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深网报道组 文/康晓 王潘 纪振宇 刘亚澜

“乐视汽车要融资10亿美元,但你现在只要投100万人民币,就可以成为贾跃亭的股东。”5月18日凌晨,当国内某资产管理公司高管得知《深网》记者“手中有2000万资金”,很快打来电话说服我们成为“乐视的新股东”。

这或许是乐视官方极不愿看到发生的一幕。过去一年中,乐视汽车、乐视手机、乐视体育在投资市场的估值极速膨胀,但外界对于背后的乐视融资散户化风险一直有所质疑,而乐视方面自上而下则一直在极力否认此事。

不过,《深网》近期从多个渠道获取的相关募资文件和调查信息显示,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项目的确间接为散户提供了进入渠道。比如,沃肯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此前对外发布的“沃肯乐视体育股权投资1号”基金,总规模为8000万元,自然人只需300万元便能进入。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深网》获得的另一份名为“锯大•黎明之光:股权投资系列基金”的文件显示,只需要100万起,就可以参与对乐视汽车的投资。这份由上海锯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的“内部资料”,在右下角用红色字体标注“不得以任何形式给第三方传阅”。

上述文件还显示,锯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钜派投资集团旗下公司,钜派投资集团与乐视是合作伙伴关系,股东包括 易居中国 新浪 、清科集团和瑞士宝盛。在这份文件的“投委会核心委员”和“投委会特邀委员”栏目中,还出现了易居中国董事局主席周忻、 分众传媒 董事长 江南春 ( 微博 )、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和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四人的信息。

“像钜派这种公司,他们把投资份额拆成很小的部分在外面卖,后来我们也发现了,并让他们把这个通道给关闭了。”对此,华泰证券一位投资经理告诉《深网》,“小股东不好管理,乐视不想股权太分散,华泰证券也只接受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投资。”

据《深网》了解,华泰证券为乐视汽车融资担任投资顾问,与乐视关系紧密,众多高管在多个公开场合和研究报告中都对乐视极为推崇,而《深网》以散户投资者身份辗转认识的上述华泰证券投资经理,在其社交网络圈,几乎都是在为乐视每周发布的各大新闻事件摇旗呐喊。

在与《深网》沟通过程中,上述华泰证券投资经理一开始很谨慎,然而,在半小时的通话之后,他就把《深网》介绍给了本文开头所提及某资产管理公司高管,并告诉我们,通过他的途径,即使资金少也可以成为乐视的股东。

该投资经理同时强调,散户投资人不可能直接作为乐视汽车公司的股东,而是通过资产管理公司,间接成为乐视汽车第二级甚至第三级的股东;而这家资产管理公司高管联系上《深网》后则表示,虽然100万就可以投资,但基金收的管理费和认购费很多,并建议我们投1000万到2000万,直接成为公司的LP(有限合伙人)。

散户化和债转股风险

乐视官方此前对外声称,针对基金公司把投资份额散户化的行为,会发现一例取消一例,但有分析人士透露,某种程度上乐视是在默许通过散户融资的行为,并未主动对投资方的背景做更多调查,乐视移动、体育等项目完成融资时对外披露的信息,每次也均只对外公开几家知名的机构股东,而间接为乐视引入众多散户股东的基金则未披露。

一级市场散户化的风险究竟在哪?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 微博 )认为,首先,一级市场的特质不适合散户,和二级市场通过价格波动快速纠错不同,一级创投市场没有流动性,没有风险释放的过程,散户可能血本无归;其次,创投市场由于没有对散户的披露机制,不乏诸多骗局,“五年收入翻3倍,利润翻5倍,保守估计可以赚10倍,预期XX年上市”这样的广告随处可见。

“项目一旦失败情况更糟,创投领域从投资到项目失败可能要好几年,投资机构完全可以直到公司关门也不告知散户投资方,苟延残喘拖很长时间。”包凡说。而此前,已有多位业内人士呼吁,监管应该加强对这类融资的监管,而不是等到出事之后再进行马后炮式的补救。

目前中国监管政策还未完善散户这一漏洞。在监管更为严苛的美国,股东人数超过500人、资产超过1000万美元的公司,必须杜绝场外交易,强制进行信息披露,接受监管。 谷歌 (微博)和 Facebook 都是因为“500人”问题不得不公开招股上市。

此外,《深网》从不同渠道获悉,乐视旗下乐视移动、乐视体育和乐视汽车各大板块此前融资时几乎都采取了债转股的形式。这种投资方式,在专业人士看来,也会导致投资人面临不小风险。

一位负责为乐视汽车募资的基金高管告诉《深网》,乐视汽车的募资在前期是18个月的借款协议,在这18个月,投资者需要直接跟一家名为“佰瑞”(音译)的咨询公司签署一份借款协议,这家咨询公司实际上由乐视控股。

上述高管称,借款协议代表双方是债权关系,18个月满以后,乐视汽车就会对这些债权人的资金进行“债转股”。这部分债权人,可以按照乐视汽车18个月后市场估值的八折计算,将债权转换成股权成为乐视汽车A轮的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债转股”不是可以供投资者选择的选项,而是在乐视汽车于18月内完成股权融资的条件下,所有投资者都必须将债权转为股权。对这部分债权人而言,面临的风险在于,将失去定价权,换言之,乐视汽车的估值由在此之后进来的机构投资者判定,债权人转股后在乐视汽车的占股比例可能会变得极低。

举例来说,如果乐视汽车从众多债权人手中借债10亿美元,此后再从一家或几家机构手中引入远低于10亿美元的资金,如1亿美元,这些机构再对乐视汽车进行极高的估值,那么众多债权人转股后在乐视汽车的占股比例将极低。

据《深网》获得的乐视体育募资基金向散户推介的文件显示,乐视体育已进行了上市时间承诺,在3-5年内实现上市,如果不能实现成功上市,投资者有权要求乐视体育大股东贾跃亭回购股权,回购价格为保证投资人年化投资收益率不低于8%。

不过,对于乐视汽车项目而言,不同募资渠道所给出的口头承诺也不一样,一家基金称乐视汽车将于2019年上市,而另一家基金的高管则表示乐视汽车将在2020年或2021年初于美国上市。

一份融资文件显示,乐视汽车的退出方式如下:本次投资以可转债的方式进入,若在18个月内未完成A轮融资,将由乐视超级汽车按照约定的本息进行偿付,并由实际控制人承担担保责任;18个月内顺利完成A轮融资,债权将转股份,投资者可在后续融资轮次或IPO退出。

最乐观的情况是,乐视汽车、乐视体育各项业务未来发展和融资都进展顺利,而一旦乐视网股票持续下跌或乐视生态旗下某个项目遇阻,就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作为乐视汽车的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此前已将自己在乐视网持股的近八成进行质押贷款,失去回购能力。

显然,对于贾跃亭和乐视而言,已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突飞猛进的乐视汽车

“今天,当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当看着她向我驶来时,当她无人驾驶自动归位时,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 LeSEE身上时,我已经完全难以自抑,泪湿眼眶,百感交集。没人比我更了解她背后所经历的坎坷、风波甚至磨难。”

伴随着贾跃亭的哽咽与泪水,乐视首款概念样车于今年4月20日惊艳亮相。

此时,距离2014年12月9日乐视对外公布汽车项目“SEE计划”已过去了16个月。那时的乐视,正经历上市后的最低谷,贾跃亭滞留海外半年后刚刚回国,仍未打消外界对其政治传闻的质疑,乐视股价也经历多次大跌,而SEE计划无疑为困境中的乐视注入新的活力、关注点和激情。

当然,大多数人当时都不会相信乐视真的能够在汽车领域有所做为。“这只是一个概念和炒作而已。”对于互联网公司造车, 比亚迪 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曾毫不掩饰自己鲜明的态度。

但伴随着乐视股价的回暖,乐视汽车接下来的扩张速度令人大跌眼镜。从高管团队来看,吕征宇、高景深、丁磊、张海亮等传统汽车行业大佬先后加盟,并发展了北汽、阿斯顿•马丁、比亚迪、东风、博世等汽车生态合作伙伴。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乐视汽车高管团队

乐视汽车CEO丁磊此前对外透露,乐视汽车已经打造了一只700人以上的团队,首款原型车Mule Car全电动智能汽车已经完成,即将进入试产阶段。

众所周知,奔驰、宝马等车企都是百年历史,即便是特斯拉,从最初使用莲花Elise底盘到自主设计,这期间历时长达十年之久,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乐视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发布概念车的确超出了常理。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乐视汽车发展大事件

然而,不管乐视招揽了多少车企高管,与多少资深车企达成合作,并不能打消外界对于乐视造车的质疑,资金依然是乐视造车之路上最棘手的一道关卡。

要知道传统汽车厂商的投入动辄在百亿、千亿规模,而资金短板一直是乐视多年来的顽疾,对此贾跃亭在回归后也对外予以承认。据知情人士称,贾跃亭和乐视汽车管理层打算拿出80%-90%左右的股权进行融资,在Pre-A和A轮完成后,包括贾跃亭在内的管理层只持有乐视汽车10%左右的股权,“因为这个项目体量太大了,所以他愿意不断稀释股权。”

最新消息称,乐视汽车近日已经完成50亿元的融资。有投资人士向《深网》透露,乐视汽车项目在国内融资,但大多数资金将用于乐视汽车在美国的发展。本次募资完成后,需要获得发改委审批,审批过后资金将进入上海的一个离岸账户,通过该账户,人民币被兑换成美元,然后直接将资金转到开曼的这家乐视汽车的融资主体,这样资金就顺利出境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最近的北京车展上,乐视汽车海外战略合作伙伴Faraday Future副总裁Nick Sampson表示,乐视是FF重要的融资渠道之一,但一追问乐视投资份额的多少时,Nick Sampson谨慎地以“不便透露”带过。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乐视汽车在海外的布局,很有可能就是Faraday Future。

乐视汽车和Faraday Future的神秘关系

在4月的发布会上,乐视公布了超级汽车的研发进展:自主研发动力总成、VPA可变电驱动底盘架构,与阿斯顿马丁和Faraday Future共享“三电”(电池、电机和电控)。就在人们被“乐视不可能具备生产汽车资质”这样的疑惑困扰时,Faraday Future的出现或许解开了这个谜题。这家与乐视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美国创业公司很有可能就是乐视汽车的组成部分。

今年的 CES (美国消费电子展)是Faraday的一次精彩亮相。一款由乐视和Faraday Future只用了18个月联合打造的概念车FF ZERO1吸引了无数眼球。不过人们却从未见过这家公司的CEO,一直以来面对媒体和公众的“门面”都由产品研发副总裁Nick Sampson担当。这家高调的神秘公司让人不得不好奇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操盘手?

洛杉矶时报发现了蛛丝马迹。在其文章《Who is Jia Yueting, the Chinese billionaire linked to Faraday?》中提到了在Faraday Future提交给加州政府用于公司注册备案的文件中,“Chaoying Deng”被列为了公司CEO。

而腾讯科技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发现,Chaoying Deng最近的职位是乐视影业美国地区总监。

Faraday Future发言人Stacy Morris承认Chaoying Deng是公司的CEO,但她也指出Chaoying Deng并不参与汽车公司的日常运营。“她只是文件上的CEO。”Stacy说。

同时,另外一家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也在其报道中指出了Faraday Future与乐视的关系。商业房地产服务公司高力国际的市场报告(Collier’s Market Report)显示,2014年,一家名为LeTV ENV的公司购入了18455 Figueroa Gardena的一处占地1.15万平方米的房产。而这处房产的地址和Faraday Future官网上显示的联系地址18455 S Figueroa St.Gardena, California 90248是一样的。

就在本月,法乐第全球营销副总裁道格•瑞克霍恩(Dag Reckhorn)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表示,法拉第和乐视是两家独立的公司,“碰巧的是我们有一位创始人拥有相似的背景,他和乐视的所有者是同一个人,正是他携助创立了法拉第。他虽然成立了法拉第,但是我们有自己的立场。至于乐视LeSEE汽车,那是他们自己的汽车,迎合的是中国市场……再次重申,我们有很强的合作关系,这是一种公开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在《深网》获取的一份Faraday Future机密商业计划书中,可以明确看到,该公司是完全以乐视生态的基础架构来布局。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而在法乐第高管团队的介绍中,可以看到国内乐视汽车的贾跃亭、丁磊等人赫然在列。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法乐第商业计划书中的高管团队(深网配图)

再来看法乐第全球的资本架构,该文件显示,法乐第的持股公司正是乐视控股,并百分百持股法乐第中国和法乐第美国两家子公司。显然,FF Global(法乐第全球)更接近于贾跃亭打造的乐视汽车的全貌。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法乐第全球资本架构(深网配图)

那么,其中的法乐第中国就是外界通常所说的乐视汽车吗?值得注意的是,《深网》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查询到一家法乐第(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资料显示,法乐第成立于2014年,也就是乐视公布“SEE计划”的同一年,注册的住所为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3号楼8层909,也就是现在的乐视大厦。而法人股东从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为了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贾跃亭,股东为贾跃亭、贾跃芳)。

乐视能成功输血法乐第美国吗?

就在上个月,一向神秘的Faraday Future在美国内华达州举办了一场工厂动工仪式,显示他们真正要开始大张旗鼓地生产电动车了。

在法乐第向内华达州政府提交的税收减免申请文件中,法乐第列出了项目的计划,包括该项目是用于汽车制造的总面积340万平方英尺的工厂,总投资额13.75亿美元(10年内),其中土地价格为2600万美元,工厂建造6.12亿美元,设备价格7.37亿美元。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同时,法乐第称,未来生产的电动车产品首要的销售市场是亚洲和美国,但并不排除将产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

这也就是说,法乐第的项目耗资将达到10亿美元以上。近两年,乐视疯狂扩张,手机、电视、VR等产品线都是烧钱的大炉,中国整体投资市场趋于冷静,股市震荡,融资难度加大……这一系列因素都让人不得不担忧乐视造车是否有足够的资金供血。即使是特斯拉,当年也遭遇过资金链濒临断裂的危急情况,而特斯拉的竞争对手Fisker正是倒在了资金上。

内华达州财政局局长施瓦茨(Dan Schwartz)从今年1月份起至今共对外公开发布了5份声明,表达了他对法拉第项目的担忧。

在1月28日的一份声明中,施瓦茨表示,目前项目存在一系列问题,其中一个担心是贾跃亭的乐视公司股票的停牌。“乐视股票在2015年12月7日停牌,原本在1月31日重新交易,但乐视将这一日期推迟到3月7日。”声明称,“中国金融市场正在经历螺旋式下坠,我需要知道为何贾跃亭公司的股票未能在之前声称的日期重新交易。”

在2月17日的一份声明中,施瓦茨称,在北京的几次会议让他更好 地理 解了法乐第汽车制造工厂的项目,在与法拉第高管会面后,施瓦茨再度发表声明称,“我们对贾跃亭抱有很高的敬意,他的公司乐视现在是法拉第的主要投资者,我们已经和法拉第高管商量好将在3月7日乐视股票重新交易后进行一次会面。”

由于是私人关系,施瓦茨拒绝透露在中国会面法乐第高管的身份,但他表示没有见到过贾跃亭,而这次中国之行没有打消他任何关于法拉第项目融资的疑虑。

在3月4日的一份声明中,施瓦茨称,关于汽车工厂总额10亿美元的项目的融资依然存在疑问。该项目的主要融资来源—乐视的股票交易,重新交易的时间从3月7日再次推迟到了5月7日,该公司还承诺其他的融资来源,包括乐视的营业收入以及法拉第的财务咨询方称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其他足够的融资来源。

乐视网的复牌日期一拖再拖,5月7日乐视股票依然未能如约复牌。11日,内华达财政局再度发表声明,称未收到法拉第为了9月份的债券发行而需要提供的关于工程维持进度的相关文件。

不过,对于乐视造车的钱从哪来的问题,乐视汽车副总裁吕征宇曾表示,投入的钱不从乐视网来,资金对国内事业一点影响都没有,会用其他的融资方式来实现。

在接受《深网》独家采访时,施瓦茨表示,财政局原先计划在今年9月份发行总额1.75亿美元的州政府债券,用于法拉第工厂基础设施的建设,但前提是法乐第方面提供7500万美元的performance bond(是一种合约债券,由保险公司或银行出具,相当于一种抵押,证明偿债能力),否则财政局将不会发行上述债券。

施瓦茨称,至今未收到来自法乐第方面关于工程项目进度的任何文件,如果在原先约定的9月份之前不能收到相关文件,财政局将不得不推迟债券发行,或许要到明年才能进行。

“法乐第所购的地块现在还是一片“月球表面”(未进行任何开发的荒地),通常在工厂建设前,州政府提供的相应的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首先要完成,如果不能如期开始,那也就意味着法乐第的工厂建设工程也会相应推迟。”施瓦茨告诉《深网》。

此前,法乐第已经获得了州政府总额2.16亿美元的税务减免申请的批准,在这份申请中,法拉第承诺了一系列有利于地方经济的措施,包括增加当地居民就业、提高地方经济总值、为中小学教育进行注资等,但这一切承诺的都依赖于工厂的顺利开工建设以及后续的电动车生产销售,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截至发稿,乐视网依然在停牌中,《深网》就融资进展一事向法乐第寻求回应,法乐第方面也尚未回复。

传闻称,乐视汽车近日已完成50亿元融资,一位投资人士向《深网》透露,乐视汽车项目在国内融资,但大多数资金将用于乐视汽车在美国的发展,本次募资完成后,需要获得发改委审批,审批过后资金将进入上海的一个离岸账户,通过该账户,人民币被兑换成美元,然后直接将资金转到开曼的这家乐视汽车的融资主体,这样资金就顺利出境。

但由于国家政策对人民币出镜的监管很严格,能否供血法乐第美国也存在不确定因素,如此巨大的资金,发改委是否会批,以及在获批前国家政策是否会发生变化,都还是未知数。

据《深网》了解,某基金高管在向投资者推介该项目时表示,人民币出镜的确是一大问题,乐视也采取了两种预案措施:一、如果是乐视自己本身造成的,乐视就以本金加上12%的年利息进行偿还;二、如果是因为政策原因所致,乐视将以投资者本金加上6%年利息进行偿还。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贾跃亭曾在乐视年会上高歌,显然蒙眼狂奔的他并不惧怕质疑和讥讽。然而,乐视生态的摊子铺得太广,一旦某个环节出现纰漏,就有可能引发多米诺骨效应,乐视汽车在奔跑时还需谨慎再谨慎,毕竟,汽车不是手机、电视,除了装载内容,更重要的是搭载了人的 生命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深网 | 乐视汽车资本迷局:债转股风险和神秘法乐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