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快递业遭遇“成长的烦恼” 多位委员呼吁完善配套政策

快递业遭遇“成长的烦恼” 多位委员呼吁完善配套政策

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欠缺、投递末端摆摊设点、马路分拣,加上快递纠纷不断增多,农村“最后一公里”派送难和农村物流成本偏高等等,我国快递业正在经受“成长的烦恼”。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加快完善支持快递服务业发展的配套政策,立足快递企业自身实际,加快基础设施、信息网络、末端网点的健全完善,同时规范市场秩序。

交通运输部也表示,今年和“十三五”期间,将统筹城乡配送协调发展,健全城乡物流网络,发展第三方物流,促进快递“上车上船上机”,不断提升货运效率、降低货运成本。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邮政公司原资深经理孙步新介绍,快递业的发展,降低了流通成本,不仅推动了电商发展,为百姓的生活提供了方便,同时也促进了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金融业等行业的发展。可以说快递业是互联网+新经济业态的新成果,是打造城市生活服务圈、服务民生、服务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但政协委员们在调研中也发现,目前快递末端服务问题较多。孙步新以城市为例说,机关、学校集中,大型居住区、商业区、企事业单位综合办公区等不断涌现,单位用户和个人用户的快递服务需求量大、要求高、服务需求个性化突出。现行投递服务方式与物业管理格局不匹配,引发系列冲突。

比如,基于物业(或后勤)管理的安全考虑,对快递员工有门禁限制,单位收发室拒收快件,没有接受快件的公共设施;由于农村地区人口分散,快递企业揽收、投递成本比较高;随着电商发展,农村网络购物需求急剧增长,但还没有形成产品进城下乡的双向对流。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北京市副主委、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也反映,近年来,由于快递所发生的各种纠纷大量产生。汤维建介绍,从调研情况来看,常见的快递纠纷主要有快件丢失;快件损毁;内件短少,如快件被拆、换包或者被盗等;快件延误;因快递人员服务方式和工作作风所导致的纠纷,如服务态度恶劣、投寄前未先验后收、未提醒保价、签收时强制收件人先签再验、对签收后发现的瑕疵快件不予开具快件损坏或丢失证明等。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浙江省委会副主委计时华反映,支持快递服务业发展的配套政策还不完备,制约了快递服务业的可持续发展。

他说,快递服务业目前遇到“三难”:生产用地难。因土地资源紧张,快递物流园区规划不足等原因,企业面临买地难等问题,制约了发展空间;车辆通行难。目前交通法规对快递车辆进城、停靠等方面都有限制,虽然在邮政管理部门的协调争取下,有的省市出台了快递车辆进城的特殊管理办法,但在具体执行上还是对快递的发展和服务质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最后一公里”派送难。民营快递企业进社区、学校、大型企事业单位、部分专业市场等存在种种困难,设立门店难以办理工商登记,制约了快递服务质量的提升。

孙步新说,国家《快递条例》今年要颁布,各省应加快推进本省《快递条例》实施意见的出台;将发展快递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在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公共服务设施规划中合理安排快递处理中心、便民服务网点等基础设施的布局建设,将配套建设快递物流共同配送站、智能快件(包裹)箱等纳入城市社区发展规划。

对于城乡快递末端公共服务平台体系的建设,孙步新建议,商务、农村、教育、社会建设、住房建设等部门与邮政管理部门一起认真研究将快递服务业纳入地区关系民生的优先发展产业加以重点支持,将快递末端投递服务纳入城市配送体系,支持物流(快递)配送站、智能快件箱等公共服务设施建设,鼓励社区物业、村级信息服务站(点)、便利店等提供快件派送服务。支持快递服务网络向农村地区延伸,支持快递企业或第三方服务以进校园、进社区、进楼宇、进机关、进乡村为重点,以共同配送、智能快件箱为主要模式完善快递最后一公里投递服务。政府各部门加强协同配合,并给予专项资金和政策支持。

孙步新说,交通管理部门应制定并实施城市快递汽车、快递电动三轮车等车辆管理办法,合理规划快递配送车辆通行路线和快件装卸搬运地点,强化城市配送运力需求管理,保障快递车辆的便利通行;鼓励采用清洁能源车辆开展快递配送业务,支持充电、加气等设施建设。

汤维建建议,建立网格状的投诉机制,如快递热线、快递投诉中心等,并使之与消协的投诉热线和邮政管理部门的投诉热线建立联系,形成快递服务信息共享的投诉平台,完善快递行业的法律责任制度,包括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建立保价和保险制度双轨机制,目前需要建立快递保价信息系统,统一不同快递公司之间的快递保价费率,以及建立快递保价储备金,实行专款专用等。同时,应当充分发挥保险制度在快递损失赔偿中的作用。 计时华也建议,加快基础设施、信息网络、末端网点的健全完善,切实提升农村地区快递网络覆盖,打通“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双向通道。将农村地区快递基础设施建设纳入财政专项资金补助范围。鼓励快递企业间在业务量较小的乡镇和村合作建立公共网点开展服务。支持快递企业与农家店、农村综合服务社、农产品购销代办站等以建立合作网点的形式提供投递服务。

全国政协委员夏涛、余渐富、李卫华今年也联名建议在国家层面建立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制定和协调有关促进农村物流发展的相关政策。统筹规划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将农村物流基础设施纳入城乡建设规划,重点依托工业园区、农产品集散地、客货运站场,加强交通运输、农业、供销、邮政快递、电商平台等部门对农村物流基础设施规划的衔接,实现统筹布局、资源互补、共同开发,加快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

引导和支持电商物流企业、快递企业、邮政物流、第三方物流企业等大型物流企业向农村地区延伸服务网络,促进大型物流企业与商贸流通企业、农业生产企业的合作,共同布局农村物流服务网络,推进农村物流信息化建设。

夏涛等委员们还表示,鉴于物流园区等基础设施投资大、回收周期长,政府应加大对枢纽型或公共服务型物流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或由政府投资建设,出租给物流企业等相关企业使用。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快递业遭遇“成长的烦恼” 多位委员呼吁完善配套政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