年的可能。

直播是最后一块草根之地

如果你没有机构化,或者暂时没有专业的可能,直播恐怕是你最后一个出路了。我认为直播是最后一块草根之地,现在还是,明年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我们以前讲做网红做什么东西呢?就是七个字,“盘靓条顺会来事”。现在盘靓条顺能不能给自己带来收入呢?现在还可以。但是我们会看到有一些不是盘靓条顺的人也来做直播了,比如罗振宇,他盘靓吗?条顺吗?并没有,但他会来事,一样会有人打赏。

关于培养网红,第一财经曾经干过这个事,他们打造了一个女孩子做网红,流量也很大,后来又觉得不太好,直接把女记者推到台前做网红,也会引起各种各样的说法,所以后来没有接着做了。但是从这个例子我们要看到,机构媒体如果要进入直播,培养所谓机构的网红,也是分分钟的事。

我今天想要跟大家重点讲的是,内容创业者之春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来到夏天了,我们已经来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时候了,大家拼的是持续能力而不是爆发能力。谢谢各位。

(本文是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魏武挥在5月19日“新榜样”全国行西安站上演讲内容的整理稿,已经嘉宾确认)

内容创业的春天已经结束了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内容创业的春天已经结束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