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综艺行业中小型公司大洗牌:裸奔、转行、租不起房…

“现在大家的生意挺不好做的,很多综艺公司转型得不好,可能就没了。”

如果不是好几个月没有接到项目整包的活,可能这位做了十几年的资深制片人不会说出以上的话。

最近,安徽卫视一档喜剧类脱口秀节目《来了就笑吧》冠名裸奔,引起了小娱的注意。虽说今年安徽卫视整体排名有所提升,节目也不乏人气嘉宾,但最后播了9期依旧没有金主跟进。据了解,这个项目投资近5千万左右,它背后的制作公司世熙传媒,继去年《音乐大师课》第一季后,再次裸奔。同时,该公司的副总裁谢镇鸿也被曝离职,现已加盟360影视担任副总裁。

作为一家以模式起家的老牌制作公司,世熙从2006年开始转型做节目,十年来积累了不少电视台资源,但一直没做出什么代表作。令人忧伤的是,随着制播分离的发展和成熟,平台不再是公司赖以生存的资源,反而让这些中型公司承担了更大的风险。而整个行业背后,很多公司或多或少存在盈利模式单一,明星资源、广告资源薄弱,没有核心竞争力、不擅长有效整合资源等问题。

因此,一不小心成了炮灰、被动转型、转型失败的中小型综艺公司,其实一抓一大把。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元纯传媒”吗?这家公司成立于2003年,原本在纪录片领域发展较好。但2015年以来,它大举进军综艺市场,先是因北京卫视的《造梦者》收视率达不到对赌而赔了不少钱。后来,该司又接到一档大型户外节目《星厨集结号》,但因为运营不到位,还没播出就夭折了。经小娱查资料,这家公司目前转型做起了网剧。

甚至,娱乐资本论还听说有某家制作过山东卫视的节目的公司,近期已经因付不起房租,从东三环搬到了远在东六环的同行处“借住”。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市面上已经积累了几千家制作公司。但包括几十家省级卫视、六大视频网站在内,总共也只有几十家平台能接纳它们。也就是说,大家处在僧多肉少、集体混战的局面。更何况,现在电视台为了图省事,恨不得让社会公司加资本、找广告、拼模式、堆制作、抢明星、拱营销,几乎所有环节都社会公司包办,而他们只想靠着出租频道资源变现。

但就算在这种局面下,仍有大量新公司挟资本以令诸侯,将中小型公司封杀殆尽:没有冠名没关系,欢乐传媒就先以《欢乐喜剧人1》的裸奔换来了今年“欢乐系”综艺的全面开花;没有制作没关系,蓝色火焰就能通过兼并团队(挖角韩国PD金荣希等)来插足湖南、北京等大卫视;没有资金更没关系,谢涤葵、易骅、岑俊义等团队都早已被资本盯上,估出了体制内不敢想的天价……

或许我们真应好好停下思考,究竟什么样的公司会面临出局,什么样的公司能成功上位,哪些综艺公司值得投资,未来会否出现一些龙头企业?

哪些小船变巨轮?搭上资本的快车道就能扬帆起航?

首先,不管是电视台或视频网站,都大有疯狂圈地的迹象。通过分析这些抢手的公司,娱乐资本论发现,现在从小船变巨轮,顺利扬帆起航的公司,都是掌握了独特的核心竞争力、以此撬动其他资源、开拓其他盈利模式的公司,主要分为四类。

第一,以平台为驱动力。

这里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以灿星、远景影视为代表,都是脱离了体制的制作团队出来创业后,连续生产出现象级ip的公司。不仅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同时也都在触电网综。第二种以浙江卫视的蓝巨星、东方卫视的东方娱乐传媒为代表,从属于体制内、又从体制内衍生出来的社会公司,除了做网络综艺节目,后者还公布了与爱奇艺合作电影、网剧的计划。

第二,以上市公司、广告公司、客户资源为驱动力。

以千足传媒为例,在被上市公司上海新文化100%收购后,溢价150倍。据小娱观察,现在千足在网络综艺这块,《拜托了冰箱》成绩不错,但可能还是缺少了一档现象级的电视综艺。所以接下来,它与江苏卫视合作的《战斗吧男神》、与东方卫视的《加油美少女》,应该都会朝这个方向发力。”

第三,从纯制作段切入。

即凭借以往现象级代表作或制作实力撬动其他资源,以谢涤葵、易骅、岑俊义等为代表。

第四,以明星资源为驱动力。

现在不少经纪公司,往往以提供艺人资源为主要方式,切入这块市场。像蓝天下,一开始通过与英皇合作《十二道锋味》,以1亿多的投入,获得了近5亿的广告收入。在打响名气、积攒口碑后,又成功撬动其他艺人资源,打造出《来吧冠军》,公司定位就是“做垂直领域的爆款”。

总的来说,综艺市场的核心资源主要在集中在明星资源、广告资源、或制作实力等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想发展成综合性公司的人,都在试图摆脱“主要依赖广告客户活”的方式,在有意识地建设其他商业模式,如灿星发展了自己的经纪公司—梦想强音;东方卫视打造出自己的全媒体内容提供平台后,已经把触角触及网剧、电影等热门领域。用业内某资深人士的话说,“这就是审时度势,顺风而上啊,因为最后的结果还是要上市的,这是为自己规避风险的方式,也是企业成长最大的加速器。”

为什么部分制作公司的小船“说翻就翻”?

综上,越来越多影视公司、广告公司、艺人经纪公司,都在通过收购、投资优质的制作公司等方式进入这个市场。它带来的直接结果是,拉高综艺制作的门槛,提高市场集中度,同时加速淘汰一批没特色、没实力、没背景的中小型公司。

目前正在创业的资深导演、亚歌文化副总裁唐健告诉小娱:“现在随便做一档小成本的素人类节目,没有投入任何明星,投入都可能高达上千万。”而这一点,不少小公司深有体会,“除了你们看得见的硬成本,还有给员工发的工资、办的保险公积金,办公室租赁的费用、水电费等等,很多时候甚至连卫生纸、垃圾袋都要算得一清二楚。”

“没有强大的、足够的流动资金,往往是最让公司头痛的事儿。”在资深制片人小A看来:“很多公司本质就是一个小团队,擅长的领域往往比较单一。但现在很多项目,必须要加入更适合的导演或团队进来,或者要买一些好一点、贵一点的道具什么的。但如果事先没计划好,或者你花不起这笔钱,你就没法加强团队力量,最后的效果肯定大打折扣。这会让公司进入一个不太好的循环。”

“被拖款也往往是压倒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据某电视台广告中心员工透露:“只要是稍微大一点的平台,不管是电视台还是视频网站,拖款是常有的事儿”。以电视台为例,作为国有企业审批流程相对复杂、繁琐,可能你赔钱做了节目,但会很久都拿不到钱。一个非常励志的例子,是欢乐传媒做《欢乐喜剧人》,第一季没有冠名赔了钱但积累了口碑,到了第二季,全面爆发,对东方卫视、欢乐传媒,都是双赢的效果。但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有这么多资金撑腰。

“如果你选择先赔钱做节目,寄托于播出时吸引到广告商,是非常危险的事儿。运气不好的话,很可能连维持公司的日常运转都保证不了。”对此,业内专家B表示。

那中小公司究竟该怎么转型呢?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 在资本的促进下,未来综艺节目市场将出现比较明显的整合趋势,表现为广告公司入股制作公司,影视上市公司收购制作公司、广告公司、营销公司等。除广告收益外,电视综艺节目更大的想象空间在于版权的运营,变“内容产品为版权资源”,围绕一个创新版权资源开发包括电影、动漫、出版物、新媒体等多种产品,延伸产业链。 能全产业、跨领域运营综艺节目的企业或将成为市场的领军者;而中小企业则需要在产业链条上找准自己的位置,才能不被市场抛弃。

此前,华策副总裁、负责综艺的杜昉曾公开表示,在整个综艺节目制作工业化过程中必须有的公司,比如专职摄像的、后期的、甚至是包装的公司,只要有实力就能活得很好。而围绕综艺版权资源的创造、开发、整合与营销,也将有一批专业公司脱颖而出。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综艺行业中小型公司大洗牌:裸奔、转行、租不起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