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不服管?奥斯汀女议员与 Uber 等打车软件的「殊死搏斗」

不服管?奥斯汀女议员与 Uber 等打车软件的「殊死搏斗」

安 · 基钦(Ann Kitchen)从未想过管制 Uber 的决定会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甚至还让自己被贴上了「办事不择手段」的标签。目前,这家独角兽公司的估值已经高达 625 亿美元。

现年 61 岁的基钦是德州首府奥斯汀市(Austin)的议会议员,此前她曾提议将 Uber 及其竞争对手 Lyft 纳入管制范围,她希望这两家打车公司也能够像其他运输服务的公司一样接受管制。

尽管在奥斯汀南部第五区代表着 80,000 居民,但在事件发生前基钦还仅仅是一位默默无闻的本土政客。现在,她已经成为了一场复杂、资金充裕且带高度针对性的政治运动的首要目标。

目前她所面对的是一场罕见的罢免投票运动,一旦投票通过,现有官员有可能会被驱逐出他们的办公室。如果这场运动获得成功,基钦将会成为奥斯汀的历史上第一位被罢免的官员。

「这一切实在是太野蛮了,我对此深感不解。」基钦表示,「我希望能够和 Uber 携手合作,我并不是想要取缔他们。」

此前曾从事社会工作的基钦似乎尚未适应衣衫褴褛的政治斗争。我们最近在市政大厅对基钦进行过一次采访,她将母亲的画作悬挂在办公室的墙上。在采访当天,基钦身穿运动夹克,脖子上戴着一条以城市的标志为图案的项链。「别针固然很好,但女人又有哪一个不爱项链呢?」基钦说道,她的话语带有德州口音。

一直以来,基钦都是经济适用房的支持者,还倡议政府扩大医疗保险的覆盖范围。此外,尽管作为一位交通领域专家,基钦从未体验过 Uber 的服务,她对打车服务并不感冒。但在 2015 年,情况有所转变。当时奥斯汀召开了新一届市政会议,市长史蒂夫 · 阿德勒(Steve Adler)将基钦任命为交通委员会会长,并让其负责管辖整个首府的交通事务。

不服管?奥斯汀女议员与 Uber 等打车软件的「殊死搏斗」

基钦和委员会成员建立了一个电子表格,并将整个城市的私人交通服务纳入到表格当中,甚至连人力黄包车、人力三轮车以及马车等为游客钟爱的交通方式也不能避免。所有交通服务必须服从管理,司机必须上传指纹信息,搭载乘客的时候必须靠边停靠,且服务提供商必须经过官方认证。在基钦眼中,Uber 和 Lyft 显然也应该遵守这些管理条例,以便保障乘客的安全。

「这里曾经过一起不幸的事故。一位年轻的女性在节庆过后用 Uber 叫了一辆出租车,但她却误上了另一辆车,结果被司机性侵。我们希望能避免这类悲剧的发生。」她说道。

基钦深知自己所制定的条例不可过于繁复。「我们可以对官方认证措施进行磋商,仅仅是为交通工具贴上一个标签即可方便乘客辨认。」基钦表示。

为了确保条例能被交通服务提供商遵守,基钦还特意制定了规程。在她背后,是奥斯汀市市长、整个委员会以及其他议会成员。

「当时我们认为自己已经万事俱备。」她笑着说道。

针对性的一幕终于发生

相信在周四涌入奥斯汀参加西南偏南音乐节(South by Southwest)的科技爱好者中,很少有人曾经听说过基钦的事迹,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她曾在德州引发的各种争议。如果说音乐节的参与者能够在去年 11 月涌入奥斯汀市,他们必然会注意到基钦的大名,因为当时她正负责打理整个城市的官僚机构。

从一个事例中,我们可以得知 Uber 为了战胜政治对手(不论这些对手多么微不足道)所下定的决心。为了通过政治标语打击基钦,这家公司甚至不惜对应用进行重新设计。在上年 11 月月初期间,任何在奥斯汀市登陆应用的用户都会发现应用发生了变化:用户在叫车时除了有普锐斯(Priuses)以及雪弗兰(Chevrolets)等选择之外,还可以选择招唤「基钦的马车」。

仅需支出 50 美元的资金,用户即可招唤奥斯汀市历史最悠久的交通工具,他们甚至会以政治对手的名字为这种交通工具命名。另一种较为明显的策略是由德州分公司撰写的新闻稿件。

「相信奥斯汀的 Uber 用户不难猜到万一奥斯汀议会听从了议会成员安 · 基钦的建议并对打车服务实施管制后,他们的生活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他们在新闻稿写道,并指责管制条例将会使他们的服务在这座城市寸步难行,「基钦议员的计划无异于将 19 世纪的管理条例施加至 21 世纪的技术身上。」

这并不是 Uber 第一次在应用上攻击政治对手。在数月前,纽约市长比尔 · 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曾表示有可能对 Uber 的扩张加以限制。当时这家公司曾就此事显露过其强大的游说能力并最终获得成功。他们也对应用进行了重新设计,并在应用中加入了一项名为「德布拉西奥 Uber」的服务,选择这项服务的用户需要等待 25 分钟。

德布拉西奥毕竟是美国最大城市的市长,但作为「基钦的马车」的攻击对象,基钦只是一位行事低调的城市代表,她所代表的仅仅是奥斯汀市的一个角落。「在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事情变得饶有趣味,这一切都非常荒谬。」基钦回忆道,「但后来我发现事情远非如此简单。」

她补充道:「硅谷那群人总喜欢将自己视为颠覆者,但他们只是新瓶装旧酒,他们只是一些有权有势,并希望能书写法律的商人。」

Uber 对针对基钦的行为作出了辩护,他们的发言人珍妮佛 · 穆琳(Jennifer Mullin)表示:「显然,身为交通委员会会长的基钦是这些条例的制定者。但只要你了解这些条例,你会发现其所针对的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运输行业。」

在去年 12 月,亦即 Uber 重新对应用进行设计的一个月后,基钦所制定的条例终于获得了实施许可,这对于基钦而言无疑是一次伟大的胜利。但很遗憾,这个胜利所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Uber 和 Lyft 联手创立并资助了一个名为「共乘活动应被允许」(RideSharing Works)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意在推翻奥斯汀针对它们的管制条例。这两家公司希望可以收集到尽可能多的签名,以便推动全市居民发起投票,进而颠覆基钦的计划。

「就人口稠密度而言,德克萨斯州是是第二大州。」Lyft 的发言人里德 · 伽林(Reed Galen)说道,「它的首府奥斯汀对于我们而言无疑是一座极为重要的城市。」

Uber 向行动委员会赞助了价值 18,111 美元的物资,并承诺向在街道上收集签名的游说者发放 10,000 美元的现金奖励。与此同时,Lyft 也为委员会提供了价值 8,730 美元的实物捐赠,并承诺向游说者发放 10,000 美元的现金奖励。在不到 3 周的时间里,委员会表示自己已经收集到了 65,000 个签名,相当于所需数量的 3 倍。

不服管?奥斯汀女议员与 Uber 等打车软件的「殊死搏斗」

妥协有用吗?

另一方面,尽管身处市政大厅的基钦成功让法案获得实施许可,但在一个更大的格局上她似乎已身处劣势,这场战争的结果很可能会让她追悔莫及。据不少观察人士透露,Uber、Lyft 以及几个政治行动委员会所组成的联盟很可能会在 5 月的全民公投中成功推翻基钦所制定的法案。

目前奥斯汀市市长阿德勒正试图引入一个自愿机制,在这个机制下,Uber 和 Lyft 的司机可以遵循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上交指纹信息,政府不再强制他们上交指纹信息。这个方案被视为是一种妥协表现。

阿德勒和基钦认为指纹信息的收集尤其关键,因为这是整个城市背景调查的根本保障,甚至还可以和 FBI 的记录匹配使用。随着一连串因使用打车软件而起的性侵犯案件的发生,他们相信司机背景信息的收集工作刻不容缓。

实际上,在美国其他城市已经有过收集司机信息的先例。在一位 Uber 用户被专车司机强奸的事件发生后,休斯顿(Houston)政府针对打车软件颁布了一项全新的法案,并强行收集专车司机的指纹信息以作为背景勘察使用。面对休斯顿的做法,Uber 选择了妥协,而 Lyft 则选择放弃这座城市,以示抗议。

在阿德勒的计划中,共享经济服务提供商(首当其冲的是 Uber 和 Lyft,Airbnb 也有可能会被纳入其中)在提供指纹信息后将会获得一个徽章,拥有徽章的服务提供商可以适当享受特别优惠。

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奥斯汀政府已经将商家利益纳入了考虑范围。阿德勒表示,按要求提交指纹信息以供审查的 Uber 以及 Lyft 司机可以获准进入更具吸引力的接客地点,且审查过程中一切费用将由政府承担。阿德勒将其命名为「翘拇指计划」(Thumbs up!),并于今年 1 月份成功获得议会支持。

尽管如此,在缺少 Uber 和 Lyft 支持的情况下,计划的实施将举步维艰。目前这两家公司对计划都持反对态度,它们认为这项计划会让司机分成 2 个层级,进而对未按要求上交指纹信息的司机构成歧视。此外,它们认为背景信息审查的过程过于繁复,耗时过长。

由此看来,尽管基钦制定法例的初衷是希望以强制的方式对所有私人交通服务提供商一视同仁地收集背景信息,但这条法例很可能会在 5 月份被推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基钦即将面对的或许不仅是法案被推翻的结果,她甚至有可能因为这起事件而失去自己的职业。但 Uber 和 Lyft 并不承认自己在针对基钦的罢免投票运动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以 Uber 的「马车」为首的多番攻击似乎已经将基钦推到了一系列政治运动的准星上,他们这次显然是想要将基钦从所处的位置上拉下来。Uber 没有对参与到事件当中的指控进行否认。

不少人认为 Uber 在针对基钦的罢免投票运动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面对这项指控,公司发言人穆琳并未作出否认。她直言:「在奥斯汀市,Uber 拥有非常庞大的用户群体。」

「从什么时候开始,成年人已经不能决定自己的出行方式了呢?」贾斯汀 · 阿曼(Justin Arman)说道,是德州负责制政府(Texans for Accountable Government)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执行理事,负责组织针对基钦的政治活动。在阿曼眼中,德州的繁荣主要建立在社会和经济自由的基础上,而基钦对于这两项自由无疑是一个威胁。

「这些条例完全将奥斯汀市的良好市民当成幼儿看待,我们不可能将风险完全排除在外。」他补充道,「按照基钦的逻辑,每一个人的指纹信息都应该被收集起来。如果这样真的有效的话,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在每一个人身上植入芯片呢?」

负责组织这场罢免投票运动的另一个名为「所有人的奥斯汀」(Austin4All)的右翼政治行动委员会,该委员会的最根本目的是保障专车公司的利益不受侵犯。

这场运动的领导者是现年 28 岁的雷切尔 · 卡尼亚(Rachel Kania)以及现年 25 岁的托莉 · 莫尔兰(Tori Moreland),两人还专门为针对基钦的投票运动募集了 46,000 美元的运营资金。这笔资金有将近一半来自亿万富翁乔 · 雷曼德特,他是软件公司 Trilogy 的 CEO。

卡尼亚和莫尔兰很快就收集到了 7,000 个签名,从数量上已经超过了发起罢免进程的要求。

市政府方面也作出了反击,他们表示卡尼亚和莫尔兰所收集到的签名就技术层面而言是无效签名。但毋庸置疑,卡尼亚和莫尔兰终将会发起罢免运动,投票时间大概定在 11 月。当地媒体表示卡尼亚和莫尔兰的行踪非常神秘,接触起来非常困难。《奥斯汀监察报》(Austin Monitor)的一名记者在申请参加午餐被拒后,只能前往旁边的大楼拍摄二人的照片。

卡尼亚和莫尔兰都是经验丰富的共和党人士。卡尼亚曾在总统竞选活动中为肯塔基州(Kentucky)议员兰德 · 保罗(Rand Paul)效力,担任高级领域和技术策略师一职。莫尔兰则就职于一家咨询公司,她曾经在特德 • 克鲁兹(Ted Cruz)竞争入主白宫期间担任数据分析工作。

在奥斯汀一家露天酒吧内,卡尼亚和莫尔兰向《卫报》(Guardian)透露称她们无意向记者描述自己的计划,因为她们有一个专注的目标。「我们希望将注意力专注在问题的核心上面,那就是安 · 基钦。」莫尔兰表示。

不服管?奥斯汀女议员与 Uber 等打车软件的「殊死搏斗」

卡尼亚补充道:「基钦完全是一位铁定心思为特殊利益方服务的政治家,她很会自我标榜。这起事件所牵涉地因素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卡尼亚还为自己的论据提供了证据。她表示基钦曾经接受过来自计程车司机和游说者的竞选资助,总价值为 4,000 美元。「这种行为完全就是贪污腐败。」她表示。

卡尼亚和莫尔兰表示尽管目标一致,但她们针对基钦的政治活动和由 Uber 以及 Lyft 资助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之间是完全独立的关系。至于双方游说者和签名收集活动的重叠现象,她们表示完全是巧合,且双方的运动并不存在协同性。

卡尼亚和莫尔兰并未因为自己所收集的签名存在被判无效的可能性而感到畏惧,但一旦签名被判无效,她们需要再次募集资金以开展新一轮的游说活动。「他们认为我们会选择放弃。」卡尼亚表示,「但我们尚处于起步阶段。」

文章来源: theguardian ,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首发于 TECH2IPO / 创见

对 TECH2IPO 或本文有任何想法,可以添加我们的编辑部个人微信号进行交流: T2IPO001

招聘:加入 TECH2IPO/创见,全世界在等待你书写新的科技故事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不服管?奥斯汀女议员与 Uber 等打车软件的「殊死搏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