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皮查伊畅谈AI大计划:正从移动优先走向AI优先

网易科技讯 5月23日消息,据科技媒体CNET报道,2015年10月份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后,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首次以这个身份走上谷歌I/O开发者大会舞台。他称自己正迈上从移动走向AI的漫长“旅程”,幸运的是他有个“好助手”。皮查伊近日畅谈了谷歌的人工智能大计划,全文摘要如下:

透过皮查伊位于加州山景城Googleplex办公室的窗户,你可以看到海岸线圆形剧场的双尖塔。这个露天剧场就是皮查伊首次以谷歌CEO的身份,招待2000多名谷歌员工和7000多名开发者的地方。过去7年里,皮查伊总是选择在旧金山会议中心举行大会,但值此谷歌第十届I/O开发者大会之际,皮查伊希望在谷歌后院召开开发者大会。他充满激情地介绍了谷歌的安卓软件、Chrome浏览器、搜索引擎等,同时翻开了谷歌人工智能与虚拟现实的“下个篇章”。

皮查伊畅谈AI大计划:正从移动优先走向AI优先

但是现在,皮查伊似乎感觉有点儿焦躁。在I/O大会发布新产品一周之后,我们发现谷歌许多新产品似乎都已经存在,比如消息应用(Facebook Messenger)、语音激活扬声器与智能家居控制中枢(Amazon的Echo)、视频聊天应用(苹果的Facetime)以及围绕智能手机建立的虚拟现实系统(三星Gear VR)硬件和软件。

可以肯定的是,谷歌的每种产品背后都有新的创意和技术,但它并没有独一无二的全新产品。皮查伊向来以脾气温和著称,但对于谷歌被指“照抄”其他科技公司创意依然感到恼怒。他称,自从成为Alphabet旗下最重要子公司的CEO,他正将谷歌带上新的“旅程”。皮查伊说:“我们并非首家从事搜索业务的公司,佩奇与布林之所以进入这个领域,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做不同事情的机会。”

电子邮件、在线地图以及网页浏览器都是如此。不同的是,Gmail、Google Maps以及Chrome各自都已经拥有10亿用户。皮查伊说:“我们面前依然有很多潜力巨大的技术,有些人可能已经涉及,我们也将会加入。”他承认亚马逊Echo引发了智能家居中枢热潮,并称谷歌也在跟随这种趋势。

但是谷歌不仅仅推出大量新产品,它们还会互相配合。从聊天应用Allo到智能家居扬声器Chirp,谷歌的每种新产品都引入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令其成为皮查伊新“谷歌助手”的游乐场。这就像谷歌改变了稀疏的空白网页,变成你正在使用的产品和在线服务。与今天的搜索引擎不同,谷歌助手将通过你的行为了解你。它会知道你是素食主义者,为此不会为你推荐牛排。它可以理解情境,如果你只想买金州勇士队的门票,你下次提及Curry时,它知道你指的是球星斯蒂芬·克里(Steph),而非泰式咖喱。

皮查伊称,这一切将大大改变我们利用信息的方式。想象下:人们的大多数时间都可以上网,互联网已经成为类似锤子或图书馆卡的工具。当你需要的时候,就可以随时随地使用它们。但是锤子永远不会自动为你建造房屋,而谷歌希望能够成为超越锤子的存在。皮查伊说:“谷歌问用户:‘我能帮什么忙?’你可以想象为正为自己建立个性化谷歌。”

数字助理的创意并不新鲜,苹果30多年前就曾推出名为“菲尔”的在线礼宾服务,作为其“知识领航员”的部分功能。如今,苹果有Siri、微软有Cortana、亚马逊有Alexa。甚至就连在电影中,“钢铁侠”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都有智能助理贾维斯(Jarvis)。谷歌对这个领域的研究也已经持续多年。

皮查伊畅谈AI大计划:正从移动优先走向AI优先

在谷歌“知识图谱”(Knowledge Graph)的帮助下,当Google Now认为遇到相关信息时,它就会在你的手机上弹出。“知识图谱”可理解10亿个词条,包括人、地点、事物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等。皮查伊现在希望了解更多地方。他还认为谷歌拥有竞争优势,因为作为搜索公司起家的谷歌始终在“组织全球信息”。

谷歌家居设备部门产品管理副总裁瑞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表示:“当你有问题时,没有比谷歌更好的搜索引擎为你提供答案了!我们坚信这一点。”显然,世界上的很多人也都相信谷歌,每年谷歌上的搜索量超过1万亿次,相当于每天达到30亿次。10年前,谷歌只能翻译2种语言,今天它已经可以翻译100多种语言,每天可翻译1400亿个词汇。

皮查伊很早之前就曾提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I/O开发者大会是谷歌首次展示配有助理基因的产品。谷歌智能家居扬声器Chirp现在被称为Google Home,正引发更多关注。与亚马逊Echo不同,Google Home的物理设计可被定制,以便与家具相配。由于部件可拆换,这意味着你可以在卧室或厨房中选择不同的颜色、质地或造型的扬声器。

皮查伊还称,你可以使用任何触发词唤醒Google Home,而非仅限于“OK Google”。你可以使用Google Home代替搜索框搜索任何东西,它还会告诉你航班是否晚点、包裹是否邮到、接下来要做什么等。Google Home可以调暗灯光、播放电影、与其他设备协作等,比如谷歌Chromecast。这意味着,你可以在不同房间的扬声器中同步音乐。

此外,Google Home可以理解不同的口音和孩子的指令,毕竟他们的问题有时候并不容易回答。谷歌家居设备部门产品管理副总裁钱德拉表示:“我无法训练孩子与设备对话,但我的孩子们却总希望能与设备说话。与Google Home的对话感觉非常自然,就像正常的人际交流。”

与传统Google Web搜索一样,Google Home也将提供同样的隐私保护。谷歌搜索业务工程副总裁斯科特·霍夫曼(Scott Huffman)说:“在隐私和控制方面,它们遵循同样的规则。”为此,你可以继续清除搜索历史以保护隐私。

皮查伊畅谈AI大计划:正从移动优先走向AI优先

谷歌母公司Alphabet还有其他制造智能家居产品的子公司,比如2014年斥资30亿美元收购的Nest,这家公司在苹果iPod前负责人托尼·法戴尔(Tony Fadell)领导下制造联网恒温器、烟雾报警器、安全摄像头等。这就引出一个问题:为何Google Home风格类似Nest产品却不需后者制造?皮查伊解释称,谷歌对计算不同情境十分感兴趣,包括手机、可穿戴设备、汽车以及住宅等,Google Home将远超它们所覆盖的范畴。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分析师布莱恩·布劳(Brian Blau)认为,谷歌在Google Home身上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技术,而是吸引消费者使用其设备。亚马逊Echo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亚马逊在其网站上大力推销179美元的智能扬声器。当人们访问亚马逊主页时,他们就已经被吸引花钱。布劳说:“当你访问亚马逊时,你需要戴着钱夹。”而谷歌在出售设备时,不仅仅收获不离不弃的忠诚用户。

消息应用Allo也有智能功能,正加入Facebook Messenger、Snapchat以及Kik等下一代聊天服务大战中。当你在Allo上与朋友聊天时,它会精选手机上的联系人列表,以便于你可与他们交谈,且它可以自动推荐“智能回复”。如果朋友邀请你共进晚餐,Allo的可能回答是“什么时间?”你使用Allo越多,“智能回复”听起来越向你的风格。因此如果你有喜欢的表情符号,也可以在聊天中展示。

就像Facebook的聊天机器人助理M,谷歌的虚拟助理也在Allo的前部和中部,但也有很多明显不同。M正在加州接受数千人测试,如果其执行的任务过于复杂,比如从没有在线预订系统的餐厅订餐,人类团队就会介入。而Allo中的助理完全由人工智能操作,并对所有人开放。皮查伊说,这些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只是漫长旅程的第一步,因为计算挑战非常苦难。有隐私担忧需要平衡,回答问题也涉及到文化、社会影响等。

在今年的I/O开发者大会上,谷歌展示了许多未来技术,因为其希望开发者和用户能够理解其想传递的信息,并吸引他们购买这种生态系统。皮查伊说:“就像研发搜索引擎一样,这些技术也将需要多年才能完成,这是个漫长的旅程。”

Alphabet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都对皮查伊的领导能力继续充满信心。4月份时,佩奇和布林交代皮查伊负责起草公司联合创始人公开信,这是谷歌创建17年来首次由他们之外的第三人执笔。

在皮查伊办公室外面,椅背上挂着的T恤不禁让人想起苹果传奇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这件T恤上画着皮查伊手遮双眼极目远眺的场景,上面还印有“WWSD?”字样,这是代表着“桑达尔能做什么?”的意思吗?

皮查伊畅谈AI大计划:正从移动优先走向AI优先

多年来,皮查伊始终被视为佩奇的继任者,但他自己甚至不记得从何时起承担起佩奇的职责。皮查伊甚至戏言,佩奇将“王国钥匙”交给他时,两人甚至没有对话,就像电影中那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可实际上,皮查伊的崛起是渐进式的。他出生在印度钦奈,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后从斯坦福大学和沃顿商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皮查伊2004年4月1日在谷歌接受面试,当前恰好是谷歌发布Gmail的日子,皮查伊最初还以为是愚人节的玩笑。

皮查伊最初帮助开发Chrome,后来担任浏览器搜索栏产品经理。他的成功始于2013年,当时皮查伊从安迪·鲁宾(Andy Rubin)手中接管了安卓业务,随后2年先后接管了谷歌其余网页产品,2015年成为谷歌CEO。他的团队对谷歌产品非常熟悉,这也是他能够将这些项目统合管理的重要原因。接任皮查伊担任安卓主管的希罗什·洛克海默(Hiroshi Lockheimer)说:“皮查伊非常了解各种平台,他始终是我期待获得指导的领导者。”

在皮查伊办公室外面,有一个复杂的艺术品,闪烁着灯光,就像艺术家演绎大脑中高速运动的神经元。它看起来有点儿像星空,我们希望皮查伊能在下面留一幅肖像。这些设置看起来非常合适,因为佩奇和布林都在全心凝视着Alphabet,皮查伊则成了为谷歌指点方向的北极星。

皮查伊现在面临多条战线的进攻,欧盟监管部门指责谷歌滥用支配权力打压竞争对手。当被问及此事时,谷歌首席律师肯特·沃克(Kent Walker)表示,谷歌正严肃对待这些担忧,但其模式有助于电信运营商降低成本。

竞争对手们也在紧盯谷歌。美国国防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前局长雷吉纳·杜甘(Regina Dugan)曾负责领导谷歌的先进技术与项目(ATAP)团队,但其4月份转投Facebook,负责帮其建立类似的实验性硬件设施。皮查伊坚持称,ATAP依然保持着欣欣向荣的状态,所有项目都在继续进行,包括Ara(允许人们使用零部件像搭建积木那样组建智能手机)。

在应对这些外部压力时,皮查伊还需要专注于带领谷歌从“移动优先”转型到“AI优先”,这意味着谷歌的灵魂也将随之改变。但是谷歌主页,占Alphabet740亿美元收入绝大多数的“现金牛”可能短期内不会改变。随着Android N的发布,谷歌正加紧努力说服设备制造商们采用最新一代移动软件。

如果“旅程”顺利,谷歌助手真的成了谷歌期望中的“助理”,你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在AI优先的世界,皮查伊带领的谷歌将会变成什么样?(小小)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皮查伊畅谈AI大计划:正从移动优先走向AI优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